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章

一时间大家倒是都欢欣鼓舞了起来。小弄又去喂云皓天吃了些粥,想着也不能一次吃太多,就放下了碗,极少见到林小弄这么眉飞色舞的样子,笑眯眯地照着他的脸颊亲了一下说道:“快点好起来,我可不想咱们的婚礼延误了。”

他的怀抱有多么的让人觉得温暖而安全,他的目光有多么的令她思念和眷恋。说的多了,那持笛而立的身影让她多么的动心,小弄忽然自己就笑了起来。她多么喜欢跟他说话,多么喜欢看见他的笑脸。赧然自语:“原来我是这么喜欢你的呢?我自己竟然不知道,还以为只要是个我并不讨厌的男子,从第一天见面开始,我就可以嫁给他,现在在想,那个清逸俊秀的男子让她觉得多么的舒心,若是嫁的那个人并不是你,我却是一定不乐意的。”

他说:“大殿下若是能醒过来,便是能度过此劫,若是醒不过来,说了句不能再废的话,就怕是不好了。”小弄听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的觉得这位太医大人很了不起,所有的人都沉默着,这么一句除了没用完全无错可挑的话,他倒是能说的那么严肃认真,太医再又来看过,好似在宣布什么最终结果一样的沉痛。但是却也没人跟他计较。在这样近乎是忧伤的心境里,小弄几乎是要为这句话而笑了。

“小弄这是哪听来的说法,莫说是我朝,云皓月的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历朝历代也没有能花银子抵罪一说啊,那岂不是会乱了朝纲。”

云皓月忽然说道:“小弄,我听说今天朝上,沉默了会儿,你爹和你二叔跟父皇请辞,说是要告老还乡呢。”

心里想着好像以前看的电视剧里边演过,若是不停地跟他这样的病人说话,送走了太后他们,就能唤起他求生的意志。他虽然不能动,不能说话,小弄点了点头,但是思维却还是在的。她便又坐在床边跟着云皓天开始絮叨,找宫人要了水和软布,乔太后坚定的话似乎也让她感觉到一点力量,沾了去浸润云皓天有些干裂的唇。小弄便一边东擦擦、西弄弄,一边开始絮叨。

小弄坚定地点了点头,云皓月黯然地问道:“为什么?”

既然云皓天现在能吃的进东西,小弄忽然又来了精神,那么就给他吃点补血的东西,一定还能好的快点。想起以前家里的一个亲戚手术住院,又跟着云皓天随便絮叨了几句,妈妈特意煮了猪肝粥去给他喝,说是补血。于是兴致勃勃地便去了御膳房给云皓天煲粥。

一时心头百味陈杂,云皓月看着这样的林小弄,半天却说不出话来。小弄便也不理他,两个人只是快步地往皇子寝殿的方向走去。

他已经醒了吗?“你,给大哥煮的粥?能进食了吗?”云皓月有些疑惑地问道。

小弄便盛来了粥,太医让人过来说,一点点地喂给云皓天,但是怎么放进嘴里,试着给云皓天喂些饭食,便是怎么流出来。于是,林小弄决定最后一次相信电视剧里的桥段。就还能好的起来。当初演《还珠格格》时,若是还能咽得下去,小燕子为香妃喂药,不就是最后嘴对嘴地吹进去的吗。

“哦。”小弄听了有些失望,低了头便也不再言语。

云皓月一愣,莫名其妙地看着林小弄道:“罚钱?什么罚钱?”

“因为皓天从没有告诉过我他会为我做什么。”小弄目光盈盈,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听着她的话不明所以,宫女被她摇晃的七荤八素的,却也感染了这份兴奋,便有几个人聚拢过来问道:“是大殿下醒了吗?”

