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约会疑云

过了一会儿,她回复了:那不见不散。

我说:“要不去我住的酒店吧?”

王文娟脸红了,不是害羞,而是发窘:“张总,不是你约我过来的吗?”

“你,你不要问我为什么?你不是想要我吗?”说着,她平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又说:“我准备好了,你可以做了。”那样子就像一个病人,把衣服脱掉后,对医生说:“我准备好了,你可以动手术了。”一样的感觉。

“请进!”我说。

我们拦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尽量开远点,找家宾馆。司机奇怪我们的要求。我说这个时间了,附近的宾馆肯定都满了。所以,尽量去远的地方吧。

王文娟走了进来,她一如以往朴素的打扮。

王文娟鼻子一哼说:“难道我会做假?或者别人假冒你?”

王文娟说:“这很难说,你完全可以再有一个号的。”

而临上班时说这事,因为忙于上班,也就只能做到点到为止。

“恩,真可怕,这说明这人就是我们身边的人,是你我都熟悉的人。”

“不要这么看我好吗?你要做就赶紧做吧!做完我好回家!”她央求道,而我的感觉很不好。

正胡思乱想间,有人敲门,声音很轻,应该是王文娟吧。

我点点头,承认她说的有道理。

“呵呵,”我说,“我们为这个问题一直争下去?”

这下真把王文娟问住了。

我回:不喜欢。

“恩。”

”跟我猜的一样。闲极无聊,又打开手机QQ,王文娟回信了:“你在房间等我吧,我留着门呢。

“什么事?”既然这么回答,应该是王瑶。

比如:最早开始聊天时,那个假张跃进和王文娟的聊天只是体现假张跃进的殷勤,1、 越早的聊天记录,对王文娟表现出的假意的关心。在我这边的QQ上,那个假王文娟一直对我和前妻的关系、对我是否爱王瑶感兴趣;而这个时间段,关联性越差。

这里已经是郊区了,所以,我们在离美丽园宾馆半个多小时车程远的地方找到家酒店,还有空闲的客房。开了个房间。

我哭笑不得:“这真不是我说的。”

我说:“我快到了。”

!怎么可能?“啊?”

王文娟叫了起来:“我知道是谁啦!”她说这话时,两眼放光,突然,言语急切。

”说着,两分钟后,她掏出手机,她把她的手机递给了我。她查得是QQ聊天记录。查阅起来,王文娟说:“在QQ上。

我说:“小王,你紧张什么?”

我本来就同意去喝茶的。是你变来变去。她连忙辩解道:“我哪有变,没想到我这句话让王文娟脸窘得更红了,我没有啊。”

“那还会是谁?”

姐姐叫我过来的,“是啊,她说晚上一个人闷。”

我们看了双方的聊天内容,发现有这么几个特点:

开着门你不怕丢东西?我脸上挂着笑容,因为在网上跟她说话已经比较随便了,说:“你出去办事去了?”我的语调轻松活泼,所以,边说边过去把门关上了。

我说:“你不用给我留门,我在外面等你就行。”

“你姐呢?”

即便你说和我聊天的那个号不是你的,但显示的资料却是你的。如果我害怕老婆查要随时删聊天记录,“但你怎么解释,那么为什么不删这个68号的聊天记录?等着我老婆查我吗?我现在这个尾号68的号的聊天记录里还保留着你的信息?”

觉得她真有意思,我笑了,我说:“这是你订的呀!”

我说:“这不是我说的。”

我留了句:“不在吗?”就下线了。看王文娟有什么留言,我又登上QQ,她不在线。

我点点头,夸奖她心细如发。

“挺好,没事就挂了吧!”

我马上打开我的QQ给她看,她居然说跟我聊天那个QQ也不是她的。

“我觉得既可以从谁受益分析,也可以从你我的关系人入手分析。”

我下飞机后,就给王文娟发了条短信:“已安全抵达!”

我俩不约而同地说:“难道真有人假冒我们?”

“这个号不是我的,我没这个号。”

“没有啊!”

在王文娟那边,假张跃进说开好了房等王文娟,3、 王文娟之前说的话没撒谎,在我这边就变成了她开好房等我了。就是关于今天见面的细节。

似乎也不好,但是,难道她一点魅力也没有?一把推开她?假如男人跟女人一样有月事就好了,甚至感觉受了侮辱?她是不是觉得很没面子,我来例假了。可惜没有。或者我很艺术很委婉地说:对不起,如果她真的投怀送抱怎么办?对不起,我可以说:我不想。

我哭笑不得:“有那个必要吗?”

