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8) 第42章 千鬼跳崖

”,大师兄又问?“老三:你有什么办法对付石棺里的东西

,我问?“哪只手。”公子寻指指那个人形的左手部位。那只手平放在左侧离身体一寸左右的地方,并不见得有什么怪异:人躺下之后都是这样子吧

,说。“你别担心,我们能出去。”也不知道他信了没有,朝他勉强地笑了笑:他点点头,看来这孩子确实是紧张。我把手背在身后,不想让他看出来我在颤抖,又继续看着那张吓人之至的血网

,我抬头看着公子寻。眼睛瞪得大大的

,那个雕成盖在石布下的人体的浮雕,不是什么石头,谁也想不到。而是真的人体,刚才的变化太出人意料了,人的尸体

“建国叔,你,你看:那只手——”,公子寻指着那个椁盖上的人形说

,跑起来大打折扣,大师兄年纪将届四旬,我毕竟也受了不少伤。却先我几步到了。大师兄走到老三近旁,挥起刀子对准那只手的手腕就是一刀

,我回忆着刚进来时看到的情景,似乎那只手真如公子寻所说。是贴在大腿上的。那么说——这只手真的在动

不过这恰恰是我不老到的表现,如果建坟的人真的要骗我这种人,以我不算敏锐的直觉也能感觉到。只要把真正的龙口衔棺设计成现在这样,就已经把我骗过了。但大师兄却没那么容易上当。,这里不太可能是真正的龙口衔棺

,老三把刀从大师兄手里接过去,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哐当”一声丢在地上

,老三的手停下来时,他的两根手指上已经夹着一点儿正燃烧着的灯芯。火焰在他沾着血的指尖跳跃

,把矿灯递给我,自己一只手拿着蜡烛,老三接过蜡烛。另一只手空着,缓缓走向大师兄和那具石棺椁

他把右手拿到嘴前。再拿出来时,老三全神贯注看着大师兄和那只手,忽然,右手抬起,三指握拳,两根手指的指尖已经各沾着一点儿猩红的鲜血。,两根伸直的手指伸进嘴里,一口咬破,食指中指并拢伸直

”,公子寻低声问我?“建国叔,我们:能不能从这里出去

那些石缝却没停,依旧噼里啪啦越裂越大,整个石棺椁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千年老龟的古旧龟壳。,石棺升到齐一人高的地方就停住了

我也转过头去看着他的那只手。目光却被那把柳叶刀吸了过去。,大师兄赶紧退过来,站在我和老三中间,不住地揉着他的那只手

我们三人呈扇形散开。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老三抹了抹脸上的汗,瞪着眼睛,一步一步慢慢地朝石棺椁靠近

”,大师兄看见老三手里扑闪扑闪的蜡烛,问?“老三:这是——你怎么会有尸油蜡烛

,那里还有一小片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依旧是一片未知的黑暗,未知。而且危险。我能看到老三举着锤子的手臂上突起的青筋

,公子寻的眼睛也睁得滚圆滚圆,分不清他究竟是兴奋。还是恐惧

这些缝隙一条连着一条,纵横交错,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往来回环,公子寻伸手指了指四周,结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只见地面上所有的石缝里都有红色的血液在流动着

,那根蜡烛兀自静静地燃烧着,红色的蜡泪一滴一滴顺着烛身流下、凝固,流到半路。就完全硬了

,蜡烛在他的左手手心里啪啪烧着,不时有油星子从灯芯处跳出来,老三一小步一小步走向大师兄。溅到他的手上,他在大师兄和石棺椁前两步的地方站定

念完。整只手像一只轻灵的燕子,老三嘴巴在动,念念有词,但念的是什么,一下从蜡烛的火焰上方掠过。,老三迅疾地挥起右手,两根手指呈剪刀状张开,谁也没听到

”,大师兄看着那具石棺椁说。“这里面是这间石室地面上最高的地方,这血网既然能流满整个石室,我转头回到大师兄和老三那边。两人也已经发现了地面上的变化:那就说明,血是从这里面流出来的

,大师兄的谨慎和认真一直是我望尘莫及的。可惜大师兄这次真的是谨慎得过了

,老三把矿灯往那地方一照。地上只有一个断了的锤头

他一点儿不敢动自己那只被抓住的右手,他知道越是挣扎。就会被抓得越紧。,大师兄正在拼命和那只手对抗着

可是一看他们俩,情况虽然比我好些。但也是惊慌得呆若木鸡。,我看向老三和大师兄,希望他们两个能给我一点点精神上的支持

,那把柳叶刀竟然已经被抓得歪歪扭扭,整个刀身弯了回来。就像一团被谁信手揉皱的废纸团

老三刚才正用力蹬着。一下失去平衡,大师兄躲闪不及,整个人翻滚着从棺椁上掉了下来。,那只手一松,突然失力,刀子和手掌竟一起被那只手包住了

,我看着这个覆盖了整个石室的血网。惊呆了

我再俯低看,那里是一条石块和石块之间的凹痕。那里面流的,我低头用矿灯看去,像是血。,凹痕里,有一种暗红色的液体正在缓缓均匀地流动着

我一会儿看看那个正在开裂的石棺,地面上的血网流动的速度也快了许多。一会儿看看地面上循环流动着的血网,小腿已经颤抖得快站不住了。,甚至有些湍急,多看几眼就让人目眩神迷

