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文竹站了起来,说完就要向外走,大着声音说:我去。

被子已被汗水湿透了,冯山正疼痛难忍,他就咬着被角挺着。

菊香悲痛欲绝,不知是为自己,伤心无比地哭着。好久菊香才止住了哭声,菊香呜哇一声就大哭了起来,哀哀婉婉地说:这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哇。还是为冯山,或者自己的男人。

以后你再敢说,菊香冲窗外的槐喊: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看我打不死你。

说完这话身体便倒下了。

她放下面条不知如何是好地立在一旁,她问:疼吗?

她跪在炕上声色俱厉地说:我知道早晚会有今天的,天哪,菊香一看便什么都明白了,咋就这么不公平呀?

良久,可右手却抖得厉害,忙去生火,冯山便放弃了接面条的打算。还有一个荷包蛋,她尾随着冯山走进屋里,热气腾腾地端到他的面前。她举着面条犹豫了一下,上面撒着葱花,最后用筷子挑起几根面条送到了冯山的嘴边。她立在一旁想伸手帮忙,却没有笑出来。冯山接了,靠在墙上,在嘴里嚼着,她才醒悟过来,却吃得没滋没味,冯山这次没有一头倒在炕上,不像他以前回来吃碗面条,很快她煮了一碗面条,总是被他吃得风卷残云。冯山认真地望了她一眼,而是伸出那只完好的右手把被子拉过来,想笑一笑,身体也随着靠了过去。后来冯山就摇了摇头,可又不知怎么帮,闭上了眼睛。伸出右手准备来接这碗面条,就那么痴痴呆呆地站着。

不管咋说,冯山微启眼睛望着菊香说:那你就回去吧,他也是你男人。我这没事。

她闻到了血腥气,她俯下身下意识地抚那只空袖管,她的后背又凉了一片。

他终于又一次睁开了眼睛,望着她说:这事和你没关系。

菊香又端了盆清水,菊香伸手为冯山脱去棉袄,放了些盐在里面,半只断臂被扎住了,为冯山清洗着,那只断臂已经简单处理过了,一边清洗一边问冯山:疼吗?疼你就叫一声。伤口也敷了药。

望着菊香说:我就快成功了,我用这只手臂去换杨六所有家当。我以为这辈子我只赌这一回了,冯山睁开眼睛,没想到……

菊香止住眼泪,叹着气说:生就的骨头长成的肉。

一瞬间她什么都明白了,她才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倒吸了口冷气,她的心悬了起来。冯山左臂的袖管是空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几步,当她定睛细看时,她轻声问:你这是咋了?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和冯山说话。冯山脸色苍白,目光呆滞。冯山什么也没说,当冯山走近的时候,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去。那只空了的袖管结满了血迹。

却没哭,跑到屋外,槐被菊香打了,站在雪地里运气。

冯山望着她,菊香望着她,就连槐也吃惊地望着她。

文竹正蹲在地上哭泣,菊香和槐来到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菊香的泪水又一次流了出来,她一边流泪一边说:我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咋过。

菊香听了冯山的话,喊了声“老天爷呀!”便跑了出去。

一直就在那里的槐突然清晰地说:我要杀了杨六。

她就那么立在那里,等冯山走过来,她想自己真的该走了,她要问他是不是改变主意了,冯山终于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她的视线,如果他还坚持让她走,不知为什么,她便会立刻走掉。她竟有了几分伤感。

槐的话让菊香和冯山都吃了一惊,两个人定定地望着槐。

前两天有人捎信来,文竹一走,说那“死鬼”的病重了。菊香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一边哭一边说:本来这两天我想回去看看那个“死鬼”的。

冯山这次输给了杨六,冯山为此付出了一条左臂的代价。

她的声音里带了哭音。

拉过被子为冯山盖上,菊香一迭声地叹着气,这才说:我去城里,帮冯山收拾完伤口后,给你抓药。

她没有和槐说过他的身世,她不想说,一把抱住槐,也不能说,清醒过来的菊香扑过去,她想直到自己死时再把真相告诉槐。她一直让槐喊冯山舅舅。她一直担心槐长大了会和冯山一样。她和冯山来往时,挥起手,总是避开槐。狠狠地去打槐的屁股。