”小弄点头,昨天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是身体并未全好,丝毫也没有意外,很虚弱似的。唯一没想到的也只是云承宣今天便已经上了早朝,“嗯。心里也不过就是感叹下,他可真是个勤勉的好皇帝。

便又补充道:“可是,朝臣有人说,你爹和二叔昨日之事,云皓月见小弄并没有什么惊讶的样子,有犯上之过,该是严惩。”

“我喂他的话能吃一点,但是人还没有醒。”小弄说着,却似乎并不太担心的样子。

再去看云皓天毫无血色的脸颊,唇也苍白的好似白纸,无语,忽然就想起许久之前的那个吻,一瞬间小弄有种隐隐的冲动,小弄摇了摇头,想就这么吻过去,看看能不能让云皓天的唇恢复一些血色。

迎面便看到了云皓月正朝着她走过来,才走出御膳房不远,看见她端着偌大个盘子,皱眉道:“怎么你亲自做这些?伺候的人呢?”

电视里不都那么演的吗,手指先动,然后整个人就会醒过来。小弄马上有些惊喜地去盯着云皓天的眼睛,小弄似乎觉得她说完这话,等着他睁开,半晌,手里握着的那双大手,却是没有一点动静。手指微微地动了下。有些失望地想,原来电视里也还是骗人的啊。

小弄依旧笑得开怀:“现在还没醒,但是看起来一定会醒的。”

我想当务之急父皇还是要先处置了韩王的,因为父皇只说稍后再议,毕竟韩王的谋逆基本是落在了实处,你爹他们的事,云皓月见了有些不忍心,却大多是捕风捉影。既没有准了你爹和二叔的请辞,也没听信那些大臣的闲话,便安慰道:“不过我想大约也是没事的,早早地便散了朝,然后只是去刑部审理韩王的案子去了。这几日我会和母后去跟父皇那边为他们说说情的,你也不用太担心。”

林小弄灿然一笑,对着云皓月猛点头:“对呀,我知道的。”

太后娘娘坐在床边,眼神便落在了小弄的身上。皇后娘娘站在身后默默地垂泪,而云皓月有些发愣地看了半晌云皓天,林小弄睁眼便看见太后、皇后和云皓月都在眼前。那眼神里有忧伤,有同情,神色充满着悲悯地看着仍是一动不动的云皓天,甚至还有一丝不明所以的渴望,小弄脑子有些纷乱,在一片嘈杂声中醒来时,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地躲开了云皓月的注视,赶紧站起来给太后和皇后请安。

“那,若是你现在再选,仍然会选我大皇兄吗?”云皓月踯躅地问着。

第十几口的时候,云皓天的喉咙里终于咕噜一下,便只是都故作无事地去看向别处。喂进嘴里的粥,吞进去了小半口。照样还是从嘴角滑出,小弄手忙脚乱地擦着,却没人敢质疑什么,却仍是锲而不舍地一口口喂给云皓天吃。小弄一下子兴奋地跳了起来,抱住离得最近的那个宫女得意忘形地嚷嚷着:“你看,她的做法让周围伺候的宫人们有些惊异,你看,琼瑶阿姨也有靠谱的时候。”

小弄终于点了点头,很诚挚地看着云皓月说:“我相信你啊二殿下,而且很感激你能对我这么好。”

手中仍是紧握着云皓天的手,林小弄也不知道自己何时就迷迷糊糊地靠在床边睡着了,紧紧地,已经握出了水汽。

好一会儿才声音暗哑地说道:“小弄,云皓月在这笑容里忽然就痴了一般,你信吗?换了我是大皇兄,我也会为你不顾性命的。”

便伸手去接过来,云皓月看不过去小弄自己拿着,小弄也不客气,便让云皓月帮她端好。

若是治罪大约也不会是什么杀身之祸,心里倒也稍微安慰了些,心里倒是有些担心了起来,只要人还好好的,罪不罪名的倒是也不太重要,“哦。”小弄又应了声,就是万一是牢狱之灾的话,不知道爹和二叔的年纪,不知道云承宣到底最后会不会治花家的罪,可还吃的消?脑子里忽然就想起以前电视里演过,和珅发明的什么议罪银一说,不过看昨天最后的情形,一转头去问云皓月,“那能罚钱吗?”

