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鬼新娘 第26章 (1)

竹筒怪不疾不徐慢慢向前飘着。是竹筒怪。

密密麻麻的蜘蛛到了那里就像旋涡里的水一样迅速不见了。垂下来的蜘蛛就开始往上爬,顶上蜘蛛骚动着,点起来没一会儿,开始往一个方向涌去——尽头处的左下方墙角。

一般的蚊香或黑色或黄色,老二拿出来的是一饼蓝色的蚊香。老二自己本事再大也不会造蚊香,是一饼蚊香。他拿出来的,但是,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蚊香不是普通的蚊香。不过,这饼蓝色蚊香肯定是他拿普通蚊香经过特殊工序改制而成的。偶尔也有红色的,但老二确实用这东西把头顶这些蜘蛛给弄跑了。

再看他们的肌肤,我往他们脸上一看,竟然完全没有血色,那两个人的脸竟是平的,而是石头一样的青灰色。连个五官都没有。

我一边跨进去一边看着门洞的上下两排牙齿,把我们吞噬。担心它们会突然合拢起来,走进这道门就像走进了某只巨大野兽的血盆大口里。

最前面的就是刚才的那只,然后“啪”一声抓破了。我们都弯下腰,抬头一看,弓着背准备往外面跑。他用戴着手套的手一捞,砖顶上的人面蜘蛛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缓缓垂下来了。谁知刚走几步,已经落到我们面前。也发现了垂下来的蜘蛛。泥蛇道人听见我们的惊呼,门竟然自己关上了。大部分都即将垂到我们头顶。

蜘蛛又垂下了一点儿,跑在最前面的老四停下来不敢往前了,像一大片黑里缀白的珠帘,回头看我们。我们几个也不知道那门有什么古怪,挂满整个走道。不敢乱来。

我们无比好奇地看着那堵墙,猜度着墙后面的情形。那边的脚步声越走越近。

相传扒坟界有几样神器,我们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想不到这个死人的包里,镇尸铜镜就是其中一种。竟然藏着镇尸铜镜。

不知走了多远,顺着石人石马的痕迹,终于到了走廊的尽头。

我赶忙退了一步,忽然,是人面蜘蛛。眼前一个黑影掠过,有东西从上面掉了下来。

泥蛇道人怔住了,忽然,像一段木头一样站着。整个队伍停下了,我正想着,前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这时候老二又白了泥蛇道人一眼,用矿灯细照,意思很明显,那里有个洞。五分钟不到,贺摸摸门下本事有的是。砖顶上的蜘蛛就只剩下一半左右了。

但是,我们都还没把矿灯摁亮,藏身的这个死胡同走廊里竟然出现了一缕光线。

这声音并没有停。声音一直源源不断地传来,还夹杂着石轿子被放下时的声音。两声过后又响起了第三声,循声望去,“啪啪”沉重的两声,门外立着的几个石人竟膝盖一弯,接着第四声、第五声,重重地跪下了。我们藏身的走廊外面也响起了这声音,听上去有点儿像是最前面的那两个石人倒下了。

但是,这蚊香点起来也和普通蚊香没什么两样。也是白色的烟,却立即就见效了。既没有更浓,老二用打火机把蚊香点着了,也没有更淡。

我移了移脚,在同一个姿势上保持了太久,发出很响亮的“沙沙”声。我的脚都有点儿酸麻了。

没有灰尘也就没有了石人石马走过的痕迹。泥蛇道人又开始小心翼翼。奇怪的是里面竟像是有人打扫过,一点儿灰尘没有。

那里应该另有一个空间,当时我们都没管墙后面会有什么,那个空间可能也是一条走廊,现在看来,因为我听见有人走动的声音。

老二没说话,看向老三。老三朝泥蛇道人看了一眼:“这有什么难的?”

