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0章

听说那些可都是剧毒之蛇,不用想,也知道楚慕被折腾得够呛!

原本,他就计划着,这一次,将楚天祈安排在宫中的眼线全部都清出来,可是,却没有想到,现在却给了九皇叔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让他的禁军进驻皇宫!

红姑了解初尘的心思,心里叹了口气,暗自退下去,留下初尘一个人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黑夜,一双澄澈的眸子镀上的一层薄薄的忧伤,摩挲着手中的玉佩,夜风吹动身上白色的纱衣,飘逸的如月宫下的仙子。

殷素察觉到楚慕看向沁儿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她并不怕楚慕怀疑沁儿的身份,即便是他知道了沁儿是北仓慕容家的小姐也对她没有丝毫的影响。

他不禁暗自忧心,要是自己下一次要对付殷素,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楚天祈坐在软榻之上,浅浅抿了一口茶,目光停留在殷素的身上一刻也没有离开,欣赏着她的一举一动,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即使这样看着她,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满足。

突然,楚慕感觉到一阵眩晕袭来,下意识的扶住椅子扶手,贴身太监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异样,立即宣召太医,大殿之上,又开始忙做一团,而楚天祈和殷素却是一派闲适,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眼里划过一道光芒,从怀中掏出那块他从不离身的玉佩,执在手中细细的摩挲,或者,他该找个机会,将这块玉佩物归原主了!

殷素察觉到他的视线,微微蹙眉,这个男人自从禁军进驻皇宫“保护”的之后,连带着自己也进驻了她现在居住的如意阁,一直待到现在,都没有丝毫要离开的迹象,脑海中浮现出楚天祈今天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她就说觉得有些诡异,现在终于弄明白了这个男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想他吃了亏,还得想着如何化解他的怒气,看来这次这个侄儿是花费了不小的心思!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初尘依旧望着皇宫的方向,眼里的深沉无人能懂!

看来他是真的打算,她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呵!

殷素若有似无的瞟了一眼楚天祈,此刻他那双锐利的眸子闪着耀眼的光芒,让她不由得心里一怔,这样的楚天祈,好似万物的主宰,自然而然的吸引她的目光,让她禁不住沉迷在那种浑然天成的光华里,越是和这个男人相处,越是发现他的不同面,越是别他迷惑。

“九王爷这样看着我,还看不腻吗?”殷素挑眉,从进了这个房间开始,他的视线就一直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这样的眼神,让她的心里跟着一阵激荡,向来很少脸红的她,此刻的脸颊也感觉到一股热意,连手中书卷中的内容也看不进去。

目光下意识的落在殷素身后的丫鬟身上,虽然是一副丫鬟的打扮,但是眉宇之间,却是透着不凡的气质,她会是那个用内力震伤了江游,然后操控蛇的女子吗?

“阁主不必担心,沁儿传来的消息,四小姐没事,有事的反而是皇上!”红姑敛下眉眼,眼里闪过一抹笑意,将沁儿后面的消息一一告诉初尘,渐渐的,他的神情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突然,好似想到什么,澄澈的眼里划过一抹坚定,好似下了某个重大的决定一般,身形一闪,一抹白色的身影从窗户飞出,消失在黑夜之中!

满意的看着楚慕的痛苦,殷素眼里的光芒越来越胜,自作孽不可活!

楚天祈察觉到她的视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知道自己这样决定,正好合了素素的意,她是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楚慕的,眸光微转,楚天祈再次转眼看向楚慕,“皇上,你的身体可还受得住?”

利眼微眯着,楚慕心里思绪万千,如果殷素的丫鬟都是北仓慕容家的人的话,那情况就更加的严峻了!

楚慕居然联合了江湖中人,一个江游成了替死鬼,那下一个呢?

“主子不必担心,九王爷已经派了禁军进入皇宫,以九王爷对四小姐的疼爱,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红姑如实以告,但是却在说出九王爷三个字的时候,发现主子的身体明显的震了一下,心里一沉,顿时明白自己在主子面前说错话了。

“你下去吧!”初尘淡淡的声音响起,透着几分不悦,脑海中浮现出殷素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却只是为另外一个男人绽放!

