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0章

白小果真是想捶足顿胸的问一问苍天,刚才杰斯丹尼的那话是在告诉她?让她白小果守好三从四德么?,守、守妇道

”杰克一边说一边朝依旧是闭着眼的凌轩挤了挤眉!示意白小果小心为妙!,“那个,师父啊,杰斯丹尼先生并不是我们绑来得,是、是我们请来的客人

不然,休怪我们撕票。有话你就说,别老扯我的衣服。”白小果瞪了一眼一旁就一直是伸手拽着她衣服的杰克:愤愤道。,转过头,白小果很不爽的看着杰斯丹尼,抬手就指着他怒道!“喂,我说你现在是肉票哎,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不准说话

”白小果惊呼:但脸上的疑惑却更深了一些?“那究竟是为什么呢!”,“哇靠,这么厉害啊

,一阵微风,忽然从她脸颊边划过,在她的身后。又是一阵玻璃碎掉的声音

,“那这是为什么呢?是不是因为你太厉害了,他怕他打不过你,所以落荒而逃。”可是……这也貌似不太可能啊,千川佐夜的功夫肯定厉害,那次在楼顶上的时候她就已经亲自领教过了,出手那叫一个快字了得?快得连她根本就看不出他的招式

,咽了咽口水,白小果站在飞机门边上望着里面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凌轩,又转头不禁瞧了瞧一边耷拉着脑袋的杰克,咳咳咳的清了清嗓子。连忙爬上了走了进去

,这个问题白小果根本没时间多思考,如影载着她很快便来到了码头,而在码头那里,正停着一家黑色的直升飞机,在滔滔的江水边上。静静地屹立着

,“啊。”白小果愣住,虽然这个想法她脑子里曾经想过,但是听到如影的证实?还是不由得一惊

,白小果一见。脸色骤然一变

千川佐夜绑架了她,而凌轩就绑架了他的哥哥,然后威胁对方要求放了自己,不然就撕票。啊,所以呢,千川佐夜才回乖乖的不加任何阻碍的放了自己!以求得自己哥哥的平安。,“你、你该不会是被绑架来的吧。”白小果张着嘴,脑子里面忽然就开始幻想起了她脑子里面的一套剧本

,有问题哎!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在、她终于明白了

,猛然睁开眼睛,白小果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一眼,连忙转身,可就在她的身后,刚才千川佐夜所躺着地方。早已是空空如也

?千川佐夜他人呢

,她的意思是,如影才率领着众人去把千川佐夜的家砸了一遍?这会儿却还敢光明正大的驾驶着跑车到处招摇?难道不是应该更加低调么?她就不怕千川佐夜报复

,“哎呀,是我啊!我是白小果。”白小果一听到如影的声音,一下便雀跃了起来,连连从千川佐夜身上爬起。啊哈哈,她就知道!老板肯定会派人来救她的

,刚一走进去,白小果却又忽然蹩见正坐在飞机最里面。满脸笑意的望着自己的杰斯丹尼

,心里面慢慢的喜滋滋,白小果未曾多想。站起身子就朝如影走去

”如影的声音在后面平板的响起。却使的白小果猛的转过身子。,“少奶奶,少爷派我们接你,现在请跟我回去

,“事情恐怕和你想象的有差距。”正当白小果为自己的这个完美推理沾沾自喜的时候!杰斯丹尼的声音却很是不恰当的传了过来

”,白小果感到很奇怪,心里面是越想越奇怪,转头望了望坐在驾驶位置上的如影,白小果蹩着眉,不禁开口?“我说:你就这么胆大的敢直接开着跑车载着我行驶在东京的大街小巷里。这好歹是千川家的地盘上哎

”,声音刚出,那走在大理石地砖之上的女人身影一顿:紧接着如影冷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少奶奶

”如影淡淡的开口,她并没有侧过脸去望白小果闻言之后惊讶得表情,只是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却并未笑出一丝一毫!“我曾经和他对过手,他的速度很快!如果我和他单挑:我肯定过不了他十招之内!”,“其实,刚才就算我拿着枪,也不是千川佐夜对手

她完全无法相信,如影居然会拿枪指着她,她居然!指着她。,“你……”白小果不可置信的望着如影,全身僵直

,蹩了蹩眉,白小果心里不解,转过脑袋就去望杰斯丹尼,可碰巧杰斯丹尼正从自己坐的椅子上站起身子,只见他一边拿起搁在一旁的西装,一边看着闭着眼睛的凌轩道:“尊夫人也已经回来了,我想我也没什么理由在带着这里了,我就先告辞。”说罢迈腿就朝外走出,站在他身后的白小果刚想张嘴,杰斯丹尼又忽然转过了身子,先她一步的开口道?“东方女人,最守得的应该是妇道。不是么!”说完看着脸色一下变得迷茫的白小果,杰斯丹尼轻轻一笑:转身便大步离去

