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黎狼开始面世(3) 第110章

,打断了鱼横的话,蓝峥便一记洪亮的声音。扭身再不看他,鱼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朝内殿走去

,便是将门窗关紧了,鱼横做的第一件事。保证此时所讲之事,进了蓝峥的书房,不会泄露到第三者的耳里

,照在人肌肤上,太阳有些烈毒。都是滚烫滚烫的,日上高头,脸皮子都容易被晒红了

!“来人!送客。”同时不忘招呼房门外的小厮仆人

,江山变,明莲太子现。元氏皇朝起,易储君

,鱼横便是了解了蓝峥话里的意思,一句不能期待。一腔热血与兴奋,也被蓝峥一盆冷水浇下

,鱼横在后面皱起了眉,这蓝峥。还是一如既往的一根筋通到底

,便是他一副酸腐的模样,蓝峥还看不惯的。却是依了他,带着他便朝书房走

,她舒服地换了个姿势。靠在他还有些剧烈起伏的胸上

。他不愿去打破如今的安宁

”。“吱呀

”,蓝老头子,“若真的是明莲太子还活着?你难道不期待?不期待那三岁就聪慧异常的小皇子,如今是长成了什么摸样。那可是我们从小便看着长大的小皇子

,幸好,否则。他或许便会向皇上禀告此事,他又看了看这纸条,经蓝峥一说,今日因太子殿下出征,早朝免了一次,他的确是该谨慎些

,炎热的天气,此时正是午休时间。水盆子里是冰水融化而成,她将毛巾浸润在里面,黎狼瘫软在床上,重重地哈着气,湿润了,让他的习惯使然,黎西在黎狼一旁,递给黎狼

。蓝峥的话很斩钉截铁

,依旧是心事重重地回府去,便离开了刑部尚书府。蓝峥这话不说他也明白这件事,不绝对不能外传出去

,蓝峥十几年了,教授宫里皇子学业之后。见到的面数,便是越来越少,也很少见到鱼横如此的模样,自从他做了太傅,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

,倒了杯茶,“有人告诉我?明莲太子,“到底是什么事!”蓝峥坐下,还在。”鱼横的声音很轻,正准备喝之时,却听见,却极为激动

,他疲累地掀开一条缝,黎西递给他毛巾。伸手拉过湿润了冰水的毛巾,一把拉过黎西

,先等等吧。探探近段日子将会发生些什么事再说

,便又回过身去,鱼横见蓝峥许久不曾开口说话。已经有些凹进去的眉眼末梢里,有些鱼梓天的眉飞色舞的味道

,这皇朝皇权,他不能期待。对于朝廷与皇权来说,都是致命的,期待,代表着,恢复起来,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洗牌与内乱,而这内乱,要用很多年

,“何况,没有给其他的人书信呢。”鱼横脑子转的依旧快?二十多年过去,人老了,你又怎么知道,这送信给我的人,但脑子一直没有老

,黎西一个不慎,经历的次数多了。便会知道,推了也是白推,便跌倒在他身上,也没伸手推开,还不如不推

,他的脸色因浑身燥热。而通红异常

”鱼横坐上刑部尚书府外等候多时的轿子,一声令下。便是回府。,“回府

,昨夜里,方方正正的脸板起?我又不像你会武功,还能追寻了而去,脸色也有些凝重,“谁给你的。”蓝峥将那纸条捏在手里,探知是谁。”一向叫嚷着鱼梓天乃不孝子,询问鱼横,“不知道,一脸正经的鱼横,有人扔来,鱼横见到蓝峥震惊而不可置信的模样,却对着蓝峥白了一个眼

,忙用手擦干净了脸上水痕,太傅也来不及与他争论这事了。便将昨夜里收到的那纸条,递给蓝峥看

,黎西的脸,露出里面逐渐变得白皙的肌肤。贴在那很是湿热的肌肤之上,黎狼的黑衣因热,而有些敞开,还是不争气地腼腆地羞红了

,蓝峥没有说话。静静地站在鱼横身后

”!“你真的……”“真的

,真的是大事,“这事。去你书房说。”鱼横看了眼四周,表情严肃

,他确信,自己的眼睛毫无问题。更确信,蓝峥仔仔细细地将这信上内容,又来回读了几遍,这信上的字迹,他的理解能力很好,也确信,是真的

“不能期待。”蓝峥的声音很是理性,如今明启太子做的很好!我又为什么要去期待那早已经死了的明莲太子,二十年前的宫变之时,“在怎么聪慧异常,那也是过去二十年的事情,明莲太子便死了。”,鱼横的声音里有些感慨

,你所极力排斥的混乱,就代表着。已经,开始了。”鱼横转过身,不管你期待与否,既然这纸条有人给我,灰白的发,明莲太子并没有死,就靠这一点,衬着那背影,其实,“但,有些沧桑