初尘听到殷素差一点儿被蛇咬的事情,原本平静的他,面具下俊美的脸庞顿时浮出一丝怒意与担心,那双澄澈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杀意。

“主子……”红姑想挽回些什么,却被初尘抬起的手打断。

“沁儿一人,能够应付得过来吗?”初尘眉心微蹙,毕竟是皇宫,楚慕一心想要置素素于死地,这一次失败了,但不表示没有下一次行动!

皇宫里。如意阁。

脑海中浮现出江游死前说过的话,北仓慕容家?

风华阁。

刚毅的嘴角渐渐浮出一丝笑意,看来,他是太小看素素了!

听了红姑的报告,初尘终于松了一口气,好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大殿之上,几人一阵沉默,诡异的气氛让人觉得压抑。

眸光若有似无的打量着楚天祈,楚慕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现在他该如何应对,自己是不是太急功近利了?现在一个殷素没有解决掉,反而让九皇叔的机会更大,想到自己的筹码,不知道能不能够对付得了九皇叔!

要是九皇叔心中真有野心,完全可以凭着这一次,将他从帝位上赶下来,取而代之!

“多谢九皇叔关心,朕没有大碍!”纵然是心里再如何的愤怒,楚慕此刻也只有打碎银牙和血吞的份,“倒是要劳烦九皇叔费心宫中的安全了!”