,然,就在她站起身子脚下才刚迈出一步时,她看见,大厅之中站定住脚的如影,却猛的举起手中的枪。遥遥直指于她

,“难道少奶奶看不出来,千川家的少主,是有意要让我救您出来的么。”如影面无表情的望着前面?双手稳稳的握着方向盘

,千川佐夜这小子好不容易把自己掳了去?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把自己在放虎归山了

,“砰……”一声猛烈的枪响,子弹在瞬间飞逝而出,白小果僵直着身子。一动不动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微微低头的如影,白小果又将视线移到了她手里握着的枪械之上,眸色闪烁了一下。最终是迈出脚步朝外走去

上一章第12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凤凰涅槃之王爷的准王妃凤凰涅槃之王爷的准王妃蒲小英|现言前世,她是家族里面的大小姐,执行暗杀任务,独自一人承担着家族的重担。为了家族的复兴做着努力。 父亲没有儿子,自己的地位早就被自己的叔叔觊觎了。为了地位,叔叔将她逼上绝路。 悬崖边,她纵身一跳,带着家族的最后灵力一起来道异世。 她是一介舞女,在烟花丛中从不陪笑,只是跳舞,舞台的塌陷她命送黄泉。 再次睁开眼,异世的一抹孤魂早已经占据了这个身体,家族的大小姐面对此情此景,无奈的笑了笑“老天,你是看我死的太冤枉了吗?”凌厉的眼神喝退了闯进房间的丫鬟。没有人知道此时的上官飞雪已经不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就算不过十三岁,已经初露美女的资质的她要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 偶然的机会,她遇到了当朝太子,猥琐至极的男人,她不屑。 斗不过皇权吗?我就成为这异世唯一的王道? 不甘与倔强的她成为了玩世不恭的王爷的猎物。 一纸赐婚诏书她成了冷面王爷端木冷珏的王妃,不知身世的她在洞房夜被端木冷珏发现酷似已故皇后长。一直隐藏在她身上的秘密开始揭晓。 Part1: “她是本王的王妃,想要动她想过我这关!” “王兄,她不过是个烟花女子,皇上把他赐给你不过是想看你出丑而已!”上官叶璇猥琐的看着上官飞雪。 “既是我的王妃,那就是你的皇嫂!”上官冷珏不再多说,直接大章一挥,送客! Part2: “他是你杀父仇人的儿子,你必须杀了他!” “师傅,他待我不薄,今生今世我都愿意为他隐藏自己的身份。”上官飞雪看着皇城的天,皇上昏庸无道,这天也该是回到上官家了! “你!孺子不可教也!”甩袖而去的莫言的身影带着气愤。 Part3: “王爷,我是前朝的公主。”那一夜,她跪在他的床前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他只是揉着她的秀发,笑着回答道“我从见你第一眼就知道了。你不记得小时候见到的那个哥哥了吗?” 她抬起头,无奈的摇了摇头,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上官飞雪又怎会记得从前的点点滴滴? 他无奈的叹了一声气,当年的她也不过才四五岁又怎会记得当初的誓言—— “冷珏哥哥,等我长大了嫁给你可好?” “瑶儿长大了嫁给我吗?那冷珏哥哥等你就好了!” 你不记得了,可我一直都记得!将她拥入怀中,如果不是皇上的赐婚诏书,我是不是永远也找不到你了?十年,我找了你十年,可是你却从没有出现过! Part4: “皇兄,你撺掇父王杀了飞雪一家,现在我要为飞雪报仇!” 冰冷的剑刺入端木凉的身体内,你的昏庸已经到了尽头,在那边向飞雪的父母道歉吧! 此文女强,拥有异能能控制水火。男强,盖世武功精明头脑!专情,一生一世一双人。