“告诉我为什么?”

时间是晚上21点,我一看表,我俩在那个房间里呆了不到一小时。

直到走到大街上,既然想到这层,我俩才恢复平静。迅速起身,收拾好东西,我俩也不耽搁,然后打开房门逃了出去。

这让我感觉很奇怪。我发现她很紧张。她这种紧张,我再仔细观察王文娟的表情,跟她最近在网上给我留下的印象完全不同。对,很紧张。

你晚上八点到。留言的时间是4点02分,下午办事的过程中,现在是4点半。习惯性地上QQ,收到王文娟的一句留言:晚上见面好吧?地点换美丽园宾馆318室。

我说:“我这QQ名是你备注的吗?”

“不是,你本来就叫这个名嘛!”

那号码的尾号是72,看完后,直接翻看那个QQ号的资料,我陡然间紧张起来。我说:“坏了,我没管她,有人假冒我跟你聊天!”

人人都有随时看短信的习惯,这是第一次给她发短信。不像QQ聊天记录,自从和她QQ聊天以来,删掉即可。短信总容易被查到,但不是每个人都有随时登到QQ上看有没有人留言的习惯。但短信的好处是有一定及时性。

好吧,我说:“好吧,是我约你过来的。”

“张总,这是你订的啊!”她仍坚持这个说法。

“对,这人就是你的前妻!”

还是在短信上说的?或者是在QQ上说的?我问:“我是在电话里说的?”

然后,我们进到房间,泡上茶水,关上门,就开始研究这起事件。

她的鼻尖上都是汗,而王文娟也开始紧张,脸红红的。她问:“怎么办?”

但我分明不记得自己说过这样的话。我脸红了,这样一句话足以让我脸热心跳。

王文娟并不太相信,她以为我在抵赖。她说:“如果是有人假冒你,但我的话,你又怎么知道来这里跟我约会?”

她说:“张总,没想到我这句话,咱还是把话说明白吧,她并不爱听,你的确说过。”

他的目的何在?那么这个人是谁?

我的想法是确定地排除一种可能:假冒我跟她聊天的人和假冒她跟我聊天的人不存在联系。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是将双方的聊天记录做了对照。

好吧,”我笑道,“好吧,“就算是我订的吧!咱们不说这个了。你怎么想今晚上见面?”

“为什么?”

你好不容易说服了我,“哎,现在又这么说。”她从床上坐起来抱怨道。你们男人真矛盾。

“她在卫生间!你有话跟她说?”

去王文娟那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我还需要事先跟王瑶打个招呼。

”她竟然不在屋里。这样啊,那你等我吧,“哦,我过一会儿才到。

没有哪个女人真愿意这样!所以,“刚才你怀疑我老婆,从这一条分析,我老婆会从这件事上受益吗?显然不会。如果证明我出轨了,也肯定不是我老婆干的。她将面临是否离婚的艰难选择。”

王文娟说:“现在还不晚,你说去哪吧?我听你的。”

坐了一小会儿,想打开电视看会儿电视,我先在椅子上坐下,竟然发现电视是坏的。

我再看发言人,她这句话猛然提醒了我,写的是:“张跃进。”

一个人做一件事一般是利益驱动。尽管不排除激情做傻事的可能,一定是利益驱动的。但思维缜密策划的事情,我说:“显然是和咱俩都有厉害关系的人。”

我根本就没说那样一句话,我当初不是也说白天只在茶馆一起喝个茶什么的。我即便有这样的想法,我笑笑说:“哎,我也不会这么露骨。是你变来变去。而且,看来咱俩误会了。”

加上昏暗的灯光、舒适的大床、软软的地毯,楼下的KTV传来低回的音乐声,成功地营造出暧昧的气息。

而且他还知道我们以前的事情,我说:“这个人显然对你、我都很熟悉,就是别墅同居那事。”

然后,一边假冒你勾引我,这人又订好房间,却硬要给咱俩弄出一个事来。在QQ上,分别通知你和我去幽会。实质是咱俩之间本没事,直到我俩都答应见面。试问有哪个老婆会对老公做这样的傻事?另一边又假冒我潜规则你,“这件事的实质是什么?”

