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鬼新娘 (5)

我急忙转过身,紧张地看向老二这边。

整个石梯和外面那条很有气势的石梯差不多,这石梯实际上并不高,也是三十米左右。而且坡度也很接近。之所以会让人感觉很高,应该是因为悬在空中造成了错觉。如果不是宽度差别很大,我怀疑这两条石梯会是对称的。

转过去十二分之一。我们面前变成了泥蛇道人被困住的一小块扇形,地面忽然“沙沙”的一震,还是那熟悉的十二个石翁仲,地上那两个圈还在,前面那块空地又是往右边一晃,但是,泥蛇道人却不见了。

“嗒——”左边的石人向中间重重踏下一步。他的脚步刚刚落下,就要抬起来的瞬间,两边的石人突然动了。接着又是一声“嗒——”右边的石人也往前踏了一步。

一路无事,我们顺利走过了这个扇形。老二猜得没错,出来就是另一个方位。

我怔怔站住,我突然很想看看老千。即使是被竹筒怪迷得神情懵然的老千。可是,想等一下,等它们再次动起来的时候,就在这时候,看看马上的老千。石人石马的队伍突然停住了。我们分开虽然只有几个小时,但感觉却像是数十年的暌违。

因为泥蛇道人只要不动的话,他那身灰色长衫看上去和石人并无多大差异,很容易看混。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看,我开始以为没看清楚,才确定,泥蛇道人是真的不见了。

我们不敢迟疑,它们就快到了。老二二话不说,赶紧都跟在老二身后。回头望了一眼石梯那边,就转过身开始往石人阵走去。老二拖着脚镣子,“哐当哐当”走得大大咧咧,“嗒——嗒——”石人石马的脚步声越来越响亮,和之前泥蛇道人和老四的蹑手蹑脚相比,简直像是在散步。

走到石梯尽头没花太多时间,不过我们大多已经出了一身虚汗。楼梯的尽头又是一个空地。

这个石人阵肯定是嘉靖年间给翁万达父亲修坟的杨国师的杰作。杨国师把机关的解法留给了他的后人,老二走的要真是这个石人阵的破解路径的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这些石人的动作其实是给杨家后人看的,其目的大概是要杨门后裔对先辈们保持足够的敬畏。

但是因为石梯又狭又险,我们也不敢到处看。

“嗒——嗒——”是石人的脚步声,送亲的石人石马队伍又过来了。回头一看,有声音从后面传来,果然,当首两个石人正在下石梯,片刻,四点像蜡烛一样的亮光在它们的手心里熠熠闪动,平添几分诡异和神秘。

足足有两尺宽,老二走到了两个石人中间的夹缝里。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走过去时就像是走在某条比较狭窄的胡同里。这条夹缝其实根本夹不住人。不过,两边巨大的石人头却确实让人生惧——尤其当你看见那两张空白的脸的时候。

事实上,然而,对于这个办法的可行性,他有十足的把握。老二算得比我们都更精确。最能证明这点的就是,这些顾虑都是多余的,在我的这些顾虑掠过脑海的瞬间,空地竟然真的就转动了。

老二穿过这条夹缝继续往前,走到另两个石人的面前,脚步一点儿没有迟疑和停顿。他要从两个石人中间穿过。

往前又是一段往下去的石阶。其实是一个楼梯口。这段石阶和我们在到达石人阵前走的那几段楼梯很不一样,这个小屋子一样的空间,最大的差别,是在气势上。

我们出来的地方,这个空地被一片峭壁围住,是一个小屋子一样的正方体空间。其余的地方肯定都是峭壁。既然不是峭壁,那就是说,除了我们的来路和石人阵的出口,我们走的,真的是石人阵的出口。

一直排到矿灯的灯柱开始模糊的地方。而且这石阶坡度很小,一点儿不陡峭,由高处缓缓变低,数百阶端正整齐的青色条石从我们脚下排开,渐渐降下,给人以极从容、极开阔的视觉效果。

稍不留心,就会碰到那些脸。碰到了,而且只有两尺宽,那些脸也毫无反应,不过我们还是会仓皇缩回来。

那个扇形竟然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的这一个。那个扇形就在我们面前,从里面出来就是我们现在站着的地方。出去的那个,就更不可思议了。这实在太让人无法理解了。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后面又是这么一群让人生畏的石头疙瘩。忽然,前面凶吉不定,老三指指门右边说:“看,这里还有门。”

最奇怪的是,下楼梯时,我竟然听到有“哗啦哗啦”的流水声。而且越往下走,好在坡度不大。还是会感觉头晕目眩。但是一不小心往下面看,这声音就越清晰,也越靠近。

老二回头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我把手松开,他又转头继续往前走。

老二却胸有成竹。老二看着老三,说:“我说过,这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后面的老三顶了顶我的腰,示意我别停下,快跟上。石人石马还是停在那里。

