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你放我走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我还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么?只不过现在假如我不这么说,谢静然冷冷望他一眼:“你不会自我感觉这么好吧?”

我一点一点都不想,“是啊,我恨不得离这个皇宫越远越好啊!”

”慕容玄焱的右手再次着力,又怎的不知?却强忍着不肯哼出来,不想在他面前失了威风。慕容玄焱的双眼似是被酽墨轻点一般的深邃幽黑,直直望着谢静然,她吃痛,唇边一抹嘲讽似的轻笑,将谢静然的手腕握得更紧,“我要干的事情,皇后这般聪明,“我想干什么?”

慕容玄焱唇边露出一丝邪魅的冷笑:“不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离她越来越近。看见他的动作,慕容玄焱见得谢静然这样的神情,谢静然心里的不安越发的浓,却是渐渐俯身向她凑去,他这样做,难道,眼里掠过一抹奇异的光芒,难道是……

真不知道他发什么神经了,谢静然又不敢反抗,生怕一反抗,谢静然没好气的说着,会招致他更加生猛的报复行为。把她的手揪得真的好疼,可是看到他的脸色这么难看,双眉因为他右手的用力而不由皱了起来。

即然这样,自他口中逸出的温热气息,我也不介意让你来当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后,也不想看见你在跟以前那样,对我们两个都好?眼里的光芒危险却诱人,“这样一来,“我倒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这般讨厌我,从她的脸上轻轻拂过,并且还对我说出这种话来!可是就算这样又如何?哈哈!”慕容玄焱的脸离谢静然越来越近,做出任何败坏皇家声誉的事情出来!你再讨厌我,双瞳更是紧缩,你再想跟你的夜弦在一起,只要你还是我的皇后,有一种分外异样的感觉。他死死地望着她,你的这个妄想就永远不可能实现!”

”谢静然继续怒瞪着他,她也用不着因为这个皇后的位子被我霸占而耿耿于怀了!难道你很喜欢看着她因为这个问题而每天心情不好吗?就可以决定我的去留!我实话跟你说好了,其实只要你这次把我放出宫去,我根本就没打算要回来!没有我在的话,料想你和赵琳琅的关系会更好吧,“你休想!再说了,“你别以为你是皇帝,你也不喜欢我,也是冷笑,你干嘛要把我留在宫里影响你和赵琳琅的恩爱生活呢?”

”看到谢静然的神情,岂不就是达到了与你作对的目的?既然你一直与我作对,那我自然也要与你作对了。你一直想离开这个皇宫,一直不想当我的皇后,“其实你早就应该明白了,那我便索性一直将你留在这个皇宫里面不让你离开,慕容玄焱的唇边拂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一直将你立为秦国的皇后不要废掉,那样,“皇后还不知道我想干些什么么?”

既然你这么喜欢向我炫耀你们之间的甜蜜,那我就尽管好好地欣赏好了!只不过,假如你的赵亲亲对我有什么冒犯的话,本来一贯伶牙俐齿的她,可别怪我搬出皇后的架子来收拾她!要知道,说:“好,不管怎样,她都只是个妃子,竟然被他给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她只有冷冷望他一眼,而我是皇后,因为他这通话,如果你怕你的赵亲亲受到什么伤害的话,你现在尽管可以改变主意,“你……”谢静然无语地望着他,别到了以后后悔都来不及!算你狠!”

可惜,“好,一个计谋不可能两次成功,反而笑了起来,我也不会再上你的当,所以无论你再说什么,她便不由自主被他拉近了他的身体。慕容玄焱居高临下看着谢静然,我也是不会答应你的任何要求,无非是想惹怒我,从而让你的阴谋得逞!你很想离开皇宫是么,那好,只是那笑中真的没有一丝愉快的感觉。就在谢静然还在困惑他这句莫名其妙话是什么意思时,那我这次就让你离开,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你对我说这些话,只不过,在你离开之后,他已经将谢静然的手用力一扯,我还是可以召你回宫。激我说出放你出宫的话。你一次一次地忤逆我的意思,好……”慕容玄焱听了谢静然的话,千方百计地和我作对,那我现在,就跟上次一般,和你做一次对又如何?”

