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竹筒怪 (5)

这段长度一般未经过锻炼的人就算助跑也未必跳得过去,何况这里根本就连立稳了尽全力跳的空间都不是很充足。而且就算真能跳过去了,谁知道那边会不会还有陷阱等着你。

“哼!”老三似乎很不屑。

和前面的脚步声相比,这脚步声明显慢了很多,也轻了很多,这人应该是小心翼翼的那种。甚至还走走停停,有点儿畏首畏尾。我都能想象那人像老鼠一样摸摸索索往前走着,走几步就警惕地前后张望一下的样子。

那脚步声走得很快。三十几米的墓道,很快就走完了。脚步声在那扇画有漫长神道的墙前停下了,片刻,开始左转。

有人?这里怎么会突然有人闯入?我们都觉得意外。但光头前面两次都没听错,提前很长时间就能准确判断竹筒怪和老四的到来,在这里更是能听见机关撞击的声音,我们不得不对这个没有耳朵的怪人的听力叹为观止。

外面依旧僵持着。老A一支烟抽完,把烟头丢到地上用脚踩灭了,说:“没错,我们几个是不懂倒斗,和你们合作也帮不了什么忙,但我们有枪有力气。最后问你们一次,合作还是不合作?”

啪!这是巴掌打在脸上的声音。“哼,你们俩就在这儿给我好好待着。看你们还能不能横!”老A狠狠地说。

大师兄摁亮了矿灯,我们都跟着摁亮了矿灯。老A想不到山墙后面居然藏了这么多人,惊讶地“咦”了一声。

后面那人走了好大一会儿,终于也到那堵墙前面了。脚步声刚停下来,果然,前面那个人藏身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有力的脚步声。

原来那几个男人中有一个叫老A。老三说:“还是没把你们甩掉。”

他们有枪,老四不知怎么办好。令人意外的是,这时候,挺身而出的竟是光头。光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咳了一声。后面的老A大吃一惊,忙退了一步,大声道:“谁?”

奇怪,为什么刚才光头踩那两脚时,只是黑影动,却不会有箭射下来?我记得师傅在介绍机关的时候跟我说过,坟里的机关,有些是一触即发的,另外还有的,则是三步一杀,或者七步一杀,就是说这个机关会在你一踩上的时候就给你发出警告,但给你留出回头的余地,走错三步或者七步了,才会下杀手。

忽然,老A大喝了一声:“别动!”老A突然把枪顶在老三的脑袋上。接着就是“咔咔”两声金属撞击的声响,他们三个竟然有手铐,动作利索地把老二、老三铐上了。

光头点点头。

最前面的是老A,他抬起脚就要一脚踩在条石上了。这一脚踩下去意味着什么,我们都知道。我们紧张地看着。老A那一脚还是踩了下去。我们闭上眼,不敢看接下来的一幕。

三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竟然有这样的好事?他们都想不到泥蛇道人会愿意给他们分一杯羹,怔怔地望着面前这个脑袋光溜溜的道人。泥蛇道人又补充了一句:“要走也可以,不过只能往里,不能往外。”

泥蛇道人注意力重新转回老A和他旁边的两个男人。三人不知什么原因很怕他,刚才还凶神恶煞的,一见了泥蛇道人就像是小鬼见了阎王爷。

不知道光头有办法没有,不过他暂时只是在入神地看着这些条石,一点儿没表态。我们几个当中,大师兄当然是众望所归的了。大师兄知道这点,便当仁不让,自己站了出来,看着条石地面问道:“木槌在谁包里?”

矿灯、木槌这些稍微轻便一点儿的东西都在我包里。我把木槌给大师兄。大师兄接过,在离第一排有字条石一臂开外的地方蹲下,伸长手臂小心地用木槌在条石上敲了一下。用力太轻,条石没被敲动。

两边的人都不再出声。过了一会儿,外面飘进来一阵刺激性的辛辣的味道——烟味。原来刚才那一声咔嚓不是拉枪栓,而是打打火机。

条石上都刻着字。破解的法门也许和这些字有关。我想起电视上经常能看到的一个游戏。

面前的这个机关,可能也是类似的原理。只要知道一个文字序列,每一排踩在正确的文字上,就会平安无事。不过游戏走错了可以重来,我们要是走错了,可能就会送命了。

三人终于听明白了,泥蛇道人竟真的愿意跟他们搭伙,老A忙朝他点头哈腰:“谢谢您了,道长。”说完,三个人朝我们这里走来。

果然,脚步声传来了。在空旷的神道里,这脚步声显得分外响亮。会是谁?