现在的情形让我俩都开始怀疑对方。

所以,王文娟说:“当然有。你那两个号,你只好用一个新号来跟我聊天。你老婆肯定都知道。”

我给王文娟打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快到美丽园酒店时,通了。

人的目光是有压力的。她感受到了我盯着她的目光,她显得很不自在。她睁开眼,我走过去,看见我正看着她,俯身看她。

”一如以前我跟她说别的出差的事情一样,果然我说了出差的事,她没再问什么。王瑶说:“知道了。

我说:“是或者不是,我又没怨你。”

“那你——,约我过来做什么?”她红着脸问我。

见王文娟迟疑,我连忙解释:“我是想找个地方把这件事理清楚。”

王文娟说:“这明摆指我和你之间有事呗!”

王文娟点点头。

不是争不争的问题,王文娟说:“张总,我刚进这家宾馆的门。”

晚上跟客户娱乐的活动也取消了。本来跟客户一起约好吃晚饭的,为了赶时间就草草地吃了。

“你不在那?”她奇怪地问。

“还说没有,你说话声音都有些发抖。”

难道今晚真要发生什么吗?很跃跃欲试吗?如果真是那样,但当初确定的只是喝茶、看电影之类的活动;后来改成去我的房间坐而论道,我现在是个什么心态?身上的荷尔蒙分泌过剩吗?王文娟要向我投怀送抱?都不是,我想起跟王文娟的聊天记录,我现在不是刚出轨时的老张了,不过那是白天。这些,我已经曾经沧海了。但今天下午临时改成晚上见面了,我的头有点昏,而且周围的一切都透着暧昧,我确实头昏昏沉沉的。所以,语言尽管暧昧,我认为我自己还是能把持得住。很期待吗?我都没有觉得很不正常。

”她脸上显出诧异的神情。“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她和王瑶的声音真像。是我!”晕,“姐夫,是王珏。

王文娟的分析看似非常合乎逻辑,我一时百口难辩。

我说:“好吧,那个要你出来跟我做爱的话我的确没说过。就算我变来变去吧!但是,我心想小王可真有意思。”

我急问:“谁?”

没啥事,我说:“是我,明天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到了,后天回来。家里没事吧?”

我一惊:“你说的是——”

我问:“你要回家?”

我们两个人在明处,王文娟说:“我知道,想必你住那对方也知道。但去你那恐怕也不合适。”

“恩,你说的对。那你看会是谁?”

关联性反倒越高,这是因为对一个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2、 越到近期的聊天记录,后面都是围绕着这个意见展开的:那就是我和王文娟要约会。

要敲门时,然后扣死电话。到318房间门口。进宾馆,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不在这,上楼,我怎么进房间?”

”她的意思是她都准备献身了,王文娟说:“说了就说了呗,我何苦又否认。我都来了。

“行啊,没啥事我就挂了!”我挂掉电话。

做普通朋友也好,做知己朋友也罢,我很郑重地说:“小王,不一定非要有肉体关系。男女之间也可以不做那事。”

“在哪聊都可以啊!”王文娟如是说道。

”说着,我说:“我是有两个号,我给她看我手机QQ的登录界面下拉菜单里的那两个号码。尾号是68和19,但和你聊天那个号的尾号是75。

“没啥事,就是看你好不好!”

你喜欢跟那些客户一起喝酒?我再上线,看见了她的回复:是啊,几分钟后,你晚上能有什么安排?

一个是公开的,一个是秘密的,王文娟说:“你应该有大小号吧!”她指的是两个QQ号,但凡找情人的男人都有这种配备。

电话通了,我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我问:“王珏还是王瑶?”

“也没什么,你怎么今天有空过来?”

我说:“但我的QQ上只有我说的那两个号,没别的号码啊!”

王文娟沉吟片刻后,又表白道:“和你聊天那个号真不是我的。”

王文娟嗫嚅半天说:“会不会是你老婆干的?”

我说:“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

这个号我老婆不知道。我怕她查,我想了想,因此,说:“你的意思是我为了勾搭你,每次聊完我都删掉聊天信息。就用一个新号跟你聊天调情。是这样吗?”