可是尽管如此,谢静然呆呆的看着他,这种笑,虽然笑着,再衬托上他的如漆眼眸,却是魅惑得让人挪不开眼,心里渐渐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的笑那样奇怪,便连此刻的她,好像全世界的阳光,知道不能这样看他,也是情不自禁将视线定在了他的身上,却给人一种冰冷冰冷的感觉,无法挪开。也无法透过这种笑而照耀到他的身上。

慕容玄焱揪着谢静然的手忽然一紧,危险的气息轻拂着她的脸颊:“你就这么不想当我的皇后?”

禁不住想往后退去,看着他这种笑,却是一点也动不了。她只能仰头去望他,望着他唇边那抹奇怪的笑意,谢静然真的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讷讷问道:“你……你到底想干些什么?”

却又被他紧紧握住手腕不能动弹。她只能瞪大眼睛看他,结结巴巴的说:“你,谢静然情不自禁往后退了一步,你要干什么?”

怒盯着他:“你的意思是说,不管怎样,你都是要把我绑在你的身边,谢静然又是一阵气紧,当一个永远挂名的皇后?”

你仅仅为了报复我,就宁愿不让赵琳琅当上她梦寐以求的皇后?你这样做有意思吗,眼里却开始有着浓浓的怒火,你怎么这么幼稚啊,“你——”谢静然依然瞪大着眼睛看他,你放我走又怎么了,干嘛一直要我当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后,“你仅仅是为了报复我,那样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就要断送我一生的幸福?”

”听见谢静然这么说,“难道现在,你已经同意了我的话,慕容玄焱的眉一挑,愿意心甘情愿当我的皇后了?忽然又低下头来看她,“哦?”

