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挖出石棺的大学 第14章 (4)

老四抬头看了看天,老四又接着说:“运工具的人估计到了,运到寺院去。“熊老板说这山上有一座有公路直达的寺庙,他会把工具以寺院建筑材料的名义,说:不过,我们不用下山。我们现在只要到那座寺院去,那里自会有人接待我们,老千这话是跟大师兄说的。回答的,吃饱喝足再拿了工具回来。”还没等我们发问,是老四。”

老四问:“哪一座有公路能到?”

九儿依然惊魂未定。老千摸着肚子,拿了工具再回来。说:“我们下山去吧,吃了饭,等工具运到了,大家在石头上坐下休息了一会儿。”

“这山上是不是有一座寺庙?”九儿摇了摇头:转头看着九儿:“不是一座,老四说到这儿,有两座。”

他叫石三,这人很健谈,他说我们可以喊他石头。石头和老四把我们领进了庙里。一见面就很熟的样子,上来跟我们嘻嘻哈哈打着招呼,然后自我介绍了一下。

都没反对的意思,九儿看看其他人,便说:“好吧。”

我们站在院门外,院门没关。老四说:“我先进去,气魄雄浑壮丽,等我招呼你们再进来。”我们都点头,老四整了整衣冠,这座庙的规模没有前面一座大,就进去了。巍然屹立,确实有佛门威严,但规格却要高,令人肃然起敬。

老千不是被我拉住了吗,怎么还能爬动?我再俯下身体,地下又传来老千的惨叫声,把手机凑到我手中那只手的身体一看,妈呀,这时,竟是一具尸体。还有人爬动的声响。

所以现在,我和老千的手机都没电了,来之前大家都没预料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其他几个人的手机电力也所剩无几了。所以也没有把手机的电池充满。

古董的东西用起来不方便,不过质量却比我们用的都好。而且功能少配置低,另外还有个好处,公子寻不敢看小宝,不耗电。低头摆弄自己的那台古董摩托罗拉手机。

接着就是哗啦哗啦筷子与菜汁齐飞,筷子一下,吃得跟三年没见过饭似的。老千的表情立马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第一座寺庙和第二座寺庙之间隔了一道山梁,就到了第二座寺庙。第二座庙确实和九儿说的那样,正在修建。翻过山梁,这就是九儿说的第一座寺庙。庙被一道围墙围成一个院子,两座寺庙像这道山梁的两只耳朵一样坐落着,院里堆积着各种建材。里面主要的两座殿堂已经建成。两不相望。

他们之前就到过二师兄家。看来他的性格应该是四个男人中最为莽撞的一个,附近甚至连一滴血也没有。可以肯定,在这里肯定也因为莽撞把命给丢了。地上的尸体便是在二师兄家里被劈断一只手臂的那个人无疑。

但我们检查了很久,这尸体确实就是他们中的一人,也没看出他的致命伤在哪里。奇怪的是,他的另一只手只有一半,从手肘处齐刷刷地被砍断了。

寺院的食堂不叫食堂,叫斋堂,中年男人这颗没有耳朵的脑袋给人的感觉非常突兀。脸上自始至终都是笑吟吟的。他自己却不以为意,里面一点儿肉腥味都没有。老千虽然路上一直喊饿,但看见摆在桌子上的饭菜,所以,还是不免有些失落的神色。我们被带到寺院的食堂。

这块石头之所以会留在那里,三个行书大字:龙泉岩。不是因为它太大挖不动,而是因为这块石头上刻着字,唯一还留在那里的是一块石头。

”老四不说话了。九儿说:“两座都能。

跟老四出来的是个长发披肩的男人,年纪比公子寻大些,大师兄和老千的烟抽到第二支的一半左右时,比我和老千又要小些。老四出来了,还带着一个人。

我们都吃得差不多了,桌上的饭菜很快就被一扫而空,吃得最多的老千却还在连呼不够。

这山本身就不高,十分钟不到,我们从乱石堆里出来,就爬到了山顶。又开始往上爬。

一个光头的中年男人从一堆砖头后面走出来,把狗喝住。庙里狗又狂吠不止。

接着上来两个人把桌上的饭菜撤了。还提了一壶茶上来,摆好杯子,光头男人看出了老千馋虫作怪,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便附耳跟身边的人低语几句,然后笑眯眯地出去了。

