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毒医女魔头

作者:慕玥熙
人气(0)评论(0)字数(4.1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废他丹田,神级强者想杀她,毁他四肢,很好,看他如何嚣张!

妖孽?修为尽失,受尽欺凌。废物?泥煤,她堂堂将军府嫡女,她是神级强者,岂是旁人可以欺负的,却自曝而亡重生在紫眸废材身上,她会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何会这般红!

素手翻云,炼神丹修神器,脚踏苍穹,驭百兽统万人,无人可挡!

一手银针,别人炼丹,一手毒药,她制毒,打得众人措手不及!

智商?灵力?运气?斗气?她两世灵魂岂是他人可比!她灵武双修岂是他人可及!

生死契约现,血脉激发,这个王霸之气浓厚的男人是谁?

不错,先打得满地找牙,神兽想与她契约,再看是不是合适!

最新章节

第40章 报仇雪恨(2021-04-15 08:19:01)

同类热门
  • 狂宠极品庶妃狂宠极品庶妃狐玉颜|古言YY版精彩简介(能从文文中发现无限JQ的都是好娃子!) 情景一: 月黑风高夜,某女包袱款款,正欲爬墙... 某男站在墙根下问“半夜三更爬墙头,这是去哪儿啊?” 某女以为是家丁,不知者无畏的回答“打包离家出走啊!” 某男想用男色引诱美人回心转意“王爷长得如此英俊,八块腹肌, 气质无双,你也舍得走?” 某女终于激动了“丫的,那厮是个短袖,帅有毛用,对女人不行, 你想要就送你啦!” 某男俊脸一黑,一把将此女抗上肩头,咬牙切齿的在空气中留下一句 无限遐想的话“本王行不行,今晚让爱妃亲自试试!”便向卧室冲去! 两人经过一番肉搏和协商,只听红罗帐内,某女骑在王爷身上~ 某王爷磁性撩人的嗓音响起“爱妃,用力,嗯,舒服” 某女娇喘吁吁的回答“爷,这样行吗,人家好累” 某王爷“再坚持一下,对,就是这样,爱妃还可以再用力点,啊,爽!” 某女大怒:“使你妹!老娘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只好更加卖力按摩!门外几人听的血脉喷张,他家王爷不是攻, 竟然是小受!(咳咳,想歪的捂脸去面壁...) 情景二: 龙云国左相之子:苏明轩 俊美温柔、多情儒雅,乃全龙云国待嫁女性的头号夫君人选 对某女眨着桃花眼说“美人,本公子的卧房门随时为你敞开” 某女继续盯着账本,毫不怜香惜玉回答“既然公子如此寂寞...来人 啊,晚上将百花楼老鸨喂了春天的药扒光了送到公子卧房床上!” 情景三: 红木大床吱吱呀呀响了半夜之后,某王爷含羞带怯的用被子捂住胸口 “爱妃,人家是第一次,没名没份,你可要负责啊!” 忘了自己才是被吃的某女灵机一动说“那第二次就不用负责了吧?” 于是,魔抓向着某男伸去,床榻再次吱吱呀呀的响起~ 某狐叉着小腰,翘着尾巴,挥舞毛爪:喂喂,说你呢,别光笑不收藏! 某狐最大癖好就是被花花、钻石、月票砸晕,文思便一发不可收拾! ◆◇◆◇◆◇◆◇◆◇◆◇◆◇◆◇◆◇◆◇◆◇◆◇◆◇◆◇◆◇ 正剧版简介: 现代天才腹黑奸商女浴室滑倒,穿越在草包花痴的相府三小姐身上! 公然调戏太子!龙颜大怒,赐婚给他国断袖王爷! 被丞相老爹视如弃子,还被大夫人和小妾及两个姐姐“不小心”整死了! 再次睁眼,已然不是那个白痴的“她”! 上一世,自己奉公守法,老天却让她意外身亡! 这一世,就让她好好做个奸商,去为祸众生,咳咳,不对,是造福苍生! 谁敢欺负老娘,必定十倍奉还! 嫡姐伪善装温柔?用计让你泼妇骂街,再也没脸出门! 庶姐貌美装可人?陷害捉奸自食其果,再也无人问津! 拜堂当天被扔到偏僻小院儿,正好,方便她爬墙头! 店面卖不出去要关门?低价卖给我吧! 几个月后,全国高官富甲挤破门槛,只为了来此做一件衣服! 店面欠债太多要关门?低价卖给我吧! 几个月后,皇城中心地段最豪华的住店,即便价格高昂依旧人满为患! 由于“她”的来临,第一美女、第一才女纷纷易主! 百花大赛一舞倾城,才华艳艳,迷了多少人的眼! 第二日求亲的媒婆差点踏烂门槛! 