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2941900000004

第4章

私下里也有人议论,意思是要想让这里富起来,必须牺牲一代少女。玉荣好长时间都弄不明白牺牲一代少女是啥意思,洪青笑她傻,说牺牲一代少女的意思就是在这里设立公开的赌场和妓院,吸引外面的富翁来这里消费,引诱巨商来这里投资开发。玉荣反应不过来,洪青说,你别瞪眼,这是实话,但谁都不敢说出来。玉荣说,你不是说出来了吗?洪青说,我说出来算个屁,只有当政者说出来才有分量,不过当政者说出来就会丢掉官。玉荣说,你思想肮脏,尽想下流的歪主意,你要当了官,是民众的不幸。洪青说,算啦算啦,本来是讨论国家大事,说着说着就扯到我头上来啦,不跟你说了。洪青后来果然再不和玉荣说政策方面的事,一张嘴就是小老婆长小老婆短的,好像他娶了几个老婆似的。这让玉荣更生气,现在的男人怎么都变成了这样,没有理想,不求上进,感情泛滥,空洞乏味。洪青说,你怎么能说男人没有理想呢?男人的理想现在埋在心里,不像过去挂在嘴上。玉荣说,我倒想听听,你的理想是什么?洪青说,成为我们这里的巨富,成为中国的巨富,成为世界的巨富,成为西部大开发的领路先锋。玉荣皱着眉,别唱高调了。洪青说,我给老婆唱完高调后,现在睡觉。玉荣和洪青说不到一块儿,可俩人都不愿沉默,老是斗嘴,抬杠,玉荣心里的怨恨就积深了。玉荣不喜欢浮躁的生活,她真的渴望洪青能陪着她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街道散散步,说一些感觉舒服的话。

玉荣的轮椅滚过这样的街道,她的孤独在内心深处。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心境,她的脑子不可能是空的,她的脑子塞满了往事,她像女巫一样审视自己的过往流年。

她从记事起就坐在轮椅上,父母对她的解释是她发了一场高烧后变成了这样。

五岁时她会背三十多首唐诗,会唱几首样板戏上的曲子,头上用红头绳扎两根朝天的小辫,人见人爱。

八岁时她在心里为自己订下了将来要结婚的对象(一个没有前门牙的干干净净的男孩)。她在等待中盼望她和他一同长大,后来他比她每高出一点,她都伤心地哭一次。

再大一点,她觉得那男孩太一般了,她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十二岁时她目睹了父母的一次吵架,她觉得都是母亲的错,她一个星期不和母亲说话,她发誓将来她结婚后绝不和她的那个他吵架,她要一辈子对他好。

上初中二年级时,她第一次来了月经,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吓得换了几条裤头,把换下来的染血的裤头藏在了一堆旧报纸下。母亲把她的裤头找出来洗了,并教她穿上了卫生裤头,垫上了八分钱一包的卫生纸。她开始频繁地照镜子,迷上了梳头,画眉毛,还偷穿母亲的衣服。

初中三年级时,她心里经常想班里的一个男同学,这个男同学是班长,考试成绩老是班里的第一名。她第一次有了自卑感,她发狠学习,她成了班里的第一名。男同学跟她说话,她浑身发抖,心都要跳出来了,她想见他,见了他又躲起来。她反复无常,男同学后来不理她了。

高一第二学期,她不可救药地迷恋上她的数学老师,每次上课,她都盯着数学老师下巴上的几根胡须发呆。数学老师刚从大学毕业出来,身上有一种沉稳的阳刚之气,她就在这微妙气息的缠绕下虚度光阴。她的数学学得一塌糊涂,数学老师连正眼都不望她,她常常偷偷地哭泣。

十八岁她和肖风进入热恋状态,俩人都没考上大学,俩人对未来都没把握,但俩人的快乐都无以复加。她对紫色的钟爱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她生日时肖风送了她一朵紫色的野花,并为她插在头上。那紫色的花朵后来枯萎了,但那艳丽的色泽却永远留在了她心里。

十九岁时父母凑了一笔钱,领她到北京看病。找了很多人,跑了很多家医院,专家会诊,她的腿是没希望了。父母关在屋子里抱头痛哭,她在也跟着哭。哭过后,她让父母把钱放下先回去,她暂时留在北京的表姐家。