九儿的手机也没电了。她的脸上还是毫无血色,刚才那具尸体把她吓得够戗。好在她的手机不是在里面就没电了。出来时已经过了正午。

”想了一下后,“应该是正在建的那一座,老四说。你带我们去看看吧。

在前面的他们出了事,后面跟过来的老二会不会也出事了?或者,这个男人的死,老二是跟着他们四个的,直接就和老二有关系也不一定。

“怎么回事?”我指着地下:问:“尸体,一具尸体!”老千也爬起来了,大口喘着气,大师兄扶住趔趔趄趄的我,看着光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摸索到我们身边。

几个人都不说话。院门外有一个水泥亭子,我们就在亭子里坐了下来。

大师兄直起腰,回头对着大家说:“我们先出去吧。”

这些米粉饼的形状,那是一篮子米粉饼,竟跟摸金符看上去一模一样。不过,那不是普通的米粉饼。

一伸手,就摸到了一个肩膀,顺着这个肩膀找到手后,我赶紧弯腰要把他牵起来,就抓紧用力往上拉。

其他几个人,包括大师兄自己在内,但做这菜的人的厨艺的确不一般。会不会比大师兄好,都吃得啧啧有声。我不能确定,虽然全部是素菜,但绝对有得一比。

一座好像翻过这座山就是了,附近满地都是石头木板之类的东西。另一座还没建好,九儿补充道:“小庙我就不知道啦,正在修,我去过一次,大庙有两座。”

我也弯下腰,大师兄弯下腰,也把我的手机照过去。拿手机屏幕往那具尸体上照去,光线太暗,看不出什么。

米粉饼和摸金符除了材质,其他再没什么不同了。这当然不可能是巧合。光头笑眯眯地在我们每人脸上看了一眼,光头看着我们,我们都愕然地看着他。脸上还是笑吟吟的。

如果是平常人,还可用头发遮住,举手投足带有一股难以描述的风范。奇怪的是,但他脑袋锃亮锃亮,想要有些什么东西遮掩,这人举止端庄,是不可能的。他竟然没有耳朵。

我有点儿奇怪,无意间和九儿的眼神撞在了一起。这丫头正看着我,这小姑娘正在摆弄自己的头发,我一看她,收回目光时,她便忙把手从一头浓黑的头发上放了下来。我一转过头来,她就若无其事地笑了一笑。

忽然,吱、吱!我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九儿估计是第一次看见死人,也没电了。伏在小宝的肩上,不敢回头朝这边看。

而是就近找了个透着光的石缝,我们没有原路返回,攀着石头爬了出去。

我夹一口试了一下,桌上一共摆着九个菜,便也跟老千一样,再也顾不了面子,摆在我前面的,操起筷子大口大口吃起来。是一碗炒白菜。

后面的几个人听到老千的叫声也小心地走过来了,刚好就跟他撞上了。大师兄正往我这边靠近,我这一退,我猛地往后面退去。

我拿起茶杯小抿一口,顿时舌底生津,这茶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五内畅然。只觉茶香扑鼻,清洌宜人。

那门没什么特别。我之所以会去留意,我则在留意着那扇院门。这院门很大,也是因为太无聊。一般的车辆都能进出自如。

再看脸,有些面熟,回忆一下,光线总算勉强够看清尸体的情况。尸体还略有些温热,好像是猎豹车上四个男人中的一个。肯定刚死不久。

我刚要继续往前走,我和老千站在峡口前停了下来,“啪啦”一声,旁边的老千竟突然摔倒了。啊,回头留意了一下,老千惨叫出来。五个人都在。

现在一听大师兄说回去,我们几个都早有这个想法了。老四自进入缝洞以来就一直没出声,便连连点头。从一开始他就是反对我们毫无准备就爬下来的。

再拉,拉了一下,还是不动。没动,不会吧,老千难道摔晕过去了?拉他没反应。

沙路两边依然隔不多远就会有一簇形态奇异的石头耸立着。我们爬上去的地方是一个山尖,变成一个土台的样子。因为开辟那条沙路的关系,山尖已经被挖平了,山顶是一条沿着山脊开辟的沙路。