,“所以,宁愿相信。自己还能见到跟了自己一年的明莲太子。”比起明启太子,小小一只,我宁愿这是真的,没有造谣,聪慧异常却又调皮多动的明莲太子给他的映像更深

,他将此话一出,蓝峥忍不住便是一口凉茶喷出。喷了鱼横一脸

,“只告诉了你,若是被人得知。必会被当成叛党被被捕。”鱼横取过蓝峥手里的纸条,看了几眼,此事关系重大,在我府中发现,眼底涌出兴奋

,明明是一个明艳而好动的男子。皇上却给他取了一个如此风雅的明莲太子封号

,示意,他朝鱼横摆了摆手!你快走吧,“不要和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再说起这件事了!”蓝峥明显是不想多说此事,不送

,“你还告诉了谁。”蓝峥青筋有些跳起?似是想到鱼横年轻时候做的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繁华录繁华录嘉滢|古言她,聪敏慧黠。睿智的头脑里那五千年的文化积淀,使她在初唐那个繁华盛世里取得一番傲人的成就。从商贾之女到大唐郡主,她头上笼罩着无数耀眼的光环。 然而,就在她集万千荣宠于一身之时,命运之神却给了她重重磨难。 于是,聪明绝顶的她与命运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 作者群:108911050 读者群:108911250 欢迎各位加入!
  • 名门千金:下堂逍遥妃名门千金:下堂逍遥妃安心雅|古言“本王娶你,全是因为皇上那个荒唐至极的梦!” 在喜庆的洞房中,她的挣扎,只换来高高在上的男人更加凶猛羞辱的对待。 她,一朝穿越成将门千金,却被皇上为保江山社稷许配给了狠辣霸道的祈亲王。 新婚第二天,她被丢进了荒凉的角落里,成了令天下人笑柄的下堂王妃。 但是有谁知道无数个夜里,那个将她弃之如敝履的男人却夜夜索情,还高傲的宣称:“贱人,你不配得到本王的爱,你永远只是本王的肉娈!” **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当下堂王妃一跃成为逍遥王妃时,她微微一笑,也能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彼时,她面对那个男人嫣然一笑,倾倒众生。 “赫连祈风,凭你称霸天下,位尊九五,也配不上我的爱!” 而男人却笑的自信而邪魅,“那本王就用整个天下来换你的爱,可好?”
  • 我们三个都是穿越来的我们三个都是穿越来的天涯霜雪玉|古言我是因为看了很多的穿越小说,也很想穿越。谁想我想想就能穿越,穿越就穿越吧,居然穿成怀孕九月的待产产妇,开玩笑嘛!人家在二十一世纪还是黄花一枚呢。这也可以接受,可是明明是丞相之女,堂堂四皇子的正牌王妃怎么会居住在这么一个几十平米得破落小院子里,她怎么混的,亏她还一身绝世武功,再是医毒双绝。哎。没关系,既然让我继承了这么多优越条件,一个王爷算得了什么? 生下一对龙凤胎,居然都是穿过来的,神啊,你对我太好了吧? 且看我们母子三人在古代风生水起笑料百出的古代生活吧。 片段一 在我走出大门时,突然转身对着轩辕心安说道:“王爷,若是哪天不幸你爱上了我,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然后魅惑地一笑,潇洒地走了出去。 片段二 当我对着铜镜里的美人自恋地哼出不着调地歌时。 “别哼了,难听死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接着一声尖叫紧跟着另一声尖叫。 我用上轻功躲进了被子里.~~~ "我和你一样是二十一世纪来的。” “你好,娘亲,哥哥,以后要多多指教。”来自两个婴儿的嘴里,我摸摸额头,没高烧啊。 片段三 “小鱼儿,我可是你孩子的爹,况且我没有写休书,你还是我的王妃。我会对你好的。”安王爷霸道地说道。 “你们认识他吗?他说是你们的爹?”我问着脚边的两个孩子。 “不认识,”女孩说道。 “我们的爹不是埋在土里了吗?怎么他一点也不脏?”男孩问道。那个男人满头黑线。 “对不起,我们不认识你。”说完拉着孩子转身就走。 片段四 “爹爹,这是我娘,你看漂亮吧?”南宫心乐拉着一个白衣帅哥进来问道。我无语中。 “爹爹,你看我娘亲厉害吧?“南宫心馨拉着另外一个妖精似地男人走了进来。我想晕。 “这才是我们的爹。” “才不是呢,这个才是”两人开始吵起来了。 “我才是你们的爹。”安王爷气急地吼道。 “滚一边去。”两个小孩同时说道。屋里顿时混乱之中。 转头,回屋睡觉去了。 推荐完结文 《别哭黛玉》 完结文《穿越之无泪潇湘》 新文,《极品花痴》