上一章第12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傻子王爷无情妃傻子王爷无情妃小猪柔柔|古言一只毒蝎子,彻底断送了她年轻的生命!别人只知道,那个软弱没主见的女人被迫嫁给一个痴傻呆闷的七皇子。殊不知,她早已不再是“她”!面对痴傻只会憨笑的美男,她气愤难填!你傻,本美女就医好你,谁知医好后,遭到嫌弃,却换来一纸休书,气愤之下,她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
  • 妖孽帝王你输了妖孽帝王你输了墨羽轻尘丶|古言一场相爱而不能相守的神妖之恋,让他们甘愿坠入凡尘,轮回百世只为与爱人永世相守。 一个跨越生死的赌局,究竟是谁大获全胜,而又是谁一败涂地? 时光流逝,已是万年,再次醒来她竟忘却前尘,成为将军府的二小姐。 为求平安她一人分饰两角,女装时,她是痴傻郡主,为世人所嘲弄、不齿;男装时,他是少年将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而他,却情愿放弃帝位、舍弃一切,背负宿世记忆,化为银狐守护在她的身边。 她腹黑、她霸道、她无情,却独独在心间为他留下了一份柔软; 他妖孽、他嗜血、他冷酷,却将所有柔情无怨无悔的付予伊人。 当某天她褪去痴傻的伪装,将最真实的自己展现于人前时,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光景。 腹黑警报,妖孽来袭 当妖孽男撞上腹黑女,究竟是他迷了她的眼,还是她惑了他的心? 【一】 大帐里两个身影相对而坐 “朝廷运送的粮草应该快到了吧?” 听到了他的话,对面的身影点了点头。 “敌方应该会在半路劫杀吧。” 对面的身影又是点了点头,并把手点在了某处。 “和我想的一样,既然如此敢来劫我的粮草若是不回击不是坏了我的名声么?” 对面的身影再次沉默的点了点头,表示支持。 这一幕在军帐里本应是十分平常的。 不过在军帐的三位副将看的是表情无比的扭曲。 只因为. 与那少年将军相对而坐的是. 一只银狐. 【二】 龙凤喜烛在静静的燃烧。 喜床上坐着一个红色的身影,红色的盖头挡住了她的脸。 就在这安静的一刻,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英气十足的少年走了进来。大红色的新郎装削减了他身上的锐气,让他气息变得柔和了几分。 只见他缓步走到了新娘的面前,微笑着揭开了她的盖头:“夫君,今日辛苦了。” 只是在瞬间,便让人知道了眼前的人不是少年而是少女,轻柔的声音让人心中不由的一暖。少女伸出她白皙的手指,挑起了“新娘”的下巴,唇,缓缓的凑了过去。 就在她的唇将要吻上他的那一刻,少女猛地一挥手,房门大开,几个身影狼狈的摔了进来。 “老大,我们错了。”看着少女似笑非笑的神情,几人是肝胆俱裂啊,“兄弟们,逃命啊!” “想看本姑娘的戏,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少女回头看着依旧坐在床上的“新娘”,俏皮的眨了眨,“夫君我们继续?” 看着含笑的少女,“新娘”好笑的摇了摇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就算是女娶男嫁又如何.
  • 跆拳道太子妃跆拳道太子妃深秋之灵|古言她相信,她绝对是得罪了头顶那位上帝老大啥事了!好好的现代社会,一个汽车爆炸就将她丢到了这个视女人为衣物的古代时空。 得,既来之则安之,姑娘她就当是来次免费的时空之旅吧。 绝色不是错,可这丫环身倾城貌就是她的劫,这不,人家正牌小姐要选夫君,硬是将她锁在了院子里,可惜的是,她是穿越了的言诺诺,不是原来任人欺的小怜儿。 她爬,她爬,她爬爬爬,刚爬出院墙就摔在一群黑衣刺客间,而刺客的目标就是那个与夜一模一样的太子,是相似?是本尊?不理,救了再说,佛说,宁可救错不可放过。 “妈的!敢动我家夜,当言诺诺死的啊!” 她这霸道一吼,宛若魔咒般地让四个男人从此魂牵梦潆。 四个男人,占尽了这个时空的优质男基因,太子王爷堡主盟主一网打尽。 当那致命的一剑穿透心胸,她如落花般飘落,依恋、执着、爱恨,全都如泡沫一般散去…… 她为谁来?谁又注定了为她而去?
  • 穿越之清淡药香穿越之清淡药香鸦杀弦上|古言纳兰凌原本是现代的中医,但小憩过后却无端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古代……她只是想在古代继续她中医的路程,但是她平淡的生活却多番被打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木自成双木自成双北千漠|古言这,终究只是属于一个女人的故事,男人只是成长路上的风景:她女生男相,随遇而安擅长接受现实;他眉清目秀,温吞如玉却擅长纠结。两人成婚却相互并不纠缠,他心有他人又如何?她亦得到自己想要的闲适生活和一方碧水蓝天!本来注定各安天涯的两份爱,可是日子久了,她的心里有了他……