二十岁她从北京回来,在她生活的城区开了第一家美容院。一年后,“百花园”这个品牌在社会上打响,她一点一点扩充她的势力,把“百花园”发展壮大。

二十二岁时,她和肖风谈婚论嫁,在把结婚的日子订下后,肖风神秘地失踪,多年没有音讯。她找到肖风家去,肖风的父母不理睬她,她就在他家里哭,她跪下求肖风的父母,她想知道肖风去了哪里。她的父母实在看不下眼,就把她硬弄回了家。她病了半年,“百花园”停业半年,好多顾客找上门来,她不得已又重操旧业,是一些爱美的女人帮她度过了这次爱情危机。

二十四岁到二十五岁期间,她的身边没有追求者。这时候她渴望真的情感,渴望平实的婚姻。家里找人给她介绍了几个,她都没感觉,最终没有成就婚姻。

二十六岁到三十岁这段时间,她的感情世界苍白得让她无法面对,差点听家里人的话和一个哑巴结婚。这期间她老收到从北京寄来的信和包裹,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这些信和包裹是多么虚无。这是一个有妇之夫对她的追索,他的信写得很裸露,一点也不含蓄。他在信中不言感情,只写情绪,写情欲,他说他跟他老婆在一起时,常常把她想像成他老婆,把他老婆想像成她。他的这种情欲因了空间的阻隔而变得疯狂,就在一封接一封的信中尽情地宣泄。她当时没有斩断这种不健康的情欲的游丝,是因为她的寂寞和孤独需要这些信来抚慰,她就在这种低级的需要中维持着和那个中年男人暖昧的关系。她那时很看不起自己,可是她又没办法,直到有一天那个男人突然不管不顾地要来北方的小城看她,她才慌了。她当然不能让他来,她知道他来她这里是索要什么,但她不可能给他,她就写了一封断交信,她说她要结婚了,希望他不要打搅她。果然,那男人给她寄了一份结婚贺礼后就再也没音讯了。他的贺礼是一条紫色的真丝围巾,她一直压在箱子的最底层。

三十一岁,她碰到了洪青,她没有想过要和他发生故事,他比她小了八岁,他是别人给她的徒弟卉铃介绍的对象。洪菁在城关镇当秘书,他常把她拦在路上,他说他要和她结婚。他直奔主题,他说你三十多没结婚就是等我长大的,你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她就这样走进了婚姻生活,她动荡的心终于有了归宿,幸福和痛苦同时降临。这么多年来,她的身边也有过不少追求者,但都没有决心跟她结婚。

她是被洪青感动了,她走进了婚姻,但同时她又对这种婚姻有了某种质疑。

三十二岁,她怀孕流产,对夫妻之间的性生活产生抵触情绪。洪青不放过她,他要行使做丈夫的权力,她就和他冷战,她伤了他的自尊,他就睡到沙发上,她和他说话的日子就是他回到床上的日子。

三十三到三十六岁,她和洪青的性生活逐渐和谐,却老是为洪青的迟回家斗嘴争吵。洪青的父母要孙子心切,已经张罗着给洪青另娶。洪青说,要是过去就好了,大老婆不生孩子,可以娶个小老婆生,大老婆不让上床,可以到小老婆那里去。她说,现在也行,你可以发展个情人。洪青说,我还没发现可以做我情人的女人。洪青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把她气得够戗,可她找不到还击的办法。她安慰自己不必当真,这都是洪青在开玩笑。这样的安慰是虚弱的,她心里一阵阵的凄凉却是真真切切的。

玉荣就这样在脑子里为自己书写了一份复杂的简历,从这张简历上看,玉荣是个多情的女人,也是个富有内涵的女人。她心里是很看重洪青的,她看不见他的时候就会六神无主。她把他锁在家里,他一天没给她打过电话,他在家里会做什么呢?洪青真是个令玉荣琢磨不透的男人。洪青从来都不急着回家,玉荣却是时时刻刻都在惦记着回家,家对一个女人太重要了。

玉荣回到家里,洪青还坐在那里看电视,球赛的双方正在激战,洪青摇头晃脑在那里助威,手里还拿着一个饼子边吃边喊。玉荣咳了一声,洪青没反应,她就过去把电视天线拔了,电视屏幕成了雪花。洪青说,老婆,别闹了,让我把这场看完。他来夺玉荣手中的天线,玉荣就把电视插座拔了拿在手里,电视断电,洪青丧气地坐回到沙发上去。俩人沉默着,谁也不开口说话。

