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甜蜜逃婚:萌妻好贼

作者:恰似花开
人气(0)评论(0)字数(5.26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小东西不乖,顾谅桀很懊恼,“宠得无法无天了是不是?”这话她不爱听,从此宠爱有加。“桀哥哥打算什么时候移情别恋?我好腾出妻位。某日,周西西小脾气一冲,“那你是怪我咯?”◆某年,顾谅桀抓回了一大两小,他是陵城第一世家尊贵的顾少,周西西理直气壮,“桀哥哥,面对及时出现的顾谅桀,我是贼妹纸,你要和贼一辈子吗?”大儿子聪明伶俐,翻着小白眼,委屈道,一副瞧不起顾谅桀,“保释费多少,某次终于猎获甜心萌妻,我没带现金,刷卡。”小儿子笨拙呆萌,扯着周西西的手委屈告状,周西西再逃失败,“妈咪,坏叔叔偷了我的脸!”

最新章节

第50章 真的有人要杀她(2021-01-23 00:44:24)

同类热门
  • 老婆,我们复婚吧2老婆,我们复婚吧2九云衫|现言3年前,她离他而去,成为别人的妻子。 3年后,她离婚,还带回了个儿子,而他即将成为她姐姐的老公。 她以为他只是她的姐夫,想不到他狂妄的要她为他生个孩子……
  • 游戏婚姻:总裁半夜来敲门游戏婚姻:总裁半夜来敲门稻花香香|现言“女人,你还要不要脸?” “嘿,是我不要脸,还是你不要脸?看到有人站在你面前,你竟然不穿衣服,显摆你鸟大?”梁静桐情绪很激动。 顾一航面色突变,一步上前,站在她的面前。 “到底大不大,试试不就知道了?”
  • 在劫难逃:豪门第一少夫人在劫难逃:豪门第一少夫人一夜惊喜|现言家境突变,强遭退婚,莫小暧的生活危机四伏。十年前的狼狈少年,炫目回归,手上却多了一纸合约……为期一年,她必须留守他身边。于心底的男子,她闭上心扉断了念想。上一辈的恩怨,他一并算在她的头上,在今后的追逐中他们彼此还能否换回重来一次的机会?
  • 你的旧爱,他的新欢你的旧爱,他的新欢思我之心|现言婚姻该是女人的另一个天堂——世界在他身后,原来那么的辽阔。 陆言恒这三个字,对若若来说,就是一切。 你怎能说不爱就不爱。 “陆言恒,告诉我,这是你的决定么?” 他却连话都懒得再说一句。 “陆言恒,我签字就是了。” 他抬了抬冷峻的眉眼:“好。” 林若若笑了笑,温暖安定:“言恒,如果我说,我怀孕了,你······” “不可能。这方面的安全措施我一向做得很好。” 林若若带着满身的伤痛跑到丽江,中国的艳遇之都,完全是因为许棠的唆使:“全中国又不是只有陆言恒这么一个男人,若若,去丽江吧!寻找一段美好又浪漫的二婚!” 他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点一点的从生活,慢慢进入生命。 绅士,俊朗,专情。 那个时候的她,颓废不安,亮晶晶的眸子里装满的全是灰败,看上去脆弱不堪。 即使你曾给过我伤害,我如今依然相信爱情。陆言恒,现在你的眼里,我只不过是旧爱罢了;但世界这么大,谁又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成为别人的新欢。我虽然爱过你,可是已经学会放下了你。 可是后来,是谁步步紧逼不容抗拒。 嫁给他的时候,她20岁。离婚的时候,她不过25岁。
  • 爱,好难好难爱,好难好难川海梅魂|现言“救命啊,放开我,呜呜……求求你……不要,求你……不要,不……”一个雷雨轰隆的夜晚,除了黑暗就是恐惧,一个年约四五十岁的男人,面目狰狞的撕扯着女孩的衣服…… 叶欣儿猛的睁开双眼,发现枕头已被泪水打湿,这样一个噩梦叶欣儿已经不是第一次梦到,如果是梦,为什么那么真实!为什么要频繁的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纠缠恐吓着自己。 自从两年前的车祸,叶欣儿失忆了,从那以后,就会经常被这样一个噩梦……
  • 明星爹地请认账明星爹地请认账昕苗苗|现言她是爹娘不疼,丈夫不爱的童养媳。丈夫为了离婚,设计将她卖予他人。一夜迷情,本应各自天涯,却不想数年后,当他与小包子再相遇,一切才刚刚开始。他是红遍亚州的超级明星,却偏偏对她情有独钟,原以为那夜之后不会再见,可是当缩小版的他在他面前出现,他便再不能淡定了。原来转身不是天涯,结局也只是开始。
  • 凤凰盘涅:第一夫人凤凰盘涅:第一夫人浮生若羽|现言前世她身负家族使命,只为家族而存,无欲无求,一场拯救,一场摧毁,一场邂逅,一场携手,只因那句“你的存在是我的骨血”,这便是爱,无怨无悔,上天入地,有你的地方便是家。
  • 拒嫁男神:总裁滚远点拒嫁男神:总裁滚远点画本倾城|现言四年前他的背叛让她仓猝离去,四年后,高高在上的总裁却变成了缠人狗。 “舒儿,如果可以我想照顾你。” “不要再来打扰我。” “舒儿孩子需要爸爸。” “不要再来打扰我。” “舒儿我依旧还是爱着你。” 她瞪着他,止不住的怒气,“滚远点。” 叶之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滚远了,你肚子里的那只怎么办?” {此文极端虐,极端宠,极端爱,喜着入} 新文《宠婚366天:Boss禁止入内》已发
  • 首席总裁的禁宠首席总裁的禁宠思卿如狂|现言电梯门打开,肖乐儿走进去,按下19层。 门将关未关之际,一只手伸进来拦了,伴着一句匆匆的“稍等。” 门感应后再次打开。 肖乐儿心头一悸,这声音怎么这般熟悉? 抬眼,便看到那张梦回千万次的俊脸。 门敞开着,二人一里一外,都愣着,直视无语。 肖乐儿直觉得胸闷得紧,仿佛下一秒就会缺氧晕倒,却死活撑着一丝清醒倒不下去。这分将死不死的挣扎令她的脸渐渐白了。 门外的人,喃喃的叫……
  • 闪婚双宠:首席老公老搞错闪婚双宠:首席老公老搞错红泪|现言纪慕然做了一个梦,自己小心翼翼地用翡翠杯端给对面的男人。 林大公子轻嗅赞道“老婆,你茶艺越来越精了。” 仰头一饮而尽,哭着脸说:“你拿走了我的心,我该怎么办?” 纪慕然惊道:“你是林二?” ‘啪’地一声,四亿元的翡翠杯掉在地上,摔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