飞虎爪也是土爬子常用的工具之一,然后刷地掷了出去。有关节,关节伸缩自如,是一根绳子,能抓住远距离外的东西,爪身精钢打造,故得其名。爪子疾驰而出,老三从包里拿出一捆凌乱的东西,割破走廊里沉滞的空气。老三甩了几下绳子,绳端系着一个铁爪——飞虎爪。

地底下哪来这么大动静?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响亮。

我回头看,我们也停住了。后面几个人的矿灯却也是黑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莫名其妙的光线上。最前面的泥蛇道人停下来,光线是从里面射出来的。

泥蛇道人把铜镜正面看了很久,又反过来看。铜镜。

随着朝代更迭,这面铜镜就落到了秦始皇的手里。秦始皇在黄河遇到有鳖兴风作浪,镇尸铜镜不知几易其主。据说这面镜子并没有随秦始皇入葬,而是被秦始皇的一位近臣用一面假镜调包了。那些把玩过这面铜镜的王孙贵胄都烟消云散了,并派人看守,而这镜子却一直光彩熠熠。此镜造于紫阳山,这面镜子又流落到了汉朝诸王手中。流传到现在,能照出天地间的礼义廉耻四维。汉继秦起,最初是装在某个上古帝王铜棺椁正前方克制尸变、镇尸避邪用的。后来这位帝王的坟墓被一心搜罗奇珍异宝给自己殉葬的秦王嬴政给扒了,铜镜的下落已经有了很多说法,镇尸铜镜只有一面,最常听说的,就命人将镇尸铜镜挂在船头,是在云南。结果黄河立即就波澜不惊了。

他看了老二一眼,然后转身面向那扇刚才自己关上的门:“贺摸摸门下果然人才辈出,泥蛇道人面无愠色,不过不知道诸位能否将这扇门打开?”

仔细观察了一阵,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我们都停在这个张着大嘴的兽首前,泥蛇道人才跨过门槛踏了进去。

老千还是穿着那身新郎装,那匹马体态肥壮,端庄笔挺坐在石马背上,竟也是一匹石马。马上坐着一个人,像足了一个新郎官。开始我以为是一个石人,但认真看时,不过四肢肥健得太夸张,发现那人竟是老千。

呈暗橙色,那亮光亮度很小,像是手电筒没电时昏黄的光,还不停地扑闪着,但又比那光柔和些。

当时老二祭出那饼蚊香时,终于看出来,人面蜘蛛就是从那洞里钻走的。光线是从最底部那堵墙左下角的那个洞里射出来的。

走到外面的那条走廊,泥蛇道人摁亮了矿灯。两边的门依旧洞开着,前面的泥蛇道人又接着往外挪,像无数黑洞洞可以吞噬一切的大口。我们都跟着往外挪。

这是送亲的队伍!老千要娶石轿子里面的新娘?石轿子过后,我怔了一怔。老千是新郎官打扮,是一大队形形色色的石人石马。这里再有一抬新娘出嫁的大花轿。

我们都认认真真看着这面铜镜。谁知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泥蛇道人竟把铜镜给我递过来:“别高兴了,如此神器竟然出现在这个行将腐化的干尸的背包里,假的。实在让人称奇。”

悠长的走廊只有我们的脚步声。就连泥蛇道人也没那么小心谨慎了。难道那些吓人的东西都送亲去了?我胡想。血脚印再没有出现,两边的门也没出现什么异常。

泥蛇道人回头看着死胡同尽头的那些尸体,一步一步蹲着朝我们挪过来。他肯定不会对付不了这些蜘蛛。以我这一路上对泥蛇道人本事的了解,若有所思地摇摇头。但他却不出手,我们只好蹲下,也跟我们一起蹲着。我回头问:“道长,泥蛇道人丢下了那个包,有什么不对劲吗?”

下面也有一排平整的铜牙,整道门就是一个巨大的兽首。这嘴巴就是门洞。这个兽首张着一张巨大的嘴巴,是门槛。门洞顶部有一排锋利的铜铸牙齿,两个尖利的犬齿尤为突出,这道门的设计非常难以想象,能看到上面结着厚厚的一层铜绿,这不再是一道壶门,这是门楣。

扁平,泥蛇道人手里拿着一个青黑色的东西,粗看是圆形的,那东西巴掌大小,还有一种幽暗的光泽。

”我听着泥蛇道人这话像是在挑衅,得贺摸摸本事最多,难道多年前在跟我师傅较量手艺的时候吃过亏,两位道行最深,从此心灵蒙上阴影,抬头看了看越垂越低的蜘蛛,耿耿于怀?你们说,泥蛇道人没说话,如果贺摸摸在这里,朝老二和老三说:“贺摸摸门下,他会拿这些东西怎么办?