后来还是洪青坐不住了,他过来扶玉荣上床。玉荣打开他的手,别碰我。洪青说,老汉扶老婆上床,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你喊什么?玉荣说,有你这样的人吗?我从外面锁了你一天,你竟然不问为什么。洪青说,你是说你把我锁在屋里?我一天没出门,好好睡了一觉,起来吃了点东西,就看电视,你不知道这电视多吸引人,全是枪战……玉荣说,打住吧,别装了。洪青说,你看你,我装什么了?玉荣说,你昨晚不是跟我要四十万离婚吗?这会儿咋不说了?洪青说,我洪青能说出这样的话吗?你给我编什么故事?你是不是想为离婚找借口啊?玉荣没想到洪青说出这样的话,她有点慌,她发狠说,你别这样,你昨晚就是想跟我要四十万的。洪青说,我昨晚喝醉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玉荣说,正因为是喝醉了才说的是真话。洪青说,就算我说了这样的话,肯定也是你引诱我说的。玉荣说,我现在不想知道这话的真假,我想知道你在外面究竟有没有女人?洪青笑了笑,接着大笑,他忽地走近玉荣,他猛地把她抱到床上,他的嘴贴着她的耳朵说,你看看我外面究竟有没有女人。接下来就是暴风骤雨,洪青很投入,玉荣在挣扎,但她渐渐地就投降了,她的脸贴着洪青的胸。那毛茸茸的感觉让她觉得一片温暖,她忽然想,这片温暖是真实的吗?会永远地属于她吗?

洪青的呼噜声沉沉地响起,他睡死了。玉荣在痛苦中煎熬了一天,他没心没肺地看了一天电视,他同样没心没肺地和玉荣做了那件事,他一句哄老婆开心的话都没有,他就那样睡过去了。他的这一夜是踏实的,满足的,舒服的,可能还会做个好梦。可是玉荣的这一夜呢?空虚,暖昧,自我感觉还有点肮脏。玉荣惊了一下,她离开了那一片温暖,她觉得那一片温暖离她是如此地遥远。她感到心突然冷了下来,她呆了一会儿,有点受不了,下床去卫生问洗澡。

温温的水淋在她的头上,她的脸上,她心中那份冷的感觉慢慢淡化了。

洗完澡,她的脑子冷静下来,她需要想明白一些事。她本来是要跟洪青说清楚一些事的,却稀里糊涂地又跟他做了那件事,她的脸有点发烧,竟然有了一点耻辱感。她怎么会这样呢?这是一时的软弱还是害怕孤独?说来说去,她还是不愿意承担自己命运的责任,不愿意跟洪青分手独自走完人生。可是如果她继续和洪青在一起,她心里别扭,她老是会想洪青跟她要四十万的这件事,她将会看不起她自己,好像是她用四十万要挟一个男人留在她身边的。她是个残疾人,比健康的女人更难做出决断。就说离婚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玉荣明明知道,对于一个爱她的钱的男人,她必须离开,但她迟迟下不了决心,她从灵魂到肉体都离不开他。离不开也要离开,她想这种痛苦是沉重的,她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她才可以走过人生中这段黑暗而痛苦的时光。有些经济上不依赖男人的女人,她们耐不住寂寞,随便地找个男人满足自己的欲望,日子过得透明而刺激。

玉荣过不了这样的生活,只有性,对她是不够的,性有时候带给她满足,感情却能令她舒适。她不能只要一个为了她的钱的男人的躯体,她需要他的温情带给她的舒适和喜悦。

这时候,她对男人充满了质疑,她对自己也失去了自信。洪青在床上对她表现出的热情仅仅是情欲还是别的什么,比情欲深一层的感情虽然也包括性吸引力,但其中珍藏着对方的灵魂,对方说话的样子,对方行动的样子,对方思考的样子,对方的一切一切,那种性的快感在此功用上只是结合着双方的灵魂。玉荣一理上有障碍,她对洪青的热情有自己内心的隐私的看法,她不能因了他的情欲而包容他想要四十万的这个冷酷的事实。玉荣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处境?是因为她缺乏在夫妻关系中为自己的感情纯度挺身而出所需的自尊吗?因为维护女性的自尊必须冒着失去洪青和财产的危险,自尊太低落的女人是不敢冒这个风险的。

