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老A之死 (2) 第23章

,而是右边。我们都很惊异。但泥蛇道人就是不解释,这一次他走的不是左边或者前面,只是自己在前面聚精会神地走着

他脸上的表情慢慢平和下来,眼里正常人瞳孔里的那种光芒开始渐渐消失。,公子寻脸上的肌肉不断动着。那只看不见的手不停地在他的脸上摩挲着

又是一声,叽咕——,忽然

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但从上次竹筒怪试图迷惑我的那些过程看来,只能焦急地看着。那只看不见的东西肯定是在对公子寻实施蛊惑。,虽然我没看见过鬼是怎样迷惑人的。公子寻的头越来越低,眼神就要熄灭了

,我们一行人跟在后面。里面的地面非常平坦。像是经过人工打磨一般,泥蛇道人走在最前面,但用矿灯照射地面时却能看出其实是天然形成的石面

泥蛇道人的表情已经僵住了。刚才他停下听了很久的,好像要往外面溢出来,门是朝里开的,没有人敢把矿灯的光柱照向门洞。前面那扇门安静地敞开着,里面的黑暗盛得太满,门板靠在里面墙上。,就是这扇门。眼珠子都不敢转。我们战战兢兢。里面一样一片漆黑

走廊青砖铺地,走在里面寒气逼人。,两边是褐色的墙。这走廊狭窄幽深,穿过那道门是一条走廊。墙上什么花纹也没有。从头到尾都是褐色

这座坟什么都模仿凡间真实宅子的样式建造,出现壶门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后世见得不多。,壶门曾在汉墓中出现过。更多的是使用在房屋设计和家具设计上

偶尔泥蛇道人也会停下来,皱着眉头看着前面的地面,一块一块看着脚下的青砖。走道里的机关,但看了一会儿,最常用的,确定没事后,一般都是在地面上触动,便又继续往前。一路上都没发现什么真正的异常。,泥蛇道人打起十二分精神。也就是铺地的砖了

。公子寻

只有一个人例外。后面的人也撞了上来。,老四一停。所有人便像一堆多米诺骨牌,瞬间撞在了一起

,我的嘴唇在发抖。忽然。“沙——”我们的身后传来脚步声,走廊里静得吓人,那是质地柔软的鞋底踩在落满尘土的青砖上的声音

,宫殿是正面朝向墓门的。我们笔直走过去。迎面是一扇布满灰尘、朱漆剥落的木门

,我们最关心的是那扇门通往哪里。泥蛇道人还是一贯的小心。走在最前面,好像每一步都需要经过审慎的思考

她们都没有脸。,四面墙壁都有些微微倾斜。墙上的画都是工笔人物画,这是一间破败的屋子,每幅都画着一个衣袂飘飘的女子。墙上歪歪斜斜地挂着一些书画。桌边摆着两张木椅。屋子按一间普通客厅的式样摆设。这些女子的体态和衣着都刻画得栩栩如生,迎门是一张木桌,但是脸的部位却只是一片空白

。土爬子也会怕

我们都警惕地看着前面那些门。忽然,其他人也都神情紧张。我们惊讶地掉转矿灯一看,泥蛇道人在前面停下了,左后方的一扇门竟然自己开了。,侧着耳朵听了很久。一声尖厉的开门声从我们后面的走廊传来。他始终没有抬起脚步。我的心跳在加速,像是听到有什么异常

,出去了。我会尽量多地给老千烧纸倒酒的

那个影子不是飞向公子寻,而是飞向公子寻的身后。身后响起“嗖”的一声。,忽然。一个玄黄色的影子急速飞向公子寻的方向

一间和前面两间看上去差不多的屋子。这里的屋子怎么都做得几乎一模一样,简直让人没办法分辨。我很奇怪。,走道的尽头是一间屋子

,侧着头像在倾听什么。听了一会儿,九儿轻声说?“走吧。泥蛇道人耳力惊人:难道他又听到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前面的泥蛇道人却不说话,他终于开始走了

,这是一块很端庄很肃穆的木牌。看到这里我才看出来。那木牌是灵位

为什么一间屋子会出现三扇门?这屋子和走廊为什么会无穷无尽?这里的走廊和屋子为什么都一模一样??这里的建筑物为什么要连着建在一起

我从来没见过人有这样的恐惧。他的鼻子和脸都在奇怪地动着,像是有人的手在上面摸着。他站在那里不住地颤抖。但是又根本看不到有什么手。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他的一只肩膀斜斜向下耷拉着。但他不敢动

我的心在狂跳,转过身就用矿灯射向身后。,“沙——”又是一声。声音到了公子寻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公子寻再也忍不住了,声音越来越近。脚步声是往我们这边走过来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一下见到这间不一样的屋子。我们都毫无意识地停了下来,刚刚一路看见的都是相同摆设的屋子,没再往前走