  • 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小琳Lady|古言【全文完】 安以若,华夏毒医世家第五代传人。一朝穿越,沦为安府废材七小姐。废材翻身,盛世风华,绝代容颜,轻功绝世,翻手飞刀,覆手银针。昔日废材,如今盛世风华,睥睨天下。 前世今朝两茫茫,记忆醒,王者归,笑江湖。三世今生天注定,爱恨缘,浮生怨,今朝醉。一袭紫衣飞扬,笑傲江湖。一袭红衣傲天,宠妻上天。 “娘子,待我平定天下,许你一世长安!” 笔墨纵横,落下三千惆怅。丹青妙手,泼墨渲染祭年。红颜劫,樱花似雪漫天扬。可曾记得奈何桥边飘逸的身影。丹青妙手在宣纸上渲染出江山,墨笔飞扬书写着纵横的牵绊,黛眉轻佻遥望着尘世的凄美,鱼台钓月回忆着以往的沧桑…… 我愿执你之手,与你共度三世风霜。
  • 农女袭来农女袭来木炎|古言【正文完结】现代作家零点穿越,感受她在现代没有的温暖; 种田?没问题,姐刚好是农科出生,这点问题不算问题。 没吃的?没问题,不就是吃的吗?小问题。 没银子?小问题,姐刚好培育出新的育苗,明天拿去卖了吧! 小妹,有人来偷咱家的菜啦! 神马?老虎不发威,你真当姐是吃素的?
  • 我们三个都是穿越来的我们三个都是穿越来的天涯霜雪玉|古言我是因为看了很多的穿越小说,也很想穿越。谁想我想想就能穿越,穿越就穿越吧,居然穿成怀孕九月的待产产妇,开玩笑嘛!人家在二十一世纪还是黄花一枚呢。这也可以接受,可是明明是丞相之女,堂堂四皇子的正牌王妃怎么会居住在这么一个几十平米得破落小院子里,她怎么混的,亏她还一身绝世武功,再是医毒双绝。哎。没关系,既然让我继承了这么多优越条件,一个王爷算得了什么? 生下一对龙凤胎,居然都是穿过来的,神啊,你对我太好了吧? 且看我们母子三人在古代风生水起笑料百出的古代生活吧。 片段一 在我走出大门时,突然转身对着轩辕心安说道:“王爷,若是哪天不幸你爱上了我,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然后魅惑地一笑,潇洒地走了出去。 片段二 当我对着铜镜里的美人自恋地哼出不着调地歌时。 “别哼了,难听死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接着一声尖叫紧跟着另一声尖叫。 我用上轻功躲进了被子里.~~~ "我和你一样是二十一世纪来的。” “你好,娘亲,哥哥,以后要多多指教。”来自两个婴儿的嘴里,我摸摸额头,没高烧啊。 片段三 “小鱼儿,我可是你孩子的爹,况且我没有写休书,你还是我的王妃。我会对你好的。”安王爷霸道地说道。 “你们认识他吗?他说是你们的爹?”我问着脚边的两个孩子。 “不认识,”女孩说道。 “我们的爹不是埋在土里了吗?怎么他一点也不脏?”男孩问道。那个男人满头黑线。 “对不起,我们不认识你。”说完拉着孩子转身就走。 片段四 “爹爹,这是我娘,你看漂亮吧?”南宫心乐拉着一个白衣帅哥进来问道。我无语中。 “爹爹,你看我娘亲厉害吧?“南宫心馨拉着另外一个妖精似地男人走了进来。我想晕。 “这才是我们的爹。” “才不是呢,这个才是”两人开始吵起来了。 “我才是你们的爹。”安王爷气急地吼道。 “滚一边去。”两个小孩同时说道。屋里顿时混乱之中。 转头,回屋睡觉去了。 推荐完结文 《别哭黛玉》 完结文《穿越之无泪潇湘》 新文,《极品花痴》
  • 平淡的穿越生活平淡的穿越生活糖不甜|古言赵家是江南有名的大族,赵容是三房庶女。依仗着有个聪明的哥哥,生母又得宠,她处处要强。但是几番算计之后,她的婚事只是父亲几句话。“容儿年纪不小,那林家子,诗赋欠几分灵气,但为人稳重,可为良配。”不过是个父早亡的农家子,二十多岁才考上了秀才,就能配得上自己?不管如何不甘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赵容嫁入林家。林正是个穿越者,从家贫如洗到现在小有余财,他花了十多年。士农工商,大夏朝重功名,林正无意商道,早早开始科举之路。第一步,院试顺利通过,他已经二十有三,绝对晚婚年龄,同窗好友推荐妹妹,这个时代本就盲婚哑嫁,林正答应下来。
  • 重生之弃妇医途重生之弃妇医途peanut|古言前生,她是一位合格的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孝敬公婆。 然而,她的丈夫,却喜欢上了她那位惊采绝艳的妹妹,宁愿与众多男人共享一个女人,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为了家族的利益,丈夫没有将她休弃,但是她最后的结果,却是儿子夭折,她年纪轻轻便郁郁而终。 没想到,还有重来的机会。 此时,她不过才十八岁,儿子刚刚两岁,夫妻恩爱,鹣鲽情深,妹妹与夫君尚未勾搭成奸…… 但是,早已经对丈夫心灰意冷的她,却无意挽回他的心—— 她发誓,这一世,一定要自强自立,再不要活的这么窝囊; 她发誓,此生必要发愤图强,苦修自己医术,保护好自己的儿子,不能让他小小年纪便离开人世; 她发誓,今生一定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而毁了自己的一生,让渣男贱女都见鬼去吧! 于是,世上便少了一个贤妻良母,多了一位医术高超的妙手观音。 Ps:这是一个贤妻良母,重生后发愤图强,终于成长为一代妖孽,并寻找到自己幸福的故事。 pps:有医术、有包子、有武道、有升级等等。 郑重声明:作者是亲妈,绝不虐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