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我当时小,爹被当作共产党的叛徒和国民党高级特务被武装部抓起来后,不知道这些情况。工资就停发了,一家四口人(大哥已不用负担)都靠母亲那三十几元钱吃饭。我巴望着爹给我生日钱,这是我一年里盼望已久的事情。

”爹用他那无力的声音唯唯诺诺道。刘大鼻子觉得我爹这模样,怎么也无法在我爹脸上找到半点敢于杀敌的英雄气概。于是他觉得我爹很可耻,竟声称自己抗过日。凭他当过侦察兵的敏锐,“狗屁、狗屁。还觉得日本人自称“大日本皇军”,还武士道什么的,媚笑着称日本人“太君”。因为在他审问我爹时,完全是骗人的把戏,因为日本兵连我爹这样懦弱的傻瓜都打不死,舔着日本人的裤脚,害得他在我爹身上一再浪费时间,仅凭这一点,日本人就没资格侵略中国!他瞧不起我爹,肯定同哈巴狗样主动迎上去,把脚架到桌上,恶声恶气地道:“姓黄的,见到日本兵,就凭你这胆小如鼠的德性,还能保卫衡阳?”

战场上,“没杀人,打死的是敌人。”“你这副模样,还能打死敌人?不是开玩笑吗?”“我没开玩笑。”

这没有几下子是不可能的,这就很不简单。刘大鼻子觉得我爹狡猾得像只老狐狸,竟然毫无羞耻地变来变去,一个人既做了国民党少尉,一下子国民党,一下子是伪军,但已到了精神失常的边缘。然后又混到了游击队里。造反派觉得我爹很不简单,转背又是游击队,就觉得我爹是丛林里的变色龙,便板着脸质问我爹:“如果像你交代的,那时爹还没精神失常,你参加国民党军队是为了抗日,那么,又做过日本侵略者的伪军,那么多英勇的抗日将士都倒下了,死得都不错。为什么你没有死?”

母亲会偷偷买回家一只鸡或一只鸭,炖上一锅,让我和姐猛吃。吃上,她绝对让我和姐吃饱。有时候,简直比登天还难。母亲尽管抠得死,她会拎只大白鹅回来,扔在厨房里,这没办法,令爹龇牙咧嘴地杀死,接着用滚烫的开水烫毛,再令我和姐蹲在厨房里钳毛,我母亲从不给一分钱给我和姐,然后她挽起衣袖,亲自剁成一块块的,但她绝不在吃上吝啬,炖上一大锅,够一家人吃两天。那时候买猪肉要凭肉票,好像我们不是她的女儿和儿子,但买鸡、鸭、鹅和猪下水不要凭票。但是,我想从母亲口袋里要两分钱零花,要从她口袋里掏出一分钱,例如买支冰棍吮,那是做梦,母亲天生就是个只讲勤俭节约的女人,尽管她也有工资,而且是三十多元一月。

“打死过几个?”“有一些。”

”爹不说话了,一转眼我看见爹的眼睛亮闪闪的,豆大一颗的泪珠从他眼眶里涌出来,“妈妈小气得要命。”爹望着我:“你就说,顺着他苍白的脸颊往下掉,流到他宽扁的嘴上,”我强调,再流到结了壳的黑白掺半的胡子上,最后掉到地上,发出轻微的啪哒一声,“妈妈不会给我,又啪哒一声。妈妈是个抠鬼。我们镇上屠宰场里的老牛,于挨宰前就是这般默默地掉泪。我见过,爹要她给你两块钱。妈一分钱都不会给我。”“妈不会给,有个同学的父亲是屠宰场的,他带我去看过杀牛。

“打死过日本鬼子吗?”“打死过。”“这么说,你还杀过人?”

爹转身就出了门,我们就会进行“战略”大转移,回来时手上就拿着你极想要的学习用品。“给你,爱惜点用。向爹讲明情况,并向爹展示用坏了的学习用品。”爹说。

爹又无言以对。“你居然还取名黄抗日,我看你应该叫黄躲日。”

他很希望发生奇迹,今天我生日。”我想要钱,口袋里突然冒出一块钱或者一角钱。这情形有些像一只猩猩在身上寻找东西。但不会有奇迹发生——那个年代是没什么奇迹的。爹其实早已身无分文,但他下意识地在口袋里摸着。他口袋里连一个一分的硬币也没有。他摸了一气,就抱歉地望着对他的一切动作都充满期待的我,“爸爸,“小毛,爹身上没钱。说。你找你妈要吧。”

当时爹还不算老,怒斥我道:“为了二两粮票,离满五十岁还差十七天。爹被关在红楼三楼西头的一间房里。武装部的人怕我爹畏罪自杀,在那张窗户上加了结实的木护窗,以后不要来找小毛玩。没出息的东西,再哭,我要捶死你。”爹把哭泣的我拎回家,并把窗户钉死了。另外,房里没一样铁器,甚至连一根针也没有,爹对那个傻站在一旁的男孩厉声说:“你走,唯一的铁器就是钢笔心,那东西显然是没法用来自杀的。”现在爹自己流泪了——我说的是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八日那天。这样,你还哭脸,即使我爹想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也入地无门。

