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报仇雪恨 第40章

,血的洗礼!这也只是开始而已

,原本以为要花费一点时间将他们找出来,却没有想到,他们自动送上门来,想在倒好。省得它漫无目的地找了

,惨叫声还在持续,这些疾风狼也是发了狠,似要将众人给灭杀掉,新仇旧恨加一起!全部还给他们

,只是。啸月银狼根本没有给他们逃跑的机会

,“跑。”此时的他们身体虽然已经恢复了,但是却没有恢复到巅峰,要是和疾风狼们对上,吃亏的还是他们,所以,当务之急!便是逃跑

,可惜,疾风狼的速度太快,又贵在狼多,这不。密密麻麻的风刃朝着他们攻击而去

,此时的她,重活一世?怎么可能会害怕血液

刺啦刺啦…

,“嗷嗷嗷…”啸月银狼一声吼叫,刹那之间,一道倾天之雷从天而降,带着雷霆之势。狠狠地朝着男子劈去

”,被紫倾这么一说,啸月的狼脸上一片潮红,眼中更是有着不好意思,“他们用了迷幻药,吸食过多,一时不查!被他们偷袭成功

啊…

!不可能

,疾风狼的速度可不是说说的,嗖的一下子就将众人团团包围起来,也给他们反应时间,一道道风刃从它们的狼嘴中射出。狠狠地朝着众人攻击而去

,“嗷嗷嗷…”正在他们说话之际,已经调息完毕的先前的那帮子人,此时已经出现在不远处,疾风狼们在看到他们出现后。实时地嗷叫起来

,刹那间,吼声震天。回响整个梦幻森林

,“啸月,他们是如何将你盗走的。”即使啸月银狼处在幼生期,也不会不是他们的对手,居然这般憋屈地让人盗走?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男子直接排除了自己脑海中的想法,要知道魔兽可是相当仇视人类的,尤其现在,它们的小狼还被紫倾盗走了。它们根本不会和他们和平相处的

,紫倾看着啸月银狼大战神威的样子,唇角扬起了一抹弧度,微笑着看着和狼群厮杀的众人。完全没有因为血腥而产生害怕之色

,痛,此时他们全身上下都痛着。似乎全身肌肤都没有一处完好

,风刃划破肌肤!鲜血直流

,“这是怎么回事。”男子等人还没有弄清楚,便发现疾风狼们朝着他们飞奔而来,这一次?居然还有那头小疾风狼

,“嗷嗷嗷…”啸月银狼扯开嗓子吼了起来,这一吼。在场的所有疾风狼也同时吼了起来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他们绝对不会再来找紫倾他们的麻烦

