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冷面邪王VS穿越毒妃

作者:素面妖娆
人气(3)评论(0)字数(6.17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烽火战场,她化身女将军,嫡姐狠毒,召来百兽相助,整渣夫,艳惊天下,引无数英雄豪杰竞折腰。上一世,穿成地位不如侍婢的皇子妃,她死于亲人算计,这一世她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王府步步杀机。联手神秘的戴面具男人,亲手掌握自己的命运!炸平王府,阴谋算计环环相扣,夫君相弃,狂颜轻笑间,皇权更替,她灭毒姐,血雨腥风。要她死?她偏要活得精彩!

最新章节

第60章 暧昧!2(2021-01-23 00:44:12)

同类热门
  • 穿越为妻:泼辣福晋穿越为妻:泼辣福晋戴琳娜|古言张洁妤:一个因逃婚而陷入无底黑洞之中的活泼女孩,她不敢相信自己想要追求幸福却陷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被一阵狂风卷到了陌生的时代成为富贾一时的豪门千金。 善敏:醇亲王儿子,拥有贝勒头衔,平日里却总是流连于花街柳巷之中,玩世不恭的他视女子为无物,而在他玩世不恭的面具之下隐藏的又是怎样的性情呢? 一个异时代的美丽女子,一个清朝身份地位显赫的亲贵,又会展开怎样一段奇异的爱情? 好友美文: 强力推荐: 《总裁烈爱:校花妈咪》文/魍魉魑魅饕餮狻猊 □□http://m.pgsk.com/182742/□□ (戴琳娜初来红袖,各位亲们若是喜欢戴琳娜的书,请留下收藏!)
  • 修罗狂妃:废物七小姐修罗狂妃:废物七小姐冰璃儿|古言凌诗涵,将军府庶出七小姐,天生痴傻,被狠心爹爹丢入狩猎场昏迷,再睁眼时,她已是21世纪最危险的王牌杀手!狂傲腹黑!全球知名!欺她者,加倍奉还!伤她者,灭他全家!长剑直指,锋芒毕露!【超级女强!!!喜欢请收藏!!!】【群号:168957365验证信息为书名】(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特工邪妃特工邪妃影落月心|古言她——组织内的首席特工,身手敏捷,智商高超。所接受的暗杀任务从无败绩,是特工界的神话。 她——龙耀皇朝大将军独女,不仅相貌奇丑,更是众所皆知的痴傻煞星。 一场离谱的穿越,不仅让冷血的她代替了无能的她,更谱写出了一段惊世骇俗的传奇。 当她的痴傻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嚣张狂妄时,世人惊呆了。 当她的陋颜褪去,露出那羞花闭月的仙容,艳绝天下的妖姿时,世人震撼了。 当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佛挡杀佛,魔挡灭魔,掌控天下只是弹指一挥间时,整个世界凌乱了! 面对他国的威胁,她只是挑眉一笑:“不要在我面前嚣张,你们还不够格。若你们执意触犯我的底线,我不介意毁了你们的江山。” 面对神秘家族的挑衅,她仰头一笑:“招惹我可以,前提条件是…你们做好死的准备了吗?” 她说:不要赞美我的狠,这是我应该做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势必诛之! →☆→☆→☆→☆→←★←★←★←★←★← 片段一: 轰——如雷的响声贯彻了整个瑞王府。 “王爷!”两名蓬头垢面,狼狈不堪的侍卫走了进来。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某风姿绝色的男子抿了口茶水后,抬头漫不经心的问道。 “禀王爷,是王妃的杰作,她刚刚朝着花园中的凉亭扔了颗黑不溜秋的东西,结果不仅将整个亭子炸塌了,更顺带将我们两个旁观的人炸成了这样。”