可众人却不知“她”正是“断袖王爷”的“草包花痴”王妃! 她的来临,让这片暗流涌动的大陆将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神秘的圣殿和传说之岛与她又有怎样的联系? 当她卷入一场又一场的阴谋诡计又是如何反扑? 本文HE结局,男女主身心干净,钟爱一生一世一双人! ◆◇◆◇◆◇◆◇◆◇◆◇◆◇◆◇◆◇◆◇◆◇◆◇◆◇◆◇◆◇ 简洁版简介: 女主:“可怜”庶女、奸诈、冷漠、腹黑,身心强大! 男主:“断袖”王爷、妖孽、扮猪吃老虎、宠妻无度! 两人无耻强强联手的逆袭史! ◆◇◆◇◆◇◆◇◆◇◆◇◆◇◆◇◆◇◆◇◆◇◆◇◆◇◆◇◆◇ 我是狐玉颜,挖坑有质量!坑品有保证! 欢迎各位亲,带着小板凳,挑个好坑位! 收藏、鲜花、钻石、打赏、月票神马滴疯狂向偶砸来吧(避开脸哦)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若抄袭,小心菊花!恶劣留言,一律删除!
  • 傲世魔女傲世魔女潞浠|古言单纯小乞儿,本该无忧无虑地生活,因为遇上他,一个自幼被认定为孤煞七星的男子,从此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至女降世,魔女相随,江湖动荡。不料真相揭开,她竟是至女和魔女的双重结合体!一次惊变,魔女现世,江湖,又将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 重生之嫡妻归来重生之嫡妻归来水墨青烟|古言前世她是燕北大妇,贤惠大度,儿媳的‘楷模’,人人说起无不竖大拇指。 可谁知她疯癫痴狂,阴谋诡计赐死二叔妻妾,一口一口将夺命汤药笑喂夫君? 前世十八如花年华守寡,侍奉二婶娘为亲母,视夫君遗腹子为亲子,事事周全,羡煞燕北老妇。 谁又知她心里怨恨扭曲,亲自落了腹中骨肉,与二叔苟合? 最后,落得个人人喊打喊杀,一人一口唾沫淹死的贱妇。 …… 一场换夫阴谋,酿成了悲剧,让她亲手害死世上唯一疼惜她的男人。全了笑面渣男,蛇蝎婶娘的算计。 再次重生,龚青岚悔悟自省。恨透了前世的愚蠢不堪! 这一世,擦亮双眼,誓要护夫君周全,幸福度日。 可,不管她如何避让,前世那些牛鬼神蛇缠上门。 二婶娘佛口蛇心,假仁假义,夺她家业,为她‘分忧’。 二叔披着人皮的豺狼,狼子野心,利用她攀权附贵,当成礼物送人。 三妹姐妹情深,转眼翻脸无情,背后使计要她性命,上门探亲只为爬上姐夫的床榻。 既然不给她活路,她便要断他们后路。将一个个妄想夺他性命、觊觎他财产的刍狗,拍进阴曹地府! 还她清静悠闲。 …… 可许多事情,与原来有些不一样了—— 阴郁清冷,不善言笑的病秧子夫君说道:“岚儿,今日二婶送来几位远房侄女,占掉我们大半边院子。为夫无用,要你操持家务,却是守不住后院方寸之地。” “夫君只要能守住清白便好。”龚青岚手指如飞,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目光不曾离开账本半分。 “戏本上都说三女成虎,为夫怕是抵不住。不如……将清白献给娘子,可好?” “……”
  • 狂宠极品庶妃狂宠极品庶妃狐玉颜|古言YY版精彩简介(能从文文中发现无限JQ的都是好娃子!) 情景一: 月黑风高夜,某女包袱款款,正欲爬墙... 某男站在墙根下问“半夜三更爬墙头,这是去哪儿啊?” 某女以为是家丁,不知者无畏的回答“打包离家出走啊!” 某男想用男色引诱美人回心转意“王爷长得如此英俊,八块腹肌, 气质无双,你也舍得走?” 某女终于激动了“丫的,那厮是个短袖,帅有毛用,对女人不行, 你想要就送你啦!” 某男俊脸一黑,一把将此女抗上肩头,咬牙切齿的在空气中留下一句 无限遐想的话“本王行不行,今晚让爱妃亲自试试!”便向卧室冲去! 两人经过一番肉搏和协商,只听红罗帐内,某女骑在王爷身上~ 某王爷磁性撩人的嗓音响起“爱妃,用力,嗯,舒服” 某女娇喘吁吁的回答“爷,这样行吗,人家好累” 某王爷“再坚持一下,对,就是这样,爱妃还可以再用力点,啊,爽!” 某女大怒:“使你妹!老娘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只好更加卖力按摩!