石棺先是一动不动。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棺内时断时续地传来。,第一个出声的是那具石棺椁

,公子寻还站在他之前一直站着的地方。整个过程他没有移动一步

”,我走过去,说?“寻子:你怎么了

可是老三才刚刚跳起来,人就“啪啦”一声摔倒了,于是纵身一跃。整个人像被齐根斩断的一棵树,老三看了一遍,什么也没看到,一下子栽倒在棺椁上。,要从棺椁上跳下来

”公子寻说着,公子寻说。“那只手在动。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又指了指那只手现在所在的位置。,那只手是贴在那个人大腿上的,可是现在,那只手:那只手已经到这里来了

说实话,老三刚才用出来的那些手法,拿着蜡烛走向那具石棺椁。还有这根蜡烛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他从何处得到这些东西,老三看着大师兄不说话,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僵硬的脸上忽然闪现一丝奇怪的笑容

这一小块空白的地板上,摆着那具石棺椁,这个网的中间留下了一个八边形的空白。还站着我们三个,公子寻一个人站在这个八边形石板旁边的另一个石板上。,这是一块完整的、略微比其他所有地方高出一点点的石板

可是撞了几次,没有一点儿松动。老三急了。他猛地踢了一下自己的脚,那只手依旧像铁锁一样锁在他的脚上,依旧稳稳地紧抓着他的脚。,抬起脚就往石棺上撞,想把那只手撞下来。那只手却安然无恙,老三咬牙切齿又挣扎着要站起来

,裂缝噼里啪啦地慢慢变大、变多,一分钟不到。整个棺椁就出现了不下十条手指粗细的裂缝

“那个人:那个人——”,公子寻满脸惧色,指着入口处那道高大的石门,语无伦次地说

,这里真的不是龙口衔棺。这我也是接下来才知道的。当时没有谁能确定这里只是一个迷冢

抬头看去。那石门依旧静悄悄地立着,我身子一缩,不过,门缝却似乎变大了一点儿。刚才真的有人躲在门板后面?大师兄和老三也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道门,四个人像雕塑一样看着石门,僵僵地站着,谁也没有出声。

大师兄换了个位子,照着那只手的腕关节处,挥刀再劈。刀锋就要到的时候,那只手忽然把老三一放,然后五指箕张,转头迎向大师兄劈过来的刀刃。

老三挣扎着要爬起来,可是人才站起一半,“啪啦”,又摔倒了。老三用矿灯照了照自己的腿,一只青黑色的手正牢牢攥住他的一只鞋子。

我掉头看那扇门。门还是那样,半开着,一条刚好够两人并行的门缝与刚才一样开着,没有任何装饰,无声无息立在那里。

“梆——”一声清脆响亮的金石相撞的声音。接着“咔嚓”一声,锤子的木柄断了。老三这一锤头已经运足了全身的力气,他想不到这一下竟会落空。

接着,石棺像是被什么东西顶起来一样,缓缓上升着。石棺升着升着,四壁竟开始出现裂缝。

我跟大师兄急忙跑上去,我从包里掏出三把柳叶刀一边跑一边给大师兄递过去一把,然后再把余下的其中一把往老三那边一抛,大声喊道:“三师兄,接着。”

老三对准石布的中间敲下了第一凿子,又把锤子举起,要敲下去。

我们再回过头去看椁盖上已经坐起的那个人形时,却发现,那东西竟然不见了。真正是一眨眼的时间,短得不能再短了,这东西到哪去了?

四把矿灯一起照向那口石棺椁,我们能看到的,只有这个石棺椁的前面、左面和右面,但是看不到它的后面。难道说是藏在后面?

