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她俯下身下意识地抚那只空袖管,她闻到了血腥气,她的后背又凉了一片。

那只断臂已经简单处理过了,半只断臂被扎住了,伤口也敷了药。菊香又端了盆清水,菊香伸手为冯山脱去棉袄,放了些盐在里面,为冯山清洗着,一边清洗一边问冯山:疼吗?疼你就叫一声。

她的声音里带了哭音。

她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的,找出了冯山的衣裤穿在身上。她不能这么走。只有身上这身衣裤,她把身上的棉衣棉裤拆洗了一遍,做好了离开这里的打算。她要等冯山回来,要走也要走得光明正大。缝好自己的衣裤后,她就倚门而立,文竹在冯山又一次去赌期间,她知道说不定什么时候,冯山就会从雪地里走回来,然后一头倒在炕上。

她想自己真的该走了,不知为什么,她竟有了几分伤感。她就那么立在那里,等冯山走过来,冯山终于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她的视线,她要问他是不是改变主意了,如果他还坚持让她走,她便会立刻走掉。

文竹来不及喘气,点着了火,她要为冯山熬药。

文竹一走,菊香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一边哭一边说:本来这两天我想回去看看那个“死鬼”的。前两天有人捎信来,说那“死鬼”的病重了。

菊香冲窗外的槐喊:小小年纪就不学好,以后你再敢说,看我打不死你。

她一直担心槐长大了会和冯山一样。她没有和槐说过他的身世,她不想说,清醒过来的菊香扑过去,也不能说,她想直到自己死时再把真相告诉槐。一把抱住槐,挥起手,狠狠地去打槐的屁股。她一直让槐喊冯山舅舅。她和冯山来往时,总是避开槐。

他终于又一次睁开了眼睛,望着她说:这事和你没关系。

槐被菊香打了,却没哭,跑到屋外,站在雪地里运气。

冯山左臂的袖管是空的,她才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那只空了的袖管结满了血迹。冯山脸色苍白,目光呆滞。当她定睛细看时,她的心悬了起来。一瞬间她什么都明白了,她倒吸了口冷气,当冯山走近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几步,她轻声问:你这是咋了?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和冯山说话。冯山什么也没说,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

菊香听了冯山的话,喊了声“老天爷呀!”便跑了出去。

冯山微启眼睛望着菊香说:那你就回去吧,我这没事。不管咋说,他也是你男人。

菊香和槐来到的时候,文竹正蹲在地上哭泣,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菊香止住眼泪,叹着气说:生就的骨头长成的肉。

冯山望着天棚咬着牙说:杨六我跟你没完,我还有一只手呢,还有一条命哪。

菊香的泪水又一次流了出来,她一边流泪一边说:我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咋过。

冯山睁开眼睛,望着菊香说:我就快成功了,我用这只手臂去换杨六所有家当。我以为这辈子我只赌这一回了,没想到……

菊香一看便什么都明白了,她跪在炕上声色俱厉地说:我知道早晚会有今天的,天哪,咋就这么不公平呀?

说完这话身体便倒下了。

菊香赶来的时候,冯山已经喝完一遍药睡着了。

菊香望着她,冯山望着她,就连槐也吃惊地望着她。

他不说话,就那么闭着眼睛靠在墙上,脸上的肌肉抽动着。

她进门的时候,喘了半天气才说:我回来了。

她放下面条不知如何是好地立在一旁,她问:疼吗?

二百里山路,又是雪又是风的。她一路奔跑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不知摔了多少跟头,文竹是第二天晚上回来的,饿了吃口雪,渴了吃口雪。她急着往回赶,她知道冯山在等这些药。

一直就在那里的槐突然清晰地说:我要杀了杨六。

冯山正疼痛难忍,被子已被汗水湿透了,他就咬着被角挺着。

槐的话让菊香和冯山都吃了一惊,两个人定定地望着槐。

说完就要向外走,文竹站了起来,大着声音说:我去。

冯山这次输给了杨六,冯山为此付出了一条左臂的代价。

帮冯山收拾完伤口后,菊香一迭声地叹着气,拉过被子为冯山盖上,这才说:我去城里,给你抓药。

她喃喃地说:你为啥不输我?

她望着那支空袖管,凝在上面的血水化了,正慢慢地,一滴一滴地流下来。

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冯山,菊香呜哇一声就大哭了起来,或者自己的男人。菊香悲痛欲绝,伤心无比地哭着。好久菊香才止住了哭声,哀哀婉婉地说:这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哇。

冯山认真地望了她一眼,想笑一笑,靠在墙上,却没有笑出来。可又不知怎么帮,就那么痴痴呆呆地站着。伸出右手准备来接这碗面条,可右手却抖得厉害,冯山便放弃了接面条的打算。她举着面条犹豫了一下,她尾随着冯山走进屋里,最后用筷子挑起几根面条送到了冯山的嘴边。冯山接了,在嘴里嚼着,却吃得没滋没味,身体也随着靠了过去。良久,冯山这次没有一头倒在炕上,她才醒悟过来,忙去生火,很快她煮了一碗面条,上面撒着葱花,而是伸出那只完好的右手把被子拉过来,还有一个荷包蛋,热气腾腾地端到他的面前。她立在一旁想伸手帮忙,不像他以前回来吃碗面条,总是被他吃得风卷残云。后来冯山就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

