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千鬼跳崖 (6) 第40章

,前面是一堵墙。应该说。是一堵石壁

”,小宝说。“你把你腋窝下那只手伸出来:伸进脚下那个洞里,夹住中间那根金属细条

,“啪——”绳子落到了底部。老三看看我们几个。翻身就顺着绳子往下爬

,一路上平淡无奇。走了大概有十米之后,石道竟突然没了

“啊——”

”,公子寻只是看着我们:也不动。大师兄又说了一遍。“小兄弟,把你的第三只手伸进去,不说话,不会有危险的

尤其是在这样一步走错就有可能命丧黄泉的古墓里。好在前面有脚印。脚印不只一行两行,明显已经有好几个人从这里进进出出过。我们跟着脚印进了左边的拐口。,十字路口总是让人犯难的所在

我听到有呼吸的声音,这里面有人!

小宝看看大师兄,大师兄点了点头,告诉她继续。小宝于是接着说:“你试着左右拧动一下。”公子寻依话拧了一下,一个微小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公子寻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我也看得手心都捏湿了。

公子寻愕然看着那个石棺床,抬头,看见了头顶那片鬼跳崖。

确确实实是公子寻的声音,我战战兢兢答了一声:“是我,你是寻子吗?”

那些往上的石阶上,确实有些前人走过后留下的脚印。我拉起衣袖,手足并用开始往上爬。

旁边那个轻盈的脚步声停下了。我能感觉,好像有一个人或者像人一样的东西就停在我四周两米以内。但是我又看了一遍,周围还是什么也没看到。我缩到一个墙角,这样就算有什么突发意外,也不至于四面都暴露在对方的攻击范围内。

大师兄看看我,说:“建国你先下去。国庆和老二留在这里。”

我鼻尖已经沁满了汗。“你在哪里?”我故作镇定,不想在小辈前面失了身份。

小宝说:“再转转——”棺床静静地躺着,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我刚想向上面大喊,忽然,一个轻盈的脚步声在我周围响起。我四下里用矿灯照去,却一个人影也没看到。上面忽然有人喊:“下面是谁,老大,还是老五?”

我想,就算他们知道我在下面也未必能对我施救,唯一能开这道门的公子寻已经在下面了,万一这下面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被我这么大喊给惊起了,岂不是得不偿失?于是我便没有回答他们。

公子寻低头看了看他的那只鬼手,依旧不说话,也不动。大师兄低下头对我说:“建国,你快去叫小宝过来。”

公子寻又在下面说:“建国叔,你在吗?”

声音太小,上面没听清楚:“老大还是老五?”

公子寻走到石棺床中间,看了看那个小孔,不明所以地回头看着我们。大师兄说:“把你的第三只手伸进去。”

我回头看看大师兄,大师兄抬起头示意我继续往前。

公子寻看见悬在悬崖上那些难以胜数的腐尸,从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确实吃了不小的一惊。但是那惊悸在他黑一块白一块的脸上只一闪就消失了。这个懵小子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对于这些初出茅庐的后生晚辈来说,前辈长者总是无所不知的,他们总以为只要有这些前辈们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所以,现在公子寻把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了。

我话还没说完,公子寻就在下面大喊了起来:“建国叔,有,有,啊——”

这到底是什么脚印?可能是某种体形硕大、不为人知的神秘生物,我想,会不会这就是外面门上所刻的东西?我再一次摇了摇公子寻,他终于悠悠地醒了过来。

我停在坑的边上,抓着绳子回来也不是,下去也不是。大师兄看看我,说:“建国你先下去,我跟在你后面。”我点点头,开始往下爬。两块石板其实并没有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掉了下来,而是像门扇一样贴着石壁挂在坑口的边缘上。

小宝指着那具腐尸说:“别怕,它被困在那个圈子里,伤不了你的,你跟我过去吧。”公子寻局促地抬头看了一眼小宝,然后乖乖点了点头。

只见公子寻仰面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我上前摇了摇,他也毫无反应,看样子是给人打晕在地的。

公子寻肯定是从上面掉下来时摔在地板上,然后不知怎么触动了机关,又掉到了夹层里,所以我们下来时只能看到一个人摔出来的印迹,但是却不见有人。

公子寻说:“建国叔,我在你下面。”“嗒嗒”,公子寻又敲了两下石板,声音竟真是从下方传来,在他敲击的时候,我的脚能感觉到一阵微微的颤动。

小宝走到公子寻身边,一把抓住公子寻垂在腹前不知做什么好的手。这一下,公子寻立即惶恐不安,脸红到了脖子根上,头埋到胸口,那只手僵僵地任小宝抓着,想缩回来,又不敢缩回来。