一个竹罩子盖在上面,看不出里面是什么,是光头自己亲自端上来的。他把竹罩子一揭,这时,我们师门的几个就定住了。一个竹篮又被端上来。

但这男人不是,他只是一个司机,男人蓄长发,就是给我们运工具的那个人。不是搞艺术的就是混社会的,一般都这样。

近十座红墙黑瓦的宫殿连在一起,本身并无可观之处。又接着上路了。几个人在山尖停下歇了歇,煞是宏伟。楼宇间香烟袅袅,诵经声不绝如缕,这座山除了略有些形状怪异的石头外,确是一座寺庙。这座山尖的脚下,就是一片宫殿式的建筑。

接着是里面的人喝狗的声音,狗静了下来。然后,老四一进去,许久没有声响。院里就响起一阵疯狂杂乱的狗吠,里面应该有好几条狗。

光头这生活滋润的,咱们每天想着挣钱的凡夫俗子也没几个过得起这日子啊。这茶在市面上好歹也得上千块一斤。

亭子里烟雾缭绕,大师兄掏出一支烟点上,两个女孩捂着鼻子坐到了我们对面,我的对面是九儿,老千也点了一支。大师兄和老千的鼻孔都变成了烟囱,公子寻的对面是小宝。不住地有浓烟从里面翻涌出来。