我也有些后悔,我选了个临上班的时间说的这事。或者晚上睡觉前说,难免不成为一个长达一小时的话题。假如是吃饭的时候,不应该答应跟王文娟见面。我担心说漏嘴了。

我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铃声响了一会儿,去王文娟那之前,电话通了:“谁呀?”

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暗示我,我知道你对我好,后来干脆直接说的。你说,她爬起来说道:“张总,你想跟我做爱。我没有想过别的。并且预订了这里的房间。但是,这句话让王文娟很受伤,我一直把你当长辈。”

他在我面前假扮王文娟,结论是肯定且毋庸置疑的,而在王文娟那边又假装是我。跟我俩玩这个无聊游戏的是同一个人。

“怎么讲?”

“是吧!”

王文娟问:“我们去哪?”

她是害羞?怎么会是这样,她怎么不承认?

但因为有跟王文娟的约定,我准备多呆一天。

哦,又怕我进不来,门开了,所以留着门。我想,但我一推门,那一定是王文娟临时出去,门没有锁。

“那谁会从我们这事上受益?”王文娟问。

特别是你结实的双腿,果然,让我意乱神迷,我想你,让我再占有一次你吧,我看到这样一句聊天记录:亲爱的王,我想跟你做爱!

“张总,这不是你订的房间吗?”

我摇摇头,说:“不可能。”

房间干净整洁,我进去四下一看,是大床房。

你很谨慎,“你删了呗,聊完就随时删掉了。”

她也很快回了短信,就一个字:“好!”

我也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理清楚,至于订房间以及改变见面地点这类无关痛痒的事情她不承认也就算了。

我并没在意,继续说:“我刚吃完饭!”

又没人查我,王文娟说:“不是怨不怨的问题,我又不需要瞒着什么人,而是我没必要有两个号。我又没结婚,我要两个号做什么?”

而且也知道别墅同居的事情,更主要的时她有制造你我有事的很大的动机,王文娟说:“这人本来就认识你我,因为拆散你跟王瑶对她有很大好处。”

我俩都不说话了,然后,闷头喝茶。

他意欲何为?一想到我俩在明处,而他躲在暗处,不仅如此,连我也不免心惊。这个假冒者还处心积虑地把我俩弄到了一起。

她说得非常有道理。

这真让我哭笑不得,我说:“我没劝你跟我上床啊!”

大家正说着话,我本来想打电话问她怎么又改时间了,并不方便。于是,但我在客户现场,我顺便就在QQ上留言:一定要今晚见吗?

我笑了,说:“你不是想跟我聊天吗?”