  • 爱,好难好难爱,好难好难川海梅魂|现言“救命啊,放开我,呜呜……求求你……不要,求你……不要,不……”一个雷雨轰隆的夜晚,除了黑暗就是恐惧,一个年约四五十岁的男人,面目狰狞的撕扯着女孩的衣服…… 叶欣儿猛的睁开双眼,发现枕头已被泪水打湿,这样一个噩梦叶欣儿已经不是第一次梦到,如果是梦,为什么那么真实!为什么要频繁的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纠缠恐吓着自己。 自从两年前的车祸,叶欣儿失忆了,从那以后,就会经常被这样一个噩梦……
  • 总裁囚欢总裁囚欢溱潼|现言人前,他是万人景仰的总裁,她是端庄大方的秘书; 人后,他是残暴无情的主人,她是羞辱屈服的小奴; 他要她血债血还,她未婚夫对他未婚妻做的事情,他都要在她身上加倍的讨回来,否则,她将面临的是世界末日,她无能为力,只能屈服。 一次一次的凌辱,一次又一次的屈服,背离了社会道德,纠缠不清的又何止是欲望? 她在情欲里种下了爱恨的种子,发芽,成长,开花,结果. ———————————————————————————————————— 他说:“你未婚夫拐走了我的未婚妻,男人对女人做的事情,就是我要对你做的事情,他动我未婚妻一根手指头,我就砍了你双手。” 他说:“乖乖的做我的奴隶,别想反抗逃走,否则的话,不仅仅是你的家人,连你未婚夫的家都将夷为平地。” 他说:“你的未婚夫让我的未婚妻怀孕了,那么你也得怀孕。” 【友情链接】 ——清风恋飘雪《正室》 ——暮阳初春《弃妇的誘惑》 【推荐自己的作品】 ——做我皇妃(已解禁)
  • 酷爸辣妈:天才宝宝不好惹酷爸辣妈:天才宝宝不好惹沧海明月心|现言【顾靖新书:国民影帝是女生:男神老公强势宠!】 他,豪门贵公子,冷酷邪佞,傲视群雄。她,珠宝设计师,冷艳孤傲,腹黑狡黠。 一次意外,让他们之间有了一对古灵精怪的龙凤胎宝宝。 男宝挑眉:爸爸,听说你很厉害。 某男浅笑:儿子,我不厉害,你怎能青出于蓝? 女宝嘟嘴:爸爸,有人欺负我! 某男淡定:没事,爸爸帮你欺负回去。 某女蹙眉: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某男讪笑:你最重要的人。 强男+强女+强宝宝,亲们喜欢请入坑吧! 推荐顾靖和顾琳的故事《冷妻难缠:腹黑男女对对碰》,正在连载,亲们去支持一个吧。
  • 小姐请你对我负责小姐请你对我负责苏离墨|现言她可能是全世界最倒霉的女人了,交往四年的男友被妹妹挖了墙角,自己还被她下迷药稀里糊涂地跟陌生男人共度一晚。醒来的时候发现那个被她“非礼”的男人居然是那个LSA集团的总裁“欧少”。这种人可得罪不起,连滚带爬地逃到意大利避难,居然又在那里好死不死地遇到了他。 “徐小姐,我可以对你负责。”“帝尔司先生,这事太小,而且对现代社会而言很正常。”“是吗,那徐小姐请对我负责,我很纯洁。”
  • 妖慑天下妖慑天下妖怪洛亦静|现言三千年的谜,这是一场逃不出的劫,究竟谁才是最后的赢家,一把长剑鎏阎,究竟谁主沉浮? 本文妖怪众多,文风时而欢乐时而正经,男强女强,非NP,一对一。不断更,一天一更保质保量。 喜欢本文的友友别忘记点一下【加入书架】,收藏哦~你的收藏、点击、评论、票票和钻钻鲜花,都是俺前进的动力! ---------------------☆---☆----○---我是华丽分割线------★-----☆---︿-------------------- 片段一: 妖空绫全身被带刺的藤蔓缠着甚至渗出血来,“你到底是谁?”。“你想知道吗?小雪羽,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的。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狠厉无情,你都只是属于我的女人。”男人邪魅诡异的笑着,他仿若从远古走来,带着蛮荒野兽的无情嗜血气息。黑暗中,一道黑色的长剑刺了过来,一条手臂温柔的一把揽过妖空绫在怀中。 一场强所未有的阴谋揭开序幕,她在风口浪尖。还好这一切都有他陪伴左右,宠她、爱她,视若珍宝。他是她的唯一,她亦是他的逆鳞,旁人触之即杀。 千年后出世已是现代,她却遗忘昔日种种。