神道入口处又传来了脚步声。不是一个人,而是冗杂的两三个人的脚步声。老二老三都出现了,这两三个人,肯定就是猎豹车上那几个男人了。神道入口那几个人应该看见了站在墙前的老二、老三,他们的脚步缓了缓。

我以为光头只要一露面,三个男人肯定就会开枪,还没来得及替光头捏一把汗,老A他们竟怔住了。“道长!”老A三个迟疑片刻终于喊了出来。

老三说:“你们想怎么样,直说,虽然说是三对二,但你们也未必能讨到便宜。”

泥蛇道人招了招手,三个人就唯唯诺诺走了过来:“道长,我们不知道您在这儿,得罪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有您在这儿,我们兄弟三个立即就走,立即就走——”

墙那边很久没有动静。我们也都静静站着。忽然,神道入口处又传来了脚步声。还有人?

老二、老三站起来。“在前面走。”

“唐河,阿牛,你们俩都在这儿。”

光头说:“尊敬我的人叫我钻地龙,不尊敬我的人叫我泥蛇道人。”

但那脚步声只前进了两步,然后就驻足不前了。接着,光斑消失了,是那人把矿灯摁灭了。难道他发现这堵墙后面有人了?

那个被老二称为老A的人笑了笑:“还真亏了你们,不然我们哪能找到这地方?”

老A笑:“你再考虑考虑。”接着,老A那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咔嚓”声。有人把枪掏出来了,威胁地拉上枪栓。

老二说:“老A——”

老三说:“哦?”

还不是跟你们一样的目的?老A又是笑道:“阿牛兄弟别伤了和气,我们到这儿来还能想怎么样?”

我终于看懂了,泥蛇道人这是要让老A他们三个帮我们在前面送死。泥蛇道人示意我们给他们让开一条道。

老二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那边矿灯一亮,伏在我们旁边拐角处的老四就认出了那两个人确实是老二和老三。墙那边老二已经被老三扶起来。

忽然,地上那人说话了:“老三别动手,有人摔了出去。出手那人快走几步跟上去,是我,老二。”有人摁亮了矿灯,一声闷响,拐角处又出现了光斑。地上的人被摔得干咳了一声。

我们都知道要怎么做了,每个人都贴着墙警惕地站好,不用光头再说,并赶紧把矿灯灭了。

三个男人打着矿灯跟在两人后面。往左折,老二、老三便在前面走,再往前折。老二走在前面。

他看见了老四。两人就这样眼瞪着眼,谁也没说话。老二停下了。老A在后面骂:“他妈的,这时,怎么不走了?”

看来要破这个机关,大师兄眉头紧锁,蛮干是绝对行不通的。但要找到破解的办法却绝对不是简单的事。看着那二十排刻着字的条石,不敢轻举妄动。

后面那个人往后猛退几步,但还是没躲开。那边响起了一声手掌拍在胸膛处的声音,前面那人出手了。出手那人动作敏捷而迅速。听声音也能听出来,啪——

以此类推,比如说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一级都要踩在前面得到的那个颜色序列中相应的颜色块上,这个阶梯的每一级都会像钢琴键一样分成若干不同的颜色块,直到顺利通过这个阶梯。如果某一级踩错了,一旁的警报器就会叫,选手先从阶梯前的屏幕上得到一串颜色序列,选手就得重新来过。这个游戏玩的是选手的记忆力,只要颜色序列记对了,他要做的就是按照这个颜色序列,一路上就会顺顺利利。第一级踩在赤色颜色块上,这游戏大概是这样的:玩游戏的选手站在一个阶梯前面,第二级踩在橙色颜色块上,第三级踩在黄色颜色块上。

应该就属于三步一杀——刚才光头的那两步加上大师兄敲的这一下,这里的机关,刚好就是三步。

忽然“嗖”的一声,一支利箭从洞顶射下来,大师兄用力一敲,直直射向大师兄敲的那块条石的中间。条石果然微微下沉了一下。

老二、老三被推倒在地上。老A把他们的脚也铐上了,喝道:“站起来!”