这点业务工作,我晚上就可以坐红眼航班回来。半天就搞定了。如果不赶时间,中午简单吃了点东西,我就住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走。按平常的安排,我是上午到的,如果赶时间,下午就去处理业务上的事情。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冷总独宠契约妻冷总独宠契约妻从伊|现言李雪晨,26岁,一个立志靠自己努力不花家里一分钱就要游遍全球的女孩,因为来到梦想已久的A市,误打误撞救了人,阴错阳差签了约,成了一个很拽男人的妻子。早知道,她说什么都不会来A市了。 罗明皓,30岁,父母双亡,身边几米内没有女人身影的他,因为自己的孝顺,娶了认识不到几天的女人,却发现,原来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是爱慕虚荣,见钱眼开的。既然她入了自己的心,那么,就不准离开了。 部分内容: (一) “你说你是谁?”李雪晨揉揉自己的耳朵,打算要好好听听他叫什么来着。 “不要装疯卖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接近我爷爷有什么目的。”罗明皓步步紧逼,直到将人逼到墙角,他双手撑在墙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罗明皓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 “你是奥巴马弟弟吗?那么拽!”李雪晨也不是小虾米,既然他拦住自己,那么,她就不会躲啊。她从某人的手臂下钻出来,人矮也不错。 “奥巴马弟弟?”罗明皓头上飞过一只只“呱呱”叫的乌鸦… (二) 罗明皓匆匆赶往家里,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放心不下某个小女人,却看见自己那间充满阳刚气的房间,到处都是蕾丝,就连窗帘也没有幸免,他咬牙切齿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 “那个,你昨晚不是说我们要同房吗?我又睡不惯这么阳刚气的房间,所以就小小做了一下修改。”某人“胆怯”的说着。 “哦…”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同房?这个主意不错。”伸手一把抓过某人,然后将她将扛沙包一样甩上肩,一步步往自己的床边走去。 “罗明皓,你…你要干什么?”李雪晨双手不停拍打着他的后背,双脚则是不停甩动着。 “你不是说我们同房吗?”某人完全没有将她的动作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让晚上的事情提早发生罢了。” “罗明皓,那个…那个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商量的,你…”
  • 盛世宠婚:亿万首席的萌妻盛世宠婚:亿万首席的萌妻秋离|现言“毕竟我是收过三百封情书的女人,至于你恐怕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情书吧?”沈暗暗得意炫耀。 君大少不以为意:“情书没什么用处,又不能满足你。” 沈暗暗:“……谁跟你说满足我了?我说的是情书!” “情书不能陪你睡,我可以睡。” “……”
  • 异能通缉令异能通缉令荷笙箫|现言家境贫寒的白鹭歌一直认为考入赫明大学是挺幸运的事,可是,这份幸运却在某个夜晚突然变成了不幸——莫名被追杀,在千钧一发之际被救。好吧,能保住小命,至少说明她还没有倒霉到顶点! 可是,救了她的狐狸面具男人就这么死了……天哪!这份恩情让她如何去还? 等等,面具男你为什么若无其事地出现在我面前还企图忽悠我进劳什子的社团? 神马?加入社会团有钱拿?呃……那社团在哪儿?
  • 闪婚双宠:首席老公老搞错闪婚双宠:首席老公老搞错红泪|现言纪慕然做了一个梦,自己小心翼翼地用翡翠杯端给对面的男人。 林大公子轻嗅赞道“老婆,你茶艺越来越精了。” 仰头一饮而尽,哭着脸说:“你拿走了我的心,我该怎么办?” 纪慕然惊道:“你是林二?” ‘啪’地一声,四亿元的翡翠杯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 爱上霸道冷大叔爱上霸道冷大叔流飞飞|现言一次意外的打工经历,让展天玲认识了一个奇怪又偏执的男人,从此她的人生发生了颠覆性的巨变! 他霸道、冷漠、强势、无情,却又扮无赖扮可怜的引她一步步深陷,直至最终,芳心暗许! 她是单纯的如一张白纸的女大学生,他是隐藏在暗夜之中最强大的存在,可却遭遇最亲的人背叛,差点终身残废,直到认识了她,他的生命才出现了一道生的曙光! 其实这是一个小女人被一个变态冷漠男改变成为腹黑大女人的甜蜜心酸史,且看她如何在无形之中一步步收腹那个霸道的大龄男。 片段一 “滚!给我滚出去!!”男人冷洌如冰,他真是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 “又来了,你除了会叫我滚,还会什么?有本事你就站起来啊,坐在轮椅上赶人有什么意思?”女人故意气他,叫你嚣张,我偏不,看你能拿我怎样! “滚、出、去!”沉冷的声音再次传来,隐隐带着颤抖。 “哈!你真可怜,大好的人生就这么毁了,而你还心甘情愿的这么活着,真是让人同情!放心,不用你赶,从明天起你就不会再看见我了,再见!”女人说完扭头就走。 “谁可怜了?你站住!给我说清楚.....给我回来!!”男人大吼着,却终是没唤回女人的回头。 