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捡 第2章 金 (1)

其他人见状也不敢闲着,喜欢玩雷厉风行。放下身上的东西,秃子是个急性子,抄起一柄锄头就爬到坟顶上,往手上吐了两口唾沫,搓搓手就开始往下挖。他一到坟头,拿着工具走到他旁边挖坟的挖坟,运泥的运泥。

但不懂事的小孩哪有那么容易就被吓住?都往前推着要过去看。

要从上面把坟洞挖穿,他的开土计划充满新意,然后当着青天白日,把先人尸骨收进陶罐里。

加上捡金师傅这种行业平时需求量并不大,两三个村子一个就够了,所以整个镇子也只有三个捡金师傅。这三个捡金师傅都怕出事,因为二次葬极重视时间(包括日子和时辰),不愿接这一家人的生意,去了另外三家人那里。这一家人无奈,自己商量了一下,于是便有四家人决定在这一天给自己家已经一次葬的先人进行二次葬。并不够三年,为了赶这个黄道吉日,而村里看日子的泰斗麻子哥又说这天是千载难逢的好日子,不顾规矩也要在这一天蹚这趟浑水。其中有一家的先人其实一次葬完才两年多,便作出一个铤而走险的决定——他们不信这邪,要自己动手“捡金”。

小孩们看到秃子他们都动也不敢动地站在那里,来的是一群孩子。小孩子没有不好奇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嘻嘻哈哈地就要走过去看看。听说秃子家捡金挖出了一条“过山风”,都从村里连跑带跳地赶来围观。这群孩子里就有三只手的公子寻。

被他这话一说,众人又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洞上。

这种乱葬岗坟地其实非常稀疏,山村里的乱葬岗当然不同于城里的,隔很远才有相邻的两座坟,或者说叫两座地。

在这群人里,秃子绝对是一言九鼎,他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作为家长,就命令刚刚发现这个洞的男人:“挖下去看看!一点儿屁事就紧张得蛋都缩了,哪有那么多鬼鬼神神的?”

忘了介绍一下,我们那里管坟叫“地”。因为这缘故,我还曾经怀疑“下地”这话是不是从我们这一带传出去的。

秃子虽然没表现出来,但他也吓得够戗。

心里暗自念了声“菩萨保佑”,秃子咽了口唾沫,就颤抖着手拿起男人丢下的锄头柄,用力把还留在泥里的锄头拔了出来。

第一次葬,再用青砖封好洞口,立上墓碑。先是按一般做法用棺材装殓好,然后按风水先生的指示,找个地方挖一个九尺九寸深的水平地洞(风水上的说法是凡事不能做满,所以只挖九尺九寸,我们村里的风俗流行二次葬,不能挖十尺),找八个身强体壮的汉子(这八个汉子合称八仙,但更多的叫八脚),是在村里有人过世后,取八仙抬棺的意思,把棺材抬到挖好的洞处,头朝内脚朝外推进去,所谓二次葬就是分两次葬的意思。至此第一次葬就算完成了。

却不敢表现出丝毫的犹豫,举起锄头闭着眼睛就猛挖。挖了十几锄头果然平安无事,男人挨了一顿骂,大家就都相信那秃子说的了,这破洞没什么稀奇的。

秃子早看出来家里其他人都没这胆量,这家的家长是个五十来岁的秃子。执意要在这天冒险捡金的就是这秃子,就打算自己扮捡金师傅,动死人的事,全由他自己负责。也是这秃子。他的想法很简单:管你什么妖魔鬼怪,决意要自己动手捡金的,老子掀了你天灵盖,还怕对付不了你。

那东西动得非常缓慢,里面的东西一点一点往外挪。刚才那男人挖的时候塌下去的土,缓慢得让人窒息。被缓缓顶了出来。越是缓慢,就越是让秃子他们又害怕又煎熬。

秃子家长决定,早上吃完饭就动手。

张大嘴巴望着那个一直在蠕动着的洞口。后面的人也都一动不动,秃子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里,生怕动一下,就会惊动洞里面的恶魔。

把锄头上的泥土都染成了一种压抑的褐色。那洞里究竟还有什么东西?秃子越想越害怕,锄头上竟然沾着血,但又不敢表现出来,一时间木头一样站在那里,进不是,还没干的血!血和泥染成一片,退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

打定主意只要里面的东西一跳出来,他站在一米开外望着那个洞,他就撒腿猛跑,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以后再说。没有什么能比活命更要紧。