我轻轻蹬了蹬地板,声音果然有些空洞。公子寻问:“我要怎么上来?建国叔——”

我从石梯上小心爬下去,回到拉着绳子下来的地方,抬头一看,心一下就冷了。那两扇石棺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合在了一起。那根绳子还垂在那里。我扯了扯,已经被夹死了,扯不动。

我们不约而同地看着同一个地方——那块石棺床。我们都听出来了,声音似乎来自石棺床的下面。大家面面相觑。声音不断从下面传来。我们几个脑袋凑过去,大气不敢出地听着。

我说:“我还在。寻子你等我一下——”

公子寻问:“借什么?”

什么叫原来是我们,难道他以为在这里的会是另一个人?他为什么转身就走?是不是他在追谁,发现不是之后,就赶紧离开,接着追赶?“等一下——”公子寻刚要到石门边,大师兄喊道。

坑底什么也没有,公子寻并没有躺在地上。地上只有一个人摔下来后留下的痕迹,公子寻好像又凭空消失了。

公子寻的尖叫声还留下一半,人就已经跟着石板掉下去了。尘土从塌出来的大坑里腾起,尘土还没散去,我们六个就快步围了上去。矿灯照下去只能看到翻腾着的灰尘,下面什么声音都没有,看不出有多深,不过从刚才的声音来看,估计不超过四米。

看来这石道下面还有夹层。公子寻又说:“建国叔,我就在你下面。”

公子寻俯下身,一一照办。

大师兄指了指石棺床中间的那个小洞,重复了一次:“我们想借用一下你的第三只手——”

那机关会是什么?公子寻从上面掉下来之后会碰到什么?想来想去,好像他也只撞到过地板。会不会这机关的触发装置就是这块地板?有可能机关的设置者的目的,就是让打开石棺床的人从上面掉下来后,就直接掉进下面的夹层里,他再在夹层里设置一些有杀伤性的弓弩、飞矢之类的东西,那掉下来的人就死定了。

来人竟是公子寻。公子寻越跑越慢,最后停在了我们面前。

“嗒嗒”,忽然,不知哪里传来两声敲击石板的声音。

前面如老三所说,是一条向前的石道。石道往前不远,就突然分岔了,面前是个十字路口。我不敢擅自往前,便待在原地等着大师兄吊着绳子爬下来。

公子寻还是老千?公子寻是唯一能开这道石棺床的人,而老千则被石人石马和竹筒怪押着,一身新郎打扮,不知道哪去了。从前面那张牛皮写的东西可以猜到,这“龙口”里衔着的,应该是杨秀清年幼的女儿的棺椁。老千的新娘会不会就是这位太平天国东王九千岁家的女娃子?老二是我们几个里性子最乖僻的一个。“下面是谁?”他冲着石棺床下面大喝一声。

那声音说:“是。”

公子寻站住,回过头来很认真地说:“我真的看见那个人了,围屋里那个人,我去把他追回来,你们就信了。刚刚还见他,怎么突然就不见了,肯定还没走远。我这就去追——”

大师兄跟在我后面,我每爬几步都要回头看看大师兄跟上没有。开始几次都看见大师兄就在我下面两米不到的地方。可是我爬到十几米高时,回头一看,大师兄竟然不见了。

接着,下面就传来了翻滚扭打的声音。我连忙大喊:“寻子,寻子,怎么了?”

石道在这堵石壁前一下来了个大转折,竟笔直往上去了,确确实实的九十度垂直往上。大师兄指指上面,让我别停下。

不过公子寻既然还能说话,那就说明他现在没丢性命。

大师兄跟小宝耳语几句,我们六个就一起站出了石棺床外面。

不过,地上厚厚的积尘上,却有一串非常奇怪的脚印。这脚印单个大概有人的两只脚合起来大小,形状像是一片落在地上的枫叶。

说完,公子寻又开始往外面走。“小子,你回来。快过来,少磨蹭——”老二大叫道。

下面传来一声人吃痛的闷哼,接着就没了声息。我急得团团转,慌慌张张地猛蹬了几脚地板。忽然,“哗啦”一声,脚下的地板往下一翻,我整个人就掉了下去。

大师兄指着他左手腋下,说:“手,你的第三只手。”我们几个都看着公子寻的第三只手点头。

是老四的声音。我喊了一声:“我是老五。”