侍卫们嘴角抽搐的回道。 “哦,原来是王妃在进行实验啊!那你们去问问王妃,花园够她炸吗?若不够的话,本王立刻叫人再造一个花园出来给她炸。”某男子语气中萦满溺爱的道。 “王爷,王妃已经离开花园了。她说若摧毁自家花园,以后修复起来要浪费很多银子,所以她抗着一麻袋黑不溜秋的东西,跑去宣王府做实验去了。” “什么?那你们还不赶紧去追王妃。” “是,属下们这就去阻拦王妃。” “谁让你们阻拦她了?王妃那么柔弱,你们竟然让她辛苦的抗麻袋?立刻追上去帮王妃抗麻袋,然后协助王妃做实验。” “…” 片段二: “王爷,不好了!”一名侍卫急匆匆的闯进了书房。 “又发生什么事了?”某男子放下了手中的书籍,语气波澜不惊的问道。 “王妃刚刚提着鞭子冲出王府去了,她说要去调教调教左丞相府的人。”侍卫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道。 “什么?”某男子愤怒的从椅子上站起了身。 “王爷请恕罪,属下们知道该强行拦住王妃的,可是王妃的脾气您也知道的…”侍卫小心翼翼的说道。 “该死的,马上就到用午膳的时间了,她竟然不等吃完午膳再去,就这么饿着肚子去调教人了,真是欠揍啊!看来本王得赶紧将膳食准备好,然后叫人送到丞相府去。”某男子没有理会侍卫的话,而是捏着拳头铁青着脸冲出了书房。 片段三: “月儿,你竟然懂毒?” “略懂!” “月儿,你还懂得制造暗器?” “略懂!” “月儿,你竟然还懂得唤兽?” “略懂。” “咳…这世上,有你不略懂的么?” “有啊!” “什么呢?” “如何让你们男人代替女人生孩子!” “…”某男子一头黑线中。 →☆→☆→☆→☆→←★←★←★←★←★← 他说:“月,惹你的人,我会让他们尸骨无存。” 她说:“焰,惹你的人,我不会让他们死,我只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他说:“月,为了你,即便毁了这天地又何妨?” 她说:“焰,只要有你相伴,纵然下地狱又如何?权当是旅游!” 本文大宠,女强男强,强强联手。敌人狂,他们更狂,并且是狂的翻天覆地…
  • 最牛法医NO.1:休了冷魅王爷最牛法医NO.1:休了冷魅王爷谁家娘子|古言某男:“本王是中媚骨了。” 某女:“扯淡,第一次是媚骨,第二次,第N次,还有这次你哪中媚骨了?” 某男笑笑:“长效媚骨啊,时不时发作一次。” 成亲一年,打打闹闹也还算恩爱,谁知竟是一场‘错把丑女当貂蝉’的大乌龙。 真相揭穿,日日冷落,他却不愿撇清关系,OK,休书她来写,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时隔多年,喜迎第六春,却遭前夫横阻。 看着血泊中的新郎官,女人瞬间炸毛:“晋王,你他丫已经毁掉我五桩婚了。” “怀着本王的孩子,你还想嫁给谁?”阴霾视线定格在那略凸起的小腹上。 某女微愣三秒,一把掀起自己的衣服:“是肉,肉,我自己的肉。”
  • 毒王黑宠:鬼域九王妃毒王黑宠:鬼域九王妃狸猫当太子|古言(一对一爽文,男主高冷专情,女主搞逗腹黑) 错许良人惨遭羞辱剥皮而死,鬼域百年翻手为毒负手为医,前世仇今世了。 嫡姐美貌世无双,送你青楼魅众生,嫡妹高洁世无双,送你荒漠和亲澡都洗不了! 复仇之路快狠爽!可是谁能告诉她躺在她家门口毒气缭绕却依然后蹦乱跳的男人是谁? 某男:“咳咳,本王身中剧毒。” 某女:“可你面色红润有光泽。” 某男“你会医懂毒要救本王。” 某女“我只会让人半死不活,半身不遂,求生不得,你要哪种?” 某男瞪眼,“你这狠心的女人还是不是人?” 某女弯腰浅笑,“老娘是地狱爬出的恶鬼,不是人!” 群号:428408334,书中任意人物敲门。
