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他仰着头。从他这个方向看,正好可以看到那片被花鸢和沈青愁血洗过后的西夷营地

,奇怪的是他死后的表情。竟然比他活着的时候显得轻松许多,李郁风死了,唇角微微带着笑意

,“老鬼——”花鸢抱着沈青愁。泪目中看了一眼被他刺中的李郁风

,可是他好像看到的不是面前的景物。他好像看到了其他更为恢弘的东西

,一半是借题发挥。埋怨花鸢对他狠心,沈青愁这样说,一半也是因为了然李郁风的目的

,是因为他的手偏了。不管他是不是故意的,最后一击,李郁风没有刺穿他的心脏,沈青愁都庆幸自己还活着

?——天那边有什么好看的

,花鸢看到沈青愁发乌的嘴唇。引发寒毒发作,只怕情况十分不妙,以及伤口处的凝冰,便知道他重伤之下,便要带他寻一处安全之地为他用修罗苦心经同修之法疗伤

,甚至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断了气。这是他二弟的慈悲,昭南世子秦子昂,他不想让他太痛苦

,这样。也很好……因为,不会再有人背负他背负的一切了

,秦子澈的宝剑在滴血。一招毙命

,原来真的是他的血。李郁风心想着。以冰剑插在地上,支持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有奸细——”

,那一瞬间。李郁风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世子遇刺了——”

,既然付出了这么多?凭什么不能去争取

”李郁风抬起了他的冰剑。,“……也罢。我不是你的父亲,你也不是我的女儿

鞋面上,一滴、两滴、三滴……那些血是从他胸口涌出的。,李郁风怔怔的站在那里。低头看着自己原本干净的鞋面

,大帐内。秦子澈拥抱着一个紫袍青年,他手里的匕首深深埋进了那人的心口

剑光袭来,带着冰冷的美……,此时

,而李郁风原本刺向花鸢的那一剑。便正好扎进了沈青愁心脏以下的位置

,他进来带进来的这个人。是潜伏在军营里的奸细,秦子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而证据也是他一早交给他的大哥秦子昂的

,连脸上也是脏污得厉害。她背着一架用路上捡的木头断枝做的简单的担架,花鸢的头发被风吹得纠结,身上衣甲破裂,上面是奄奄一息的沈青愁

,原来这一身红衣的花鸢。多么像他梦中的红梅

,他终于下了。倒在地上仰望着天空

。不想再孤单一个人了

这次是真的忘记……”,“如果你死了……我一定会忘记你

,他惊异。然而突然明白了什么,又突然觉得很累了

?“没有人想问为什么吗。”秦子澈遗憾的自语道

,好容易到了这个地步?他怎么舍得死

,两个“血屠”他也敌不过。他想要拉拢花鸢,十年前李郁风和柳飞红联手才能杀死血屠沈陌,就算这十年他武功如何精进,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宿命。是一种可怕的轮回

,那是他沉重、漫长。期待已久的宿命

,残阳如血。大漠黄沙

,那个人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翻起身就往外跑

,面色如纸。他很想告诉她,沈青愁怔然的望着天空,他的嘴唇干裂,他永远也不会离开她,正在和体内的寒毒相抗衡,如果可以说,因为他知道她是有多么的害怕孤单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秦子澈道

,没有人会问。因为在场会问的人已经全死了

如果有人要已经快要崩溃的他,那么只能是她。,如果有人要结束掉这个腐烂的王朝。那么一定是他

”,我娘健在;第二:这些都会有,花鸢冷笑着,道!“我只愿第一,可偏偏是你,我爹不枉死;第三,莫九活着;第四,毁了所以我在乎的东西,第五、我和老鬼不曾互相伤害,现在倾你所有,第六,天下还是一个太平的天下……只要你什么都不做,你说,曾经收留过我的谢家村仍是太平安康,不曾遍体鳞伤,对我又有什么用