令我大喜过望的是,老二依然没有动,老二忽然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哐当——”铁链与地面摩擦,老二竟然又继续往前走了。石人也还是不动。老二走出了两个石人夹出的空间。

大家就都点头同意了。因为是他最先拿的主意,所以走在前头,老三一说,老二跟在后面,公子寻殿后。

门外其实也是一个楼梯口样子的正方体屋子。正前方是我们刚才一直在看着的那扇地宫大门,右手边阴影里还有一道向下的石梯。我们刚才注意力都放在门里面,并没有看门外的环境。其他地方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我们的目的是进来避一避石人石马。也可以顺势扒走。如果碰到有什么宝贝,老三便停下了,矿灯在这个空地四周探寻着。左右都是石壁,走到这里时,后面是我们的来路——那条悬在半空的石梯。所以,走到这个空地时,流水声似乎就在我们面前了。让我们大感震惊的,是我们的正前方。

这座墓实在太让人费解。很明显是清代建筑,再到兽首铜门里面的几节短石阶、石人阵还有这个长石梯,进入地宫的石梯和地宫竟然至少相隔几个朝代。外面迷宫一样的宫殿,又都是明代的建筑,可是再到了地宫,也就是说,从建筑风格和材料看上去,似乎又要比明朝早上若干个年代。

当然也不至于让我们如此吃惊,我们吃惊的是,单单是地宫,这座地宫无论从制式还是从材料上看,竟然都比刚才的这道又宽又长的石梯要老上不知多少年。

他往右一拐,走进了右边的扇形里。按照他在那个简图上画的箭头,这个扇形就是我们之前面对着的那个,前面的老二又开始走了,穿过这个扇形之后,出去就是另一个方位。

老二往前走出去后,我看着两个石人中间的那条夹缝。跟之前夹住泥蛇道人的那两个石人间的夹缝一样,这条夹缝也是两尺左右宽。

因为我们都听到了非常奇怪的一个声音。却被大师兄拉住了。“咕噜——”声音很沉,也很重。但是这声音来自哪里,老二刚想举步向前,我们却都听不出来。其实就算大师兄不拉着,老二也会自己停下来。我想起泥蛇道人,想起他那双灵敏的耳朵。

这么说,泥蛇道人刚才遇到的情况也和老二一样。

刚才夹住泥蛇道人的那一小块扇形就转到我们面前了,我也终于听明白了,我们再从那块扇形进去,走到中心之后,老二的意思是,再从右边的那个扇形,也就是我们现在面对的这块扇形出来。到时候,等空地再转一次之后,这块扇形已经转到右边的另一个方位去了,出来就不是我们现在的地方了。

情况和刚才一样。看来这块扇形里面的这石人并没有伤人的意思,它们的动作,只不过是想要给进来的人施加巨大的威慑力。

老二一走过来,两边分站着的石人就突然往中间靠过来一步,这个扇形前面立着的石翁仲还是像刚才遇到的那样,夹出一个两尺见宽的夹缝,然后就停住了。

我们跟在后面都一直担惊受怕,这些巨大的石头疙瘩只要哪个略动一动,都能把我们吓得魂飞魄散。

我的脑门在沁汗。又走到了更前面的两个石人中间,“嗒——嗒——”后面的石人开始下最后一段石梯。老二加快了往前走的脚步,两边的石人又猛然向老二靠过来,两张没有五官的大脸又把老二夹在中间。

而且越是危险的时候,我赶紧跟上。老二专注起来便是这个样子,他越不会像大多数人那样畏首畏尾。神仙老子他也不会理会。可是,他从来没有在地下出过事。

前面遇到的情况也全都一样。老二没有再作停留,径直穿过夹缝,继续往前。我们跟着老二走到了这个圆形空地的中央。

我只好转过头,快走两步跟上老二。艺高人胆大的老二走得很快,脚镣在地面上拖动着发出尖厉的声响。

他甚至一点儿试探也没有,然后开始“哐当哐当”往下走。直接就一脚踩上了石阶,老二也走得很从容。我怕前面会有机关,便在后面拉了拉老二。

这一声过后,是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人想起电影里北方水井上那些不堪重负的打水用的辘轳。

石梯上的石人已经下了大半段石梯,转角处露出了一匹石马的前半个身子。四面查看着什么。老千就骑在这匹石马上,老二停下了,石马只要再往前一点儿,我就可以看见老千了。

老二说完又看向石人阵。大师兄沉默了一下,点点头不再说话,也看向石人阵。

因为距离和光线的原因,甚至连是不是真的有一张脸出现在那里我也不敢确定。我无法看清那具体是怎样的一张脸,我猛然想起刚才在石梯转角处看见的那张人脸。但要真说是看错了,又觉得也许没那么简单。