这家人此前并没有捡过金,所以对捡金这门学问简直是一窍不通。加上这种东西也不可能从捡金师傅那里问到什么——人家吃饭的东西,当然不可能轻易就传给你。

秃子走到刚才那个男人站的位置,小心翼翼地弯下腰查看了一下那个洞。

一来衣服少藏不住,二来太热憋不住。衣服也穿得薄了,就不能再把手憋在衣服里了。所以公子寻春夏时节的衣服左腋下都穿有一个洞,到了春夏时节天暖和了,他那只鬼手就从洞里伸出来,挂在左手下面。

果然有个洞,而且洞还不小。这是一个扁平的洞,大概有半米宽,秃子俯上前一看,高却只有十多厘米,很明显不是葬洞。

渐渐地,顶出来的土越来越多,能看到后面的土已经有了血的颜色。

这顶上离葬洞少说也有一米五的距离,不可能这么几锄头就到。

那天,一大早就满天黑压压的乌云,看样子像是有一场暴风雨。不过也没个准,七月里的天气,可惜天公不作美,说不定过一会儿又来一阵风把那些乌云全吹走了,又是一个艳阳天。

不但不吉利,而且容易出事;第二是地方要相隔三里以上,否则碰上生前不安分的死人容易出事;第三就是时辰,第二次葬就多了讲究。第一是要一次葬满三年以上,这里面的学问就更多,一时难以讲清,反正时辰选好了可能就造福后世,不然吵着死人,时辰要是选得不对,那后果就麻烦了。

好在这时候又有人来了。

秃子犯的错误很简单,也很致命。

隔着一条木柄他感觉到,似乎锄头挖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大家都放松了警惕,而且那东西还在蠕动。那男人又一次猛地把锄头挖下之后,感觉到下面似乎有些不对劲儿。他想把情况告诉秃子,但已经太迟了。

知道那洞里有什么?那东西要是出来,你们一个也别想跑,全都得没命!”说着,秃子气呼呼地说:“你们这帮狗娘养的,他指了指那个把他吓得魂都快丢了的洞。其实他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只不过是想放些狠话出来把这群孩子吓回去罢了。

被“过山风”咬了,在我们村里人的意识里,就等于是一个人被宣判了死刑,从来没有被救活过的先例。

接下来的戏份儿,就属于公子寻了。

位置是在一个山尖上,头顶有一棵大树遮阴,因为位置高的缘故,这家的第一次葬葬得还算不错,前面是一片空旷的山野,朝向远处我们这个镇子里最高的一座山峰。

公子寻的这只鬼手只有春夏时节才能看得到。

里面的东西蠕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似乎又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

见鬼!里面居然还有东西在蠕动。

那就可能是什么动物的洞穴也不一定。

剩下的几个人当然也知道这点,都重新拿起工具,跟在秃子背后。

三只手都垂下来的时候,左手就能把第三只手几乎都盖住。那只手臂又小又瘦,不过长度倒是和左手差不了多少。因此,只要他不动,公子寻的第三只手长在左手的腋下,站在人群里其实也并不突兀,要很留意才能看出他左手下面还压着一只“鬼手”。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决定是他那天犯的一系列错误中的第一个。

他犹豫了一下,那大家就肯定全跟着退下了,自己面子上过不去事小,但这已经开工了的捡金就得半途而废了。他要是一退缩,秃子的心跳在加快。虽然半途而废意味着什么他并不清楚,但身边那么多人还在唯他马首是瞻,但他知道,那绝不是他担待得起的。

里面的东西已经差不多都快出来了,隐约能看到一堆血肉模糊的东西。

在接下来的三分钟里,秃子将要犯下他这一天之中的第二个错误,而且这个错误比第一个严重得多。

终于有理由离这危险的洞远点儿了。他拍拍身上的土,小跑着过去把那帮孩子拦住:“小狗崽子给我闪远点,别碍着大爷我干活儿,万一跑出个什么恶鬼来要了你们小命,秃子看见这帮孩子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你大爷我可没闲工夫管啊!”其他人也跑过来,帮秃子把那些愣头青样的小牛犊子全拦了下来。

这些规矩,只能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可谓是电光石火。但包括那男人在内,秃子他们还是看清楚了,那是一条手臂粗的蛇,不但是蛇,整个过程不过三秒左右,而且是蛇中之王,在我们那儿因为行动迅捷被叫做“过山风”的眼镜王蛇。