门外几人听的血脉喷张,他家王爷不是攻, 竟然是小受!(咳咳,想歪的捂脸去面壁...) 情景二: 龙云国左相之子:苏明轩 俊美温柔、多情儒雅,乃全龙云国待嫁女性的头号夫君人选 对某女眨着桃花眼说“美人,本公子的卧房门随时为你敞开” 某女继续盯着账本,毫不怜香惜玉回答“既然公子如此寂寞...来人 啊,晚上将百花楼老鸨喂了春天的药扒光了送到公子卧房床上!” 情景三: 红木大床吱吱呀呀响了半夜之后,某王爷含羞带怯的用被子捂住胸口 “爱妃,人家是第一次,没名没份,你可要负责啊!” 忘了自己才是被吃的某女灵机一动说“那第二次就不用负责了吧?” 于是,魔抓向着某男伸去,床榻再次吱吱呀呀的响起~ 某狐叉着小腰,翘着尾巴,挥舞毛爪:喂喂,说你呢,别光笑不收藏! 某狐最大癖好就是被花花、钻石、月票砸晕,文思便一发不可收拾! ◆◇◆◇◆◇◆◇◆◇◆◇◆◇◆◇◆◇◆◇◆◇◆◇◆◇◆◇◆◇ 正剧版简介: 现代天才腹黑奸商女浴室滑倒,穿越在草包花痴的相府三小姐身上! 公然调戏太子!龙颜大怒,赐婚给他国断袖王爷! 被丞相老爹视如弃子,还被大夫人和小妾及两个姐姐“不小心”整死了! 再次睁眼,已然不是那个白痴的“她”! 上一世,自己奉公守法,老天却让她意外身亡! 这一世,就让她好好做个奸商,去为祸众生,咳咳,不对,是造福苍生! 谁敢欺负老娘,必定十倍奉还! 嫡姐伪善装温柔?用计让你泼妇骂街,再也没脸出门! 庶姐貌美装可人?陷害捉奸自食其果,再也无人问津! 拜堂当天被扔到偏僻小院儿,正好,方便她爬墙头! 店面卖不出去要关门?低价卖给我吧! 几个月后,全国高官富甲挤破门槛,只为了来此做一件衣服! 店面欠债太多要关门?低价卖给我吧! 几个月后,皇城中心地段最豪华的住店,即便价格高昂依旧人满为患! 由于“她”的来临,第一美女、第一才女纷纷易主! 百花大赛一舞倾城,才华艳艳,迷了多少人的眼! 第二日求亲的媒婆差点踏烂门槛! 可众人却不知“她”正是“断袖王爷”的“草包花痴”王妃! 她的来临,让这片暗流涌动的大陆将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神秘的圣殿和传说之岛与她又有怎样的联系? 当她卷入一场又一场的阴谋诡计又是如何反扑? 本文HE结局,男女主身心干净,钟爱一生一世一双人! ◆◇◆◇◆◇◆◇◆◇◆◇◆◇◆◇◆◇◆◇◆◇◆◇◆◇◆◇◆◇ 简洁版简介: 女主:“可怜”庶女、奸诈、冷漠、腹黑,身心强大! 男主:“断袖”王爷、妖孽、扮猪吃老虎、宠妻无度! 两人无耻强强联手的逆袭史! ◆◇◆◇◆◇◆◇◆◇◆◇◆◇◆◇◆◇◆◇◆◇◆◇◆◇◆◇◆◇ 我是狐玉颜,挖坑有质量!坑品有保证! 欢迎各位亲,带着小板凳,挑个好坑位! 收藏、鲜花、钻石、打赏、月票神马滴疯狂向偶砸来吧(避开脸哦)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若抄袭,小心菊花!恶劣留言,一律删除!
  • 冷情女捕快:拽王戏伪男冷情女捕快:拽王戏伪男花炎卿|古言水流云是个小县城的捕快头子,没有偷奸耍猾,却也只是混混日子,带着手下每日逛逛,四处招摇显摆,这一生也就打算这样过了。忽然有一天,县城里出现了一个武功极高的“大盗”,戏耍得她团团转,引出了多年前的一段血案。更要命的是,这段血案,还与她的身世有关。与她相依为命的奶奶,居然是……美人楼的女老板花倾心沉鱼落雁,众多王候贵公追求,唯独爱上了她;名花追逐,无端招来众多情敌的杀招,尤其是移仙宗宗主江同求花不得,誓断水流;不可一世的凤临王更是对她痛下杀手;唯有诡异的神秘人横空出世,每逢大难必伸援手。这个神秘人是谁?喂,兄弟,坐下,咱们交流交流……(本故事纯属虚构,轻松虐心小白文,可打发时光博君一笑)