,一声惨叫响起,男子被劈在地,全身抽搐。倒地不起

,当男子看到疾风狼和紫倾等人后,眼珠子都瞪了出来,他们居然没有被疾风狼灭杀掉。而且似乎和疾风狼相处不错

,这是它的耻辱,如果不是紫倾提起,它是绝对不愿意回忆起来的,看着不远处的男子。啸月的眼中满是杀意

,只有血液的浇灌,她才会成长起来,所以面对这一幕幕的血腥,她根本没有任何害怕之色!不怕就不惧

,好在,众人也不是什么软脚虾。快速地做出了应对之策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祭流年祭流年棠岚|古言崭新的人生,巧合的开始,命运的齿轮,开启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乱世之旅。尴尬的身份,血腥的过往,将会编织出怎样一个女子?“非他不可吗?”“是,非他不可……”她赌上了一切来换取的自由和真心,到头来全变成了一场笑话。只剩下羽箭的寒芒,如雨的红雾,迷蒙了眼帘。我不怪你曾经想杀我,我只怪自己痴心妄想,以为你绝不会再杀我第二次……【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异空绽放的茉莉异空绽放的茉莉云涌|古言她,淡雅如茉莉,盈白如珠,幽香袭人。她,从二十一世纪穿过亿万光年来到了有他的年代,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冥冥中早有注定?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家人,遇上不止贪婪,还阴险、邪恶的二娘及妹妹,等待她的是什么样的未来?来!请您和我一起来见证她在异空绽放的光华吧!--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擒妻:皇后到朕怀里来擒妻:皇后到朕怀里来夏夕幽|古言其实,她只想偷得浮生日日闲,无奈穿越到异世,还是个乱世,无一技之长难以安身立命。自此开始了求学之路:当过流氓,打过群架,干过土匪,当过霸王,调戏过姑娘。生活太过美好,老天都嫉妒,这不,酒后乱性这种狗血的事情居然发生在她身上。看着被自己强了的霸王龙!她很没节操的逃了。他邪恶的勾起嘴角,吃完了就想走?皇后,你还是乖乖到朕怀里来吧。(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王牌神医当王妃王牌神医当王妃原来|古言【正文已完结】她是21世纪王牌女特工,一朝穿越,废材重生。严重破相?筋骨尽断?爹爹心黑?姨娘狠毒?姐妹凶残?兄长暴戾?无所谓!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伤我一点,我干你全家!当废材嫡女死而复生,褪去懦弱,风华尽现!且看废材崛起,携手妖孽美男从泥沼到云端,从任人拿捏到手掌生死,素手遮天,傲视天下,赢得一世深情相付,赢得一场盛世江山。
  • 曼珠沙华之雪残殇曼珠沙华之雪残殇清风拂影|古言她雪百合,元极真人唯一的女徒弟,捡来的弃婴,从小跟着师傅学习术数,奇门遁甲之术。他是北夏传言中阴晴不定的残废王爷,皇上的二皇子,在幼年时候双腿残废,在见到雪百合之后请旨要立她为正妃。圣旨下,百合被迫上了花轿!她本想着平淡的过,但是他尽显邪恶一面,警告她,必须听从与他,争吵中,百合发现自己的心已经失在邪恶人的身上,在她想表露心迹之时,发现了他的一切阴谋,离开,被追逐,她跳下万丈悬崖,在看到她跳下悬崖的瞬间男人才知道自己心疼的原因?自己爱上那个利用的棋子?再见面,她化身西域公主前来和亲,他对其百般试探,表露后悔之情,且看她如何面对他的爱和自己的心---究竟阴谋的背后又是为什么?
  • 麒王妃麒王妃幽魅雅妖|古言君以静,一个现代的中西医学女博士,自小无父无母,二十多年来看尽了各种人情冷暖,世态闲凉,从此冷漠淡情的看待世间的一切! 某一天,当她到山上采药,无意中发现了疑似她一直梦寐以求的貂狐,忘乎所以的向前追逐时候,失足掉入了悬崖! 从此,她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折!! 君以静,紫国的三公主,不学无术,花痴粗俗,却因为要到蓝国与腿脚瘫痪,丑陋不堪的麒王爷和亲,最后为了她心中的爱人,而跳湖自尽! 宇文麒,蓝国的麒王爷,冷漠无情、嗜血残忍是他的写照,腿脚瘫痪、丑陋不堪是他的表象! 当冷漠无情的宇文麒,遇上了冷漠淡情的君以静,两人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 “君以静,你今生今世,不,是生生世世,只能是我宇文麒的女人!”宇文麒霸道的对着昏迷着的君以静宣布道。 “静儿,下一辈子,无论我们两人相隔的有多么的遥远,就算再次分隔两个时空,我们一定还可以再次相遇,相识,相恋,相爱的!”宇文麒温柔中带着霸道和坚定的在昏昏欲睡的君以静的耳边低语着,脸上是一片满足和幸福! 宠文!一生一世一双人! 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冷傲霸道腹黑,扮猪吃豆腐的男人和一个冷漠淡情、医术高明的女人之间擦出爱的火花的故事……
  • 嫡女棣王妃嫡女棣王妃爱无边|古言“姨娘,夫人似乎断气了~” “哼!这么一碗药都下去了,难道她还能活着不成?” “那这······”一个年纪稍长的人朝着这位称作姨娘的人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婴儿,似乎有些犹豫,“这好歹是个男孩,现在夫人已经死了,如果姨娘把他占为己有,然后得了这府中的中馈······” “嬷嬷?!”女子也不等她的话说完,就打断了她,“你记住了,我恨死了这个女人,她的儿子,只能随着她去,我就是以后自己生不出儿子,抱养别人的,也不会要她的。把他给我扔马桶里面溺了,对外就说一出生就死了!”猩红的嘴唇,吐出来的话却是格外的渗人。 嬷嬷还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朝着后面放着马桶的地方走去。却是没有发现旁边地上一个穿着有些破旧的衣服的小女孩此刻正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两。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是被炸死了吗?怎么会······ 于此同时,脑中不断有记忆闪现出来,她们是自己的母亲和刚出生的弟弟啊?! 不行,先救人。 转头看见旁边谁绣花留下的针线跟剪刀,想到自己前世的身手,拿起一根绣花针就朝着那个嬷嬷飞了过去,却在半路上掉落下来,暗骂一声,这人是什么破身体。却引得那两个人听见动静看了过来。 女人阴狠的盯着她,“你居然没有死?” 微微眯起眼睛,自己的前身也是被她们弄死的了,看样子她们谁也不会放过,抓起旁边的剪刀就冲了过去。 随着几声惨叫声,从此以后,府中府外都传遍了她的“美名”——凤家大小姐心肠歹毒,刺伤了府中无数的人,宛如一个疯子。
  • 时光之翼:百年泪时光之翼:百年泪白芷飘飘|古言几个十六岁的少年,来到了明朝末年被误认为是刺客!却又正巧赶上新皇登基,大赦天下他们又被莫名其妙的放了出来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巫师设计的这个美丽的巫师和这几个少年打了一个赌:七年之后,如果还能有一个人活着,那你们就可以全部回去,但如果你们都死了,就永远呆在明朝吧!” 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天云之莲天云之莲苏小四|古言从出生就被无视的存在,因为机缘穿越到了未知的国度,额生妖异红莲胎记隐藏的是怎样的身世?当一切真相昭然若揭的时候,她又应当如何抉择?
  • 赐婚之王府的当家王妃赐婚之王府的当家王妃锦兮染墨|古言她一直都凭着自己的努力,到了最后换来的却是一场空,身边的人早已离自己而去,对于这个世界自己真的已经没有了一丝留恋……却不想一朝穿越古代,拥有了亲人的疼爱,她十分珍惜,奈何命运似乎不愿意看她拥有幸福,为了救父亲,她不得不嫁给他。洞房花烛夜,她头盖喜帕,烛火闪烁,他语气清冷:“不要以为你嫁入了靖安王府你就能得到什么,你最好给本王安安分分的,否则本王会让你后悔做了这一切。”说完他甩袖离开。 她唇边露出冷笑,终究逃脱不了命运么?这一时她会好好地守护好自己的东西,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一世,她绝不会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