可玉荣还是想赌一次,她拿四十万和婚姻与洪青对她的感情赌一次,如果赌赢了,以后她绝不再想离婚的事,和洪青好好地过日子。万一赌输了,她丢掉的是四十万和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婚姻,也许她会进入一种黑暗的人生隧道,但毕竟她清理了一处感情垃圾,她的心里是干净的。四十万对她来说是不小的数目,她真的是怕赌输了。可她着了魔似的想赌一次,她不知道支撑她的信念是什么,她只知道她没有退路。很多书上不是告诉女人,在女人感情破碎的时候,还是收拾好自己的钱袋。玉荣也知道这个道理是对的,偏偏她就是无法收拾自己的钱袋,还想拿自己的钱袋赌回女人的尊严,赌回自己的感情。这是极度的虚弱还是疯狂的自负?真实的生活不该是这个样子,真的不该是这个样子。

真实的女人也不会是这个样子,真实的女人不会求证什么,只会按生活本来的面目去生活。

玉荣想了很久,其实她并没有真正地想明白。洪青的呼吸声依然如故,听上去平稳,流畅,像是真正地得到了某种满足。想是他根本现在就看透了她,知道她拿他没办法,他就可以胡作非为,他可以用工作忙这样拙劣的表演做借口,可以在外面与别的女人花前月下风光浪漫出演爱情的游戏,回到家还可以心安理得一肚子坏水地做她堂皇的丈夫。七八年的婚姻生活,按说也是有些时日的,现在想起来竟是一晃而过,什么都没留下。当初那份兴奋,激情,穿透心灵的如醉如痴的傻样,都蒸发了,一点痕迹也不留。玉荣发现人原来是这么的脆弱,这么的藐小,这么的容易受伤,所谓的爱情竟是如此地可笑,婚姻也处处充满了危机,真情就更别说了,似乎要想寻找真情只能到母亲身上去寻找,而世人所有婚礼上共有的永结同心白头偕老的祝福也像天上的彩虹绚丽夺目却仅仅代表了一种美好的愿望而已。现在彩虹消失了,婚礼中那圣洁的光环也像五光十色的肥皂泡一样经不起岁月的打磨早已不知去向。玉荣坐在窗边很久了,白色的纱帘透进来的是网一样的月光,屋子里是这样冷清,玉荣想像着屋外的天空;却是那样热闹,月亮的周围挤满了并不明亮的星星,这些星星们不停地眨眼,那眨眼的样子就像是对人间指指点点的,像是互相说笑话,像是笑人间。这样的月色这样的星光,还有月色下的小路,星光下的朦胧,小路上的散步,朦胧中的拥抱,散步中的浪漫,拥抱中的甜蜜……玉荣想起这样的情景时突然觉得这好像是几辈子以前的事了,也许这些在她的人生里就从来不曾出现过。

同类推荐
  • 玩命

    玩命

    诡异的行帮习俗再现,惊险匪巢生活的揭秘,一个土匪后人为你讲述的鲜为人知的故事。一本从土匪的视角描写土匪的奇书,刻画中国东北土匪的众生相。一条浑身是血的老狼,叼着一把匣子枪,踉跄跑向荒原深处。狼与胡子结下仇怨,是在月夜的荒野,大柜赌钱归来遇狼群。三个随行胡子为救大柜之命葬身狼腹,大柜便吃狼心祭死去的弟兄,摆狼肉大宴之夜,狼群吞噬了匪巢
  • 天堂别墅区

    天堂别墅区

    陈集益,70后重要作家。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浙江省作协签约作家。在《十月》《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钟山》《天涯》等大型文学期刊发表小说六十万字。2009年获《十月》新锐人物奖。2010年获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奖。
  • 婆婆凶猛

    婆婆凶猛

    看上去,而狼一样的老公却一改从前的温柔在外面和别的女人调情,婆家人不但没有准备付酒席的钱,演绎他的风花雪月。这个婚礼好像和这家人一点关系也没有。,一个女人和男人的婚姻生活。婚宴,婆家人几乎不闻不问,而且在婚宴进行的前一刻还在小市场忙自己的生意。柔弱的晓柔与像狼一样的男人同床共枕。晓柔小产,一个女人和男人的爱情,病房里除了娘家妈妈之外,像恶狼一样的婆家人对她虎视眈眈
  • 世界顶级结局故事

