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也罢,我不是你的父亲,你也不是我的女儿。”李郁风抬起了他的冰剑。

他把奸细带进来,事情的经过是,因为秦子昂准备亲自诱供,而此人十分狡诈,趁机刺杀了他的大哥,他所做的,只是手刃仇人罢了。

他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遇到了永华郡主,他的血脉在她的身上被孕育,这是他为自己的灭亡埋下种子。

他看到的,难道就是他的梦?

这样,也很好……因为,不会再有人背负他背负的一切了。

而后的一切,环环相扣,不管是沈陌、柳飞红、裘明华、沈青愁、朱小指、秦子澈等等所有人的出现,无不是促成今日之局的实现,一切都像是沿着轨迹在发展,就好像一本被人写好了的书。

他终于下了,倒在地上仰望着天空。

沈青愁这样说,一半是借题发挥,埋怨花鸢对他狠心,一半也是因为了然李郁风的目的。

想要他一直在身边。

那一瞬间,李郁风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这些都是没有答案的,在这一场人世间最巅峰的厮杀中,没有一个人是赢家,然而这却是一场无法避免的结局。

“如果你死了……我一定会忘记你,这次是真的忘记……”

没有了,秦子澈确定没有破绽了,最后回望了他大哥是尸体一眼,喃喃道:“我只是……付出的已经太多了而已。”

——你在什么?

昭南世子秦子昂,甚至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断了气,这是他二弟的慈悲,他不想让他太痛苦。

十年前李郁风和柳飞红联手才能杀死血屠沈陌,就算这十年他武功如何精进,两个“血屠”他也敌不过,他想要拉拢花鸢,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余辉洒下,天地万物仿佛染上一层旧日的颜色。

可是他好像看到的不是面前的景物,他好像看到了其他更为恢弘的东西。

“老鬼——”花鸢抱着沈青愁,泪目中看了一眼被他刺中的李郁风。

他想着,走到秦子昂的身边,抽出匕首,在自己肩膀上狠狠划了一刀,立即鲜血淋漓,而后他又将匕首塞在了那名奸细的手中。

“没有人想问为什么吗?”秦子澈遗憾的自语道。

就让他来吧,跟以前一样,所有她不愿做的事情。

我们沿着过去的足迹前进,不管重复多少遍,最后留在对方身边的……

那是他沉重、漫长,期待已久的宿命。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说的了,如果今天死在这里吗,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

没有人会问,因为在场会问的人已经全死了。

那个人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翻起身就往外跑。

如果有人要结束掉这个腐烂的王朝,那么一定是他。如果有人要已经快要崩溃的他,那么只能是她。

那些来来往往的人还没想到,昭南王三子,也许事情实在突然,世子秦子昂属人中龙凤,三公子秦子纠难成大器,当世子过世之后,能辅佐王爷成就大业的,就只剩下了二公子秦子澈。

也许这就是一切的原因,为什么他们要经历的种种苦难,为什么要背负上沉痛的枷锁,那些在其中赋予他们或者善良或者邪恶的品质,不过是为终结一个……属于他的时代。

面对花鸢的质问,李郁风明白,她从来也不会是他的女儿了。

“老鬼——”花鸢一手拿着剑,一手接住了倒下的沈青愁,惊叫道。

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李郁风悟了,或者彻底疯了,但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他仰着头,从他这个方向看,正好可以看到那片被花鸢和沈青愁血洗过后的西夷营地。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秦子澈道。

……

“我不会再离开了,如果你还能活下去……”

在她的心里,她的父亲是花洗心。

秦子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他进来带进来的这个人,是潜伏在军营里的奸细,而证据也是他一早交给他的大哥秦子昂的。

“你可以得到我的一切,你甚至不用认我,可好?”李郁风又小心翼翼的问。

一个人生前的信仰,又是否在死后能够长存?