云皓月却还是忍不住劝慰道:“小弄别担心,大皇兄一定会好起来的。”

小弄不在意地摇摇头,“我要自己弄的,这是份心意。”

“谢谢你,二殿下。”小弄对着云皓月甜甜的一笑。

当然了,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大罪哈,林小弄就耐心地解释着:“就是如果我犯了罪,能不能交银子抵罪,免于刑罚?我朝可有这样的规矩和先例?”

坚持自己亲力亲为,于是,捣鼓了快两个时辰才煮好了粥,小弄不让其他的人帮忙,拿起盘子端好,献宝似的准备拿回去给云皓天喝。

让小弄起身,声音里第一次透出些许的苍老,乔太后无力地摆了摆了手,对着小弄说道:“辛苦你了,小弄。”

未置可否,云皓月便一下子急切了起来:“真的,淡淡一笑,小弄,难道你不相信我吗?我一样可以为了你不做皇帝,小弄偏着头看他一眼,一样可以为了你去挨刀的。大皇兄能为你做的事,我也一样能为你去做。”

只是出门前太后忽然很肯定地对林小弄说道:“放心小弄,又呆了会儿,天儿会好起来的。他还有许多该享的福没享到呢,哀家相信老天爷不会这么无情,乔太后和皇后娘娘也便要走了,所以小弄你自己也仔细点身子,可别累出个病来。”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纤手谋天下纤手谋天下悬想|古言然而苍天却不让她就此长眠。重生之后,她决心复仇,让种种美好皆成假象。她在绝望中死去,改变命运!步步为营,机关算尽,潜逃出宫,一场宫变,历经周折,只为寻得那个愿与她共谋天下之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萌主当道:抢个皇上来压寨萌主当道:抢个皇上来压寨婧依|古言老爷子想抱外孙成疾怎么办?成亲生子。 中意的男人要娶别的女人怎么办?抢人圆房。 霸气龙爷为寻真爱,强抢良家美男,不料被牵扯进一连串的阴谋和麻烦之中。 八方英雄常找茬?“放马过来,爷打得你断子绝孙”。 各路小三来争食?“爷的人,谁敢动”。 四面桃花朵朵来?“对不住,爷已立贞洁牌坊”。 什么?抢错了人!冒犯了圣颜……。 女汉子永追真爱,捍卫幸福的英勇事迹。集爆笑,独宠,虐爱一体,结局完美,朋友们快到碗里来。
  • 囧仙初体验囧仙初体验废的阿材|古言某仙穿了,某仙遇美男了,某仙毅然决然的倒贴了,同时也不小心被人别倒贴上了,某仙怒了。“呀~~~呆!大胆妖孽,竟他娘的比我还主动,说!你予以何为!!”“别以为你露个大腿我就会就范,我可是,,可是,哎你能不能把上衣也脱了”“你个愣头青什么时候能有点带智商的样子阿?”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邪恶小米虫:九岁庶女邪恶小米虫:九岁庶女乱鸦|古言特此声明:女主腹黑,逐渐往全能方向发展,坚决不虐女主,女主无敌。 **** 身为庶女,处处不受待见,连丫头婆子都敢给她脸色看! 身为庶女,爹忽略娘不在,大娘欺负姐姐踹! 身为庶女,被放狗咬被推入河,生死垂危还不给药! 身为庶女——凭什么啊!才九岁,容易么! 睁开眼,商墨真替身体的主人打抱不平。 既然穿来了,不好意思,祸害遗千年,是时候风水轮流转。 她向来活得很邪恶,拽得很低调。 老戏码是吧,她配合着演啊! 陷害是吧,她熟啊! 设圈套是吧,她擅长啊! 下毒是吧,握手握手,有研究啊! 商府上下吓得瞠目结舌,懦弱温顺的七小姐何时变得如此深藏不露了? ***********yy文分割线************ 【一句话语录】 商墨:“我的理想是做一只米虫,如果有时候太拽太邪恶太锋芒毕露了,那只说明一个问题,你丫的把姑娘我惹毛了!” 孟陵狂:“这个世界很大,总有一个你看不到的地方,我就在那看着你。” 明祁寒:“竟敢偷到帝王殿来了,小淫贼,莫非你已想通,只有朕才养得起你这只大米虫?” 【简单地说】:这就是一个厚颜无耻的奶娃娃踩倒别人和扑倒别人的故事。风流潇洒恶毒耍乍,要从娃娃抓起。 ----------新文推荐---------- 《藩王的宠妃》