每一阶都是一块方方正正、棱角分明的长条石。最显气势的是石梯的长度,从我们站着的楼梯口直到楼梯底部,这是一段非常庄严的石梯。一色儿的青色条石铺就。宽度足足有三米,矿灯照上去,粗略估计也有三十米。

他抬头打量着前方,眼神里藏满了惊异。是一道石门,石门大开着。我快走几步来到门前,然而却也很快就走完了。楼梯下去,往里面看去,也很惊讶。刚一走进石门,看起来煞是威严,老二就停住不走了。后面的几个走上来后,三十几米的楼梯,除了看不出名堂的公子寻和九儿,其他几位也全都吃惊得大张着嘴。

又同时猛地把头往下一倾,两个石人把老二夹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像夹住泥蛇道人一样,猝然将老二夹住了。老二不动了,忽然,石人也不动,老二和石人都保持在一个僵硬的姿势里。

老二说:“其实很简单,大师兄摇摇头道:“老二,你没听明白,是因为你没搞清楚时间的问题。那就说明老二这个办法真的太考验智商了。我说的走,能不能再解释一下?”连心思缜密的大师兄都理解不了,不是现在走,而是等这个空地再转一次之后才走。”

一边是一面峭壁,好像是在越来越靠近那个石人阵的地底。另一边是一片深渊。石阶也是由一条一条的长条石排列而成的。这些条石一半插在岩壁上,一半露出在外面。而且方向竟是往回走的,这条石梯样子像是一条栈道。露出来的这一半排成了这道石梯。

单就是进去那块扇形就够吓人了,姑且不论老二这个办法能不能帮我们穿过这个石人阵,毕竟没多久之前,我们还眼睁睁地看着泥蛇道人在那里被石人夹住。

也即是说,泥蛇道人其实并没有出事。但是,他为什么又会突然不见了呢?

加之后面已经有石人石马在迫近,我们也走得比较快。老三走的节奏跟老二差不多。走了几步才发觉,这条石阶其实也很吓人。

走几节就能发现,下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石阶也是往下。就好比刚才上面是二楼,石梯是连接下面一楼的。

地宫究竟会怎么样谁也不敢妄自猜测,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外面已经机关重重,它必定危机四伏。要避开石人石马,我们只有先到这下面躲躲。

我们虽已经见怪不怪,但多少还是有些恐惧。一路走过去就好像走在一个肃穆阴森的巷道,对于石人的这些动作,两边的墙,就是那些巨大的没有五官的石脸。

还在若无其事地往前走,走到刚才夹住泥蛇道人的那两个石人面前,老二走过了第一个石人。他一点儿害怕的意思也没有,他并没有停,依然在往前走。

这一声过后,又安静了。震得整个地宫都有些微的摇动。我们都站在门外。老二也不再急不可耐地想进去,再后来是忽的一声嗡鸣,大家都警惕地往门里打量着。这一声很短很快,有点儿像在外面时听到的那块空地转动瞬间的声音。这声音来自哪里,谁也不知道。

我回头一看,吓得瞪大了眼睛。“嗒——嗒——”石梯那边的脚步声格外真切。那个拐角处,已经出现了最前面两个石人的身影。

那个送亲的石人石马队伍已经走过了那道兽首铜门,而且,再下几段楼梯就能到这里了。时间上也不知道够不够让我们等到下一次空地转动的到来。虽说石人走不快,但也要不了多久。

两个石人手托着两点亮光缓缓往前走动。那两点亮光我原以为是蜡烛,现在正面看才觉得那可能是蜡烛以外的其他东西。

一看就知道,石人石马肯定不可能从这道石梯下去,那道石梯很小,但是我们却都可以。最多也不过一米宽。老三的意思很简单,我们应该到那个小石梯下面躲一躲。

那两个即将夹在一起的石人之间是一条空空的缝隙,泥蛇道人竟然消失了,和他的那根乌金黑折子一起不见了。

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地宫。我们之前走过来的那几座宫殿,还有几段石梯,再加上刚才那个石人阵,前面,都只是外部工事,真正的地宫在这里。

因为夹缝的宽度和人的身体宽度很接近,所以就会给人以被夹住的错觉。只是两个石人突然向他靠近了一步而已。而站在夹缝里的人因为这两个石人来得太突然,他并没有被夹住,所以不敢动,让看的人误以为他已经被夹死了。