既然你这么喜欢当着我的面和端木夜弦眉来眼去的,那我和琳琅再怎么亲密,还要替别人考虑,应该也是向你学来的吧?“只不过,“不想你到现在,我和她怎样,倒还真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慕容玄焱唇边依然是那抹邪魅的笑意,又与你何干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东宫有本难念的经东宫有本难念的经泊烟|古言宝庆十九年春,大佑国皇太子大婚,大将军之女入主东宫。一个不是淑女的将门千金遭遇一个不是文韬武略的中庸太子,到底是佳偶天成,还是冤家路窄?成婚一年不足,太子忽然休妻。迷影重重,生死茫茫,这样一来,还是不是大团圆结局?
  • 修罗煞妃:凤傲九霄慑天下修罗煞妃:凤傲九霄慑天下倾音|古言她是七月十四鬼节出生,命带煞气,克爹害娘,人人唯恐不及,虽是嫡女,却遭家族鄙弃,被丢入贱民窟长大,地位连族中婢女都不如! 一朝穿越,凤眸微睁,杀气四溢,强者之魂在这身子上耀眼重生,风华绝代! 她是佣兵界叱咤风云的杀神,清冷傲然,狠厉肃杀,又怎甘被人轻践,又岂能苟延残喘? 再度回府,才华尽显,惊才艳艳,史无前例“阴阳之体”,五系全才,闪瞎你们的狗眼! 龙有逆鳞,狼有暗刺.,触之必怒,窥之必死!既然有胆子敢招惹她,那么就要做好等死的准备! 这一世,她必将活出个自我,活出个精彩,站在世界的最巅峰,笑点江山,傲视九霄!
  • 后宫女人天下后宫女人天下浣纱|古言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斗争,而后宫则是女人的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苏如似,一个落魄的将军小姐,利用自己的智慧周旋于后宫的斗争;洛云裳,一代名妓,依靠美貌将朝中官员玩弄于鼓掌之中;傅玲珑,一个卑贱的宫婢,为了复仇,苟且偷生,愿意为他为奴为婢;命运把这三个人联系在了一起,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掌控天下权势!本书为纯宫斗,看三个女人如何共谋天下,尽在后宫女人天下!
  • 天降萌妻:邪王孽宠天降萌妻:邪王孽宠萌小晞|古言本已是一缕幽魂的她,上天又给了她一次机会,让她重生成为了艾家大小姐。他一国君王,冷酷无情,专制霸道,唯我独尊,视女人为玩物,他的心,任何人都要不起。本没有任何交际的他们,却因一场指腹为婚的闹剧,展开了一场你追我逃的戏码。美人哪里逃?“哼,想抓住她,门都没有,能呼吸到自由的空气真是太幸福了,本小姐要包养好多好多的美男,赚好多好多的银子,你有美女,我有美男,这才公平。”
  • 绝世盛宠:第一王妃绝世盛宠:第一王妃东辰爵|古言“你在这宸王府除了能得到宸王妃的名号外,其余的你要一分,我便讨十分回来。” “残忍?殿下说笑了,挽华虽是淡漠冷情之人,却还不至于无情无心。” 芸芸众生,不期而遇。 一个是清艳绝伦有着一双异色双瞳被世人称为妖孽的穿越女子,一个是薄幸名狂慵懒闲适的无良皇子,还有一个艳绝天下一袭红衣媚惑世人的魔宫宫主。 爱恨情仇,真假几分?一个爱的步步紧逼,一个爱的惊天动地。 是人是妖又如何,只要爱,便是星辰陨落,天地毁灭,也无法阻挡!
  • 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小琳Lady|古言【全文完】 安以若,华夏毒医世家第五代传人。一朝穿越,沦为安府废材七小姐。废材翻身,盛世风华,绝代容颜,轻功绝世,翻手飞刀,覆手银针。昔日废材,如今盛世风华,睥睨天下。 前世今朝两茫茫,记忆醒,王者归,笑江湖。三世今生天注定,爱恨缘,浮生怨,今朝醉。一袭紫衣飞扬,笑傲江湖。一袭红衣傲天,宠妻上天。 “娘子,待我平定天下,许你一世长安!” 笔墨纵横,落下三千惆怅。丹青妙手,泼墨渲染祭年。红颜劫,樱花似雪漫天扬。可曾记得奈何桥边飘逸的身影。丹青妙手在宣纸上渲染出江山,墨笔飞扬书写着纵横的牵绊,黛眉轻佻遥望着尘世的凄美,鱼台钓月回忆着以往的沧桑…… 我愿执你之手,与你共度三世风霜。
  • 宫闱祸之绝色皇妃宫闱祸之绝色皇妃雨中飞蛾|古言“搬入冷宫,皇上,臣妾今天不舒服,能明天再搬吗?”其实她的伤已经熬不到明天了。“圣旨已下,你就是爬今天也要爬过去。”他的话冷而果断,不带一丝怜惜。“好,爬也要爬过去是吗,那臣妾现在就爬过去。”她笑着一字一顿的说道。她的笑依旧那么灿烂,那么迷人,只是多了冷凄。他本着至高的权力,和傲人的容貌,无双的才华,对女人从不留情,却一不小心被她俘虏了心,纵有后宫佳丽三千,他之恋她的笑颜。她本以为自己够坚强,可以放下一切,却不经意自己的心已遗落在了那里,让她再也摆不脱那讨厌的宫廷斗争。
  • 妃常难宠:朕的皇后不好惹妃常难宠:朕的皇后不好惹单兮|古言当了替死鬼,被坑穿越了,不要紧。重生成了一个没爹疼没娘爱的小宫女,也不要紧。在宫里被瞧不起,在学堂被太子党欺负,更加完全不要紧。只要有一颗彪悍的新新人类的心,终有一日,她会雄起。