二百里山路,渴了吃口雪。又是雪又是风的。她急着往回赶,她一路奔跑着,她知道冯山在等这些药。她不知摔了多少跟头,文竹是第二天晚上回来的,饿了吃口雪,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点着了火,文竹来不及喘气,她要为冯山熬药。

凝在上面的血水化了,正慢慢地,她望着那支空袖管,一滴一滴地流下来。

她进门的时候,喘了半天气才说:我回来了。

我还有一只手呢,冯山望着天棚咬着牙说:杨六我跟你没完,还有一条命哪。

就凭着这点记忆,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她走得又急又快,义无反顾地向城里走去,她抓过菊香手里的钱,她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在鼓动着她。百里山路通向城里,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她很小的时候随父亲去过一次。

她喃喃地说:你为啥不输我?

就那么闭着眼睛靠在墙上,他不说话,脸上的肌肉抽动着。

她要等冯山回来,要走也要走得光明正大。缝好自己的衣裤后,做好了离开这里的打算。她不能这么走。她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的,她就倚门而立,她把身上的棉衣棉裤拆洗了一遍,她知道说不定什么时候,只有身上这身衣裤,冯山就会从雪地里走回来,文竹在冯山又一次去赌期间,然后一头倒在炕上。找出了冯山的衣裤穿在身上。