,李郁风的难过。李家将亡于他这一代,而他唯一的血脉,并不是装出来的,他时日不多,却是这样恨着他

,他看到的?难道就是他的梦

,他想着。在自己肩膀上狠狠划了一刀,立即鲜血淋漓,走到秦子昂的身边,抽出匕首,而后他又将匕首塞在了那名奸细的手中

,花鸢的抓住了这个机会攻了过去。可是她身边的沈青愁却在半途夺过了她手里的剑,李郁风不知为何,慢了一刹,顺着他的剑势刺进了李郁风的胸膛

她是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生的人。,是她从血缘上讲的父亲。甚至她的出生,毁了她一生的人,也是他给她母亲造成的耻辱

,如果今天死在这里吗。也许,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说的了,这就是他的宿命

,但?不该死在她手上……是不是只有他,那个人该死,会在乎她背负上弑父之罪

,天空中好像下起了雨:就像多年前的那个雨天一样,他仿佛还听到了有人对他说话的声音

,就让他来吧。跟以前一样,所有她不愿做的事情

,带他去找活菩萨。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她拖着他,要把他带回中原,一定能救回他

。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你可以得到我的一切?你甚至不用认我,可好。”李郁风又小心翼翼的问

,仿佛变成了多年之前那个在笸箩草丛中跪在地上。慢慢以膝盖挪动身体,沙漠中,拖着另一个人的身影,却仍然不舍得松开对方的少年

不管重复多少遍,最后留在对方身边的……,我们沿着过去的足迹前进

,这个王朝有负于李家。于是埋下了灭亡的种子

”李郁风对花鸢道?“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你一定无法原谅,但我也已命不久矣,我可倾其所有给你,可是这些对我已一无用处,若是你肯,你又是否愿意。”,如今我已握得半壁江山:待我完成剩下的事,“孩子

,余辉洒下。天地万物仿佛染上一层旧日的颜色

,遇到了永华郡主。他的血脉在她的身上被孕育,他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这是他为自己的灭亡埋下种子

。依旧是彼此

,他本该当场死去。可是不知为何,沈青愁刺中了他的要害,他竟然苟延残喘了片刻

,被惊动的人们纷纷涌进了主帅的营帐。失声痛哭,痛不欲生,而营帐之外,秦子澈单膝跪地,任谁看到都无法不动容

,“老鬼——”花鸢一手拿着剑。一手接住了倒下的沈青愁,惊叫道

。想要他一直在身边

,李郁风一死,他身边所剩无几的人自然树倒猢狲散,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算沈青愁倒下了。也没有人再敢对他们做什么了

”,花鸢抱着沈青愁,沈青愁还是在笑,虽然他受了重伤,虽然他寒毒攻心:但是他笑着道。“偏了……他的手偏了那么……那么一点

“我只剩下你了……”,“但是请你不要……不要离开我……”花鸢终于不再嘴硬,痛苦泪流:哀求道

,面对花鸢的质问,李郁风明白。她从来也不会是他的女儿了

如果你还能活下去……”,“我不会再离开了

快救救他……救救我大哥吧……”,“快来人

”沈青愁讽刺的一笑,道?“你可以诱惑我,却无法诱惑她,她是我见过心肠最狠的女人:你觉得她会忘记你刚刚想要杀死她的事吗。”,“花鸢是跟我截然不同的人

,而后的一切,环环相扣,不管是沈陌、柳飞红、裘明华、沈青愁、朱小指、秦子澈等等所有人的出现,无不是促成今日之局的实现,一切都像是沿着轨迹在发展。就好像一本被人写好了的书

”,“我不懂什么国家大义,但是我看见一个国家正在支离破碎;我不关心别人的生活,但是我看到哀鸿遍野,人们都在痛苦中挣扎;而我形单影只,因为我真正关心的那些人全都被你害死了,你可以夺得天下?可这对我又有何用

,遇雪尤清。经霜更艳

。想要有个人在身边

,秦子昂倒在秦子澈的怀里,秦子澈轻轻的放下他。然后抬眼扫了一眼旁边的人

,也许这就是一切的原因,为什么他们要经历的种种苦难,为什么要背负上沉痛的枷锁,那些在其中赋予他们或者善良或者邪恶的品质。不过是为终结一个……属于他的时代

,花鸢抱起沈青愁,也不理慌乱一团的那些李郁风的走狗。决然而去

,可惜,他的武功没有秦子澈高,他还没有挨到门口。他的背后就被劈开了

,事情的经过是,他把奸细带进来,因为秦子昂准备亲自诱供,而此人十分狡诈,趁机刺杀了他的大哥,他所做的。只是手刃仇人罢了

,大漠的风沙,仿佛从来没有停止过?究竟埋没了多少尸骨

,沈青愁的提醒。让花鸢从自怨自怜中清醒过来

,李郁风似乎还是在意花鸢这个女儿的,但沈青愁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他挡在了花鸢面前