她抓过菊香手里的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她走得又急又快,百里山路通向城里,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她很小的时候随父亲去过一次。就凭着这点记忆,义无反顾地向城里走去,她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在鼓动着她。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X档案研究所2:我在051的诡秘十年X档案研究所2:我在051的诡秘十年夷梦|小说051是个异常神秘的机构,极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或者它为什么存在。从2011年起,官方才逐渐公开了一小部分有关“051”所参与研究的非自然事件。法医系天才新生白小舟从小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她的父母在飞机上离奇失踪,经调查,竟与美国FBI“非自然事件调查组”有着莫大关联。于是,忧虑恐惧的她在阴差阳错之下走进了学校深处的051研究所,在这里,她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离奇诡谲案件。
  • 怪楼房客怪楼房客异度社|小说这是一部短篇悬疑小说集。每个城市或小镇都有着奇怪的楼房,那里住着一些性情怪异、行为莫测的房客。譬如巫荣城广场的抢劫事件,旁观者因为“旁观罪”引发的那一系列的故事。事发后,社会上的每个人都在谴责那群见死不救的旁观者,旁观者也因为良心的不安,渐渐地反省,醒悟……但那些受害人,是否能原谅旁观者的冷漠,走出阴影?
  • 一起又看流星雨一起又看流星雨汪海林|小说暑期最热偶像剧原著来袭,云海与雨荨的爱情又起波折!失忆的云海邂逅蒋媛,两人擦出火花,雨荨如何打败这头号情敌?
  • 天崩·第一部天崩·第一部金万藏|小说一个鲜明脱俗的叙事声音,机敏而摇曳生姿的层层着墨承载神学、考古、宗教、地理、军事、历史、旅游、医学等等知识信息从神秘的高昌古国的新疆极地到云贵高原的梅里雪山,从现实世界到瑰丽的传奇空间不畏重重陷阱,层层追逼真相,与种种诱惑对抗展开惊险之旅。有黑色幽默,也有世事苍茫,有惊险刺激的死亡和暴力,也有瑰丽的神秘世界通过亘古辉煌的地下世界,穿越历史迷雾,揭露一个罕见的惊天真相。
  • 绝对爱情魔方绝对爱情魔方尤妮妮|小说古有撮合张生崔莺莺好姻缘的丫环红娘,现有成就无数佳偶的校园第一红娘应可容。你可别小瞧了她哦,要知道校园红娘可不是那么好当的,除了口才好,脸皮厚、信息灵通等基本要件外,相机、笔记本、QQ、电邮、手机等现代通讯工具一样不能少,正所谓十八般武艺样样都得精通,这才不负盛天小红娘之名啊。当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芏的?整天给男生女生牵线搭桥,小心把自己拉下水哟。这不,新来的那个帅得冒泡的转校生聂元龙就以为其妹妹找男朋友的名义,整天屁颠屁颠地跟着应同学,简直是如影随形嘛,可惜我们这位红娘只沉浸在财源滚滚的乐趣中,对此却浑然不觉,唉,整一个傻字了得!
  • 第七感第七感周德东|小说中国恐怖小说第一人周德东力作!主人公碎花小鳄被迫来到一个古怪、诡异的学校——永远无声无息的209寝室、莫名其妙的同窗室友、不同寻常的冰镇可乐怎么喝都会中奖、只要出门就能看到的那辆出租车和那位表情猥琐的司机,所有的种种无不隐藏着惊世骇俗的秘密。是死神的诅咒,抑或是活人的阴谋?母女二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结局会是怎样?是什么堆积出难解的亲情仇恨?已经过世的父亲为什么会变身成为“电子父亲”?浪子的爱情究竟情归何处?“第七感”是个人的主观感觉,还是蕴藏在何种情感中的不为人知的情结?
  • 魔术师谋杀魔术师谋杀兰蔻|小说从广州调回古城刑警大队的夏子成,收到网名为“杀人狂魔”的留言,即将开始一场诡谲的杀戮之旅。第二天,他们却遇到离奇的死亡案件。死者真的是残酷成性的“杀人狂魔”所杀吗?还是和饕餮——神话传说的龙之九子之一有着紧密的关联?随着死者身份的揭开,一段职场四角恋逐渐拉开帷幕,随之而来的是神秘的魔术师出现。他成了本案的最大嫌疑人,但是他却有不在场的完美证明。他到底是运用了什么方法杀害死者的呢?死?的身份又暗藏着怎样的玄机?一段白领生活的真实挽歌,结局却是出人意料,催人泪下……
  • 亲子鉴定密档亲子鉴定密档曾鹏宇|小说《亲子鉴定秘档》的女鉴定师参加过国际人类DNA基因组计划,负责过印度洋海啸泰国救援。并勇敢地参加了sars病毒的基因测序工作,现在是国内亲子鉴定机构的负责人。8年问16000宗亲子鉴定案例,让她旁观了无数亲情的割裂与挣扎:背叛、欺骗、谎言……《亲子鉴定秘档》中每个案例都有鲜为人知的隐情,名人、明星、罪犯……每桩委托都是跌宕起伏的故事。
  • 最惊险的探墓之旅:盗墓高手最惊险的探墓之旅:盗墓高手李枭|小说崂山脚下的枇杷鬼;东海里的巨鼋;西域的楼兰地下王朝;圣湖里的六道魔窟……什么怪物出现在昆仑山噬尸洞里?云南腾冲日军地下秘密基地里有什么?万世传说中的成吉思汗陵墓到底在哪里?里面又有什么样的旷世奇珍?什么是避水珠?这世上还有什么我们闻所未闻的古老传说?……
  • 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1:养蜂人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1:养蜂人王晋康|小说与刘慈欣齐名的当代科幻名家。12次斩获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1997年国际科幻大会银河奖得主。2010年世界华人科幻星云奖长篇小说奖得主。迄今为止最全版本——王晋康最经典科幻小说精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