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这次是真的忘记……”,“如果你死了……我一定会忘记你

李郁风心想着,以冰剑插在地上。支持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原来真的是他的血

。想要他一直在身边

如果有人要已经快要崩溃的他。那么只能是她。,如果有人要结束掉这个腐烂的王朝,那么一定是他

,沈青愁刺中了他的要害,他本该当场死去,可是不知为何。他竟然苟延残喘了片刻

,而后的一切,环环相扣,不管是沈陌、柳飞红、裘明华、沈青愁、朱小指、秦子澈等等所有人的出现,无不是促成今日之局的实现,一切都像是沿着轨迹在发展。就好像一本被人写好了的书

,他的情况还很危险,寒毒攻心,引发他的一直被他压制的寒毒,这后果不比一剑毙命来的轻松多少,可是他觉得。自己还能活得更久一点

,余辉洒下。天地万物仿佛染上一层旧日的颜色

,花鸢抱起沈青愁,也不理慌乱一团的那些李郁风的走狗。决然而去

,那一瞬间,李郁风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被惊动的人们纷纷涌进了主帅的营帐,而营帐之外,秦子澈单膝跪地,失声痛哭,痛不欲生。任谁看到都无法不动容

”,没有了,秦子澈确定没有破绽了,最后回望了他大哥是尸体一眼:喃喃道。“我只是……付出的已经太多了而已

“有奸细——”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说的了,如果今天死在这里吗,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

,沈青愁笑了,他做到了。他替她杀了他

,那是他沉重、漫长。期待已久的宿命

。依旧是彼此

,毁了她一生的人,是她从血缘上讲的父亲,甚至她的出生。也是他给她母亲造成的耻辱。她是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生的人

,李郁风不知为何,慢了一刹,花鸢的抓住了这个机会攻了过去,可是她身边的沈青愁却在半途夺过了她手里的剑。顺着他的剑势刺进了李郁风的胸膛

”,花鸢抱着沈青愁,沈青愁还是在笑,虽然他受了重伤,虽然他寒毒攻心:但是他笑着道。“偏了……他的手偏了那么……那么一点

,好容易到了这个地步?他怎么舍得死

,秦子澈想了想?这个说辞还有破绽吗

,原来这一身红衣的花鸢。多么像他梦中的红梅

,他仰着头,从他这个方向看。正好可以看到那片被花鸢和沈青愁血洗过后的西夷营地

”,“我不懂什么国家大义,但是我看见一个国家正在支离破碎;我不关心别人的生活,但是我看到哀鸿遍野,人们都在痛苦中挣扎;而我形单影只,因为我真正关心的那些人全都被你害死了,你可以夺得天下?可这对我又有何用

,沈青愁的提醒。让花鸢从自怨自怜中清醒过来

,花鸢看到沈青愁发乌的嘴唇,以及伤口处的凝冰,便知道他重伤之下,引发寒毒发作,只怕情况十分不妙。便要带他寻一处安全之地为他用修罗苦心经同修之法疗伤

,李郁风似乎还是在意花鸢这个女儿的,但沈青愁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他挡在了花鸢面前

,他的嘴唇干裂,面色如纸,正在和体内的寒毒相抗衡,如果可以说,他很想告诉她,沈青愁怔然的望着天空。他永远也不会离开她,因为他知道她是有多么的害怕孤单

,可是他好像看到的不是面前的景物。他好像看到了其他更为恢弘的东西

“,“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你一定要毁掉这一切!你是一个疯子吗

如果你还能活下去……”,“我不会再离开了

,那些来来往往的人还没想到,昭南王三子,世子秦子昂属人中龙凤,三公子秦子纠难成大器,当世子过世之后,也许事情实在突然。能辅佐王爷成就大业的,就只剩下了二公子秦子澈

。想要有个人在身边

?“没有人想问为什么吗。”秦子澈遗憾的自语道

”李郁风对花鸢道?“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你一定无法原谅:我可倾其所有给你,你又是否愿意。”,但我也已命不久矣,如今我已握得半壁江山,可是这些对我已一无用处,若是你肯,待我完成剩下的事,“孩子

,事情的经过是,他把奸细带进来,因为秦子昂准备亲自诱供,而此人十分狡诈,趁机刺杀了他的大哥,他所做的。只是手刃仇人罢了

,在她的心里。她的父亲是花洗心

,他终于下了。倒在地上仰望着天空

,她拖着他,要把他带回中原,带他去找活菩萨,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定能救回他

,没有人会问。因为在场会问的人已经全死了

,面对花鸢的质问,李郁风明白。她从来也不会是他的女儿了

,李郁风死了,奇怪的是他死后的表情,竟然比他活着的时候显得轻松许多。唇角微微带着笑意

,沈青愁这样说,一半是借题发挥,埋怨花鸢对他狠心。一半也是因为了然李郁风的目的

,他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遇到了永华郡主,他的血脉在她的身上被孕育。这是他为自己的灭亡埋下种子