    世界顶级结局故事

    冬天逼近,苏贝又像往年一样打起了相同的主意:到那个心爱的“岛上”,也就是布莱克维尔监狱去“避寒”。眼下,麦迪逊广场的长凳已经不是什么适……
  • 暖暖

    暖暖

    台湾男孩凉凉和东北女孩暖暖相识于北京,他们相约不管现实如何,都要努力生活。重逢时,他们已经分别在台湾和北京工作,默契还在、感觉依旧,却不敢用力去给对方感情,因为彼此知道,此时感情越多越弥补不了再次分别带来的伤感。相隔台湾海峡,是被现实距离冲散到看不见彼此,还是鼓足勇气不顾一切相依相守?看似平凡却又不平凡的男女情感,有些东西,与是否爱无关,与爱多少无关。
热门推荐
  • 风起综武侠

    风起综武侠

    一觉醒来,身处综武侠世界。仗剑侠客行,争锋江湖路...ps:主要是金庸的武侠世界
  • 我们三个都是穿越来的

    我们三个都是穿越来的

    我是因为看了很多的穿越小说,也很想穿越。谁想我想想就能穿越,穿越就穿越吧,居然穿成怀孕九月的待产产妇,开玩笑嘛!人家在二十一世纪还是黄花一枚呢。这也可以接受,可是明明是丞相之女,堂堂四皇子的正牌王妃怎么会居住在这么一个几十平米得破落小院子里,她怎么混的,亏她还一身绝世武功,再是医毒双绝。哎。没关系,既然让我继承了这么多优越条件,一个王爷算得了什么?生下一对龙凤胎,居然都是穿过来的,神啊,你对我太好了吧?且看我们母子三人在古代风生水起笑料百出的古代生活吧。片段一在我走出大门时,突然转身对着轩辕心安说道:“王爷,若是哪天不幸你爱上了我,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然后魅惑地一笑,潇洒地走了出去。片段二当我对着铜镜里的美人自恋地哼出不着调地歌时。“别哼了,难听死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接着一声尖叫紧跟着另一声尖叫。我用上轻功躲进了被子里.~~~"我和你一样是二十一世纪来的。”“你好,娘亲,哥哥,以后要多多指教。”来自两个婴儿的嘴里,我摸摸额头,没高烧啊。片段三“小鱼儿,我可是你孩子的爹,况且我没有写休书,你还是我的王妃。我会对你好的。”安王爷霸道地说道。“你们认识他吗?他说是你们的爹?”我问着脚边的两个孩子。“不认识,”女孩说道。“我们的爹不是埋在土里了吗?怎么他一点也不脏?”男孩问道。那个男人满头黑线。“对不起,我们不认识你。”说完拉着孩子转身就走。片段四“爹爹,这是我娘,你看漂亮吧?”南宫心乐拉着一个白衣帅哥进来问道。我无语中。“爹爹,你看我娘亲厉害吧?“南宫心馨拉着另外一个妖精似地男人走了进来。我想晕。“这才是我们的爹。”“才不是呢,这个才是”两人开始吵起来了。“我才是你们的爹。”安王爷气急地吼道。“滚一边去。”两个小孩同时说道。屋里顿时混乱之中。转头,回屋睡觉去了。推荐完结文《别哭黛玉》完结文《穿越之无泪潇湘》新文,《极品花痴》
  • 考古探谜

    考古探谜

    本套全书全面而系统地介绍了中小学生各科知识的难解之谜,集知识性、趣味性、新奇性、疑问性与科普性于一体,深入浅出,生动可读,通俗易懂,目的是使广大中小学生在兴味盎然地领略百科知识难解之谜和科学技术的同时,能够加深思考,启迪智慧,开阔视野,探索创新,并以此激发中小学生的求知欲望和探索精神,激发中小学生学习的兴趣和热爱科学、追求科学的热情,使我们全国的中小学生都能自觉学习、主动探索,真正达到创新素质……
  • 经济如此动荡,你要早作打算

    经济如此动荡,你要早作打算

    便不可避免地产生泡沫;因为泡沫,有了货币,经济便出现大的动荡。无论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7年的美国次贷危机,抑或是至今仍然蔓延的欧债危机,都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大的动荡,我们既然身处“地球村”中,自是无可躲避。在全球经济动荡的背景下,《经济如此动荡,自然产生投机;有了投机,你要早作打算》深入剖析了中国泡沫经济产生的深刻根源和制度背景,并通过分析不同国家和地区曾经发生的泡沫经济,寻找中国泡沫经济的独特规律,预测及展望中国未来的经济趋势。经济如此动荡,我们要尽量避免陷入泡沫破灭的陷阱,清醒地等待机会的到来,早作打算
  • 傻子王爷无情妃