我们都跟在后面,像警匪片里警察伏击歹人时那样贴着墙挪动着。

我绕了一圈看一遍,假的?我奇怪地望着泥蛇道人。泥蛇道人指指铜镜的沿侧,果然发现了另外一行字。铜镜约有半厘米厚,所以沿侧并不太宽。也是阴刻的一行字:贺摸摸仿于粤北。让我自己看。

洞里的光线就是他们在那边往前照时漏过来的。像是三个人,走得又轻又慢。

线条纤细柔美,细审才能看出,背面阴刻四个篆字,上面写的是“镇尸铜镜”。

泥蛇道人第三次把手伸进了夹层,他的手在里面摸索着。我把这面我师傅仿制的镇尸铜镜传给老四和大师兄、小宝他们。这个死人竟然跟我师傅有关。

那是两个人,任何多余的动作都没有。手里各擎着一支蜡烛。而且迈得很慢、很机械,终于,人的线条和比例也很不正常。那两个人却很奇怪,他们除了迈步向前走,最前面“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走到了门前。

矿灯射向走廊的两头,都是无尽的幽深和寂静。地上的积尘被刚才石人石马组成的送亲队伍踩踏得一片狼藉。我们在走廊口停住了。

这一声过去后,是一阵“啪嗒、啪嗒”的整齐有序的脚步声,是有什么重物移开的声音。声音低沉,接着又有一阵“嗒嗒嗒”奇怪的声音,最起先,像是马蹄声。听时像是有砂纸在摩擦着人的耳膜。

泥蛇道人刚想说什么,忽然脸色骤变,没开。门开了。老三手上加劲,他侧着耳朵听了一下,门晃荡晃荡动着,小声喊:“赶紧把矿灯熄了,又是一个猛扯。老三得意地看着泥蛇道人。吱呀,贴着墙壁站好!”

接着是一声沉闷的“嗒——”。突然,外面走廊上传来脚步声。

声音过去之后,走廊外面又安静了,后面也接着传来石人下跪的声音。这声音从第一声到最后一声,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持续了一分多钟。

泥蛇道人这看不见的耳朵可还没出过差错。我们照他的话做了,我们一看泥蛇道人这样,打起十二分精神听着外面。也旋即反应过来,肯定是又有什么要出现了。

我们都在看那堵墙,她的目光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停留了一下。九儿却在看我们,九儿有些异常。

泥蛇道人带着我们朝石人石马的来路走。因为刚才已经有石人石马走过,所以走得比之前放开了不少。加上经历过那许多恐惧的东西之后,我们已经有些适应这走廊了,我们是逆着刚才送亲队伍的方向走的。

洞里射过来的光线不停地晃动,“没路了。是个女的,声音有些耳熟。”墙那边有人说话,他们在四处观察走廊尽头的环境。那边的脚步停下了。

泥蛇道人表情很怪异,好像前面要来的是千军万马一般。

老千之后,但它们的脚步再怎么沉,是四个手持武器的石人。四个石人动作铿锵有力,也没接下来的四个石人沉。踏得青砖地面都在震动,石马驮着老千“嗒嗒嗒”机械地向前走着。

这东西要是让别的土爬子知道了,也不出声,保准笑掉大牙。白了泥蛇道人一眼,煞有介事地把手伸进自己的包里,听完泥蛇道人的话,翻动了一会儿,老二脾气了不得,拿出了一样让我们都大跌眼镜的东西。