“你错了,现在她是我的女人。” 片段二: “小综……”浴室中,浑身赤裸的妖空绫一脸窘迫的对着门外人开口。 “绫,怎么了?” “那个~我忘带衣服了,里面也找不到浴巾……” “哦?”辰逸综站在门外,手中握着一条本该出现在浴室里的白色浴巾,她,嘴角勾勒出一抹不明笑意。 “我、我把门拉开点,你帮我把衣服递进来……”妖空绫说完将门拉开一条缝, 伸手一只还挂着水滴的如玉胳膊。 辰逸综眸色一深,立马将其抓住,一个闪身钻入,揽腰抱住一脸惊愕的妖空绫。 “你……”满面羞红的妖空绫话刚到嘴边,就被一张炙热的唇给堵了回去。 西方妖怪来袭,得力大将背叛,降妖协会捕杀,曾是这世间魑魅魍魉之主。一双妖姬之眼,恩人反目,她强势回击,直到血流成河。然而一场绝巅之战后,她却在妖族诡谲消失。 “我饿了!”辰逸综对着某女上下其手间腹黑笑道。 片段三: 乌云压月,狂风呼啸。妖空绫执剑而立,俯视脚下黑压压一片的降妖师,她的声音响彻天地:“要么交人,妖空绫,要么等我杀完你们去接。”“妖空绫,你不要狂妄,杀害人类有悖天道。是她的夺命武器。”妖空绫一闪而下如入无人之境,直接一剑削掉那人头颅,鲜血飞溅。而下一刻她依旧风轻云淡的站在原来的位置,一双眼眸早已染上一片血红,“我就是要逆天,杀掉你们所有的人。”。 【食用说明书】 1.本文妖怪角色纯属杜撰虚构。 2.刚开始女主可能性格上感觉有点不说话太沉默,但本文绝对不是走忧桑路线的亲耐的们,也觉不是沉闷氛围哈!文风时而欢脱时而正经。 3.男主女主皆都是身心纯洁的孩子,视他人如蝼蚁,不存在各种身边暧昧哈,一对一绝对的。 4.不喜欢的亲,请点右上角小叉。作者非玻璃心,接受一切以尊重和善意为前提的意见和建议,但辱骂和人身攻击的评论,将一律做删评和禁言处理,谢谢!! 5.作者简介无能,亲们将就哈,精彩内容请戳。 最后祝大家阅文愉快,每天都哈皮
  • 酷酷总裁酷酷总裁话梅糖|现言幼年时遭遇家变,他身心受伤,从此活在忧郁中。遇到活泼的小女孩,一起长大,渐渐被她感染,却不料意外发生,女孩神秘失踪!多年后,身为总裁的他在飞机上遇到一个女子,酷似当年的女孩,接近她,却又伤害她,等她悲痛离去,他才发现自己的真心,却为时已晚!
  • 假名媛的回首恋:前夫最大假名媛的回首恋:前夫最大芳华若梦|现言某日,他正在约会,她突然出现扑进他怀里:“老公,不正好扯平了?”“……”,夙睿西直接把她提起:“老公?”某女理所当然点头:“亲亲老公,我们可没离婚!”他邪气一笑:“你倒是提醒了我 ”某女无辜可怜,看着他身边的女人,说的隐晦:“你不要我了么?昨天晚上我们还那个啥,不惜搭上自己的婚姻、收他心、更为他生下孩子,一分钟不见就想你!”约会被她搞砸。很好的呀。”“你不要我一次,三年前,她利用一切,我不要你一次,最后却把他的爱践踏在脚底。 三年后,当已死的她再次出现,那块立了三年的墓碑算什么?他爱她,宠她,可她却狠狠伤害他。
  • 魔发魔发桃花燕|现言当你为自己那美丽头发赞叹是时候,可曾想过,它会是你致命的一击。我只是个普通的市民,普通到如果我剃光头,和男人站一起都不会有人觉得有异样。只是我的头发,很美,美到令人犯罪。我被牵扯其中,其实我只想要安定,虽然我的身体里都是不安定的分子……喜欢被欺骗,虽然我也不对人说多少实话。自己种下的恶果,终还是要自己来偿还。当年埋下的祸根,最后还是要自己来解决……
  • 总裁抢妻夺爱36计总裁抢妻夺爱36计沧海明月心|现言“男人,你简直坏透了!我们离婚!”蓝童恩把离婚协议书扔到妖孽男人眼前。“老婆,闹够了!”男人扔给她一个无聊的眼神。一个不留神,她竟敢带“球”跑了。多年后,他终于抓住了她:“女人,还我儿子!”“没有儿子!”“给我找到,孩子归我!”电话此时传来儿子的叫声:“妈妈,救我!我被人绑架了!”“谁绑架你了?”“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他说是我爹地。”蓝童恩盯着眼前的妖孽男人,浑身冒着虚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