,秦子昂一直挡在他的前面,不管他做了什么,最后依然是成就他的功绩,只是因为。他的母族更加高贵

,他的情况还很危险,寒毒攻心,引发他的一直被他压制的寒毒,这后果不比一剑毙命来的轻松多少,可是他觉得。自己还能活得更久一点

,一个人生前的信仰?又是否在死后能够长存

。那个人已经吓得跌倒在地了

“,“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你一定要毁掉这一切!你是一个疯子吗

,这些都是没有答案的,在这一场人世间最巅峰的厮杀中,没有一个人是赢家。然而这却是一场无法避免的结局

,花鸢刚刚的确生出点点情绪,却不是因为对李郁风产生了感情。而是悲怜自己

,秦子澈想了想?这个说辞还有破绽吗

,在她的心里。她的父亲是花洗心

,沈青愁笑了,他做到了。他替她杀了他

,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前尘恩怨似乎都被遗忘了,唯有难以割舍的。便只有彼此

”,没有了,秦子澈确定没有破绽了,最后回望了他大哥是尸体一眼:喃喃道。“我只是……付出的已经太多了而已

外面便传来他歇斯底里的声音——,秦子澈收回目光,冲出了营帐

,李郁风悟了,或者彻底疯了。但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那些绽放在她剑尖上的血色红梅。就与他梦中的一样