自己低头看了看,泥蛇道人用戴着棉手套的手拉开夹层的拉链,然后朝站在旁边的我递过来。伸手进去拿出来一个大信封。

泥蛇道人又把手伸进夹层,这一回摸出来的东西,我接过,令人大惊失色。信封上什么也没写。

我们吓得大气也不敢出。走过来一匹马,马前面却还有一个人在牵着。石人过去,面目恐怖。牵马的那个人只有上半身,石人!竟是两个石人举着蜡烛在走。

进门之后,变成了一道坡度很大的向下的阶梯。就像真的进入了什么野兽的喉咙一样,好在整个过程,走廊急转直下,这个巨口一直纹丝不动。

石人机械地弯下腰,又是一声脚步声,头撞击着地板。一下、两下、三下,接着传来巨大的石头移动的响声。三个响头过后,它们是在磕头。

可能他刚才是逃婚逃到这里来了,老千怎么成了新郎了?看这送亲队伍的诡异劲儿,却不想被人面蜘蛛给困住了,也不可能是寻常东西。看竹筒怪把他领回去的样子,欲脱不得。他的新娘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老千可能不太愿意当这个新郎官。这么解释的话,不可能是活人,竹筒怪不理我们,再看刚才竹筒怪亲自给他牵马押着他的情形,领了老千就走也没什么奇怪的了。可能他自己也莫名其妙。

轿子上披红挂绿,像是新娘出嫁的大花轿。接下来的四个石人竟然抬着一具石轿子。

洞里的光消失,墙那边的人跑走了。很久,“啊——”那边传来一声尖叫,那边再没有声响。接着是“哗啦哗啦”慌乱的脚步声。

不过这堵墙不久前被移开了,于是就出现了一道门,走廊的尽头是一道门,石人石马的足迹就是从这道门里出来的。从痕迹看原本应该是一堵墙。

从被老三用飞虎爪扯开的那扇门里,忽然,我看见了外面走廊里有一片亮光。

老三手腕一翻,猛地往回一扯。“嗒——”爪子抓住了一扇门板。

走廊里一点儿光线也没有,我看不见她有什么变化。“沙——”九儿移动了一下脚步。

等了几分钟,石人站了起来,后面再没有声响后,队伍恢复了行进。终于,泥蛇道人还歪着脑袋听了一会儿,石轿子“咣当”一声又被抬起了,才敢往外面小心地挪动。最后一个石人从我们的门外走过了。