  • 穿越之调戏美男穿越之调戏美男吕颜|古言一颗子弹竟然将她送到了古代, 不过也不错哦, 可以让亲亲大哥传授她内功心法, 然后加入大哥的青衣楼, 天大地大,江湖任逍遥。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太过逍遥,老天也会嫉妒的, 危机伴随着组织的动乱席卷而来, 血腥、仇杀、阴谋、陷阱, 搞什么嘛? 幸好一路走来,结识了古代美男, 她绝对不是色女,只不过有点小色色罢了, 交心?呵呵,开玩笑,她对古人没兴趣,看着养眼就行, 失身?免谈,纵然是古代美男, 可她腕上的夺命银丝可不是吃素的, 夺命银丝——出手必染血。 ~~~~~~~~~~~~~~~~~~~~~~~~~~~~~~ !!!!!!!!!!!!!!!!!!!!! !!!!!!!!!!!!!!!!!!!!! 推荐旧文 完结小说:《替身老婆》终结系列之一(杨雪落和安熙照) 《替身床伴》终结系列之二(雨清和曲驭) 《穿越之调戏美男》终结系列之三(叶蔷和叶君寒,雷辰) 古代文: 完结《只和皇帝玩亲亲》(阿九和夜帝、) 《穿越之杀手皇后》(彦水水和彦少卿) 公众文:《弃妃绝爱》 !!!!!!!!!!!!!!!!!!!!!!!!!!11 《洞房逃妃》简介: 一改之前的虐风。 女主独立、自主,睿智、精明,颇有现代女子的坚强、坚韧,即使爱,却从不委屈自己,即使暗夜伤神,却依旧笑容飞扬。 爱的深邃,可爱的有尊严,爱的疯狂,却不会失了原则。她的聪慧不亚于任何人,即使那人是公子,她清雅如菊,七窍玲珑心无人可懂。 “公子,你知道吗?你总是这样的语调,似乎无欲无求,而偏偏这样的你,让幽幽放不下,公子若成亲了,有了孩子,幽幽即使嫁人也安心,可公子这个样子,偏偏羁绊住了幽幽的脚步。” “若是相公抱怨公子,那样的相公不要也罢。”幽暖烟转过身来,回给白烨一个俏皮的笑容,眼眸眯起,樱唇微扬,甜美的如同当初丁香谷的小姑娘。 她依他、恋他、信他,为了他,手起刀落间,血溅三尺,却丝毫没有骇怕, 为了他,她搏击商场,周旋在生意和对手间,丝毫不见疲惫。 他是她的公子,她可以为了他付出一切,可她不爱他。
  • 侍妾闺门札记侍妾闺门札记双桃|古言一朝穿越的欢娘栖身专门为达官富贾提供妾侍的瘦马馆,天生注定成为承欢人前,献媚枕畔的妾,却扭悲为喜的宅内奋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女帝这条路女帝这条路立誓成妖|古言很多事,因为她们的重生,发生了改变。也有很多事,却是天意使然,无可扭转。对沈蕴卿而言,是父母的故去,是国家的内忧外患。甚至还有,弟弟的驾崩。对沈落月而言,则是那个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其真心的男人。最终,沈卿以皇室唯一血脉之身,登基称帝。她完成了夙愿,还了家国百年盛世。却也舍了感情,负了陆承蔼一世倾心。【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错嫁错嫁依林雪子|古言“无论今生是贫是富,都要入赘王府。人在世,不背诺啊!”齐博看着一脸悲痛的母亲,想着大着肚子的落雪。他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新婚之夜,郡主。望着齐博好久,才轻轻而又认真地说:“如果她果真怀了你的孩子,那么她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不介意你这么快就纳妾……”“我没要纳妾!”
  • 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小琳Lady|古言【全文完】 安以若,华夏毒医世家第五代传人。一朝穿越,沦为安府废材七小姐。废材翻身,盛世风华,绝代容颜,轻功绝世,翻手飞刀,覆手银针。昔日废材,如今盛世风华,睥睨天下。 前世今朝两茫茫,记忆醒,王者归,笑江湖。三世今生天注定,爱恨缘,浮生怨,今朝醉。一袭紫衣飞扬,笑傲江湖。一袭红衣傲天,宠妻上天。 “娘子,待我平定天下,许你一世长安!” 笔墨纵横,落下三千惆怅。丹青妙手,泼墨渲染祭年。红颜劫,樱花似雪漫天扬。可曾记得奈何桥边飘逸的身影。丹青妙手在宣纸上渲染出江山,墨笔飞扬书写着纵横的牵绊,黛眉轻佻遥望着尘世的凄美,鱼台钓月回忆着以往的沧桑…… 我愿执你之手,与你共度三世风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