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暧昧!2

“小姐,您刚刚是故意生气的啊??”晓晴一脸错愕的瞪大了双眼,满脸的难以置信。她家小姐以前看到六皇子,甚至连魂都没有了,更别说要生六皇子的气了。

却没有想到晓晴顿时露出了钦佩的眼神,连连的点着头道:“少爷想的真周到,这段时间,我一直觉得少爷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店小二一听,顿时知道来了贵客,脸上的笑就愈发的灿烂,连忙道:“好的,客官,您稍等。”说完,便转过身,走向了柜台。

司徒明知道了,以他的脾气,一定会又来找她算账的。上次的教训,让她彻底的清醒了。要想拿到那一纸休书,恐怕不可能。既然如此,她就必须得想好其他的出路。

点了点头,风姒锦搁下茶盏,淡淡的道:“你下去吧。”

“小…”晓晴的下个字还未说出,便被风姒锦一个眼神给硬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话逼了回去。

“两位公子,想要喝点什么?”茶楼的小二见来了客人,便拿着块布急忙走了过去。

不由得微微的眯起了眼眸,感受着那舌尖传递出来的茶香,不由得低叹道:“这茶的确很不错。”

其实她也只是想要来茶楼里坐一坐,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对晓晴说的这些话,也只是随口说说。

厢房?风姒锦挑了挑眉,将视线落在了晓晴的那一张稚嫩的小脸上,一抹戏谑的笑意闪过。笑着道:“上次的教训你忘记了?在这里,正是因为人多,要是有人要对我们不利,这里也不好动手。”

茶楼似乎生意很好,近乎坐满了人。风姒锦扫了扫一眼四周,看到了角落里还空了一张桌子,便迈着步子走到了张桌子前坐下。

毕竟小姐是堂堂的二皇子妃,这样抛投露脸的,传出去,对小姐的声誉影响不好。

晓晴满脸变扭的看着风姒锦,低声的道:“少爷,这里人太多了,您要是想喝茶,我们还是去上面的厢房好点。”

“给我上你们这里最好的茶和点心。”风姒锦端着手中的白玉瓷杯慢慢的转动着,眼眸随意的望着四周,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对着店小二,也只是淡淡的应付了这么一句。

“哦?那你少爷我以前在你的眼里,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端起小二送上的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

“可以这么说。还有,晓晴,记得,我们现在是女扮男装,记得称呼我做少爷。”微微的点了点头,风姒锦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便将视线落在了一家不远处的茶楼里,目光一顿。她便扯了扯嘴角。朝着那家茶楼走去。

“公子,这可是我们店的招牌,极品铁观音。”店小二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看着风姒锦,恭敬的道。