秦子澈收回目光,冲出了营帐,外面便传来他歇斯底里的声音——

他惊异,然而突然明白了什么,又突然觉得很累了。

大漠的风沙,仿佛从来没有停止过,究竟埋没了多少尸骨?

“有奸细——”

原来这一身红衣的花鸢,多么像他梦中的红梅。

秦子昂一直挡在他的前面,不管他做了什么,最后依然是成就他的功绩,只是因为,他的母族更加高贵。

“世子遇刺了——”

依旧是彼此。

秦子昂倒在秦子澈的怀里,秦子澈轻轻的放下他,然后抬眼扫了一眼旁边的人。

秦子澈想了想,这个说辞还有破绽吗?

宿命,是一种可怕的轮回。

而李郁风原本刺向花鸢的那一剑,便正好扎进了沈青愁心脏以下的位置。

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前尘恩怨似乎都被遗忘了,唯有难以割舍的,便只有彼此。

沈青愁的提醒,让花鸢从自怨自怜中清醒过来。

可惜,他的武功没有秦子澈高,他还没有挨到门口,他的背后就被劈开了。

沈青愁刺中了他的要害,他本该当场死去,可是不知为何,他竟然苟延残喘了片刻。

但这叫他怎么甘心,怎么能甘心?

原来真的是他的血。李郁风心想着,以冰剑插在地上,支持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我娘健在;第二,我爹不枉死;第三,莫九活着;第四,曾经收留过我的谢家村仍是太平安康,道:“我只愿第一,第五、我和老鬼不曾互相伤害,不曾遍体鳞伤,第六,天下还是一个太平的天下……只要你什么都不做,这些都会有,花鸢冷笑着,可偏偏是你,毁了所以我在乎的东西,现在倾你所有,你说,对我又有什么用!”

此时,剑光袭来,带着冰冷的美……

花鸢抱着沈青愁,沈青愁还是在笑,虽然他受了重伤,虽然他寒毒攻心,但是他笑着道:“偏了……他的手偏了那么……那么一点。”

“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你一定要毁掉这一切,你是一个疯子吗!“

想要有个人在身边。

那个人已经吓得跌倒在地了。

大帐内,秦子澈拥抱着一个紫袍青年,他手里的匕首深深埋进了那人的心口。

她拖着他,要把他带回中原,带他去找活菩萨,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定能救回他。

——天那边有什么好看的?

花鸢抱起沈青愁,也不理慌乱一团的那些李郁风的走狗,决然而去。

“快来人,快救救他……救救我大哥吧……”

遇雪尤清,经霜更艳。

花鸢的头发被风吹得纠结,身上衣甲破裂,连脸上也是脏污得厉害,她背着一架用路上捡的木头断枝做的简单的担架,上面是奄奄一息的沈青愁。

那个人该死,但,不该死在她手上……是不是只有他,会在乎她背负上弑父之罪?

毁了她一生的人,是她从血缘上讲的父亲,甚至她的出生,也是他给她母亲造成的耻辱。她是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生的人。

但我也已命不久矣,如今我已握得半壁江山,“孩子。”李郁风对花鸢道:“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你一定无法原谅,可是这些对我已一无用处,若是你肯,待我完成剩下的事,我可倾其所有给你,你又是否愿意?”

好容易到了这个地步,他怎么舍得死?