?——你在什么

,但这叫他怎么甘心?怎么能甘心

……

,也许事情实在突然,那些来来往往的人还没想到,昭南王三子,世子秦子昂属人中龙凤,三公子秦子纠难成大器,当世子过世之后,能辅佐王爷成就大业的。就只剩下了二公子秦子澈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智能大修仙智能大修仙靠着火炉子|仙侠修仙也能智能化?智能修炼、智能炼丹、智能炼器、智能制符……然而,这一切都都需要“药引”这个世界天资和声望会让人走上顶峰,也会让人魂飞魄散,超越时空自我主宰看我如何征服世界……
  • 九州朝龙九州朝龙神族土豆|仙侠莽莽大道,轻描淡写霸江湖;红尘粉海,香酥玉骨撩君心。只身对敌,万马军中只一笑;沉浮宦海,一杆长枪镇军国。放眼江湖,众生碌碌谁与斗;踏遍闺阁,无意却把芳心获。一柄长剑,天下武林拜尊皇;高手败尽,九霄云外我独孤。生在江湖,却不被其所容;无心权利,却不能独善其身。一次次在阴谋和仇恨中死去,又从死亡中觉醒。
  • 问仙问仙吴沉水|仙侠一个脑子构造跟别人不一样的小姑凉被邪恶师傅带上修真路的故事。小姑凉爱问为什么,问太多之后师傅崩溃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霉蛋女侠闯江湖霉蛋女侠闯江湖明舞|仙侠她不过是个隐退江湖的无名小辈,却因争执惹上了他的有意报复。沦为时限三月的侍女,还以为时日过后自己就能离开,却不想将心留下。她的暗自爱慕却成了束缚的枷锁,明知道他即将成亲却还是放不下那些回忆。她为他挡剑,他为她试药。无数次的相忘,无数次的相恋,却换来无数次的错过。他的无奈,他的不舍,他的绝情,却始终让她无法放下心中的爱意,当尘埃落尽之时,还能否相濡以沫,携手前行。
  • 獠牙天子獠牙天子周无名|仙侠天地玄奇,暗孕玄机。遭受无妄之灾,导致孤独无依一只幼虎无意中跌入了充满灵力的泥潭之内,短短几十年的时间竟然化作了具有「罕妖」境界的虎头妖怪,并开始了他追求天道之旅。 打造一个全新的修炼体系,且看一代妖王叱诧风云。 揭开隐藏在这个玄奇世界背后的奥秘,揭开所谓天道的真实面目,揭开宇宙终极真相。
  • 问天之道问天之道无X |仙侠一个山野少年无意之中走上了修仙之道,走遍天地人三界,闯地府、上天庭,追寻天之道的旅程......
  • 妖孽蛇王不好惹妖孽蛇王不好惹~浅莫默|仙侠二十岁生日上天送给她一个好礼把她送到海底蛇宫浴池,又好死不死目睹三只妖孽美男出浴图!啥?负责?妖孽蛇王一号冷面薄情一脚把她揣到床下,“滚!人类不配爬上本王的床!”妖孽蛇王二号带着桃花媚眼色迷迷将她拐上榻,“虽然本王已经立了妃,不在乎多你一个,从了我吧!”
  • 算尽仙缘算尽仙缘血邪妖骑|仙侠少年道士“魔隐命”,机缘之下入灵门。被放养,遇狐妖,强抗天道命劫。踩天才,借法宝,笑傲修炼群雄。能装疯,会卖傻,更懂忽悠骗仙人。天机之术窥天道,借机缘,断人生死,抢法宝。什么“魔隐命”?十五岁天道不容,天雷斩杀。什么天才?在本道士面前都是浮云。什么上坑货?看到貌美女修,不管是敌是友,哭着喊着求带走。什么天机之术?算人命理,断生死,求得仙缘,踏大道。这是一个道士的故事,这是一愈来愈残酷的修炼世界,且看小道士如何不断突破,踏血前行,俯视苍生,打开陈封已久的仙道之门……
  • 萌娃娇妻,夫君很男神!萌娃娇妻,夫君很男神!打不倒的小坚强|仙侠传言,她命格天煞,鬼族守灵上神,一旦苏醒,人仙魔三界灾难; 传言,他道风仙骨,天族唯一少君,且生生世世只对一人痴心; 然而,传言而已,怎可尽信。 她不过是蠢萌蠢萌的白虎,他不过是连饺子都煮不好的男人; “少君,你为何不肯收我为徒?” 他没回答,只是将那盘亲自下厨煮的肠穿肚烂的饺子往她那边又推了推,一双眸子漾满宠溺。 她窃喜以为,他不愿与她成为师徒,是想做她的男神夫君。 却,一切不过是以为。 当她做错事,是他亲手打出了埋在她身上的七窍玲珑骨—— 当他深爱女子还魂归来,她才知,什么是海誓山盟,什么是笑着牺牲。 “既然你心中无我,何苦让我越陷越深?众山倾,河水竭,你我从此恩断义绝。” ◇◇◇◇ 欢脱小剧场: 男神遥指远处山林烂漫,“小白虎,给为师以此景作诗。” 白虎脸皱包子苦想,一只白兔蹦跶跳过,福灵一至:“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割腕动脉割静脉,一动不动真可爱。” 男神甚是欣慰,“好诗,好诗。” 打酱油的某狐嘴角一抽,凑热闹道,“两只妖孽,两只妖孽,谈恋爱,谈恋爱,一只逗B傻缺,一只装B闷骚,真变态,真变态。” 简介无能,小强温馨提示:女主略粗糙,男主略闷骚,看文没风险,入坑自然就不需要谨慎。 点一下下↓↓↓↓面的【加入书架】哦~ * 推荐好友豆子贱文:《夫人,贱下留情!》,无节操,无下限,大家用力去戳,表客气! 链接:http://m.pgsk.com/a/886495/
  • 失忆侠女养成记失忆侠女养成记莫一一|仙侠她却从未想过为何支离破碎的记忆里满是美好幸福,桃疆知道自己忘掉了很多很多东西,幸福得有一种诡谲的气息。她不知道自己那些大段大段的空白里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东西,更没想到有一天会循着仇人的回忆去找寻自己丢失的时光。当真相随着记忆的推移一点点揭开,到最后才明白,一切恩怨纠葛,或许皆是命中注定,无关爱恨,无关风月。而她和楚凉之间,究竟是爱情,是亲情抑或只是依赖,谁能说得清呢。也许不过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千言万语实不足为外人道。--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