锄头刚一离土,后面的人就“啊”地尖叫了一声,齐刷刷退了一步。秃子也惊出了一头冷汗。

秃子已经吓怕了,打定主意要赶着这群不知生死的孩子一起撤。

就见一个黑影从洞里飞蹿出来,像一只拉满弓后放开的箭,他还没来得及把锄头拔出来,“嗖”的一声射向他的脚脖子。那黑影在他脚脖子上咬了一口,接着落到地上溜进了旁边的杂树林里消失了。

放的顺序也有讲究:放在陶罐最底的,是脚,然后依次是腿、髋、腰、胸、手、手臂、脖子,第二次葬的形式也比第一次葬要复杂。据说死人极重视这玩意儿,死也要有名节。第二次葬又叫“捡金”,最后是头。如果碰到没有腐化的尸体,则要再给捡金师傅包个红包,然后烧香打醮,需要一个专业的捡金师傅来操作。捡金师傅要把第一次葬的坟头挖开,之后从主人家屋顶拆两片瓦下来,用瓦片把各部分的尸骨割开,再按照原来的顺序把尸骨放好。然后打开棺材,用一种我们当地特有的手掌大小有香味的叶子贴在自己手掌上,隔着叶子把死人的尸骨一根一根捡起,不过得小心不能碰坏了墓碑,放到一个特制的陶罐里。第二次葬里面学问太多,这个过程不是一般人能完成的,绝不是这么简简单单一段话就能说完的,这里不便详述。

才挖了没一会儿,就有人发现了一个洞。

二次葬这种事情既然动土了,并不是因为秃子有多坚定,那就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半途而废,后果肯定会更严重。对于这些说法,而是因为当地有说法,秃子已经没胆量不信,刚才那男人的遭遇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

丢下锄头就赶紧往后跳开。其他人见家长都这样,就更加惊慌失措了,秃子再也顾不了面子了,全部跌跌撞撞跑开四五米远,还惊慌不定地回头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追过来。

秃子本来就郁闷,这下更气不打一处来,发疯一样挥起手掌就把前面的几个孩子推倒在地上。小娃子们都被他这阵势吓得不敢动了。

总之一大早,这家人就顶着满天乌云,毅然决然浩浩荡荡奔赴村后的乱葬岗。

这家人准备的工具比较现代化。其他的就很不专业了,一大早,比如准备捡金用的劳动手套,既然准备掀天灵盖,当然还有少量的土制炸药,铲子、铁锹、锄头也算常规,另外一样,是砍柴的柴刀,至于这东西是万一遇到尸变时用来防身,当然也是凶时。陶罐不必说肯定有,还是尸骨没腐化时用来分尸,那就很难说得准了。

自己穿个孔又舍不得把衣服全割了,山村里人哪挥霍得起?再说割个洞也不保暖,风呼呼灌进来,普通人谁不是棉袄毛衣加外套?但市场上买回来的衣服都有一个问题,傻瓜才这么做。最重要的是那条胳膊就算从洞里放出来,没有袖子护着,也得冻成腊肉。所以衣服穿得厚的季节,秋冬咱粤北气候冷,公子寻都是把第三只手缩进衣服里面。他们都是给两条胳膊的人设计的,从来没有衣服是三只袖子的。因为衣服本身就厚,从外面也看不出什么不一样来。

最后还是秃子上去查看了一下男人的伤势,人群一下就乱了,然后把他扶下来。秃子万万想不到,葬洞还没挖开来,就已经开始出现伤亡,大家纷纷扔了工具往后撤,再挖下去还会遇到什么,谁也说不定。

秃子安排几个人把男人送回去,又安排人去找医生,然后对剩下的人说:“咱们接着挖下去。”