如果不是有泥蛇道人和老二,肯定才到地道里的那摊漂着蜘蛛的积水前就一命呜呼了。,还有公子寻以及大师兄他们。以我的本事,这座坟真不是我这档次的土爬子能扒得了的

,这个屋子里有一扇门。也就是说,只有一个门框,不过是没有门板的门,一个典雅而富有神秘色彩的壶形门框

青砖地面,我们走进前面的那道门。我虽然怯了,两边立着褐色的墙。前面又是一条走廊,还是泥蛇道人在前面,这条走廊的样子和刚才那条走廊几乎一样。,公子寻在最后。但还是得硬着头皮跟上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些走廊和屋子构筑在一起,这扇门过去,整个网络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会不会是迷宫?这些屋子和走廊都做得一模一样,会不会是故意用来迷惑人,又是一条走廊,让人根本无法辨别的?,一样的走廊

这间屋子一共有三扇门。前面还有一扇,右边也还有一扇。除了我们来的这扇。,这些屋子的差别仅仅在于门

泥蛇道人左右观察了一会儿,和前一间一样的是,选了左边的那扇门。左边一扇,右边一扇,这屋子也是三扇门。,我们来处一扇。不同的是,前面没有

所以后世传下来,鬼王镖是我师傅贺摸摸的独门秘技。这镖的镖身是一把用桃木芯削制的木镖,这种镖每个人只能有一支。看上去就好像是鬼的嘴巴里衔着一张黄色的符。再有第二支就会失灵了。因为当日阎王爷托钟馗到阳间惩治鬼怪时只给了钟鬼王一支镖。,而是一种特定的符。传说这镖是鬼王钟馗治理恶鬼凶鬼时专用的,那块黄色的布块不是简单的布块,所以叫做鬼王镖。木镖的镖尾刻着一个狰狞的鬼头。鬼的嘴巴大张,布条就穿过鬼的嘴巴系在镖上

,但现在他却没退。有惊悸,公子寻开始也和我们一起退了,有惧怕,像座雕塑一动不动。他定定地站在我们后面两步远的地方。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也有猝不及防时的那种莫名其妙

然而前面那间屋子却跟刚才的四间屋子都不一样。如果真是迷宫的话,而且这屋子里也还会有三扇门。,穿过这道走廊!肯定又是一间一样的屋子,这太像一座迷宫了。前面确实是一间屋子,接下来的,而且那间屋子也确实有三扇门

,墙上隔不多远就出现一扇门。门排在走廊的两侧。这条走廊不一样的是,而且全都紧紧闭着。大概像是一般在旅店里看到的那样。走廊的两侧有很多门,也是壶形的,两边立着的不再只是褐色的墙,有门框,右边的门过去也是一条走廊

,最前面的泥蛇道人往地下一照。一个带血的脚印就出现在距他一米不到的地方

,一下撞着后面被另一边的血脚印吓到还在往前面退的老四。大家都在往前面退。老四被泥蛇道人突然往后这么一撞,泥蛇道人赶紧退开一步,以为是被其他什么突然出现的东西撞到了,泥蛇道人刚才也还在往前退,吓得尖叫一声

坦白地承认,我们再随便捞点什么就走。反正是支锅,我已经把救老千的事情抛诸脑后了。只要找到出去的路了,都是壶门。虽然还是觉得我们应该把他救出来,扒多扒少,这时候,我们份上的都是那么多。右边?但我现在想的更多的是,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平安无事地从这里走出去。,该往哪儿走了?两扇门的样子一模一样?前面。泥蛇道人选的是前面

,那东西竟然无形无色无味。如果不是脚步声和地上的血脚印,根本就没办法发现它的存在

可能是由于里面所用木材的奇特,每人一个都戴上了。这种腐败气息夹杂着一种我从未闻过的奇怪味道。,木门已经打开了。大师兄从包里拿出防毒面具,包括泥蛇道人,一进木门就有一股腐败的气味扑鼻而来

我们都注意着前面的泥蛇道人,他走一步我们也走一步,走得是我看见他以来最慢的一次。我们走出了一小段路程。慢慢地,他停下我们也停下。走廊里空荡荡、静悄悄的。,泥蛇道人每走几步都要停下来听一下。我们已经深入这条走廊有十米左右

,公子寻也没要他画符。宫殿群正是建在这个石洞内。墓门内是一个巨大的石洞。古代人喜欢将墓葬设计得和活人的住所一样,泥蛇道人没给公子寻画符,但是像这样规模的宫殿群真是闻所未闻

谁也不敢出声,没怎么表现出来,灵位无声无息地立在桌面上,九儿却表现得很明显。,就那么站着。我们都不敢靠近那张桌子。半晌。公子寻和九儿有些不耐烦了,公子寻比较腼腆,看得人心里直发毛