公子寻却吓坏了,一边死死看着那边,一边慌张地跳到我们这里。公子寻走到我旁边,贴着我站着。

这声音一点一点变大,我已经能清楚听到,隔着一层或者两层石板的里面,有某个躯体在挪动。那躯体移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时不时还会啪啪地撞击一下棺壁。

我闻到了一股腐物燃烧的冲鼻的臭味。

“铿——”刀刃劈在那只手腕上,手腕裂开了一道小小的口子,但是却一点儿也没有松动,甚至连颤抖也没有一下。

“那个人,他,他还在那里,他躲在门板后面了。”公子寻慌乱喊着。我打起十二分精神,也看不出门那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低头看着那只手,一看,忙退了一步。那只手已经不在刚才我看到的地方,而是移到盖在它上面的石布的边缘了。

老三看着棺椁前方立在地上的那支蜡烛说:“建国,你快把那根蜡烛拔过来。”

老三惊得猛然往后跳了一步,那块石布刚好扫到他面前,“啪啦”一声掉在了地上,碎成一摊乱石。

蜡烛上的火焰也在跳动着,两点橙红色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老三看着那只正抓着大师兄的黑色的手,右手一甩,只听得“噗”的一声,那点火焰就从他手指尖上疾射出去,一下落在那只手的手背上。

走到离棺椁大概一米时,老三身形拔起,一下跳上石棺椁,手上的锤子重重砸向棺椁后面那片令人恐惧的黑暗。

老三拿着那根只剩下一半的木柄,站在棺椁上四下照着,想看看那东西会不会躲在附近哪里。我们的目光也跟着老三的灯光在移动。老三的矿灯带着我们的头绕着这个石室转了一圈。四下里都是岩石,地上和石壁上连个像样的陪葬品都不见。

“哇——”石棺里有东西尖叫了一声,那只手啪啦一下,像一只受了惊的响尾蛇,一下缩回了棺里。那只手一缩,大师兄也把他的手缩了出来,那把柳叶刀还握在他手中。

我跟老三点点头。

老三的手刚落到一半,忽然,“啪啦”一声,那个人形竟猛地一翻,拉住石布一下扯开了。人形把石布往老三的方向一甩,整个人“哗”一声坐了起来。

四个人谁也不敢动一下。所有的耳朵都竖着,一点儿也不敢疏忽地捕捉着棺里传出的每一个声音。

石布被扔得横着飞向老三,我们都转过头担心地看着老三。

只有这支蜡烛。我把蜡烛拔过来交给老三。拿起这支蜡烛时,我才觉察到这支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蜡烛其实很是怪异。烛身质地比寻常的蜡烛要柔软,而且燃烧时熔化的烛泪泛着一种别样的光泽。最出奇的,这间石室里唯一从头到尾保持着平静的,是它点着的时候会烧出一种味道,这种味道有些微微的奇特的香味,又有些若有似无的辛辣,略闻一闻,头就有些晕乎乎的。

血液在所有的缝隙里静悄悄地流淌着、循环着,从一条缝隙流向另一条缝隙,从第一条缝隙流向最后一条缝隙,接着又流回第一条,形成一张巨大的血网。

我刚好跑到,连忙上去扶住老三。

大师兄是在等我们的救援。

大师兄怔怔看着这把皱巴巴的柳叶刀,脑门上满是虚汗。那东西,简直是个恐怖至极的怪物。

老三伸手刚要接刀,谁知那只手却忽然把他往后面一拉,“啪”,刀落在了地上。那只手越抓越紧,从我的方向看去,似乎那手指就要把鞋掐破陷进老三的肉里了。

老三看了看手心里的尸油蜡烛,摇摇头:“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试试看。”

老三话音刚落,“啊——”旁边响起了一声尖叫。三个人连忙回头,看向公子寻。

我转头想安慰一下公子寻,明明是什么都没有,这小子不会是突然被这血网吓出了毛病吧?我刚一低头,忽然门那边竟然传来一声响动。是门板被移动的声音。

我甚至无法听到其他三个人的呼吸声。如果没有那刚刚跳出来的尸体,我想,每个人都极力制造着安静,我会享受现在这静谧。老三捡起地上的锤子,脸上的肌肉绷得硬邦邦的,一手高高举起锤子,一手握着矿灯,一刻不敢松懈地照着棺椁背后。