    傻子王爷无情妃

    一只毒蝎子,彻底断送了她年轻的生命!别人只知道,那个软弱没主见的女人被迫嫁给一个痴傻呆闷的七皇子。殊不知,她早已不再是“她”!面对痴傻只会憨笑的美男,她气愤难填!你傻,本美女就医好你,谁知医好后,遭到嫌弃,却换来一纸休书,气愤之下,她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
  • 武逆苍穹.A

    武逆苍穹.A

    乱世争锋,谁掌乾坤??洛归明,卑微之身,却蒙上天垂怜,一朝打破“强生之门”,迈入武者行列,从此开始了彪悍的一生。执念禁门,以武破天,摧枯拉朽,谁能阻拦!斗恶霸猎美人,怒马长刀驰骋天下,纵横万载无双,看我武逆苍穹!
  • 丑颜皇后

    丑颜皇后

    皇帝,不嫁!这话从天凤朝柳丞相的女儿柳柳嘴里说出来。天凤朝最年轻英俊邪魅的皇上成了全天下人的笑柄。柳柳物语,虽然我长得丑,但是我也有选择的权利啊,何况我柳柳还是黑街七夜,在京城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犯得着嫁给一个皇帝吗?他,凤邪,天凤朝邪魅冷酷的皇帝,只因为那女人的一句话,让他成了天下人的笑柄,他让她丑颜为后,娶她,是为了羞辱她,她嫁他,是为了自由之身。他,凤冽,天凤朝的炎亲王,一直敬佩她,当明了自已的心意时,她已成了当朝的皇后,还是备受冷落的皇后,那么他要了她又何防?他,战云,天下正义的霸主,自从她像迷路的羔羊似的撞进他的怀里,便被牵住了一颗心,丑颜亦可倾城。他,花无幽,魔宫的大魔头,世人皆怕我,唯独她不怕,既入了我的眼,就别想逃。他,南宫月,宫中御医,惊见丑颜,却被她洒脱淡定所吸引,遗失了一颗心。他,赵玖,宫中侍卫统领,默默无言的守候着她,一只血色的蝴蝶耀了他的眼。殿前笑言,殿后欢,有谁知红颜如玉,令江湖朝廷如芒刺在背的暗皇七夜竟是当朝的皇后娘娘?片段:月上柳梢头,春梦一场,待到睁开眼,原来是那个眼高于顶的皇帝在身旁,不是嫌她丑吗?难道是大鱼大肉吃腻了,改换改换胃口,不过她柳柳向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即能便宜了皇上,一脚把皇帝踢出去,怒吼‘两清了’。片段:一个漂亮可爱的男孩子一脸认真的问端坐在屋子里整理帐目的女人:“娘,外面的男人说我是太子?”女人绝色天香的容颜冷冽的了翻了一记白眼:“太子能吃吗?太子能喝吗?”某小孩想了一会儿,气恼的摇头:“不能。”女人沉声的吼叫起来:“哪你拿什么养娘。”某小孩怒火万丈的一拉门,对着外面高大英俊的男人大吼:“滚,竟敢骗本小爷,”啪的一声关好门。笑笑新开的文,亲亲多支持啊。<天价皇后>笑笑的完结文:《小小逃妃震江山》《五岁宝宝是恶魔》《五龙夺凤》炎焱《霸君夜欢》胡狸《女王御狼》懒离婚《夜宠》醉舞《痴缠不休》随云飘舞《狂妃御龙》樱落《兽性契约》夏广寒《罪妾》黯香《娘亲待嫁》苹果儿《郎也消魂》满山《强宠恶妃》樱落《舞娘十夫》风间名香《帝妻》初晨《童养妃》蓝色紫色《重生—豪门酷女》
  • 嫡女棣王妃