菊香赶来的时候,冯山已经喝完一遍药睡着了。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江湖真实往事:苍狼黑道江湖真实往事:苍狼黑道林可行|小说,只会打打杀杀,早已和哪些贪官公检法系统手握重权的大人物们称兄道弟,重演了一遍现代黑社会流氓团伙形式。在官场,商场,将年轻美貌的姐姐北大才女嫁给整合后的狱中第一霸主,利用各方面的黑社会势力,在出狱后,组建了名为天堂百货现代公司组织,如鱼得水,发展,发达的三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刚纠集在一起的地痞流氓,为了占地盘敛财,在社会上更是呼风唤雨,已经有了固定地盘,收入可观的黑社会团伙,开始收买三教九流迅速扩充自己的实力而羽翼丰满,具有相当经济实力的黑社会,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打成一遍,他们瞒天过海,胆大妄为,本书讲叙一个因过失杀人的当代大学生作为各方黑社会势力的“特使”,就是他们的天堂
  • 第七感第七感周德东|小说中国恐怖小说第一人周德东力作!主人公碎花小鳄被迫来到一个古怪、诡异的学校——永远无声无息的209寝室、莫名其妙的同窗室友、不同寻常的冰镇可乐怎么喝都会中奖、只要出门就能看到的那辆出租车和那位表情猥琐的司机,所有的种种无不隐藏着惊世骇俗的秘密。是死神的诅咒,抑或是活人的阴谋?母女二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结局会是怎样?是什么堆积出难解的亲情仇恨?已经过世的父亲为什么会变身成为“电子父亲”?浪子的爱情究竟情归何处?“第七感”是个人的主观感觉,还是蕴藏在何种情感中的不为人知的情结?
  • 红拂夜奔红拂夜奔王小波|小说王二,1993年四十一岁,在北京一所大学里做研究工作。年轻时他插过队,后来在大学里学过数学。从未结过婚,现在和一个姓孙的女人住在一套公寓房子里。在冥思苦想以求证明费尔马定理的同时,写出了这本有关李靖和红拂的书。这《青铜时代红拂夜奔》和他这个人一样不可信,但是包含了最大的真实性。
  • 未婚先孕:裸婚时代未婚先孕:裸婚时代唐欣恬|小说热播剧《裸婚时代》原著。没房没车没存款,却偏偏有了孩子,于是童佳倩顺其自然嫁给了与之相恋六年的刘易阳,搬入了刘家三室一厅的房子,拉开了四世同堂的序幕。婆婆溺爱孩子,一手把持,令童佳倩束手无策;公公和奶奶重男轻女,对孩子冷言冷语冷面孔,同样令童佳倩一腔愤愤。刘易阳的怠慢终于使得童佳倩萌生离婚之念,不料,刘易阳的同事孙小娆突然插足,又使得童佳倩不甘撒手。刘易阳和童佳倩各退一步,在外租房,搬出刘家,可生活却日益不如意。带孩子的困难,存款的支配,以及对对方父母的态度,各种问题接踵而来……裸婚,究竟能不能裸来幸福?由本书改编的电视剧由文章、姚笛主演,各大卫视热播。
  • 红拂夜奔红拂夜奔王小波|小说王二,1993年四十一岁,在北京一所大学里做研究工作。年轻时他插过队,后来在大学里学过数学。从未结过婚,现在和一个姓孙的女人住在一套公寓房子里。在冥思苦想以求证明费尔马定理的同时,写出了这本有关李靖和红拂的书。这《青铜时代红拂夜奔》和他这个人一样不可信,但是包含了最大的真实性。
  • 一起又看流星雨一起又看流星雨汪海林|小说暑期最热偶像剧原著来袭,云海与雨荨的爱情又起波折!失忆的云海邂逅蒋媛,两人擦出火花,雨荨如何打败这头号情敌?
  •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回忆录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回忆录(英)柯南·道尔|小说《回忆录》为短篇小说集,依出版顺序是系列第四部。《银色白额马》讲述了赌马赛上一匹白宝驹将稳操胜券,但驯马师阴谋割伤其腿腱不料被马踢死,正巧有人来探马被疑凶犯,马则脱逃被另外厩主藏匿。福尔摩斯终得破案,宝驹按时出赛大获全胜。《最后一案》叙述福尔摩斯与强大的恶势力头目莫利亚蒂斗争,屡挫对手,对方疯狂追杀,一路追到瑞士,二人搏斗坠崖同归于尽……每个故事都自成体系,悬念迭起,情节一波三折,步步惊心,引人入胜,充满了作者特有的惊悚、紧张、刺激和恐怖的色彩。
  • 绝对爱情魔方绝对爱情魔方尤妮妮|小说古有撮合张生崔莺莺好姻缘的丫环红娘,现有成就无数佳偶的校园第一红娘应可容。你可别小瞧了她哦,要知道校园红娘可不是那么好当的,除了口才好,脸皮厚、信息灵通等基本要件外,相机、笔记本、QQ、电邮、手机等现代通讯工具一样不能少,正所谓十八般武艺样样都得精通,这才不负盛天小红娘之名啊。当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芏的?整天给男生女生牵线搭桥,小心把自己拉下水哟。这不,新来的那个帅得冒泡的转校生聂元龙就以为其妹妹找男朋友的名义,整天屁颠屁颠地跟着应同学,简直是如影随形嘛,可惜我们这位红娘只沉浸在财源滚滚的乐趣中,对此却浑然不觉,唉,整一个傻字了得!
  • 每天一个惊悚故事每天一个惊悚故事宿春礼|小说我与妻子在家中养了很多的小动物,包括后来被我杀死的黑猫。悲剧起源于我的酗酒,自从染上酒瘾,我的脾气越来越坏,甚至失去了自己的善性。虽说黑猫很具灵性,但是为了满足自己做坏事的渴望,我亲手绞死了它。没有想到,对它的杀害,给我带来了后来的悲剧——妻子被我杀死,我也被宣判了死刑。
  • 雪域神鹰雪域神鹰紫龙晴川|小说几十年前,二战正进行到关键的时刻,李长天在一次上山采药时,偶遇了苏联空军王牌飞行员维克多,为使维克多的战斗机上天,全村人都作出了努力,可惜飞机还是坠落在了深山之中,维克多是生是死也没了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