老千已经被一阵巨浪裹挟着,这些痕迹都是朝一个方向去的,流进了无尽的幽黑里。走廊就如一条河,波光粼粼,隐隐看去,无声远去。

我们靠近了看。那东西不是圆形,不过中间部位却被磨得很光滑,泥蛇道人看着这个扁平的东西,质地是铜的。而是八边形,状似八卦,自己也很是吃惊。

同类热门
  • 儒林外史儒林外史(清)吴敬梓|小说这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部杰出的现实主义的长篇讽刺小说,描写了封建社会后期士大夫的生活和精神状态。小说主题恢宏,内容丰富,语言自然明快,文笔淋漓酣畅,达到了我国古典小说中讽刺艺术的高峰。
  • 壁炉山庄的安妮壁炉山庄的安妮(加)露西·莫德·蒙格玛丽|小说安妮已经是有着六个孩子的母亲了。在这个家庭里,每个人都有些有趣的小故事,尤其是性格迥异的孩子们的童年趣事,如同珍珠一样串起来,让这本书显得温馨美满。
  • 不断幸福不断幸福木梵|小说冯隐竺以为,没有她攻克不了的难关,可真的拿下了吴夜来这座城,她才发现,他交给他的,就是一座空城,她除了守着,毫无办法。但她知道,她还爱着吴夜来。但她也知道,她的等是要幸福的等,最终,因隐竺在吴夜来的电脑里发现了他曾经追随的一个女同学的照片而导致了他们以离婚收场。
  • 超人之前传超人之前传陈雅伦|小说1989年10月,美国堪萨斯州斯莫维尔小镇,此时小镇上洋溢着一片欢快的气氛,人们纷纷为了庆祝秋季的丰收而举行着收获祭。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忽然响起,花店的店门被缓缓的推开……
  • 谋杀植物(悬念大师希区柯克经典故事集)谋杀植物(悬念大师希区柯克经典故事集)希区柯克|小说悬疑之父,大师之中的大师,只可模仿,不可超越的巅峰,直逼理性与疯狂、压制与抗争的心理极限,你永远都猜不到故事的结局,你也无法预想故事情节的发展!精品、经典、精装、超值价蕾遇生与死、罪与罚的灵魂拷问。
  • 插翅难逃的故事插翅难逃的故事陈晓玉|小说我们编辑的这套《世界经典探案故事全集》包括《侦探出动的故事》、《高超推理的故事》、《蛛丝马迹的故事》、《扑朔迷离的故事》、《缉捕追踪的故事》、《原形毕露的故事》、《斗智斗勇的故事》、《智破奇案的故事》、《真相大白的故事》和《插翅难逃的故事》等10册,这些作品汇集了古今中外著名的疑案、迷案、奇案、悬案、冤案等近百篇,其故事情节惊险曲折,探案英雄大智大勇,阅读这些侦破故事,不仅可以启迪智慧、增强思维、了解社会、增长知识,还可以学到自我保卫、推理破案的常识,防范日常生活的不测。
  • 藏地密码8藏地密码8何马|小说一部关于西藏的百科全书式小说!了解西藏,就读《藏地密码》!十年经典,强势回归!火爆热销10周年!数千万粉丝的真爱之选!喜马拉雅雪人出没,请注意!这是一个西藏已经开放为全世界的旅游胜地却依旧守口如瓶的秘密——公元838年,吐蕃末代赞普朗达玛登位,随即宣布禁佛。在禁佛运动中,僧侣们提前将宝物埋藏,随后将其秘密转移,他们修建了一座神庙,称为帕巴拉神庙。随着时光流失,战火不断,那座隐藏着无尽佛家珍宝的神庙彻底消失于历史尘埃之中……1938年和1943年,希特勒曾派助手希姆莱两次带队深入西藏;上世纪66年代,斯大林曾派苏联专家团前后五次考察西藏,他们的秘密行动意味深远,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多年之后,藏獒专家卓木强巴突然收到一封信,里面是两张远古神兽的照片……不久后,一支由特种兵、考古学家、密修高手等各色人物组成的神秘科考队,悄悄出发,开始了一场穿越生死禁地的探险之旅,他们要追寻藏传佛教千年隐秘历史的真相……西藏,到底向我们隐瞒了什么?
  • 山海秘闻录山海秘闻录仐三|小说华夏最古老的传说,曾经,不可考的历史.....统统的湮灭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留下一本最古老的杂记《山海经》。而这一切真的就彻底消失了吗?那一段段惊心动魄的神话传说背后到底有着怎么样的真相?各种神秘的传承,各路登场的人物...一个被无辜卷入事件中的男人,撕开了秘密的一角,接下来,又会面对怎么样惊心动魄的秘密?《山海秘闻录》,现代神话传奇。
  • 危情游戏危情游戏杨红光|小说北方某大城市三个大学毕业生陪聊的故事。理医学系毕业的何婷婷、幼教系毕业的水莲、工程物理系毕业的程皓。这三个陪聊者,陪聊的心态悬殊,目的不一。对情感、对生活的态度迥异。现代生活最终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全面袭击了他们。陪聊生活中,真实的情感受到极端的考验,美丽的爱情被摧毁……一环一环的欺骗,一幕一幕的表演,却都是一点一滴的真实。
  • 横赌横赌石钟山|小说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关东赌场上流行两种赌法。一种是顺赌,赌财、赌房、赌地,一掷千金,这是豪赌、大赌。然而,也有另一种赌法,没财、没钱、也没地,身无分文,就是硬赌,赌妻儿老小、赌自己的命。在赌场上把自己的命置之不顾,甚至自己妻儿的生命,用人当赌资,这种赌法被称为横赌。横赌自然是几十年前的往事了,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和石钟山以往的《天下兄弟》、《天下姐妹》相得益彰,《横赌》更多是凸显父子这一伦理关系,是对“天下系列”纵深的挖掘和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