我看了好几遍,大师兄是真的不见了。我僵在那里,不敢往上,也不敢往下。

我鼓起勇气往回爬,心想最好就是回去和老二、老四、小宝和泥蛇道人他们一起,商量下该怎么办。

我抓紧绳子,刚要往下爬,忽然,下面传来老三的一声惊呼:“谁,别走——”

声音从门那边传来,我们的目光瞬间一转,不禁大喜过望。

走到那堵石壁前,我四下打量了一下,确实没地方走了。不过想想这地方的路经常突然就没了,然后就是往上延伸,于是我抬头往上一看,果然,石道竟真的是往上了。

那个声音又说:“是建国叔吗?”

从形状看,这应该是禽类的脚印。但是这终年不见天日的地底根本不可能有禽类生存,而且这脚印也太大了,即使是鸵鸟也没长这么大的爪子啊。

老二声音一出,下面忽然没了声响。接着“啪啦”一声,传来有东西落地的声音。接着,是一串跌跌撞撞的脚步声。脚步声过后,再也没有其他声音。我们互视一眼,谁都没有出声。这时候,另一个声音响起了,是一个人大步跑进来的声音,中间还夹杂着大口大口的喘气声。

小宝把公子寻扯回到石棺床上,公子寻又一次站在了我们前面。那个一尺半深的小洞黑黝黝地在他脚下。公子寻一回来,那具腐尸又开始凶相毕露,哇哇叫个没停。公子寻毕竟还只是个青头鸭,他的额头在冒汗。

公子寻停了一下,接着忽地加力,“嗒——”棺床里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声响。整座石棺床竟一下分成两半,轰一声掉了下去。

老三二话不说就从自己包里拿出一捆绳子,找了个地方固定好,然后把另一端往下面丢去。

小宝只一招就把公子寻治住了。

大师兄在上面大喊:“老三,别追——”可是老三显然已经追出去了,任大师兄怎么喊就是没回应。

我重重地摔在下面的地上,好在高度也就两米左右,摔得虽然痛,但是没有受伤。我翻身爬起来,赶忙用矿灯四下照了照。

大师兄在上面跟老二和老四交代了些话之后才下来。这些话他故意说得声音很小,似乎有什么不愿意让我知道。大师兄下来后,指着前面说:“走,我们跟着这条石道去看看。”

竟是公子寻的声音,可是前后左右都空无一人,我吓坏了。

公子寻的目光充满惊讶,他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我们。公子寻的目光将我们所有人扫一遍之后,说了声“原来是你们”,然后又转身往门外走。

公子寻抬头看了一眼小宝,意思是说,这些他都做完了。

我顿时明白怎么回事儿,立即小跑着到一边的那个圈内,用大师兄的话把小宝搬了过来。小宝和我在半路上就碰上了正要退走的公子寻。公子寻抬眼看了小宝一眼,又赶紧低下头,装作在看路。

这里也是一条石道,长长的,一直延伸到矿灯无法照到的地方。我前后仔细看了看,除了晕倒的公子寻外,并不见有其他人。

绳子动了几动,老三很快下到了底部,就静止了。大师兄朝下面喊:“老三,下面怎么样?小兄弟人怎么样了?”老三在下面一边咳嗽着一边喊:“有一条往前面去的石道,咳咳,尘太多,看不远,咳,危险倒是没有,你们下来吧。”

大师兄不停地朝他招手,公子寻走到大师兄面前,像被点名回答问题的小学生一样看着大师兄。

我左看右看还是什么都没有。我越来越紧张,紧紧握着手里的矿灯,开始后悔当初下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带点儿武器。“嗒嗒”,又是两声敲击石板的声音,我警惕地往前面挥动着矿灯。不知哪里传来人说话的声音:“是建国叔吗?”