他被这东西追上了。那东西一只手在他的肩上搭着,我低头看了下他身后,另一只手则摸在他的脸上。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来。,最后一个血脚印就在他身后三十厘米左右的地方

,我吃惊不小!鬼王镖

说好听点儿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现在却眼睛都发光了。大师兄和老四怎么想的我看不出来。前面的那些恐怖,估计也有些怯怯的了。小宝的神情也跟我差不多,说难听点儿就是简直不知道死是怎么回事。毕竟以前都没下过地,但是泥蛇道人还有戴着脚镣的老二、老三虽然前面也着实被吓得不轻,但是他们更多的是好奇。,他们也害怕。公子寻和九儿的表情是我们十个人中最兴奋的,反而成了他们的兴奋剂

以前我跟老千干的都是小打小闹,连想也想不到。只要知道扒坟的门道的人都能干得了。,活儿也很轻松。像这次这个坟这样一路都是凶险的,我已经萌生了退意

我们都无声地退了几步,又有一扇门也自己开了。,甚至。矿灯射向前方,声音来自前面不远,就在我们前面半米的地方,就是在我们前面一米不到的地方

像是被重笔浓墨泼洒在宣纸上画出的脚印,那血不停地洇散着,一个人影也没有。但我们却都惊得差点儿尖叫出来。那脚印是血红色的。地上,配上空寂的走廊和令人窒息的安静,后面空荡荡的,诡异万分。一排和我们的脚印极不一样的脚印。,地上有一排脚印。脚印上的血在尘土上蔓延着

,也没有摆珍玩和瓷器。只摆着一张桌子,这间屋子没有挂字画,仅有的一张桌子正中摆着一块雕刻精细的木牌

我们都眼睁睁地望着那串脚印。“沙——”就在我们的注视里,地面上又出现了一个脚印。忽然,忽然,延伸一米多之后,另一边也出现了脚步声。我们刚站定,又凭空消失了。,脚印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我们都想不到踩出这串脚印的东西会这么大胆,只是凭空在走廊的中间出现,慌张地退了一步

,那扇门开了之后就不动了。门里一片漆黑。他好像有点儿不敢相信。所有人都在看着那扇门。也都已经从前面回过了头。包括泥蛇道人自己。自己从那扇门前面走过,竟没有听到里面有一点儿声息

如果不是没那扇门,甚至墙脚部位已经塌出一个小洞。猫下身子就从小洞里爬了进去。泥蛇道人二话不说,我们可能会怀疑还是在原来那间屋子里。这个屋子的大概陈列,竟然跟刚才那个屋子几乎一模一样。,屋子左侧的墙倾斜得最严重。里面又是一个屋子

,但泥蛇道人还是走得和前面一样小心。走完这条走廊。前面又是一间屋子,虽然一直没发现异常,还是跟前面三个屋子一样的一间屋子

听刚才那一声响,我看见那是一支木制飞镖。镖身本是暗红褐色,公子寻的头即将完全低垂下去了。但是我们看不见公子寻身后那东西,所以感觉像是停在空中了。“刺——”黄色的影子飞过公子寻的肩膀,玄黄的是系在镖身尾部的一片小布块。然后扎进皮肉里了。,似乎是刺破某个身体。那个玄黄色的影子停住后,竟然在他身后的空中停住了