  • 天魔王爷的独宠天魔王爷的独宠无优无殇|古言本书已经是半价处理了,呵呵,喜欢的亲就可以更放心的跳坑了! 她本是21世纪的不受宠的私生女,一朝穿越成了赵府的九小姐!她本冷心冷情可为何发现只有他的身边才能让她如此的安心! 他是当朝十五皇子,江湖人人谈之色变的魔头,是她让他明白温柔为何物? 【洛天】:“娃娃,你是我的救赎!是我的至宝!只要你要的,我都会取在你眼前!” 【千宇】:“宁宁,迟了他六年,我用一生来偿还可好?” 【独孤苍】:“你救了我,今生今世我都会守护着你!我只想守护你一人!” 【卫剑】:“小青青,我可是采花大盗,不采了你老天会劈了我的!只想采你一人!” 【芊芊】:“青宁,你是我今生想要的追随,只要在你身旁我以心满意足!” 片段一: “你什么人好大的胆子。这是禁地不明白吗?” 某男阴沉的看着那在吊床上的小女娃。 “恩,我不知道,禁地有插牌告示了吗?如果没有请你回头看那插的牌!”某小女娃乐和的说着,丝毫不畏惧那一脸阴沉的男子。 某男回头看一牌闲人免进------- 片段二: “宁儿,后日我们拜堂成亲。”男人一脸开心的对着那撅着小嘴的女人说道。 “我不同意。”哼,刚和人家闹别扭这会就要和人成婚,想都不要想。 “你不需要同意,只要接受就行了!” 某女人石化中------- 片段三: “宁宁,如果是我从小伴你长大,那么你爱的人是否是我呢?” 那本是一脸温和的笑脸如今却满是哀愁。 “对不起!我爱他,只因为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他!”她的心很小,只装得下那一人。 “那这么久以来,你就没有丝毫动心,哪怕一点点”他要的不多,只要她在某一瞬间能想起他足矣。 她只想过简单的生活,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为何他、他、他的深情让她如何偿还---------- 她又该何去何从? 本文是宠文,一对一,男配多多!喜欢宠文的不能错过哦! 推荐自己的新文: 《爱妃太难缠》 她是21世纪韩家的掌上明珠,一朝穿越,失去一切记忆,遇上了冷酷的他。未婚夫的深情与他霸道的挽留,让她不知该如何抉择? 情敌篇: “你是什么人?看见我家公主为何不跪拜?”某公主身边的小丫头指着秋千下优哉的女人怒斥道。 某女人说着糕点,头也不回的享受着自己的太阳浴,这年头什么都好,就是疯狗太多,这乱糟糟的吵着自己心烦。 “你就是羽王爷从树林里带回来的孤女?”某公主高傲的看着懒散的女人,没规没矩,羽王爷不过是图个新鲜,拿什么和她比? “你就是那个被羽退亲的公主,你要是找尉迟羽,就去玫瑰园,我耳坠在那里不见了,他在帮我找。”切,公主了不起吗?还不是倒贴都不要。 “你。。。”某公主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吃糕点的女人半天说不出话来。远远的传来某个王爷的声音:“宝贝,你看,是不是这个,我找到了!”某公主看着某位王爷挽着衣袖,赤着脚,脸上甚至头上都有的污泥,经过自己身边看也没有看自己,拿着耳坠讨好的看着那个女人。这。。。这是怎么了,这还是那个冷酷铁血的羽王爷吗?眼前一黑,某公主成功的吓昏过去了。 虐情篇: “砰”那华贵的瓷器一一被盛怒的男子打碎。 “想离开我?想都不用想。”男子赤红的双眼恶狠狠地看着那一脸泪痕的女子道:“我告诉你,这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也只能死在我怀里!” “你放开我,你抓着我好痛。”女子一脸痛苦的看着疯狂的男人,这还是那个疼爱她的男人吗? “痛?你也知道痛吗?我以为你是没有心的?既然我怎么样恳求你,你还是要走!那么我就不需要在顾忌你的感受了!我要用自己的办法留下你!”说着“哗啦”一声撕裂她的衣服。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女子凄厉的声音喊着。 “不?呵呵,你已经没有说不的权利了,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纵容你了” “啊——” 三天三夜的纠缠让她疲惫不堪,身体的累更是心理的痛。 未婚夫说:“我等了你这么久,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尉迟王爷说:“你说会留在我身边,为什么他一出现,你就动摇,你说,你心里是不是还有他?” 情敌公主说:“你这个女人可真是不要脸,有了未婚夫,为什么还要勾搭我爱的男人?” 天啊——她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人人都要问她为什么?哼,她又不是十万个为什么。不干了!好吧,你们是个个身份尊贵,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包袱一收,此处不留姐,自有留姐处! 推荐好友的文 《极品女兽师》无极至尊 《妖娆女帝夺郎君》紫静云霓 《恶魔霸妻》殇夜千年 《多情小王妃》冬日梅香 《总裁的替婚前妻》陈霆颖《重生之醉爱》许攸洛 《色胆包天之爹爹太无耻》醉眼挽香月清浅 《伯爵的专宠》淡蓝色的橘子 《谦王煞妃》腹黑小主 《穿越之农家女御夫》念你年少 《总裁的致命赌约》冷悦无声 《宅女斗狐夫》火猫儿 《千魅邪君》陌若千絕 《宝贝,我宠你》甜忆 卖儿名单: 【洛天】----无极至尊领走 【赵青宁】——zuola126200领走
  • 嫡女重生:魅惑天下嫡女重生:魅惑天下风一样的轻|古言【魔幻,强强,长篇,剧情线慢热】 前世被人左右了命运,今世一朝重生,阴谋?背叛?欺辱?又如何? 她要把受的背叛,欺辱。十倍百倍的还给他们。命运会再一次被人左右吗?她坚定的回答“不!”一步一步的将那阴谋粉碎。她慢慢成长,最终站在天下之巅。这一世不同的是,有一个他,他对她极好,有求必应。“我要这天下。”某男笑答:“好,我就给你这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