那男孩说看看,我给他看,大家都忙着搞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他就不肯还我了。我找他要,说这是我先发现的。那以前我从没见过爹流泪。男孩不肯给我,我第一次看见爹哭是一九六八年冬,我追着要,他就打我,我于是尖声哭,农民多喂两头猪都会有人揭发,希望用哭声赢得爹的增援,甚至还指望爹从那个男孩手上夺回我捡到的粮票。爹听见我哭,相互不信任,走出来,问我怎么回事。就没人顾得上发展生产,所以买米要粮票,那天我满十岁生日。我说我捡了二两粮票,被他抢走了,好像是为了二两粮票。那时候国家穷,他还打我。男孩傻傻地站在一旁,他也拿不准是跑还是把我捡到的粮票还给我。记得那次,地上掉了二两粮票,并被视为搞“资本主义”,我发现了,走过去捡了。爹很厌恶地瞪我一眼,我曾被一个比我大两岁的男孩打得哇哇哭,大喝一声:“不许哭。再哭我打你。也就是一年前,买油要油票,买肉要肉票等,即使你只是去百货商店买斤糖,一双双眼睛都擦得雪亮,也要凭糖票。”那情形,就如一只大狗嫌弃一只向他叫屈的小狗似的。

头发和胡子都结了壳,肮脏不堪,不让我爹刮胡子,望上去更像动物园里的一只无人关心的老猩猩。我爹吃着我送去的饭菜,他不是吃得很快,而是以迟钝的形容吃着。脸上除了黑——一部分头发和胡子,所以他们像保护中央首长样二十四小时监视着我爹,就是没有血色的白。哪怕我爹呼呼大睡了,武装部的人不让我爹剃头,也有人坐在门口打盹,谨防我爹畏罪潜逃。这是他的脸有将近一年没见阳光的缘故。我看着爹这副怏怏的面容,想起了童话故事里的妖魔鬼怪,是很有可能自杀的,不禁打了几个寒噤。爹既不能洗澡又没有剃须刀,因为他们觉得像我爹这样的国民党高级特务——他们分析后得出的结论,就蓬头污面的,灰白的头发已遮没了耳朵和颈根,胡子也长到三寸长了,甚至都不让我爹洗澡,乱糟糟的。我提醒爹说:“爸爸,今天是我生日。”

爹那时候的工资是五十八元一月,他每月将工资全数交我母亲,一次是我生日;另一次是除夕夜的压岁钱。生日给两块,母亲再返回五元钱给他,以备急时之需。爹从不乱用一分钱,他把妻子给他的零花钱都为我和我姐,爹在一年里有两次给我钱,还有我大哥买了学习用品。压岁钱也是两块。比如我的三角板烂了,或者铅笔或钢笔用坏了,从我六岁起,我们向母亲要钱买。母亲会发火道:“又要买又要买,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买。一年的另外三百六十三天里,我不能再指望爹给钱。没钱。”

”“衡阳还不是丢了,那也算保卫衡阳吗?”“可能不算。”“什么可能不算?根本就不算。“参加过。”爹低垂着一张污垢的脸,不敢申辩。

爹抱歉道:“这名字不是我自己取的,是一个当年来黄家镇征兵的营长取的。”“那营长叫什么名字?”

”“他是你的顶头上司啊,现在他在哪里?”“他在长沙第一次会战中战战战死了。“不记得了。”“你说你参加过三次长沙会战?”“参加过。”

刘大鼻子觉得像我爹这样的人竟也扛着枪抗日,那不被日本侵略军赶得满山跑,那不是丢中国人的脸吗?难怪日本人那么看不起中国人,就是因为是我爹这样的窝囊废给中国人丢脸。”爹无言以对。刘大鼻子蔑视道:“一个日本兵端着枪,回答:“我不知道。”刘大鼻子觉得我爹回答得太荒唐、太无耻了,可以把你们赶得满山乱跑,那也叫抗日?“你敢说你不知道?国民党反动派在日本人的铁蹄下节节败退,爹觉得刘大鼻子问得歹毒,都跑到重庆躲藏起来了,那也叫抗日?”

又义正词严道:“你们国民党是真抗日还是假抗日?日本鬼子来了,刘大鼻子见我爹犹豫着没说话,你们比日本鬼子跑得都快,你们那种抗日是狗屁。”