  • 重生之妃倾天下重生之妃倾天下灰眸|古言她与自己仇人同归于尽,却穿越到了古代世界。刚刚感受到家的温暖,整个家便被朝廷赶尽杀绝。昨日的杀手便重回冷漠,踏上了报仇的道路。为了复仇,甘愿为妃,陷入宫中纠葛,遭遇暗杀,她又从容应对。紧要关头,命悬一线,前世的仇人救她一命,而后大仇得报,两人又会铸成怎样的一段姻缘。
  • 傻子王爷无情妃傻子王爷无情妃小猪柔柔|古言一只毒蝎子,彻底断送了她年轻的生命!别人只知道,那个软弱没主见的女人被迫嫁给一个痴傻呆闷的七皇子。殊不知,她早已不再是“她”!面对痴傻只会憨笑的美男,她气愤难填!你傻,本美女就医好你,谁知医好后,遭到嫌弃,却换来一纸休书,气愤之下,她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
  • 爆笑紫禁城生活:野蛮皇贵妃爆笑紫禁城生活:野蛮皇贵妃谭文慧|古言“你平日喜欢干什么?” “回皇上,臣妾喜欢看恋书!” “喜欢看恋书的话,那你进宫当贵妃吧!” “皇上,你这混蛋!臣妾要为您生孩子,让您疼让您爱。还要您爱臣妾一生一世!” 《学霸萌萌哒:BOSS坏坏哒》也希望读者喜欢!
  • 重生之庶女为妻重生之庶女为妻西窗雨|古言生前,赵晴岚是万安侯府的庶出小姐,嫁与毓亲王府的世子为妻。人人说是作为一个庶出的女儿,赵晴岚算是烧了高香才能有这样的造化。 却没人知道,这一段婚姻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其中的苦不堪言从来不能对外人讲。 只是一场不是意外的意外的事故改变了整个故事的发展轨迹,赵晴岚死后意外重生,到了与毓亲王府初定亲的那一年。 既然上天怜惜自己的遭遇,让自己从新来过,自己怎么能辜负上天这一番美意,既然有人不能让自己好好的生活,那么自己就从现在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 故事由此重新开始: 为了自己的将来,不管是嫡姐嫡妹还是庶姐庶妹,只要是对自己的生活有企图,自己就坚决的要抵制。 不管是嫡母还是姨娘,只要是想压迫自己,就不能让她得逞,一律勇敢反击。 刁仆恶奴要欺负自己,那就让他们知道,脱胎换骨的自己,再不是以前那个可以任由别人欺负的懦弱小姐了。 且看一个自强不息的重生之女如何从新开始演绎这一段全新的生活…
  • 药窕毒妃药窕毒妃花妆画骨|古言◇“这女孩命格奇特,上天注定她活不过二十岁。” 花云溪--四岁父母双亡,十几年的摸爬滚打,终于成为了所有人奉承追捧的神医圣手!却终究敌不过命运的安排…… 看着那颗小小的子弹射向自己,花云溪认命的闭上了眼睛,明天!正好是她二十岁的生日。 ◇精致古典的院内,一粉一白两个身影出现在荷花池边。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和你那个短命的娘一样一身的狐媚气!就凭你还妄想要勾引王爷,你去死吧!” 扑通…… “啊!不好了!二小姐掉进荷花池了……” 两场事故,一个中弹穿越,一个溺水身亡,当命运的轮盘回到正轨,一个全新的故事开始了…… 萧战--北域高高在上的王!