李郁风的难过,并不是装出来的,他时日不多,李家将亡于他这一代,而他唯一的血脉,却是这样恨着他。

花鸢刚刚的确生出点点情绪,却不是因为对李郁风产生了感情,而是悲怜自己。

花鸢看到沈青愁发乌的嘴唇,以及伤口处的凝冰,便知道他重伤之下,引发寒毒发作,只怕情况十分不妙,便要带他寻一处安全之地为他用修罗苦心经同修之法疗伤。

最后一击,李郁风没有刺穿他的心脏,是因为他的手偏了,不管他是不是故意的,沈青愁都庆幸自己还活着。

沈青愁笑了,他做到了,他替她杀了他。

残阳如血,大漠黄沙。

李郁风怔怔的站在那里,低头看着自己原本干净的鞋面。鞋面上,一滴、两滴、三滴……那些血是从他胸口涌出的。

这个王朝有负于李家,于是埋下了灭亡的种子。

被惊动的人们纷纷涌进了主帅的营帐,而营帐之外,秦子澈单膝跪地,失声痛哭,痛不欲生,任谁看到都无法不动容。

他的情况还很危险,寒毒攻心,引发他的一直被他压制的寒毒,这后果不比一剑毙命来的轻松多少,可是他觉得,自己还能活得更久一点。

秦子澈的宝剑在滴血,一招毙命。

沙漠中,拖着另一个人的身影,仿佛变成了多年之前那个在笸箩草丛中跪在地上,慢慢以膝盖挪动身体,却仍然不舍得松开对方的少年。

但是我看见一个国家正在支离破碎;我不关心别人的生活,“我不懂什么国家大义,但是我看到哀鸿遍野,人们都在痛苦中挣扎;而我形单影只,因为我真正关心的那些人全都被你害死了,你可以夺得天下,可这对我又有何用?”

天空中好像下起了雨,就像多年前的那个雨天一样,他仿佛还听到了有人对他说话的声音:

李郁风不知为何,慢了一刹,花鸢的抓住了这个机会攻了过去,可是她身边的沈青愁却在半途夺过了她手里的剑,顺着他的剑势刺进了李郁风的胸膛。

“花鸢是跟我截然不同的人。”沈青愁讽刺的一笑,道:“你可以诱惑我,却无法诱惑她,她是我见过心肠最狠的女人,你觉得她会忘记你刚刚想要杀死她的事吗?”

那些绽放在她剑尖上的血色红梅,就与他梦中的一样。

李郁风一死,他身边所剩无几的人自然树倒猢狲散,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算沈青愁倒下了,也没有人再敢对他们做什么了。

李郁风死了,奇怪的是他死后的表情,竟然比他活着的时候显得轻松许多,唇角微微带着笑意。

“但是请你不要……不要离开我……”花鸢终于不再嘴硬,痛苦泪流,哀求道:“我只剩下你了……”

他的嘴唇干裂,面色如纸,沈青愁怔然的望着天空,正在和体内的寒毒相抗衡,如果可以说,他很想告诉她,他永远也不会离开她,因为他知道她是有多么的害怕孤单。

李郁风似乎还是在意花鸢这个女儿的,但沈青愁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他挡在了花鸢面前。