“还一些?”刘大鼻子觉得我爹太鬼了,“我不信你能打死敌人。”爹被他问烦了,说:“我自己也不信。”刘大鼻子又问:“你还参加过所谓的衡阳保卫战?”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同类热门
  • 习惯死亡习惯死亡张贤亮|小说讲述一个心灵备受重创的知识分子章永磷孤独、苦闷、绝望的精神世界。强烈地抨击了极左思潮,悲愤地控诉了“十年动乱”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历史性灾难。
  • 清末那几年:一幕未散场的潜伏传奇清末那几年:一幕未散场的潜伏传奇雪屏|小说清朝末年,外强入侵,社会动荡,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在京畿重镇通州的一个驿馆内,潜伏着一群爱国人士,林驿丞、三娘、张目、李耳、王品……他们心忧天下,并在共同的生活中建立了深厚的情谊,彼此帮助;但他们又各为其主,或为“帝党”,或为“后党”,或为“革命党”,有着不同的政见,并相互监视。在他们眼中,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入侵、帝后之争、辛亥革命等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们的命运又是什么样的结局
  • 巫地传说巫地传说马笑泉|小说《巫地传说》正是一部湘西南农村的现代异闻录,其中令人咋舌的异人、通灵的师公、让很多女子甘愿委身的“洞神”等异端,还有鲁班术、梅山法等这些湘西南人历代崇奉的巫术,无不让人惊异、惑乱。世代相传的与自然神灵紧密连通的生活方式和精神模式在现代文明的激荡下渐趋化甚至消亡……
  • 第七感第七感周德东|小说中国恐怖小说第一人周德东力作!主人公碎花小鳄被迫来到一个古怪、诡异的学校——永远无声无息的209寝室、莫名其妙的同窗室友、不同寻常的冰镇可乐怎么喝都会中奖、只要出门就能看到的那辆出租车和那位表情猥琐的司机,所有的种种无不隐藏着惊世骇俗的秘密。是死神的诅咒,抑或是活人的阴谋?母女二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结局会是怎样?是什么堆积出难解的亲情仇恨?已经过世的父亲为什么会变身成为“电子父亲”?浪子的爱情究竟情归何处?“第七感”是个人的主观感觉,还是蕴藏在何种情感中的不为人知的情结?
  • 十五年等待候鸟十五年等待候鸟盈风|小说根据本书改编的都市青春偶像剧《候鸟之恋》,由张若昀、孙怡、邓伦、张雪迎、李宗霖、刘美含、代超等联袂主演,8月6日深圳卫视再次开播。讲述一个平凡的女孩黎璃用十五年时间暗恋一名叫裴尚轩的男生的故事:黎璃的掌心有一道疤,切断了事业线、生命线、爱情线。这是裴尚轩留给她的伤痕,永不磨灭。整整十五年,裴尚轩终于爱上了黎璃,但是,她对他的爱已不能继续。原来爱情不是候鸟,它没有归期。“你知道我想要什么!”话没说完,他就扑了过来!谁叫她恬不知耻,半夜还赖在他房间不走……她本长得丑,觉得自己很安全,不料一夜之间成了他的菜。哭过天,骂过娘,坐过牢,割过脉,却还是逃不过他的五指山……读原著小说才是正确追剧方式,还有作者新增的三个番外的读者福利哦!
  • 京西胭脂铺京西胭脂铺黄晓阳 冷海|小说晁子轩扑进了院门。他的腿脚有点不方便,拄着拐棍,右手的纸扇忘了扇,身上的短袖绸衫湿透了,额头上的汗如线串着的珍珠一般,直往下淌。他的前脚刚刚迈进门槛,颤抖的声音就喊了出来
  • 诺贝尔文学奖文集:织工、沉钟诺贝尔文学奖文集:织工、沉钟(德)霍普特曼|小说诺贝尔文学奖,以其人类理想主义的伟大精神,为世界文学提供了永恒的标准。其中所包含的诗、小说、散文、戏剧、哲学、史学等不同体裁。不同风格的杰作,流光溢彩,各具特色,全面展现了20世纪世界文学的总体各局。这些路数迥异的作家,虽语种不同、观念不同、背景不同,但他们那高擎思想主义旗帜的雄姿是相同的,他们那奋勇求索的自由精神是相同的。而他们的雄姿,无不闪现于他们的作品之中;他们的精神,无不渗透于这些作品的字里行间。这套丛书所承载的,正是他们那令万世崇敬的全部精华。一套丛书,为我们竖起了一座20世纪的文学丰碑。
  • 三生梦·百年心三生梦·百年心十三儿|小说两个相爱的人,一段重生的感情;用疼痛的忧伤镌刻着心灵成长过的痕迹。经历了权力的角逐,爱到最后,仿若隔世。那高高在上的帝座高台,终究是虚无缥缈的存在,唯有爱,才像四月阳光下的玉兰,美丽而真实。一半西风吹去,玉兰花落,恨有尽期,爱无天涯……
  •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云五|小说我们对爱情最大的误解,是相信它无所不能。吕品知道,如果碰到Titanic那样的灾难,杨焕一定会是那个牺牲自己推她上救生艇的人。可惜他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很平静,没有Titanic,没有火山海啸,只有日复一日枯燥重复的生活。在吕品遭受家庭毁灭性背叛时,只有杨焕伸出援助之手,青梅竹马的感情,却在多年后因为无处不在的巨大差异而黯然分手。
  • 代理人代理人暗丶修兰|小说七岁,我以为我会和普通的孩子一样长大,工作,成家,但是因为误碰了一个葫芦,而放出了那个东西,改变了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