同类热门
  • 照世杯照世杯(清)酌元亭主人|小说《照世杯》是清初著名话本小说集,又名《谐道人批评第二种快书》,共四卷四个故事。这四篇小说均以对末世封建社会的批判暴露为共同倾向。在艺术上,此书是话本小说走向衰落时期中的较有特色之作,不仅有生活气息和可取的内容,
  • 未婚先孕:裸婚时代未婚先孕:裸婚时代唐欣恬|小说热播剧《裸婚时代》原著。没房没车没存款,却偏偏有了孩子,于是童佳倩顺其自然嫁给了与之相恋六年的刘易阳,搬入了刘家三室一厅的房子,拉开了四世同堂的序幕。婆婆溺爱孩子,一手把持,令童佳倩束手无策;公公和奶奶重男轻女,对孩子冷言冷语冷面孔,同样令童佳倩一腔愤愤。刘易阳的怠慢终于使得童佳倩萌生离婚之念,不料,刘易阳的同事孙小娆突然插足,又使得童佳倩不甘撒手。刘易阳和童佳倩各退一步,在外租房,搬出刘家,可生活却日益不如意。带孩子的困难,存款的支配,以及对对方父母的态度,各种问题接踵而来……裸婚,究竟能不能裸来幸福?由本书改编的电视剧由文章、姚笛主演,各大卫视热播。
  • 少年维特的烦恼少年维特的烦恼(德)歌德|小说《少年维特的烦恼》被视为狂飙突进运动时期最重要的小说。这部小说获得了那个时代相当高的印数,引发 “阅读热”。小说以书信体的形式,采用第一人称,讲述了维特初到瓦尔海姆时“奇妙的喜悦”,周遭可敬可爱的村民、牧师,初识绿蒂时的怦然心动与生发的纯美情感,一切美好得让人有哭的冲动。然而,绿蒂已与人订婚,维特听从劝解,到官邸觅得一小职,却忍受不了公使的吹毛求疵,因其脱俗的思想而被周围的人评价为恃才傲物,最终因在一次聚会上被羞辱,而辞职返回瓦尔海姆。可当初可爱纯美的旧识,已一去不复返,对维特却陷于对绿蒂无果的爱无法自拔,最终饮弹自杀。
  • 壁炉山庄的安妮壁炉山庄的安妮(加)露西·莫德·蒙格玛丽|小说安妮已经是有着六个孩子的母亲了。在这个家庭里,每个人都有些有趣的小故事,尤其是性格迥异的孩子们的童年趣事,如同珍珠一样串起来,让这本书显得温馨美满。
  • 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1:养蜂人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1:养蜂人王晋康|小说与刘慈欣齐名的当代科幻名家。12次斩获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1997年国际科幻大会银河奖得主。2010年世界华人科幻星云奖长篇小说奖得主。迄今为止最全版本——王晋康最经典科幻小说精选集!
  • 最后一个道士1最后一个道士1夏忆|小说查文斌——茅山派祖印持有者,正天道最后一代掌教传人。他救人于阴阳之间,却引业火烧身,遭天罚阴遣;仗侠肝义胆与一身道术,救活人于阴阳罅隙,渡死人于无间鬼道!诡异古村中,阴差煞言七个村民必死无疑。查文斌却一人逆天而行,将军庙里大战百年邪道,奈何桥上对决阴差,然而,七个村民还是……
  • 公交车里等你的“人”公交车里等你的“人”祖娴|小说车来了,可是怎么一个人都没没有……等车最痛苦不是眼看着要坐的那辆车奔驰而去,而是等来了一辆没有人坐的末班车,因为这一辆车很可能开不到你要去的地方……
  • 荒村煞灵荒村煞灵(美)玛丽·罗伯茨·莱因哈特|小说玛丽·罗伯茨·莱因哈特编著的《荒村煞灵》讲述了:炎炎夏日,瑞秋带着自己的侄儿、侄女来到乡间别墅避暑,没想到美好的假期却在踏入别墅那一刻就阴云笼罩,令人心惊胆战。午夜命案恐怖发生,与此同时,侄子离奇失踪,而侄女又言辞闪烁——面对这一切,瑞秋陷入了一个又一个谜团之中。但死神却没有远去,这仅仅才是开始。出现在螺旋楼梯上的电魅黑影,只在午夜三点敲响的钟声,接连发生的瓦件命案。案情扑朔迷离、复杂难辨,隐藏在黑暗迷雾之后的真凶到底是谁?是披着死神外衣的阴谋者,还是用人皮做伪装的魔鬼?《荒村煞灵》中午夜钟声,拉开死亡序幕。
  • 冒险史(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冒险史(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英)柯南·道尔|小说在这部短篇集里,华生医生记录了福尔摩斯侦破的数件奇案:帮助波希米亚国王免除了丑闻的威胁;关于伦敦红发会的奇妙故事和由此引发的一场大案;还有那扑朔迷离,被公认为福尔摩斯最经典案件之一的斑点带子案。
  • 巫地传说巫地传说马笑泉|小说《巫地传说》正是一部湘西南农村的现代异闻录,其中令人咋舌的异人、通灵的师公、让很多女子甘愿委身的“洞神”等异端,还有鲁班术、梅山法等这些湘西南人历代崇奉的巫术,无不让人惊异、惑乱。世代相传的与自然神灵紧密连通的生活方式和精神模式在现代文明的激荡下渐趋化甚至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