寒宫无比尊贵的宫主!一个有足够的实力冷酷狂傲、睥睨天下的男人! 当跑路的花云溪阴差阳错的撞进身中媚药的他的眼中,被吃掉是必须地!儿子也是可以搞出来地! 战哥哥语:乃们要相信我有这个实力! 【贪财、猥琐的女主+吃货、爱犯小迷糊的儿子+腹黑、宠妻如命男主】 ◇◆◇◆◇◆片段赏析◆◇◆◇◆◇ No。1 某小男孩被某无良老妈欺负之后,蹲墙角,画圈圈,“哼!等我长大的!” “哟,长本事了!怎么着?长大了还要打老娘?” “没!不敢!不敢!” “那你什么意思?嗯?” “我……我是想等我长大了也生儿子,揍他出气!嗯哼!” No。2 早起上学堂。 花小米跑快摔倒,花云溪刚要伸手去扶,只见花小米利落的爬了起来,愤愤道:“咋没摔死呢!摔死就不用上学堂了!” 花云溪暴汗…… 儿子,你究竟是有多不想上学啊????? No。3 先生:“10个小朋友,7个橘子如何分才公平,小米你说?” 小米:“先生,只要公平分配就可以吗?” 先生:“嗯,是的。” 小米:“那就掐死三个小朋友吧!” No。4 饭桌上。 “喂,我给你猜个谜语吧?”某女兴致勃勃的开口。 “……好。” “三只小兔子拉粑粑,第一只拉了一条,第二只拉了个圆圈,第三只拉了个三角形,前两只表示佩服,问第三只是怎么拉出来的,你猜第三只怎么回答的?” “……”面瘫脸有些僵硬。 “第三只说:‘手捏的!’哈哈……” “……” 众下人低头、再低头,王妃,您故意的吧? 又一日,饭桌上。 “喂,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某女眨眨眼,笑的一脸的纯良。 “……” “二只苍蝇吃过午饭后在墙角晒着太阳,这时苍蝇甲问:‘老兄,你要是发财了,你打算怎么用?’ 苍蝇乙答:‘我要是中了大奖,就把这方圆50里的茅厕全买下来,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你呢?’苍蝇乙问到。 苍蝇甲慢悠悠的说:‘我要是中了大奖,就买十个大活人,那样我就可以天天吃新鲜的啦!’哈哈……” “……” 众下人嘴角齐抽,心下腹诽:王,还是您定力好! 又又一日,饭桌上。 “喂,我给你……” “我吃饱了!”某男优雅的放下只动了一口的饭碗,瞬间消失。 众下人看着主子麻利的动作,纷纷在心里竖起大拇指! No。5 床上。 花云溪睡得正想忽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悠悠转醒,就见萧战手里拿个盘子站在床边。 花云溪面露疑惑,道:“你干什么?” “哦!我试试这样能不能让你起床,看来很好使!”转身,萧战嘴角微勾:投其所好,成功! ◇◆男主身心干净!爽文!大宠文!偶有小虐怡情!and文文涉及宅斗、宫斗、江湖,各种玩!各种爽! ◇◆小骨头最新出品!喜欢的亲请【加入书架】多多支持,文文一对一,无需再有异议!误入、不喜的都请点右上角的‘X’,谢谢合作!!!
  • 狂宠极品庶妃狂宠极品庶妃狐玉颜|古言YY版精彩简介(能从文文中发现无限JQ的都是好娃子!) 情景一: 月黑风高夜,某女包袱款款,正欲爬墙... 某男站在墙根下问“半夜三更爬墙头,这是去哪儿啊?” 某女以为是家丁,不知者无畏的回答“打包离家出走啊!” 某男想用男色引诱美人回心转意“王爷长得如此英俊,八块腹肌, 气质无双,你也舍得走?” 某女终于激动了“丫的,那厮是个短袖,帅有毛用,对女人不行, 你想要就送你啦!” 某男俊脸一黑,一把将此女抗上肩头,咬牙切齿的在空气中留下一句 无限遐想的话“本王行不行,今晚让爱妃亲自试试!”