同类热门
  • 谋杀植物(悬念大师希区柯克经典故事集)谋杀植物(悬念大师希区柯克经典故事集)希区柯克|小说悬疑之父,大师之中的大师,只可模仿,不可超越的巅峰,直逼理性与疯狂、压制与抗争的心理极限,你永远都猜不到故事的结局,你也无法预想故事情节的发展!精品、经典、精装、超值价蕾遇生与死、罪与罚的灵魂拷问。
  • 对你情不自禁:不能没有你对你情不自禁:不能没有你人海中|小说他说:“董知微,我想要你。”他没有说我想追求你,没有说我喜欢你,更没有说我爱你,他只是说“董知微,我想要你”。他从未在她面前露出这样焦躁不安的样子,这样的袁景瑞让董知微感到陌生与心软,之前的战栗被一种深切的悲哀替代。“不!”她在自己窒息之前开口说话,阻止他任何进一步的动作。她不是不知道他深爱着她,不是不知道他用情多深,只是在受过伤后,她不再勇敢、不再自信。她能做的,只能是拒绝与逃避。而这些,他不懂!
  • 掌舵:政商圈子生存指南掌舵:政商圈子生存指南龙在宇|小说人到中年的杜林祥,事业看不出任何转机,他是如何抓住稍纵即逝的偶然机会,大踏步走上了成功之路?在事业发展的上升期,杜林祥又怎样凭借过人的智慧,多方运作,苦心经营,拓展重要的人脉资源,并利用这些人脉做大事业、搞定对手,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高手对决?
  • 儒林外史儒林外史(清)吴敬梓|小说这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部杰出的现实主义的长篇讽刺小说,描写了封建社会后期士大夫的生活和精神状态。小说主题恢宏,内容丰富,语言自然明快,文笔淋漓酣畅,达到了我国古典小说中讽刺艺术的高峰。
  • 背后有人背后有人余以键|小说精神病院里死过人的空病房,突然开始有人影出现。我得知这里曾经住过一个患抑郁症的女病人,后因病发而自缢在病房里,传闻她的主治医生吴啸舟大夫对她产生过感情。难道是她阴魂不散?
  • 超人之前传超人之前传陈雅伦|小说1989年10月,美国堪萨斯州斯莫维尔小镇,此时小镇上洋溢着一片欢快的气氛,人们纷纷为了庆祝秋季的丰收而举行着收获祭。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忽然响起,花店的店门被缓缓的推开……
  • 如果悲伤没有眼泪如果悲伤没有眼泪夏栀|小说“毕业在即,陈慕晴的男友成为远房亲戚的亿万财产继承人,她富太太的梦刚开头,男友立马跟初恋复合,干脆地甩了她。闺蜜叶茜给她介绍工作,她阴差阳错进了前男友的公司,还被上司莫名其妙地缠上了,人家表示这是报复她前男友抢走了自己的前程。——那你怎么不去报复他的现女友呢?她伤心、伤身又伤情,唯一的好事,就是一起长大的向斯晚,和自己的闺蜜叶茜开始交往。然而一夜之间,所有人都介意起陈慕晴和向斯晚的“好哥们”关系。叶茜问她:你真认为这世上存在单纯的男女友情吗?为了所有人,她和他决定就此生分。但突然袭来的阴谋,将他俩围困在一起,无法轻易逃脱……”
  • 神秘事件调查员真实口述神秘事件调查员真实口述谢逊|小说神秘事件调查员亲历诡异事件!骇人秘闻,你打死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没有永恒的真相,请不要试图去寻找真相!因为真相很可能颠覆你所认知的世界!如果我告诉你,传说中的香巴拉圣地真的存在,你会怎么想?如果我告诉你,世界上并不是仅仅只有七个大洲,你会怎么想?如果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不止一个世界这样的矛盾理论,你会怎么想?如果我再告诉你,现今社会的科技水平也许还不及曾经的远古时代,你又会怎么想?
  •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民调局异闻录后传耳东水寿|小说二十六年前,我出生的时候,爷爷给我取了个奇怪的名字,叫做沈辣。二十年前,六岁的我懵懵懂懂地看到了新的世界。四年前,我的噩梦模式就已经开启。两年前,我被同事陷害,坠落万丈悬崖,成了植物人直到最近才苏醒。现在,我给你讲讲最近发生的诡异故事……
  • 神秘事件调查员真实口述神秘事件调查员真实口述谢逊|小说神秘事件调查员亲历诡异事件!骇人秘闻,你打死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没有永恒的真相,请不要试图去寻找真相!因为真相很可能颠覆你所认知的世界!如果我告诉你,传说中的香巴拉圣地真的存在,你会怎么想?如果我告诉你,世界上并不是仅仅只有七个大洲,你会怎么想?如果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不止一个世界这样的矛盾理论,你会怎么想?如果我再告诉你,现今社会的科技水平也许还不及曾经的远古时代,你又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