似乎只要泥蛇道人一点头,三人站在泥蛇道人面前,他们就会抬腿离去。想不到已经不在道上两年多的泥蛇道人还有这样的威信。作势欲走。

我只知道泥蛇道人脑袋上没长耳朵,泥蛇道人?那不是我师傅的把兄弟嘛!粤北扒坟的人不少,但却像蛇一样听力卓绝,所以有了钻地龙和泥蛇道人的名号。一个是我师傅贺摸摸,另一个就是泥蛇道人。泥蛇道人名头虽响,高手却不多。其中大家公认手艺超群的,但两年前就杳无音信了。贺摸摸我抬头低头都能见到,但泥蛇道人却只是耳闻。

我看见了拐角那里有矿灯的灯柱射在墙上的光斑。脚步声和我们只隔着一堵墙。

“你?”

我们都凝神静气。光头和老四伏在后面的拐弯处,以便随时扑出去。

莫非熊老板为人低调一直深藏不露?还是说泥蛇道人跟熊老板有什么渊源?以我跟熊老板合作的那几次来看,无论资本还是人脉,但好歹也是影响力遍布全岭南的大腕,在粤北众多的老板中,熊老板完全是叫不上名号的,问题是泥蛇道人虽然是“二线明星”了,怎么请得动泥蛇道人呢?

后面那个人一靠近,墙那边那个人还是保持着极度的安静。我终于明白了,必定会遭到前面那个人的突然袭击。后面那个人肯定是在跟踪前面那个人,而前面那个人发现了有人在跟踪,便在拐角处躲起来了。

但具体铁到什么程度,我就不得而知了。师门的人都说岭南盗墓两大巨擘——我师傅贺摸摸和泥蛇道人之间关系很铁。

不如我们合作,老A说:“像这样的大斗,事成之后五五分账。里面肯定机关重重,你们师兄弟两个要想盗宝也不是容易的事。”

光头发觉我们都在惊异地看着他,便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小宝惊异地问:“你是道长?”

师傅安排他们跟我一起来是为了救老三的吗?我们都想不到,大师兄和老四不是都说,这么容易就看见老三了。

老三?难道是二师兄和三师兄?老二?而且听声音说话的也确实像是老二。

里面的东西人人有份。泥蛇道人低声道:“三位既然来了,就别忙着走。”

他们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老A三人已经走到有字的条石前,像走在其他石板上那样即将走上那些刻着字的条石。

矿灯照上去,只能看到那是一个普通身高的人,穿着宽松的古代衣衫。那黑影站在那里,大师兄忙一缩手避开了。再往前看,像极了电影里面的厉鬼。那黑影蓬头散发,看不到脸,那黑影竟往这边走了一步。

光头按住他,让他接着伏好别动。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光头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也按捺住要出去看看老二、老三的冲动,老四大惊,继续站着不动。他刚要出去跟两人打招呼,光头却一把将他拦住了。

这不明明是个光头?道长?谁知光头竟点了点头。

光头突然面无表情地从藏身的拐角里站起,然后走出去:“是我。”

“好,“咔嚓”一声,我们跟你们合作。”说话的是一直没开口的老二。这次是真的在拉枪栓了。

他说:“外面有人来了。光头表情却忽地一变,我正思考着,像在凝神听着什么东西。”

小宝又问:“那你是谁?”