便向卧室冲去! 两人经过一番肉搏和协商,只听红罗帐内,某女骑在王爷身上~ 某王爷磁性撩人的嗓音响起“爱妃,用力,嗯,舒服” 某女娇喘吁吁的回答“爷,这样行吗,人家好累” 某王爷“再坚持一下,对,就是这样,爱妃还可以再用力点,啊,爽!” 某女大怒:“使你妹!老娘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只好更加卖力按摩!门外几人听的血脉喷张,他家王爷不是攻, 竟然是小受!(咳咳,想歪的捂脸去面壁...) 情景二: 龙云国左相之子:苏明轩 俊美温柔、多情儒雅,乃全龙云国待嫁女性的头号夫君人选 对某女眨着桃花眼说“美人,本公子的卧房门随时为你敞开” 某女继续盯着账本,毫不怜香惜玉回答“既然公子如此寂寞...来人 啊,晚上将百花楼老鸨喂了春天的药扒光了送到公子卧房床上!” 情景三: 红木大床吱吱呀呀响了半夜之后,某王爷含羞带怯的用被子捂住胸口 “爱妃,人家是第一次,没名没份,你可要负责啊!” 忘了自己才是被吃的某女灵机一动说“那第二次就不用负责了吧?” 于是,魔抓向着某男伸去,床榻再次吱吱呀呀的响起~ 某狐叉着小腰,翘着尾巴,挥舞毛爪:喂喂,说你呢,别光笑不收藏! 某狐最大癖好就是被花花、钻石、月票砸晕,文思便一发不可收拾! ◆◇◆◇◆◇◆◇◆◇◆◇◆◇◆◇◆◇◆◇◆◇◆◇◆◇◆◇◆◇ 正剧版简介: 现代天才腹黑奸商女浴室滑倒,穿越在草包花痴的相府三小姐身上! 公然调戏太子!龙颜大怒,赐婚给他国断袖王爷! 被丞相老爹视如弃子,还被大夫人和小妾及两个姐姐“不小心”整死了! 再次睁眼,已然不是那个白痴的“她”! 上一世,自己奉公守法,老天却让她意外身亡! 这一世,就让她好好做个奸商,去为祸众生,咳咳,不对,是造福苍生! 谁敢欺负老娘,必定十倍奉还! 嫡姐伪善装温柔?用计让你泼妇骂街,再也没脸出门! 庶姐貌美装可人?陷害捉奸自食其果,再也无人问津! 拜堂当天被扔到偏僻小院儿,正好,方便她爬墙头! 店面卖不出去要关门?低价卖给我吧! 几个月后,全国高官富甲挤破门槛,只为了来此做一件衣服! 店面欠债太多要关门?低价卖给我吧! 几个月后,皇城中心地段最豪华的住店,即便价格高昂依旧人满为患! 由于“她”的来临,第一美女、第一才女纷纷易主! 百花大赛一舞倾城,才华艳艳,迷了多少人的眼! 第二日求亲的媒婆差点踏烂门槛! 可众人却不知“她”正是“断袖王爷”的“草包花痴”王妃! 她的来临,让这片暗流涌动的大陆将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神秘的圣殿和传说之岛与她又有怎样的联系? 当她卷入一场又一场的阴谋诡计又是如何反扑? 本文HE结局,男女主身心干净,钟爱一生一世一双人! ◆◇◆◇◆◇◆◇◆◇◆◇◆◇◆◇◆◇◆◇◆◇◆◇◆◇◆◇◆◇ 简洁版简介: 女主:“可怜”庶女、奸诈、冷漠、腹黑,身心强大! 男主:“断袖”王爷、妖孽、扮猪吃老虎、宠妻无度! 两人无耻强强联手的逆袭史! ◆◇◆◇◆◇◆◇◆◇◆◇◆◇◆◇◆◇◆◇◆◇◆◇◆◇◆◇◆◇ 我是狐玉颜,挖坑有质量!坑品有保证! 欢迎各位亲,带着小板凳,挑个好坑位! 收藏、鲜花、钻石、打赏、月票神马滴疯狂向偶砸来吧(避开脸哦)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若抄袭,小心菊花!恶劣留言,一律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