带着冰冷的美……,此时,剑光袭来

。那个人已经吓得跌倒在地了

,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前尘恩怨似乎都被遗忘了,唯有难以割舍的。便只有彼此

,昭南世子秦子昂,甚至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断了气,这是他二弟的慈悲。他不想让他太痛苦

外面便传来他歇斯底里的声音——,秦子澈收回目光,冲出了营帐

,一个人生前的信仰?又是否在死后能够长存

,李郁风悟了,或者彻底疯了。但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而李郁风原本刺向花鸢的那一剑。便正好扎进了沈青愁心脏以下的位置

,那些绽放在她剑尖上的血色红梅。就与他梦中的一样

……

,李郁风的难过,并不是装出来的,他时日不多,李家将亡于他这一代,而他唯一的血脉。却是这样恨着他

,既然付出了这么多?凭什么不能去争取

,天空中好像下起了雨,就像多年前的那个雨天一样:他仿佛还听到了有人对他说话的声音

?——天那边有什么好看的

,他惊异,然而突然明白了什么。又突然觉得很累了

,花鸢刚刚的确生出点点情绪,却不是因为对李郁风产生了感情。而是悲怜自己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秦子澈道

”沈青愁讽刺的一笑,道?“你可以诱惑我,却无法诱惑她,她是我见过心肠最狠的女人:你觉得她会忘记你刚刚想要杀死她的事吗。”,“花鸢是跟我截然不同的人

?——你在什么

,但这叫他怎么甘心?怎么能甘心

,秦子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他进来带进来的这个人,是潜伏在军营里的奸细。而证据也是他一早交给他的大哥秦子昂的

”,天下还是一个太平的天下……只要你什么都不做,这些都会有,可偏偏是你,毁了所以我在乎的东西,花鸢冷笑着,第六:现在倾你所有,你说,道!“我只愿第一,我娘健在;第二,我爹不枉死;第三,莫九活着;第四,曾经收留过我的谢家村仍是太平安康,第五、我和老鬼不曾互相伤害,不曾遍体鳞伤,对我又有什么用

,这些都是没有答案的,在这一场人世间最巅峰的厮杀中,没有一个人是赢家。然而这却是一场无法避免的结局

,“老鬼——”花鸢一手拿着剑,一手接住了倒下的沈青愁。惊叫道

,“老鬼——”花鸢抱着沈青愁。泪目中看了一眼被他刺中的李郁风

“世子遇刺了——”

,遇雪尤清。经霜更艳

,李郁风一死,他身边所剩无几的人自然树倒猢狲散,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算沈青愁倒下了。也没有人再敢对他们做什么了

“我只剩下你了……”,“但是请你不要……不要离开我……”花鸢终于不再嘴硬,痛苦泪流:哀求道

,“你可以得到我的一切,你甚至不用认我?可好。”李郁风又小心翼翼的问

,就让他来吧,跟以前一样。所有她不愿做的事情

,大漠的风沙,仿佛从来没有停止过?究竟埋没了多少尸骨

鞋面上。一滴、两滴、三滴……那些血是从他胸口涌出的。,李郁风怔怔的站在那里,低头看着自己原本干净的鞋面

,他看到的?难道就是他的梦

,十年前李郁风和柳飞红联手才能杀死血屠沈陌,就算这十年他武功如何精进,两个“血屠”他也敌不过,他想要拉拢花鸢。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快救救他……救救我大哥吧……”,“快来人

最后留在对方身边的……,我们沿着过去的足迹前进,不管重复多少遍

,秦子澈的宝剑在滴血。一招毙命

,残阳如血。大漠黄沙

,宿命。是一种可怕的轮回

,这个王朝有负于李家。于是埋下了灭亡的种子

,最后一击,李郁风没有刺穿他的心脏,是因为他的手偏了,不管他是不是故意的。沈青愁都庆幸自己还活着

,大帐内,秦子澈拥抱着一个紫袍青年。他手里的匕首深深埋进了那人的心口

,可惜,他的武功没有秦子澈高,他还没有挨到门口。他的背后就被劈开了

,这样,也很好……因为。不会再有人背负他背负的一切了

,也许这就是一切的原因,为什么他们要经历的种种苦难,为什么要背负上沉痛的枷锁,那些在其中赋予他们或者善良或者邪恶的品质。不过是为终结一个……属于他的时代

,沙漠中,拖着另一个人的身影,仿佛变成了多年之前那个在笸箩草丛中跪在地上,慢慢以膝盖挪动身体。却仍然不舍得松开对方的少年

,花鸢的头发被风吹得纠结,身上衣甲破裂,连脸上也是脏污得厉害,她背着一架用路上捡的木头断枝做的简单的担架。上面是奄奄一息的沈青愁

。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也罢,我不是你的父亲。你也不是我的女儿。”李郁风抬起了他的冰剑