同类热门
  • 樊海燕小说两种·非常妩媚樊海燕小说两种·非常妩媚樊海燕|小说从《守身如玉》到《喜欢做情人》再到《非常妩媚》:《守身如玉》是原先定的书名,拟写在浮躁、混浊的社会环境中,一个人对自己身体特别是意识操守的坚持。尚未动笔就感觉有些复杂,意识这种东西不明朗,难把握;转念又改成了《喜欢做情人》,和女友、妹妹多次讨论,写些什么内容?向哪个方向进行?那段时间,母亲回北方过七十岁生日并做“金婚纪念”,我们几个小辈都有些“鬼鬼祟祟”的,生怕被母亲听到,她们那个年龄,特别是她们那种传统意识的女人,是不能接受“情人”这个提法的。
  • 那一瞬的地老天荒那一瞬的地老天荒侧影芳华|小说这是一个转瞬生死的年代,人心动荡,世情薄凉。他,如兄如夫,热烈如骄阳;他,亦师亦友,干净如月亮;她一天天成长大,一天天懂得成长的代价……烽火佳人,利益交错,谁是谁的棋子?谁得到?谁失去?谁痴情?谁断爱?谁又能走出欲望的河流,采撷那一缕栀子的淡香?
  • 超人之前传超人之前传陈雅伦|小说1989年10月,美国堪萨斯州斯莫维尔小镇,此时小镇上洋溢着一片欢快的气氛,人们纷纷为了庆祝秋季的丰收而举行着收获祭。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忽然响起,花店的店门被缓缓的推开……
  • 魔术师谋杀魔术师谋杀兰蔻|小说从广州调回古城刑警大队的夏子成,收到网名为“杀人狂魔”的留言,即将开始一场诡谲的杀戮之旅。第二天,他们却遇到离奇的死亡案件。死者真的是残酷成性的“杀人狂魔”所杀吗?还是和饕餮——神话传说的龙之九子之一有着紧密的关联?随着死者身份的揭开,一段职场四角恋逐渐拉开帷幕,随之而来的是神秘的魔术师出现。他成了本案的最大嫌疑人,但是他却有不在场的完美证明。他到底是运用了什么方法杀害死者的呢?死?的身份又暗藏着怎样的玄机?一段白领生活的真实挽歌,结局却是出人意料,催人泪下……
  • 薛定谔之猫薛定谔之猫中雨|小说据资料显示,中日战争中是没有关中国战俘的战俘营的,中国战俘都是直接杀了或者送去做苦力。唯一的战俘营在沈阳,只关押欧美战俘。 故事发生在1940年初,抗战爆发三年以后,正是中日抗战拉锯期,以雷子为首的八名战俘成功逃出日军战俘营,进入了战俘营旁巨大的原始森林山脉。战俘怀着喜悦和对未知前途的忐忑,在森林中不断深入,可迎接他们的却是一系列诡异的遭遇:没有活物的环境;异常漫长的白昼与黑夜;沉满腐尸的水潭;潜伏在身边的吸血怪物;以及一个不应该出现在原始森林中,却又确实存在的神秘机构…… 战俘营伪军军官邵德带领几个日军士官和一个排的伪军紧随其后进入这片森林,所遭遇到的各种奇怪现象也接踵而来:与外界离奇地没了联系;士兵接二连三死亡并消失。而紧跟着战俘逃亡路线,越来越多不可以解释的疑团出现。 在这追捕过程中,邵德发现整个战俘逃亡事件与三年前同样发生在战俘营的另一起事件竟惊人般的雷同!并近乎绝望地察觉到自己和这一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自己与正被追捕的战俘雷子,和三年前同样逃出战俘营的战俘曹正等人正在慢慢重合……
  • 盗墓之王(全集)盗墓之王(全集)飞天|小说杨风接到身为盗墓之王的哥哥的小册子,自从哥哥失踪后,他一在追寻线索,仔细研读册子后,得到一个结论就是明年就是2007年世界会毁灭。联系手术刀后,接受了泰国和日本的盗墓高手,而手术刀竟然说他的哥哥还活着,拿出一堆照片给他看,而照片中的都是古代的英雄和魔兽搏斗的场景,而其中一个如果加上纹身的话就是他的哥哥。这个时候,美国的卫星也开始盯上了杨风的目的地……
  • 盗墓之王(全集)盗墓之王(全集)飞天|小说杨风接到身为盗墓之王的哥哥的小册子,自从哥哥失踪后,他一在追寻线索,仔细研读册子后,得到一个结论就是明年就是2007年世界会毁灭。联系手术刀后,接受了泰国和日本的盗墓高手,而手术刀竟然说他的哥哥还活着,拿出一堆照片给他看,而照片中的都是古代的英雄和魔兽搏斗的场景,而其中一个如果加上纹身的话就是他的哥哥。这个时候,美国的卫星也开始盯上了杨风的目的地……
  • 净土净土韩雪|小说小说以近百年前的武汉为背景,讲述古琴世家的莫氏三兄妹失散多年,流落市井,分别为弘扬佛法,传承琴技而引发的两代人的爱恨情仇。小说塑造了两代弄琴人的丰满形象,将他们刻骨铭心的爱、哀怨悲切的情以及日军铁蹄践踏下的国仇家恨,与博大深宏的佛法融汇成一曲沧桑的时代悲歌。以武汉为缩影,再现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整个中华大地的命运与抗争。小说文笔优美,情节感人。
  • 冒险史(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冒险史(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英)柯南·道尔|小说在这部短篇集里,华生医生记录了福尔摩斯侦破的数件奇案:帮助波希米亚国王免除了丑闻的威胁;关于伦敦红发会的奇妙故事和由此引发的一场大案;还有那扑朔迷离,被公认为福尔摩斯最经典案件之一的斑点带子案。
  • 超人之前传超人之前传陈雅伦|小说1989年10月,美国堪萨斯州斯莫维尔小镇,此时小镇上洋溢着一片欢快的气氛,人们纷纷为了庆祝秋季的丰收而举行着收获祭。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忽然响起,花店的店门被缓缓的推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