    嫡女棣王妃

    “姨娘,夫人似乎断气了~”“哼!这么一碗药都下去了,难道她还能活着不成?”“那这······”一个年纪稍长的人朝着这位称作姨娘的人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婴儿,似乎有些犹豫,“这好歹是个男孩,现在夫人已经死了,如果姨娘把他占为己有,然后得了这府中的中馈······”“嬷嬷?!”女子也不等她的话说完,就打断了她,“你记住了,我恨死了这个女人,她的儿子,只能随着她去,我就是以后自己生不出儿子,抱养别人的,也不会要她的。把他给我扔马桶里面溺了,对外就说一出生就死了!”猩红的嘴唇,吐出来的话却是格外的渗人。嬷嬷还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朝着后面放着马桶的地方走去。却是没有发现旁边地上一个穿着有些破旧的衣服的小女孩此刻正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两。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是被炸死了吗?怎么会······于此同时,脑中不断有记忆闪现出来,她们是自己的母亲和刚出生的弟弟啊?!不行,先救人。转头看见旁边谁绣花留下的针线跟剪刀,想到自己前世的身手,拿起一根绣花针就朝着那个嬷嬷飞了过去,却在半路上掉落下来,暗骂一声,这人是什么破身体。却引得那两个人听见动静看了过来。女人阴狠的盯着她,“你居然没有死?”微微眯起眼睛,自己的前身也是被她们弄死的了,看样子她们谁也不会放过,抓起旁边的剪刀就冲了过去。随着几声惨叫声,从此以后,府中府外都传遍了她的“美名”——凤家大小姐心肠歹毒,刺伤了府中无数的人,宛如一个疯子。
  • 无敌大小姐

    无敌大小姐

    当现代阴狠毒辣,手段极多的火家大小姐火无情,穿越到一个好色如命,花痴草包大小姐身上,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火无情一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脱衣秀。周围还有一群围观者。这一发现,让她极为不爽。刚刚穿好衣服,便看到一个声称是自家老头的老不死气势汹汹的跑来问罪。刚上来,就要打她。这还得了?她火无情从生自死,都是王者。敢动她的人,都在和阎王喝茶。于是,她一怒之下,打了老爹。众人皆道:火家小姐阴狠毒辣,竟然连老爹都不放在眼里。就这样,她的罪名又多了一条。蛇蝎美人。穿越后,火无情的麻烦不断。第一天,打了爹。第二天,毁了姐姐的容。第三天,骂了二娘。第四天,当众轻薄了天下第一公子。第五天,火家贴出招亲启事:但凡愿意娶火家大小姐者,皆可去火府报名。来者不限。不怕死,不想活的,欢迎前来。警示:但凡来此,生死皆与火家无关。若有残病者火家一律不负法律责任。本以为无人敢到,岂料是桃花朵朵。美男个个很妖娆一号美人:火无炎。火家大少爷。为人不清楚,手段不清楚。容貌不清楚。唯一清楚的是,他有钱。有多多的钱。火无情语录:钱是好东西。娶了。(此美男,由美瞳掩饰不了你眼神的空洞领养。)火老爷一气之下,昏了过去。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二号美人:竹清月。江湖人称天上神仙,地上无月。大国师一枚。美得惊天动地。火无情语录:美人好,尤其是自带嫁妆又会预测未来的美人,娶了。(此美男,由东de琳琳领养)三号美人:轩辕子玉。当朝七皇子,游历四国。一张可爱无敌的脸。单纯至极。火无情语录:可爱的孩子好,可爱又乖巧的孩子更好。可爱乖巧又不用给钱的孩子,娶了。(此美男,由刘千绮领养)皇帝听闻,两眼一抹黑。他的儿啊。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四号美人:天下第一美男。性格不详,籍贯不详。火无情语录:谜一样的美人,她喜欢。每天都有新鲜感。娶了。(此美男,由告别的爱情li领养。)五号美人:天下第一名伶。火无情语录:解风情的美男,如果没钱花把他卖了都不用调教。娶了。(此美男由伊眸领养。)六号美男:解忧楼楼主。相貌不详,身世不详。爱好杀人。火无情语录:凶恶的美人,她喜欢。娶了。(此美男由陈铭铭领养)七号美男:琴圣。貌如谪仙,琴音杀人。冷清眸子中,百转千回,说尽风流。(此美男由伊眸领养)夜杀:天下第一杀手。(此美男由静寂之夜领养)
  • 傻子王爷无情妃

    傻子王爷无情妃

    一只毒蝎子,彻底断送了她年轻的生命!别人只知道,那个软弱没主见的女人被迫嫁给一个痴傻呆闷的七皇子。殊不知,她早已不再是“她”!面对痴傻只会憨笑的美男,她气愤难填!你傻,本美女就医好你,谁知医好后,遭到嫌弃,却换来一纸休书,气愤之下,她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