  • 师傅,门下有徒初长成师傅,门下有徒初长成无忧子|古言前生黑帮千金之躯,双二年华被自己的父亲作为交换领地的筹码,新婚之夜被自己的夫君嫌弃,母亲亲手把自己推进大浪中,绝望到自散魂魄。不巧一朝穿越到五岁女童身,遇到谪仙的他,遇到妖孽的他,谁才是她这一生的良人?她的身世究竟有何惊天的秘密?当爱情遇到家国天下,是如何抉择?只愿一朝与你天涯乐马.....
  • 农家悍媳之幸福压轴农家悍媳之幸福压轴匀蕙叶|古言童家女子,年方三十 结婚有七,终于有喜 车子房子,票子孩子 眼见全揽,样样都有 天不遂愿,魂断路边 穿越农家,穷得掉渣 一家七口,三餐忧愁 爷奶妪叟,弟妹黄口 痴傻小姑,娘亲憨厚 爹爹没有,哥嫂远走 床头屋漏,吃喝不够 小双豆蔻,独自绸缪 东奔西走,挣钱养口 伐竹建房,作坊采购 家长里短,看门有狗 天降相公,河东狮吼 家有悍媳,幸福压轴 剧情简介,一丝不苟 个中隐情,不是靠吼 各位看客,请听我说 如果还好,那就快收 这是一个农家女子遇上一个身份神秘的翩翩美男子的故事,1v1,男女主身心干净,种田宠文,轻松小白。 她本是一个前世被爱所伤,今生不愿再相信爱的一个强悍女子,殊不知,自从遇上那个他,她再次怦然心动,为他打开心扉。 她不嫌弃他的贫穷,一心带着他脱贫致富。 谁知,他却在一夜情迷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再次归来的他,毫无半分当初的落魄形象,浑身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 嫡女棣王妃嫡女棣王妃爱无边|古言“姨娘,夫人似乎断气了~” “哼!这么一碗药都下去了,难道她还能活着不成?” “那这······”一个年纪稍长的人朝着这位称作姨娘的人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婴儿,似乎有些犹豫,“这好歹是个男孩,现在夫人已经死了,如果姨娘把他占为己有,然后得了这府中的中馈······” “嬷嬷?!”女子也不等她的话说完,就打断了她,“你记住了,我恨死了这个女人,她的儿子,只能随着她去,我就是以后自己生不出儿子,抱养别人的,也不会要她的。把他给我扔马桶里面溺了,对外就说一出生就死了!”猩红的嘴唇,吐出来的话却是格外的渗人。 嬷嬷还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朝着后面放着马桶的地方走去。却是没有发现旁边地上一个穿着有些破旧的衣服的小女孩此刻正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两。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是被炸死了吗?怎么会······ 于此同时,脑中不断有记忆闪现出来,她们是自己的母亲和刚出生的弟弟啊?! 不行,先救人。 转头看见旁边谁绣花留下的针线跟剪刀,想到自己前世的身手,拿起一根绣花针就朝着那个嬷嬷飞了过去,却在半路上掉落下来,暗骂一声,这人是什么破身体。却引得那两个人听见动静看了过来。 女人阴狠的盯着她,“你居然没有死?” 微微眯起眼睛,自己的前身也是被她们弄死的了,看样子她们谁也不会放过,抓起旁边的剪刀就冲了过去。 随着几声惨叫声,从此以后,府中府外都传遍了她的“美名”——凤家大小姐心肠歹毒,刺伤了府中无数的人,宛如一个疯子。
