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 loading正在请求数据,请稍候!
第0/0页/共0条
同类热门
  • 蓝境蓝境蓝冰|古言这夜颇不安宁,狂风大作,将树影摇出狰狞的身姿。我的冰蓝色窗帘猛烈地飞舞,我执著地不关窗。失眠多日了。我已经不以为意。披起丝袍,站在窗前。我是蓝冰,蓝国的女王,从前蓝金帝国的公主。
  • 婚君婚君淡樱|古言齐光是一名昏君,女昏君。他从小就知道她是天之娇女,眼光高于顶,对于情爱从不在意,但是他也知道总有一天她一回头就能看见他。
  • 痞子小皇妃痞子小皇妃坚强的小猫儿|古言大街小巷都被她贴满了,‘皇上是我爹,我是皇上儿。’一个现代的小乞丐,几个英俊男人,怎样演绎他们的故事,痞女在古代会掀起什么轩然大波?她最终会上了谁的床,做了谁的皇妃?被定了的亲事是谁私自给她退了亲?又是谁代替她出嫁?谁关她入了牢房,看现代的小太妹怎么扰乱后宫,成就这段异时空的爱恋,故事会怎么收尾。她最后会回上了谁的床,暖了谁的小被窝。
  • 邪王轻狂:绝宠弃后炼药师邪王轻狂:绝宠弃后炼药师北宫心|古言她是在现代,被绝境击杀的二十一世纪顶绝杀手,倒霉穿越到了以武为尊异世母亲被毒杀的公认天才身上,不料却因她的到来,天才瞬间变成了废物...... 他是强大邪魅霸道的王,偶遇如此废物窝囊的她,一翻正常现象的羞辱轻蔑她后,才发现自已居然捡到了宝,于是他开始着手捧起这个宝,并将她打造成最耀眼闪亮的宝。 因,她是废物,蓝天国王要休后。 因,她是废物,蓝候府里她活得猪狗不如,就连最底贱的丫鬟都比她活得像人。 因,她是废物,母亲被杀之仇十四年未报...... 而当世人都认为她要自杀时,她正以一个炼药师的身份悄然狠辣崛起......杀仇人,狠踩仗势狗,踢贱男,她会让所有人明白,她这个废物,是她们不得高攀的天才。
  • 找个神仙谈恋爱找个神仙谈恋爱樱溟甜|古言三亲背叛,天降横祸,这些还不够,她门天天像个被老天唾弃的人,厄运在同一天爆发!万念俱灰时,山中老翁一句话点悟:“天外有天,天外有仙。”天吗?属于她的天一直在千里外。仙?等待她的又是哪一个?神仙也只是多了相貌和法力,终究是人!大神,为她撑起保护伞,她却爱不起,魔王,把她捧在手心里,她又躲不起……修仙吧,身边还有个拖油瓶,他纯净的双眼和强大的法力让她不忍也不敢甩开。祈求众仙,如吾所愿,赐予她一个可以安身的云朵吧~
  • 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小琳Lady|古言【全文完】 安以若,华夏毒医世家第五代传人。一朝穿越,沦为安府废材七小姐。废材翻身,盛世风华,绝代容颜,轻功绝世,翻手飞刀,覆手银针。昔日废材,如今盛世风华,睥睨天下。 前世今朝两茫茫,记忆醒,王者归,笑江湖。三世今生天注定,爱恨缘,浮生怨,今朝醉。一袭紫衣飞扬,笑傲江湖。一袭红衣傲天,宠妻上天。 “娘子,待我平定天下,许你一世长安!” 笔墨纵横,落下三千惆怅。丹青妙手,泼墨渲染祭年。红颜劫,樱花似雪漫天扬。可曾记得奈何桥边飘逸的身影。丹青妙手在宣纸上渲染出江山,墨笔飞扬书写着纵横的牵绊,黛眉轻佻遥望着尘世的凄美,鱼台钓月回忆着以往的沧桑…… 我愿执你之手,与你共度三世风霜。
  • 枕边小医妃:王爷,玩够没枕边小医妃:王爷,玩够没疯子一枚|古言他惊才绝艳,却淡漠名利,古代版好男人的楷模!唯独对她这一个穿越女,小气腹黑又卑鄙无耻……分明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嘛!而且,他被皇帝赐婚关她什么屁事啊?挑这个时候扯她玩拜堂兼洞房,是想两人一起砍头吗??
  • 邪王的宠后邪王的宠后霓儿|古言庆历二十四年初夏,灵国太子因涉及巫蛊之术,被流放,永不得回京城青林。 庆历二十七年的初夏。 六月的天气,已经毒的让人受不了,空中没有一丝云,也没有一点风,一切树木都无精打采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 今年夏天的天气出奇的热,就连御花园的牡丹揽月也一直开到六月,没有一丝凋零的迹象。那后宫里的老麽麽们私下里说着,这是一个不祥的兆头,只是谁也没去理会。 “公主,小公主,小心中暑了!” ……
  • 田园小当家田园小当家苏子画|古言重生农家小萝莉,人多事多极品多; 爹娘是个受气包,姐弟几人挨欺负。 日子可咋过呢? 不怕不怕,有极品灵泉和异能; 带着家人奔小康,做个威风八面的地主婆! -----------*******---------- 感谢《妇贵荣华》作者未眠君制作的精美封面,十分喜欢,么么哒!! 新人新文粉嫩嫩,子画拜求收藏、推荐票、留言、点击等一切包养支持,群么么!!
  • 邪王绝宠蛇蝎嫡妃邪王绝宠蛇蝎嫡妃吴笑笑|古言“太子殿下,今日不是你毁婚,而是我毁婚。我花惊羽不嫁渣男,要嫁便嫁宠我上天疼我入地,一生只娶一妻的男人。” 一道圣旨送到太子面前,太子脸色瞬间青黑一片,满堂宾客皆失色。 笑笑新文:《鬼医郡王妃》她,魍魉组织的金牌制毒师,一朝穿越成了任人欺凌的可怜太子妃,爹不疼妹不爱,还被百般欺凌。 骂我的,恶毒的骂回去。打我的,狠狠的打回去。算计我的,百倍千倍的算计回去。 可是这些渣男渣女一个个赶着送上门让她收拾,那就别怪她冷血无情,心狠手辣了,弄不死你也要弄残你。 他,帝国家喻户晓,闻之变色的嗜血邪王,从无一物入眼,却强势霸道的缠上她,眉眼灼灼,邪魅勾引:“我宠你上天,疼你入地,要不要?” 精彩对话一: “羽儿,这一次我真心诚意的向你提亲,娶你做我的东宫太子妃,未来燕云国的皇后娘娘。”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太子殿下的脸皮堪称一绝。” “羽儿,我错了,你原谅本宫一回吧。” “我看见你这张破脸就想弄残你,更别提上你这破船了,滚吧。” 精彩对话二: “北幽王殿下,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女子吗?”女子气急败坏的冷哼。 “不是我说的,是你说的。” “那你说什么难言之隐,说什么让我帮你治,原来是占我的便宜吃我的豆腐败。” “貌似本王才是比较吃亏的那一个,你吃我的豆腐比我吃你的豆腐多,”俊美霸气的男子一脸的委屈。 “意思是王爷你吃亏了?”女子微眯眼上,阴侧侧的开口。 “不吃亏,只要你对我负责就好。” “凭什么要我负责。” “本王负责也行,我宠你,我疼你,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