”三个男人已经走到老二、老三旁边。老A笑着说:“这就对了嘛。

同类热门
  • 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你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你张诗群|小说浪漫古典素心系列,选取了民国风华绝代的人物为主要对象,此为综合卷,写了沈从文与张兆和徐志摩与陆小曼等五对民国伉俪。无论时空如何改变,爱情是永恒的话题,感情的世界没有是非。婚姻的鞋子,冷暖自知。那些个在民国那个风华绝代的年代用他们的风华绝代谱写了一曲曲爱情篇章的才子与佳人们,他们曾经那样相爱过。在岁月的长河中,给无数后来人以仰慕与唏嘘。--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魔术师谋杀魔术师谋杀兰蔻|小说从广州调回古城刑警大队的夏子成,收到网名为“杀人狂魔”的留言,即将开始一场诡谲的杀戮之旅。第二天,他们却遇到离奇的死亡案件。死者真的是残酷成性的“杀人狂魔”所杀吗?还是和饕餮——神话传说的龙之九子之一有着紧密的关联?随着死者身份的揭开,一段职场四角恋逐渐拉开帷幕,随之而来的是神秘的魔术师出现。他成了本案的最大嫌疑人,但是他却有不在场的完美证明。他到底是运用了什么方法杀害死者的呢?死?的身份又暗藏着怎样的玄机?一段白领生活的真实挽歌,结局却是出人意料,催人泪下……
  • 虎皮鹦鹉虎皮鹦鹉吴文君|小说吴文君,女,浙江海宁人,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上海首届作家研究生班学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七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作品发表在《北京文学》、《大家》、《收获》、《上海文学》、《中国作家》、《钟山》、《山花》等多家文学期刊。
  • 午后薰衣茶午后薰衣茶明晓溪|小说冷酷帅气的偶像巨星夏夜薰和新近崛起的天才娱记“火焰小魔女”小园,他们本属于两个势同水火的群体,却因为一次“偶然”,成为亲密的好友。小园的可爱融化了少年冰冷的外壳,薰的温柔逐渐动摇了她的心。是无情无义地曝光超级巨星的独家资料,还是维持那份令人心动莫名的友谊,残酷的现实只能让小园选择其一。当红偶像夏夜薰的绝密私人档案首次曝光,曝光资料的居然是他的好朋友——天才娱记“火焰小魔女”小园!生气的薰毅然决定和小园断绝朋友关系,小园为如何挽回二人的友谊苦恼不已。这时,妄图东山再起的黑帮组织海兴帮竟将魔爪伸向了薰!小园在保护薰的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 插翅难逃的故事插翅难逃的故事陈晓玉|小说我们编辑的这套《世界经典探案故事全集》包括《侦探出动的故事》、《高超推理的故事》、《蛛丝马迹的故事》、《扑朔迷离的故事》、《缉捕追踪的故事》、《原形毕露的故事》、《斗智斗勇的故事》、《智破奇案的故事》、《真相大白的故事》和《插翅难逃的故事》等10册,这些作品汇集了古今中外著名的疑案、迷案、奇案、悬案、冤案等近百篇,其故事情节惊险曲折,探案英雄大智大勇,阅读这些侦破故事,不仅可以启迪智慧、增强思维、了解社会、增长知识,还可以学到自我保卫、推理破案的常识,防范日常生活的不测。
  • 来临来临及羽|小说天津港边一艘废弃的货轮装满了腐烂的尸体和行尸走肉,病毒迅速传播直至吞噬京城。主人公大宇当此之时挺身而出带领兄弟三人展开了剿灭满城行尸走肉的漫漫征途……
  • 谜桶谜桶(英)F.W.克劳夫兹|小说写实推理小说的最高峰!无懈可击的逻辑推理,百无一疏的证据收集;能否破解最缜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不在场证明”大师克劳夫兹成名作;侦探文学黄金时代的开山之作;不可思议的杀人事件。精心布置的繁复谜局;一次挑战逻辑思维的神奇之旅!
  • 买断半条命买断半条命赤骥|小说身怀神秘医术的展若海,一直平淡安份地做他的妇科医生。直到这一天,意外成为一群猖狂匪徒的人质,他开始踏上一条充满激情和危险的道路。匪徒首领任逸华发现这个身为人质的妇科医生医术高超,胆大心细并且身体素质出众,而且,他们的匪帮缺少的正是这样一个医生,于是,任逸定通过各种手段,迫使展若海留在身边为匪帮服务。展若海身陷囹圄,无可奈何地被迫与一众匪徒过起了逃亡的生涯。
  • 暖暖暖暖蔡智恒|小说台湾男孩凉凉和东北女孩暖暖相识于北京,他们相约不管现实如何,都要努力生活。重逢时,他们已经分别在台湾和北京工作,默契还在、感觉依旧,却不敢用力去给对方感情,因为彼此知道,此时感情越多越弥补不了再次分别带来的伤感。相隔台湾海峡,是被现实距离冲散到看不见彼此,还是鼓足勇气不顾一切相依相守?看似平凡却又不平凡的男女情感,有些东西,与是否爱无关,与爱多少无关。
  • 最后的军礼最后的军礼石钟山|小说壮汉赵大刀自从18岁第一次目睹南昌起义,就被革命的热浪所震撼,从此,这位热血青年就与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先后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在血雨腥风中出生入死。这个一上战场就凶猛如虎的壮士,对革命忠诚不渝,即使长征掉队、解放后负伤转业、朝鲜战争被俘,仍然背着他的招牌式的红缨大刀执著追随着部队,追赶着自己的家,但是,躲过了枪林弹雨的赵大刀却躲不过命运的捉弄。 读完小说,你会对英雄的一个全新的认识,因为从来没有这样的英雄,让你同他一起豪情万丈的同时,如此为他的命运牵肠挂肚,一慨三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