公子寻就立马伸过来一只手,谁知我才动了一步,一把将我拦住,说:“建国叔,别动,不要走。”我想问他怎么回事儿,公子寻指了指我刚才正要一脚踏下去的地方。

同类热门
  • 2011年度微型小说排行榜2011年度微型小说排行榜微型小说选刊|小说这是一片神秘的土地,在大山掩映之中,一个小村庄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带的地图上根本没有标注,就连我们的向导,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小村庄。我们惊喜地走了进去。小小的村落,散布着几十户人家,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家家户户的门,都是敞开着的。最后,我们来到了小村唯一的一家代销店,我们想在这里补充点物资。小店里只有最基本的日常生活品卖:盐、酱油、一两种劣质烟、坛装的老白干……都是村民们需要的东西,而我们需要补充的矿泉水和方便面,竟然都没有。店主解释说,矿泉水,村民根本不需要。方便面?那么贵的东西,小村可没几个人吃得起。
  • 近报丛谭平虏传近报丛谭平虏传吟啸主人|小说传中记述清太宗领兵绕道入关,破喜峰口,陷遵化、顺义、良乡,过蓟州,围京城,明督师袁崇焕星夜驰援,总兵尤世禄、满桂、祖大寿力战破敌,清兵退走。
  • 庄周今读庄周今读袁仁琮|小说故事是在战国中后期广阔的背景下展开的。在那样的社会里,充斥了杀伐、兼并、权谋,无正义可言。庄周始终追求自由、平等,不愿意同流合污,注定他……
  • 黄河异事录黄河异事录谢迅|小说传说,黄河上有一个最神秘的职业——黄河捞尸人。他们繁衍上千年,经历了无数奇诡往事,也掌握着黄河最大的秘密。我自小随身为捞尸人的爷爷在黄河上干着捞尸的营生,耳闻目睹了各种诡异的现象。一次,爷爷从黄河里捞出一具藏在巨型龟壳里的棺材,由此引出一桩桩离奇事件。我、爷爷、叶教授、古枚笛四人经历无数艰难险阻,九死一生,在浩荡不息的黄河中寻找着上古的秘密。阴兵渡河、幽灵船、鱼骨神庙;龟型巨棺、死亡灵蛊、巨型石碑出世,真相尚未水落,谜团蜂拥而至,我们一行四人更落入一个步步为局的阴谋之中……
  • 暖暖暖暖蔡智恒|小说台湾男孩凉凉和东北女孩暖暖相识于北京,他们相约不管现实如何,都要努力生活。重逢时,他们已经分别在台湾和北京工作,默契还在、感觉依旧,却不敢用力去给对方感情,因为彼此知道,此时感情越多越弥补不了再次分别带来的伤感。相隔台湾海峡,是被现实距离冲散到看不见彼此,还是鼓足勇气不顾一切相依相守?看似平凡却又不平凡的男女情感,有些东西,与是否爱无关,与爱多少无关。
  • 净土净土韩雪|小说小说以近百年前的武汉为背景,讲述古琴世家的莫氏三兄妹失散多年,流落市井,分别为弘扬佛法,传承琴技而引发的两代人的爱恨情仇。小说塑造了两代弄琴人的丰满形象,将他们刻骨铭心的爱、哀怨悲切的情以及日军铁蹄践踏下的国仇家恨,与博大深宏的佛法融汇成一曲沧桑的时代悲歌。以武汉为缩影,再现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整个中华大地的命运与抗争。小说文笔优美,情节感人。
  • 错恋:第一最好不相见错恋:第一最好不相见十月末殇|小说大婚之日,他对她说,我们之间,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联姻。而她,却是因为爱才嫁给她。三年的婚姻里,他们之间相敬如冰,他对她的努力始终视若无睹。三年后他的前女友回国,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原本属于她的卧室。而她,亦失去了腹中的孩子。于是,她终究不堪的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狼狈退出。
  • 儒林外史儒林外史(清)吴敬梓|小说这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部杰出的现实主义的长篇讽刺小说,描写了封建社会后期士大夫的生活和精神状态。小说主题恢宏,内容丰富,语言自然明快,文笔淋漓酣畅,达到了我国古典小说中讽刺艺术的高峰。
  • 蜗婚蜗婚胡小媚|小说《蜗婚》讲述了苏遥是带着孩子的单身母亲,因为种种原因依然和自己的前夫顾原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苏遥为了早日独立,便换了新工作,却没想到新上司竟是曾经的恋人徐东阳。徐东阳想要将她争取回自己身边,无意中发现了苏遥和顾原的婚生子女居然是自己的骨肉。同时顾原也想要留住苏遥,两人虽已离婚,居住在一起却弥漫着暧昧危险的气息。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弥补,当真相披露时,一个女人,两个男人,三个家庭,婚姻大战由此打响……
  • 尘归尘 土归土尘归尘 土归土章泥|小说荆自以为还算得上一个清心寡欲的女子,她没料到自己会对一件身外之物这么念念不忘。那是一只天然水晶手镯,玲珑剔透的,却不是一味的冰清玉洁。无论戴在腕上,还是置于白缎精制的匣子里,总泛着微黄的银光,浸透了几千年的月色一般,有一种旷古而寂寥的景象。荆却总疑心这个光洁透亮的圈子,是用了眼泪凝固的冰制成的,那幽幽渺渺、隐隐约约的黄,正是泪水才有的颜色。而她即便不用手,哪怕只用了目光去触摸,也能感觉出它从里到外的沁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