片断二 “陆先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女子万般风情的跟面前的男人打着招呼。 “你叫我什么?” “呵呵,陆先生,你还真见忘啊!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记忆是越来越退步了嘛。” “那个男人是谁?” “哪个男人?…他吗?...喔!我想想…好像是…”某女一边瞟着男人越来越黑沉的脸,一边故做思考。 “该死的!你想让我掐死你吗?…走!” “姓陆的,你放开我!”她一边说,一边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勾起嘴角。 “展天玲!你给我记住了,这一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人,别的男人,谁他妈也别想碰你!”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完美,但也就是这种不完美才成就了我们的人生。
  • 青春荒唐,我不负你青春荒唐,我不负你木兰辞|现言煤矿世家的女儿,注定背负着家族使命。许微澜就是其中之一,迫于无奈,她不得不去寻找自己的亲生妹妹。可没想到原本平常的寻亲之举,竟能牵扯出各个幕后势力。不知在青梅竹马的帮助下,她可否化险为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误惹豪门:亿万首席专属恋人误惹豪门:亿万首席专属恋人溪楼|现言潜规则也是有技巧的!看女主在娱乐圈如何风生水起,她遵从梦想进入娱乐圈,从娱乐圈处处受压制的新人,顺带勾走多金成熟的冰块大叔的心!,啧,居然有人说她是潜规则上位!潜就潜吧,一跃成为登上舞台的奥斯卡影后
  • 吻你上了瘾吻你上了瘾肖乐|现言他是墨道集团的首领,她是现代的‘皮条客’。 当面对一个是自己上司,一个是身为‘皮条客’朋友的她们,她该如何去抉择? “天下那么多女人,为何偏偏要选她?”女子声嘶力竭地问道。 男人端坐在高档皮质沙发上,身着亚曼尼服饰,桀骜不驯的冷面,不屑于一瞥旁侧的平凡女人,“谁叫你的朋友这么清纯可爱?” “…” 如果说上次是因清纯可爱,那这次呢? 男人眉宇微挑,不禁邪魅地笑了笑,“这个女人很性感!” 性感?一件白色衬衫,外加一条穿了快十年之久的牛仔裤,这叫性感?这可是我给她精心准备的掩藏自己容貌与身材的服饰,怎么还… “为什么我发现你交往的朋友都那么适合我的口味?”男人在阳光的沐浴下,转过了身子,笑容仿佛那刺眼的光芒,令人不敢与视。 有句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然而,在这个纷乱的社会中,那些个正鲜艳欲滴的‘花儿’们,还有那些正风华绝代的‘剩女’们,终究还是逃不开他的魔爪,只因她们与我在一起,都是优秀的。 他的一句话说得‘好’,“自己家人‘吃’了她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当场想要拿起棒头去捶死他(如果可能!)但是一般时候,我根本不能近身,哎,可怜的‘皮条客’还要去应付那些被抛弃的女人们接二连三的恶骂。 .................................................................................. 推荐紫树叶子新文:【‘狼’君,未成年】 .............................................................................................. ☆☆★★隆重推出【潇湘十二少】大作★★☆☆ 蓝大少:【傻儿相公】 颜二少:【丫鬟不出墙】 女三少:【红楼之禛玉良缘】 云四少:【妖精女佣】 诺五少:【弃心罪妃】 丫六少:【妻上夫下】 乐七少:【吃你吃上瘾】 彤八少:【王爷,我休了你】 然九少:【冷宫囚后】 吧十少:【圈养绝色相公】 银十一少:【无福消受美男恩】 妖十二少:【养个奴隶做老婆】 .............................................................................................. 感谢雅替乐建的:肖乐粉丝后花园:http://m.pgsk.com
  • 王室宝宝:殿下爱妻无度王室宝宝:殿下爱妻无度夜微凉|现言风靡全球的太子殿下,狂傲如火,却在一夜之间被人算计,偷了小蝌蚪!太子殿下的威严是不可侵犯的,就是撅地三尺,也会把那个小妖精给找出来!“殿下,安小姐答应了秦少主的求婚!?”太子殿下眉梢轻挑,“是么?明天给我把利城灭了!”一个残废还敢和他抢女人,找死!“殿下,安小姐带着小少爷跑了!”“水陆空全给我堵了!”他的国家,她还逃得出去?安静终于忍无可忍,掏出手术刀,天雷地火相撞,注定擦出动人的火花。
  • 完美世界传奇完美世界传奇57916161|现言笑看天高卷云舒,芳草依依,远山落日暮。伊人借梦风飘去,踏遍荆棘不知数。 相逢相识难相知,鸿雁南飞,谁人解愁苦?何不把酒向青天,淡淡相忘江湖路。 ————《蝶恋花》 浩浩祖龙城,皑皑履霜城。一语道不尽完美大陆上这两座传奇城邦的无限声威。雄霸西域的黄昏帝国为何会瞬间崩塌?千年前的因果究竟给后世带来什么样的变革?历经七界之浩劫后的汐族飘渺何方?十年风雪下的覆霜城到底埋藏下了多少秘密? 完美大陆上几个命运曲折的小家伙,入修行,踏凡尘,历生死,同患难,几经磨练,终成大器。有道是:宁欺白须公,莫欺少年穷。请共同见证他们在波澜壮阔的完美世界里,每一次的欢笑与哭泣。 谨以本作纪念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