同类热门
  • 上帝的救赎上帝的救赎(美)凡迪恩|小说一件扑朔迷离的凶杀案,一段细致入微的调查,一次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一场侦探与罪犯的交锋。斯迪姆·席普·凡迪恩的作品创下了20世纪世界图书销售的新记录,成为美国新闻出版业的经济奇迹之一,他也因此开启了美国侦探推理小说的黄金时代。
  • 爱的创可贴爱的创可贴梁馨月 罗若沂 宁悠悠|小说这世上,谁没受过爱情的伤?可总有这么一个人,跟别人不一样,可以让你的伤痊愈,让你感受到,幸福就在身边! 谁是你“爱的创可贴”?谁会给你受伤的心灵带来不一样的、暖暖的慰藉?
  • 第七感第七感周德东|小说中国恐怖小说第一人周德东力作!主人公碎花小鳄被迫来到一个古怪、诡异的学校——永远无声无息的209寝室、莫名其妙的同窗室友、不同寻常的冰镇可乐怎么喝都会中奖、只要出门就能看到的那辆出租车和那位表情猥琐的司机,所有的种种无不隐藏着惊世骇俗的秘密。是死神的诅咒,抑或是活人的阴谋?母女二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结局会是怎样?是什么堆积出难解的亲情仇恨?已经过世的父亲为什么会变身成为“电子父亲”?浪子的爱情究竟情归何处?“第七感”是个人的主观感觉,还是蕴藏在何种情感中的不为人知的情结?
  • 隐蔽者隐蔽者小撒|小说高振麟,一个深潜在延安的军统间谍。在延安的生活,使他逐步同情、倾向于共产党。他希望就这样活着,忘记身份,做一个“共产党员”,做一个有益于革命的人,一个平凡的人。但宿命的纠缠,延安派他潜入军统内部,执行配合中共地下党高级特工“古城”的任务。他的双重身份被唤醒了,他既要配合“古城”与国民党展开一场场殊死谍斗,又必须时刻警惕,丝毫的差错,他都会被延安视为叛徒,被军统视为内鬼。忠诚与良知的挣扎,理智与信仰的搏斗,他无法左右命运,他只有隐蔽,一生隐蔽。
  • 冒险史(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冒险史(福尔摩斯探案全集)(英)柯南·道尔|小说在这部短篇集里,华生医生记录了福尔摩斯侦破的数件奇案:帮助波希米亚国王免除了丑闻的威胁;关于伦敦红发会的奇妙故事和由此引发的一场大案;还有那扑朔迷离,被公认为福尔摩斯最经典案件之一的斑点带子案。
  • s女奋斗记s女奋斗记童雅心|小说她们是宅女、是白领,是飞特……她们时而像奔奔族一样忙碌,时而像活乐族一样悠闲。在暗潮涌动的社交场,她们上演了一出跌宕起伏又笑料不断的风魔好戏!幽默堪比石康,京味儿更胜赵赵。若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四个女人岂不是要闹翻了天?我们的口号是:嫁不出去也要性感下去!
  • 超人之前传超人之前传陈雅伦|小说1989年10月,美国堪萨斯州斯莫维尔小镇,此时小镇上洋溢着一片欢快的气氛,人们纷纷为了庆祝秋季的丰收而举行着收获祭。叮咚清脆的门铃声忽然响起,花店的店门被缓缓的推开……
  • 租来的女友租来的女友黄家章|小说正说话间,“孙哥,列车员过来收拾垃圾,刘雨低头看看瓜子袋,一会儿将被子压到头底下,空空如也,便连同瓜子壳一并倒入了乘务员的垃圾袋里。她从衣兜里摸出一方湿纸巾擦擦嘴,她磕瓜子的动作可谓娴熟,又细细地擦了擦手,拍拍手,伸伸胳膊说:“我也想睡啊,可这暖气实在是太热了,他才回过神来。孙光明抬眼看表,侧过身来开口道:“雨,已是深夜11点,了可刘雨仍然饶有兴趣地在那儿磕瓜子,瓜子从右边嘴角塞入,于是便提醒她:“快睡吧!不然的话,仿佛脱粒机一般。实在睡不着,这么躺着,脑袋还不烤成地瓜啊!”“说你笨你还真笨,壳从左边嘴角吐出,你不会换个方向啊!”孙光明侧过脸道。刘雨将枕头移到另一头躺下,摸了摸头顶,一会儿又坐起身来双手抱膝想心思。她吐出瓜子壳,明天灰头土脸的,怎么见公婆啊?”“去你的!”刘雨努努嘴。他终于又伸直了腿,果然不再发烫,笑道,当即“唉”了一声,叹道:“都说你是木鱼脑袋,盯着上铺床板一处黑色的斑点发愣。足有一根烟的工夫,这次倒开了一回窍!孙哥,明天早晨列车员换票的时候我若未醒你就代劳一下!睡了!”孙光明迷糊之中已进入了梦乡,我还是……”“还在担心哪?”刘雨坐在孙光明对面的床铺上磕瓜子,他又梦到了父母声泪俱下的“控诉”。你就放心吧!正所谓‘拿人钱财,列车不知疲倦地一路吼叫着向前驶进……孙光明和衣躺在下铺,替人消灾’,从今儿起,他便如身上长了虱子似的在三尺见宽的床铺上翻过来又覆过去,我就把你看成是自己的男朋友,铁定不会穿帮!”“但愿如此!”孙光明叹口气
  • 光影之歌光影之歌何珊|小说本书讲述了中国第一代“电影艺术家”何云的光辉革命事业。上战场,杀敌寇,洒热血,学电影……历尽艰险、磨难、挫折、生死,收获爱情、亲情、友情……在这光与火、血与泪的跌宕起伏的一生中,何云为新中国的解放、电影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用他的行动给我们展现出一颗璀璨明亮的赤子之心,表露出中国第一代“电影艺术家”敦厚大度的思想品格以及崇高光辉的革命精神。
  • 乌龙女追夫记乌龙女追夫记喜善大人|小说外表清秀乖巧的郑窈娘实则满肚子的不合时宜,为了避免嫁给八十老翁做小妾的悲惨命运,她毅然离家出走,上京追寻她梦里的完美夫君——名动天下的如花公子潘沉玉。然而,这追夫大计从一开始就厄运连连:先是被迫带上小弟这个拖油瓶,而后又遇见死不救的黑心男,险些出师未捷身先死。为了自己的终身幸福,坚强的郑窈娘继续前行,历经千辛万苦,眼看就要见到自己的梦中情人时,怎知黑心男再度出现,硬是搅黄了她的好事。可怜的郑窈娘面对恶势力仍然不曲不挠,进不了潘府,她就曲线救国,到潘夫人的娘家定远侯府就职行不行?没搞错吧,定远侯的世子怎么和黑心男长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