不想再孤单一个人了。

既然付出了这么多,凭什么不能去争取?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媚骨生妖:夫君,收了我吧媚骨生妖:夫君,收了我吧清风月|仙侠她是清丽可人的妖狐。八百年前,他是天险山青云观的修行之人却被她当枪使。使完了就溜之大吉。他是冰漠之原的狼主,差点夺走她的纯真。而身为梦魇山鬼主的他,只是偶遇,却一眼万年。恩恩怨怨,爱恨情仇,八百年后,谁成了谁的伤,谁又牵绊了谁?他,习惯了她的死缠烂打。他,受不了她的冷若冰霜。他,痴恋于她的妩媚娇笑。
  • 重生之逆转仙途重生之逆转仙途雾矢翊|仙侠司凌原本以为这个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情是做了百年的善鬼!但是,原来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不只穿成了个修为灵根尽毁的男人,原身还是穿越的黑暗玛丽苏的男人之一,又遇到了与原身有仇的金手指重生女,还要时不时地应付嫉妒的黑暗玛丽苏的男人们的设计迫害,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司凌决定,让穿越女和重生女相爱相杀去吧,她要赶紧修练恢复真身去了。此文开始女穿男,最后会恢复女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妖孽蛇王不好惹妖孽蛇王不好惹~浅莫默|仙侠二十岁生日上天送给她一个好礼把她送到海底蛇宫浴池,又好死不死目睹三只妖孽美男出浴图!啥?负责?妖孽蛇王一号冷面薄情一脚把她揣到床下,“滚!人类不配爬上本王的床!”妖孽蛇王二号带着桃花媚眼色迷迷将她拐上榻,“虽然本王已经立了妃,不在乎多你一个,从了我吧!”
  • 九龙剑典九龙剑典霸神|仙侠一道流星的陨落,有的人会感到时间的流逝,还有人会感到美丽的短暂。傲月当空,各式各样的飞行器在天空中飞翔。每个人驾驶着私人的宇宙飞船穿梭在各大星球上,突然天空中飞过一个人。他乘着飞行摩托载着一个女孩在天空飞舞。
  • 御姐发飙,殿下咱们走着瞧!御姐发飙,殿下咱们走着瞧!莫染染|仙侠叶樱本是叱咤商界的女企业家,在职场得意之际却情场失意情场失意。 从此她变得冷心冷情,全身心投入事业,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本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不曾想在错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那人却闯入了自己的心扉,从此开始了一段你追我赶的恋情。 *********** 那个带着千年预言而来的神秘男子,那个背负世界光明人类生存的男子,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她的心。 当她冰冷的心终于被他融化的时候,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然而她却不愿放弃,“我们的责任不可避免,我们的宿命却能更改,只要你能往前一步。” 她放下自己的事业放下自己的自尊追随着他一起面对变异的各种族,终于用自己的心温暖了他。 只是本以为天意可违,宿命可抗,却在携手找到终极大boss的时候,才发现命运原来一直在捉弄她。
  • 现代逍遥少爷现代逍遥少爷龙帝冥王|仙侠一个万年传承,古老而神秘的修真家族的唯一传人。他自小聪明绝顶,天生身具神魔之体,成为数千年来唯一一个能够修炼《神魔诀》的人。在短短的十几年中,他却一次偶然的条件下连跳几级,修炼到了分神期的境界。从此,原本就想在世俗世界逍遥快活的他,开始了他进入世俗世界之旅,更是把商海筹谋,寻幽探密当成了他在世俗世界的乐趣。而在全国以及世界的行走中,林天石也不断的发现很探索了很多古今中外的神秘之地,从中解开了一个又一个的迷!
  • 神魔志神魔志今朝|仙侠世间浩渺,无奇不有,诸般妖魔鬼怪,各种飞禽走兽,又有能人异士,构成瑰丽仙侠,造就茶间奇谭。
  • 天涯天涯昨非|仙侠漫天的芦苇在西风中摇曳着,荡然如远方飘来的很箫声,每一片叶子上都被风打下秋的印记,他们不顾一切的舞动着,缺少了水份的腰肢互相地纠缠着,那样的摩擦在风中晃动着,发出一种如天如地如梦如幻如云如电如泣如诉如歌如慕的歌声,像极了行板和秦腔汉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妖孽蛇王不好惹妖孽蛇王不好惹~浅莫默|仙侠二十岁生日上天送给她一个好礼把她送到海底蛇宫浴池,又好死不死目睹三只妖孽美男出浴图!啥?负责?妖孽蛇王一号冷面薄情一脚把她揣到床下,“滚!人类不配爬上本王的床!”妖孽蛇王二号带着桃花媚眼色迷迷将她拐上榻,“虽然本王已经立了妃,不在乎多你一个,从了我吧!”
  • 傲剑惊神傲剑惊神桥头鬼影|仙侠武术天才李长风,却因先天灵魂不全,始终不能破入先天境界,沦为庸才。 一次被仇家追伤,重伤垂死,无意中却融合前世的元神残念,补全缺失。 从此,李长风妖孽般崛起,修为如同坐火箭般青云直上,横扫同辈! 一剑在手,斩仙屠魔,荡尽乾坤,傲笑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