“你们听说了么?最近边关那边似乎不太平,领国圣灵王朝手下的一些将领和士兵这几个月一直在不停的侵犯我们边关。圣灵王朝近几年来,发展迅猛,兵力强盛,而且听说他们的皇帝冷酷无情,嗜血残暴。所以一直纵容一些士兵和将领在肆意的扰乱我们边关。真是太过分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本妃很狂很张扬本妃很狂很张扬鸢笑嫣|古言“师父,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啊?” “傲萱,你今晚为何又来为师的房间?” “师父啊,今天的月色不错。我是来邀请你一起去赏月,所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还以为你对为师有什么企图……今夜可是没有月,改日为师陪你赏月!” “那师父夜里可要小心,说不定大师兄对你有企图!”
  • 嫡女棣王妃嫡女棣王妃爱无边|古言“姨娘,夫人似乎断气了~” “哼!这么一碗药都下去了,难道她还能活着不成?” “那这······”一个年纪稍长的人朝着这位称作姨娘的人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婴儿,似乎有些犹豫,“这好歹是个男孩,现在夫人已经死了,如果姨娘把他占为己有,然后得了这府中的中馈······” “嬷嬷?!”女子也不等她的话说完,就打断了她,“你记住了,我恨死了这个女人,她的儿子,只能随着她去,我就是以后自己生不出儿子,抱养别人的,也不会要她的。把他给我扔马桶里面溺了,对外就说一出生就死了!”猩红的嘴唇,吐出来的话却是格外的渗人。 嬷嬷还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朝着后面放着马桶的地方走去。却是没有发现旁边地上一个穿着有些破旧的衣服的小女孩此刻正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两。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是被炸死了吗?怎么会······ 于此同时,脑中不断有记忆闪现出来,她们是自己的母亲和刚出生的弟弟啊?! 不行,先救人。 转头看见旁边谁绣花留下的针线跟剪刀,想到自己前世的身手,拿起一根绣花针就朝着那个嬷嬷飞了过去,却在半路上掉落下来,暗骂一声,这人是什么破身体。却引得那两个人听见动静看了过来。 女人阴狠的盯着她,“你居然没有死?” 微微眯起眼睛,自己的前身也是被她们弄死的了,看样子她们谁也不会放过,抓起旁边的剪刀就冲了过去。 随着几声惨叫声,从此以后,府中府外都传遍了她的“美名”——凤家大小姐心肠歹毒,刺伤了府中无数的人,宛如一个疯子。
  • 农女袭来农女袭来木炎|古言【正文完结】现代作家零点穿越,感受她在现代没有的温暖; 种田?没问题,姐刚好是农科出生,这点问题不算问题。 没吃的?没问题,不就是吃的吗?小问题。 没银子?小问题,姐刚好培育出新的育苗,明天拿去卖了吧! 小妹,有人来偷咱家的菜啦! 神马?老虎不发威,你真当姐是吃素的?
  • 红楼之为你钟情红楼之为你钟情淡若春颜|古言弱水之畔,三生石旁。 灌溉之恩,恩义难忘。 弱水之畔,悠悠情伤。 救命之恩,情深不忘。 悠悠竹林,潇湘之中。 照顾之恩,恩情不忘。 隐隐风雨,萧然亭中。 两世之情,一生相报。 虽然是妹妹和水溶之间的故事,但是却是另一种深情相望。
  • 侍寝胖妃:压垮你的床侍寝胖妃:压垮你的床玉扇倾城|古言“胖妞胖妞?哼!再叫我胖妞,我就……用我无敌的身体压扁你们!”她——雪倾城,身为公子的侍妾,居然连见上公子一面都难,悲催到极致!“这是什么东东?血人?啊?不要压我啊!”她还没有看清楚,已经被他一个纵身压过来,两人一起滚下山去。谁说胖没有好处的,亏她这一身肥嘟嘟的肉肉,不然早就摔个稀巴烂了。咦,这帅哥好帅啊,可惜了,不说话,应该是个哑巴,叫什么名字?只见他大笔一挥,潇洒的在桌子上竖着写了三个字——林蛋大?还林大蛋呢!嘻嘻!原来都不是,是楚中天呀!这家伙貌似很有钱呀!还有那么多妃子,难道他是?……
  • 妾身惶恐妾身惶恐鱼江|古言男主是猫,女主是鼠,这是一个猫捉老鼠的故事……谢樱樱像是一只双目赤红的兽,不看前方满路荆棘,不看左右风景如画,更不回头看走过的泥泞,她只是不停地往前走,被打着往前走,被逼着往前走,最后终于自己站起来往前走。
  • 第一专宠,匪姐不好惹第一专宠,匪姐不好惹游魂翼|古言孽债啊!不能啊!他是个非男勿扰的怪王爷,女人,从来不碰!关起门来,翻翻账本,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 杠上腹黑王爷:妾本狂野杠上腹黑王爷:妾本狂野夏夕幽|古言带着现代桀骜不驯、张狂固执的灵魂,她重生了,现在的她,成了王府里一个不受宠的,王爷的小妾,当清冽的眼睛睁开,“她”已经不再是“她”,一个顶级杀手穿越成了大婚第二天就被打死,并被贬为小妾的王妃,纵然是萧条院落也难掩她的绝代风华,粗布麻衣也难掩她的万丈光芒!冷眼看那些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她高调的宣布:“要我命者,我先灭之”
  • 重生之嫡亲贵女重生之嫡亲贵女火小暄|古言前世的丁紫,是文武双全的嫡亲大公主,惊才绝艳不输男儿,和亲路上被刺而亡。 今世的丁紫,身为侍郎府嫡长女,被姨娘设计气死。 于是她在一群吵闹谩骂指责中重生而来,她,誓要改变现状!!! 姨娘各个心肠狠毒想谋害,她见招拆招,手段更为狠毒高超。 庶妹虚荣,挑拨离间中想害她清白,她淡手一扬,反击开始。 父亲优柔寡断色心不减,她暗中送人,一个个眼线无声置入府内。 祖母心思深沉,她小心经营,植下掩人耳目温顺的种子。 本以为今生护好嫡亲的弟弟,让他茁壮成长,便知足了,可谁知他们的出现,改变了她的计划与命运……
  • 穿越为妻:泼辣福晋穿越为妻:泼辣福晋戴琳娜|古言张洁妤:一个因逃婚而陷入无底黑洞之中的活泼女孩,她不敢相信自己想要追求幸福却陷入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被一阵狂风卷到了陌生的时代成为富贾一时的豪门千金。 善敏:醇亲王儿子,拥有贝勒头衔,平日里却总是流连于花街柳巷之中,玩世不恭的他视女子为无物,而在他玩世不恭的面具之下隐藏的又是怎样的性情呢? 一个异时代的美丽女子,一个清朝身份地位显赫的亲贵,又会展开怎样一段奇异的爱情? 好友美文: 强力推荐: 《总裁烈爱:校花妈咪》文/魍魉魑魅饕餮狻猊 □□http://m.pgsk.com/182742/□□ (戴琳娜初来红袖,各位亲们若是喜欢戴琳娜的书,请留下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