公子寻不明所以,犹犹豫豫走过来,表情木然地看着我们几个。大师兄指指地上的棺床,说:“有件事,要借你一样东西用一下。”

公子寻气喘吁吁,满身是汗,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还沾着一些大大小小像被谁甩红墨水时甩上去的血迹。

同类热门
  • 微量的慰藉+黎明杀机微量的慰藉+黎明杀机(英)弗莱明|小说詹姆斯?邦德离开伦敦来到巴哈马的首都拿骚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他这次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第二天将要去到迈阿密执行一项例行的调查任务。   这是他在拿骚的最后一个晚上。总督特意为他举行了告别晚宴,一位总督的副官和巴哈马富翁哈维?米勒及其夫人作陪。晚宴上,邦德感到与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气氛也不是特别的热烈。人们一直在乐津津地谈论空中旅行,邦德更是觉得非常的无趣。
  • 夜·色夜·色王松|小说但当他再次拨通骆红的手机号码的时候,算不上朋友,刘春正在把骆红的遗体送往火葬场的路上……   一个陌生的城市,但他们互相帮助,谈不上爱情,两个孤单的身影,但他们互诉衷肠。两个孤独的心灵惺惺相惜,明明听见了曾经熟悉的声音。一个历尽沧桑的火葬工和一个风尘女子偶然相遇,人死后是否有灵魂存在?刘春没法回答这个问题。而此时此刻,直到其中的一方被冷漠的城市埋葬。和无数脆弱的灵魂
  • 哥哥和我结婚吧哥哥和我结婚吧刘红|小说至今我仍然记得,外婆将我抱起,坐在老宅子的大门口。我依然记得她微笑的脸,精心描过的眉。她一笑,两道眉便如新月般弯下来
  • 风萧萧 易水寒风萧萧 易水寒麻伊娜|小说秋夜,凉如水。无名山中竹林深处,一位隐士手捋美髯,凝视摇曳竹影,心事重重。少时,自其身后屋中走出一位少女,一袭白裙,裙摆及地,手中拿一件褐色布衫,对背影道:“爹,天凉了,多穿件衣服吧!”隐士回头,望着那张美如明……
  • 豪宅魅影豪宅魅影(美)莱因哈特|小说这桩案子令新闻界和警察局震惊不已。他们的事业也完全可以因此平步青云。,故事的主角是位年过中旬的老处女,她放下城市里逍遥自在的神仙生活,来到一个小镇避暑度假。其间,她住进了一处装修豪华的别墅,谁知却被卷进一场神秘的刑事案件里
  • 尘归尘 土归土尘归尘 土归土章泥|小说荆自以为还算得上一个清心寡欲的女子,她没料到自己会对一件身外之物这么念念不忘。那是一只天然水晶手镯,玲珑剔透的,却不是一味的冰清玉洁。无论戴在腕上,还是置于白缎精制的匣子里,总泛着微黄的银光,浸透了几千年的月色一般,有一种旷古而寂寥的景象。荆却总疑心这个光洁透亮的圈子,是用了眼泪凝固的冰制成的,那幽幽渺渺、隐隐约约的黄,正是泪水才有的颜色。而她即便不用手,哪怕只用了目光去触摸,也能感觉出它从里到外的沁凉。
  • 超人之前传超人之前传陈雅伦|小说1989年10月,美国堪萨斯州斯莫维尔小镇,此时小镇上洋溢着一片欢快的气氛,人们纷纷为了庆祝秋季的丰收而举行着收获祭。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忽然响起,花店的店门被缓缓的推开……
  • 幻夜幻夜(日)东野圭吾|小说是什么样的过去,造就了她的魔性?是什么样的幻影,操纵着他的灵魂?地震之后,宛如人间炼狱的断壁残垣中,水原雅也借机杀了舅舅,却被一神秘女子当场目击,她答应为水原终生保守秘密。他们相偕前往东京,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从此再无一丝太阳的无边幻夜:凡是接近过她的人,都遭逢厄运;凡是触碰过她过去的人,都不知所踪……《幻夜》被媒体和读者列为东野圭吾的巅峰之作,多线演进、暗藏伏笔、丝丝入扣的写实技巧在本书中愈加纯熟,以笔为刀,直刺人性最深处的无边之恶,将人为活下去而不择手段的绝望,书写得血流成河……正如评者所言:“《幻夜》乃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绝望之书’。”
  • 公园里的谋杀案公园里的谋杀案陈集益|小说陈集益,70后重要作家。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浙江省作协签约作家。在《十月》《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钟山》《天涯》等大型文学期刊发表小说六十万字。2009年获《十月》新锐人物奖。2010年获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奖。
  • 冒险史冒险史(英)柯南·道尔|小说福尔摩这个人物形象自阿瑟·柯南道尔笔下诞生的至今已风靡世界百余年。对于全世界无数的福尔摩斯来说,他们丝毫不怀疑福尔摩斯存在的真实性。自从阿瑟·柯南道尔1887年赋予福尔摩斯生命之后,这个身材瘦削、有着钩鼻、头戴猎帽、肩披风衣、口衔烟斗的人就永远活在了人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