,秦子昂一直挡在他的前面,不管他做了什么,最后依然是成就他的功绩,只是因为。他的母族更加高贵

。不想再孤单一个人了

,他想着,走到秦子昂的身边,抽出匕首,在自己肩膀上狠狠划了一刀,立即鲜血淋漓。而后他又将匕首塞在了那名奸细的手中

,秦子昂倒在秦子澈的怀里,秦子澈轻轻的放下他。然后抬眼扫了一眼旁边的人

,那个人该死,但,不该死在她手上……是不是只有他?会在乎她背负上弑父之罪

,那个人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翻起身就往外跑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阴阳莜阴阳莜青梅煮酒点中文 |仙侠只为宏扬中华千古文化,希文忧字生缘,希仁正义青天。萧居脱尘出阴阳,不在变数天。萧氏为阴,萧执为阳,杭城为定点,紫气生萧居,鸿蒙笑叹。
  • 重生之校花女商人重生之校花女商人暗语|仙侠王媛死了?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她的灵魂穿越了,回到了自己的高三时期。这是这一次,感觉似乎已经和自己的上一世有什么相似的了,妈妈受不了苦和别人私奔了,父亲成了个木头人般的摆设,家里还有二弟三妹,身子骨是越看越瘦,为了养家,为了让自己的弟弟妹妹过上好日子,她必须努力,从走进深山找食材卖钱,到拥有特异功能,一切的一切就这么在这一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绝世凶魔绝世凶魔肥勒|仙侠我魔道中人,不尊天道只守本心!纵是天意难违,亦要放手一搏,夺天地造化,炼万物生灵,把一切占有,归于己身,此即魔道。 中华古武宗师穿越到修真界魔宗,演绎一段霸气绝伦的凶魔之路!
  • 绝宠之公子的恶妻绝宠之公子的恶妻侧耳听风|仙侠长山绿水间,一座庄园坐落在其中。宅邸恢弘错落有致,精雅中透着不凡,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家。 庄园内,丫鬟小厮敛声静语,行走之时亦是极其小心,尽力的不发出任何声音,规矩的很。 一长廊尽头,一个白色的小身影靠在栏杆上,上半身处在房檐的阴凉里,下半身却徜徉在阳光之下。 小人儿是个女孩儿,白色的裙子布料算不上高档,不过因着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也使得无人会注意那裙子的质地。 ……
  • 红尘客栈之往生篇红尘客栈之往生篇天南星殿下|仙侠每个人都有斩不断的红尘往事,仙、魔、妖、人、鬼,都走在一条苍凉的不归路上。不过据说世间有一间神奇的红尘客栈,客栈中有一位神秘的老板娘,她会给所有人一杯了红尘,这杯酒能够真的了结一切宿命轮回,不过,喝下这杯酒前,你愿不愿意最后讲一遍你的故事?
  • 洪荒之天极洪荒之天极李牧风|仙侠是真?是幻?是劫?是道?穿越到洪荒,是偶然,还是命运?面对虚无缥缈的至道,唯心而已……修真大拿重生洪荒修成不灭圣体,广收门徒……
  • 造化之门造化之门鹅是老五|仙侠这是一个支离破碎的角落,这是一个被遗忘的世界。 那一天,是宁城最失意的时候,那一天,他被硬生生的带到了这里。 这个角落因为有了宁城,将在浩瀚星空中留名,这个世界也因为有了宁城,将在无尽宇宙中精彩!
  • 天涯天涯昨非|仙侠漫天的芦苇在西风中摇曳着,荡然如远方飘来的很箫声,每一片叶子上都被风打下秋的印记,他们不顾一切的舞动着,缺少了水份的腰肢互相地纠缠着,那样的摩擦在风中晃动着,发出一种如天如地如梦如幻如云如电如泣如诉如歌如慕的歌声,像极了行板和秦腔汉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天下男妖皆炉鼎天下男妖皆炉鼎狐不归|仙侠缠绵病榻的光棍老初女一朝穿越成缠绵床榻的异世豪放女。 许观音想死的心都有了…… 男妖满屋,个个绝色,全是炉鼎。 妖性难驯,狡诈奸猾,许观音冷冷一笑:想逆袭翻身?想得美。
  • 仙骄仙骄万更|仙侠既有正,当有邪;大道无力,我定邪度众生!众仙不仁,我必血伐诸仙!以杀戮功德,成就我……一世仙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