  • 重生之嫡妻归来重生之嫡妻归来水墨青烟|古言前世她是燕北大妇,贤惠大度,儿媳的‘楷模’,人人说起无不竖大拇指。 可谁知她疯癫痴狂,阴谋诡计赐死二叔妻妾,一口一口将夺命汤药笑喂夫君? 前世十八如花年华守寡,侍奉二婶娘为亲母,视夫君遗腹子为亲子,事事周全,羡煞燕北老妇。 谁又知她心里怨恨扭曲,亲自落了腹中骨肉,与二叔苟合? 最后,落得个人人喊打喊杀,一人一口唾沫淹死的贱妇。 …… 一场换夫阴谋,酿成了悲剧,让她亲手害死世上唯一疼惜她的男人。全了笑面渣男,蛇蝎婶娘的算计。 再次重生,龚青岚悔悟自省。恨透了前世的愚蠢不堪! 这一世,擦亮双眼,誓要护夫君周全,幸福度日。 可,不管她如何避让,前世那些牛鬼神蛇缠上门。 二婶娘佛口蛇心,假仁假义,夺她家业,为她‘分忧’。 二叔披着人皮的豺狼,狼子野心,利用她攀权附贵,当成礼物送人。 三妹姐妹情深,转眼翻脸无情,背后使计要她性命,上门探亲只为爬上姐夫的床榻。 既然不给她活路,她便要断他们后路。将一个个妄想夺他性命、觊觎他财产的刍狗,拍进阴曹地府! 还她清静悠闲。 …… 可许多事情,与原来有些不一样了—— 阴郁清冷,不善言笑的病秧子夫君说道:“岚儿,今日二婶送来几位远房侄女,占掉我们大半边院子。为夫无用,要你操持家务,却是守不住后院方寸之地。” “夫君只要能守住清白便好。”龚青岚手指如飞,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目光不曾离开账本半分。 “戏本上都说三女成虎,为夫怕是抵不住。不如……将清白献给娘子,可好?” “……”
  • 腹黑皇子妖孽妃腹黑皇子妖孽妃睡笑呆|古言水栖寒,钰魂王朝七皇子,俊美邪魅,却终日以青楼为家,气得皇帝老子吹胡子瞪眼的。可又有几人知道,他慵懒的笑容之下是绝对的腹黑霸道,无能的表面下是惊世的王者神威,玩世不恭的态度下是强大的势力。掩其锋芒,只不过是懒得接受皇帝的位置罢了,他要的,从来不是皇位。 闻人璃音,本为二十一世纪嗜血狂傲的顶级杀手,一朝穿越,成为了闻人宰相家的四千金。父亲给予的荣华富贵,几个姐妹间的勾心斗角,丝毫不能让她平静的心湖泛起涟漪。钱?她自己也能赚;父爱?虚伪得令人作呕。她只是她,从来就只遵从自己的心意。整日放纵于青楼之中,是真正的堕落?还是凤凰展翅前的养精蓄锐?她又真的如人们所见那般颓丧? 一纸圣旨,皇帝想让这两个以青楼为居的男女结为夫妻,却换来两人以动物带人拜堂的逃婚闹剧。 但他们真的逃得掉命运的大手?闹梨轩的一见钟情,他与她注定要牵绊生生世世。 他本性霸道腹黑,却在她面前化为绕指柔。 她并不冷血却难以动情,只为他真心展开倾世笑颜。 水栖寒:我的心能记的东西很多,但我想,它能装的人只有你。要么不爱,要么就好好爱一个。 本文男强,女强,互宠,绝无第三者,令夹杂几位优秀男子的精彩故事,绝对让你过足瘾!亲们要收藏哦收藏! —————————————————————————————— 下面是折天大陆灵能等级介绍,小呆给补上咯!是由低到高的。 初灵者——资质尚浅的修习者 驭灵者 逸灵能者 傲灵圣尊 无极尊者 每个等级都分为三阶,修习类别有植物系,风系,雷系,火系等等。 男主跟女主修习的不是折天大陆的灵能,等级无法以其衡量! 亲们有不清楚的留言喏,小呆会改过来! 推荐好友文文: 御世银尊 <娘子,别逃了> 《相府弃女太嚣张》紫涵璇雪
  • 傻子王爷无情妃傻子王爷无情妃小猪柔柔|古言一只毒蝎子,彻底断送了她年轻的生命!别人只知道,那个软弱没主见的女人被迫嫁给一个痴傻呆闷的七皇子。殊不知,她早已不再是“她”!面对痴傻只会憨笑的美男,她气愤难填!你傻,本美女就医好你,谁知医好后,遭到嫌弃,却换来一纸休书,气愤之下,她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
  • 跆拳道太子妃跆拳道太子妃深秋之灵|古言她相信,她绝对是得罪了头顶那位上帝老大啥事了!好好的现代社会,一个汽车爆炸就将她丢到了这个视女人为衣物的古代时空。 得,既来之则安之,姑娘她就当是来次免费的时空之旅吧。 绝色不是错,可这丫环身倾城貌就是她的劫,这不,人家正牌小姐要选夫君,硬是将她锁在了院子里,可惜的是,她是穿越了的言诺诺,不是原来任人欺的小怜儿。 她爬,她爬,她爬爬爬,刚爬出院墙就摔在一群黑衣刺客间,而刺客的目标就是那个与夜一模一样的太子,是相似?是本尊?不理,救了再说,佛说,宁可救错不可放过。 “妈的!敢动我家夜,当言诺诺死的啊!” 她这霸道一吼,宛若魔咒般地让四个男人从此魂牵梦潆。 四个男人,占尽了这个时空的优质男基因,太子王爷堡主盟主一网打尽。 当那致命的一剑穿透心胸,她如落花般飘落,依恋、执着、爱恨,全都如泡沫一般散去…… 她为谁来?谁又注定了为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