  • 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小琳Lady|古言【全文完】 安以若,华夏毒医世家第五代传人。一朝穿越,沦为安府废材七小姐。废材翻身,盛世风华,绝代容颜,轻功绝世,翻手飞刀,覆手银针。昔日废材,如今盛世风华,睥睨天下。 前世今朝两茫茫,记忆醒,王者归,笑江湖。三世今生天注定,爱恨缘,浮生怨,今朝醉。一袭紫衣飞扬,笑傲江湖。一袭红衣傲天,宠妻上天。 “娘子,待我平定天下,许你一世长安!” 笔墨纵横,落下三千惆怅。丹青妙手,泼墨渲染祭年。红颜劫,樱花似雪漫天扬。可曾记得奈何桥边飘逸的身影。丹青妙手在宣纸上渲染出江山,墨笔飞扬书写着纵横的牵绊,黛眉轻佻遥望着尘世的凄美,鱼台钓月回忆着以往的沧桑…… 我愿执你之手,与你共度三世风霜。
  • 东宫有本难念的经东宫有本难念的经泊烟|古言宝庆十九年春,大佑国皇太子大婚,大将军之女入主东宫。一个不是淑女的将门千金遭遇一个不是文韬武略的中庸太子,到底是佳偶天成,还是冤家路窄?成婚一年不足,太子忽然休妻。迷影重重,生死茫茫,这样一来,还是不是大团圆结局?
  • 宠夫之婚然天成宠夫之婚然天成七安九梦|古言洞房之夜,回来神志不清的夫君,口中唤的却不是她;原本是名门千金,一朝家道中落,竟在夫家夹缝生存。灾难之后,涅槃重生,夺爱情,振家业,谱一曲奇女子之歌。
  • 嫡女棣王妃嫡女棣王妃爱无边|古言“姨娘,夫人似乎断气了~” “哼!这么一碗药都下去了,难道她还能活着不成?” “那这······”一个年纪稍长的人朝着这位称作姨娘的人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婴儿,似乎有些犹豫,“这好歹是个男孩,现在夫人已经死了,如果姨娘把他占为己有,然后得了这府中的中馈······” “嬷嬷?!”女子也不等她的话说完,就打断了她,“你记住了,我恨死了这个女人,她的儿子,只能随着她去,我就是以后自己生不出儿子,抱养别人的,也不会要她的。把他给我扔马桶里面溺了,对外就说一出生就死了!”猩红的嘴唇,吐出来的话却是格外的渗人。 嬷嬷还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朝着后面放着马桶的地方走去。却是没有发现旁边地上一个穿着有些破旧的衣服的小女孩此刻正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两。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是被炸死了吗?怎么会······ 于此同时,脑中不断有记忆闪现出来,她们是自己的母亲和刚出生的弟弟啊?! 不行,先救人。 转头看见旁边谁绣花留下的针线跟剪刀,想到自己前世的身手,拿起一根绣花针就朝着那个嬷嬷飞了过去,却在半路上掉落下来,暗骂一声,这人是什么破身体。却引得那两个人听见动静看了过来。 女人阴狠的盯着她,“你居然没有死?” 微微眯起眼睛,自己的前身也是被她们弄死的了,看样子她们谁也不会放过,抓起旁边的剪刀就冲了过去。 随着几声惨叫声,从此以后,府中府外都传遍了她的“美名”——凤家大小姐心肠歹毒,刺伤了府中无数的人,宛如一个疯子。
  • 妾身有礼了妾身有礼了溺水的猫|古言这年头,扮猪吃老虎的常见,扮断袖吃女人的绝对少有。她家王爷就做到了。凭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蛋,美男在侧,美女在怀,搅乱天下,尽享齐人之福。 “娘子,你喜不喜欢为夫?” “不喜欢。” “嗯,我喜欢娘子就行。” “你喜欢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 “为夫就是喜欢你的……不喜欢我。” “……”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