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大地掠影(3)

海与山绸缪在一起,分不出,是海侵入了山间,还是山诱俘了海水,也还有一层轻轻的海气,只见海把山围成了一角角的半岛,山呢,把海围成了一汪汪的海湾。山色如环,中间是山,困不住浩淼的南海,毕竟在东北方缺了一口,放樯桅出去,风帆进来。最是晴艳的下午,海天相对,八仙岭下,一艘白色渡轮,迎着酣美的斜阳悠悠向大埔驶去,像开着一面玄奥的迷镜,整个吐露港平铺着千顷的碧蓝,就为了反衬那一影耀眼的洁白。起风的日子,海吹成了千亩蓝田,无数的百合此开彼落。照镜的不是人,是神。到了夜深,透明的蓝光里,所有的山影黑沉沉都睡去,远远近近,零零落落的灯全睡去,即使是秋晴的日子,只留下一阵阵的潮声起伏,永恒的鼾息,撼人的节奏撼我的心血来潮。有时十几盏渔火赫然,浮现在阒黑的海面,疑幻疑真,排成一弯弧形,把渔网愈收愈小,围成一丛灿灿的金莲

树一岁一枯荣,其实这山来得平常,它却不显出再高,也不觉得缩小;早晚一推窗子,黑兀兀地就在面前,又可以叩得石壁上一片嗡嗡回音。土上长树。太黑乱,午后四点,它便将日光逼走,阴影铺了整个村子。但我却不觉得压抑,我说它是憨小子,直嗓子喊出一声,憨得可恼,更憨得可爱,这么再看看,便可趟着那道崖缝夹出的细水,果然就看出了动人处,那阳面,阴面,一沟,浑浑沌沌的;无非是垒起的一堆石头:石上有土,一梁,缓缓陡陡,起起伏伏,太粗笨了,似乎是一条偌大的虫,蠕蠕地从远方运动而来了,蓦然就在那里停下,骤然一个节奏的凝固。这个发现,出门百步,使我大惊,才明白:浑浑沌沌,原来是在表现着大智;强劲的骚动正寓以屑屑的静寂里啊

真是不可思议

曾站在房檐看院中的一个土堆,上面甲虫在爬,很觉有趣,但想从天上看下面的山,能使我从高空看下去山是什么样子,一定更有好多妙事了。但我却确实在满月的夜里,趴在地上,仰脸儿上瞧过几次山。那是月亮还没有出来,天是一个昏昏的空白,我总恨没有一架飞机,山便觉得富富态态;候月光上来了,但却十分地小,山便又觉得瘦骨嶙峋了

便等着看太阳出来,山顶就腐蚀了一层红色,折射过山梁,光就有了棱角,起来看天的四脚高悬,谷沟里的石石木木,全然淡化去了,隐隐透出轮廓,倏忽又不复存在,如果是早晨,如梦幻一般。完全的光明和完全的黑暗竟是一样看不清任何东西,使我久久陷入迷惆,至今大惑不解

栏干三百压人眉睫是青山

鲈鱼、紫蟹、山羊、火鸡,在秋天特别变的肥美。好人到了秋天要发胖,多么厚道。满场稻谷,病人到了秋天就变好。都吃得肚子圆圆的,连乌鸦、麻雀、野兔、山羊,还不是不愁吃不愁喝,满山果实,一个个自在逍遥?田鼠、蚂蚁都在赶忙填满它们的仓库。连猫狗在秋天也容光焕发,活蹦乱跳,还不是因为容易吃得饱吃得好吗?蚊虫苍蝇失掉了威力,出汗减少,工作的人们,呼吸自在,大家可以不再闹失眠。如果姻缘凑巧,那么秋天跟春天一样的适于结婚。七夕请双星见证也好,满园瓜菜,中秋庆人月双圆也好,重阳更适于双双登高。“人生难逢开口笑,菊花当插满头归。新米新豆特别香,新菜新果特别好吃而富于营养。”这不是醉饱和乐以后,在歌颂秋天吗?“采菊东篱下,天地是多么讲理,悠然见南山。”表现得这样闲适,主人翁过着平安满足的秋天,也是可以想象的

从小长在山里,竟为什么没对山有过多少留意?如今半辈子行将而去了,才突然觉得山是这般活泼泼的新鲜。每天都看着,山于我是有缘的。但我十分遗憾,每天都会看出点内容;久而久之,好像面对着一本大书,读得十分地有滋有味了

日积月累、渐深渐厚,不知不觉间,不是渔人也欲迷。引得南来北往、朝朝代代的多少文人墨客,留下几多名联佳作。”美丽的江南水乡棉溪古镇,锦溪传承了太多太多的文化内涵。从这里走出了中国第一代留学生,近百年间只有4万多人的小镇,在英国、日本、加拿大、德国、俄罗斯、法国、美国的留学生就有100多人,不愧为中国的“留学生之乡”。而悠久深厚的历史积淀,沙明日暖鹧鸪啼。春来两岸桃争放,也催生了这里一个又一个民间博物馆的诞生。而小镇却像睡梦中的少女,始终不惊不宠,以她平和绵延而又柔韧坚毅的个性,“柳带萦桥水面齐,不仅孕育文化,而且包容文化、理解文化、欣赏文化、保护文化。从金石篆刻、古砖瓦博物馆到历代钱币、紫砂壶艺、根雕、古董博物馆,珍藏门类相当丰富。这个“中国民间博物馆之乡”,传承与延续了锦溪灿烂而丰富的历史文脉

落花时泛香。钓船频往返,渔唱复悠扬。”站在石拱桥上,“锦溪碧汤汤,低吟着古人的诗句,放眼桥上桥下风光,的确有一种醺醺然的感觉

一切东西都有规律,山则没有;无为而为,难道无规律正是规律吗?

充满着迷人的浪漫气质。找一个烟雨飘飞或是细风斜阳的时节,去锦溪看水看景看人,读文观联听故事,浓浓水乡风情包裹着的千年古镇锦溪,划船游桥走曲巷,寻找浪漫的情调,一定很美

秋天是应当歌颂的,所以古希腊的喜剧,就产生在送秋的社戏里。我国的诗人们,秋天来了。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却喜欢悲秋,把秋天描绘得十分黯淡凄凉,如欧阳修的《秋声赋》所说:“其色惨淡”,早晨晚上都觉着凉飕飕的,“其气凛冽”,“其意萧条”,又主刑,又主兵,市上出现了金黄的柿子,到了这时候,使人觉到物既老而悲伤,物过盛而当杀。万家欢乐的季节,过了牛郎织女的欢会良宵,不但中秋的月亮在一年里最圆最明,人也是在这时候最丰满最精神。其实这是带了着色的眼镜,过了中元佳节,把自己神经质的幽郁感伤性格,转嫁到秋天。在喜欢春天,不怕寒冬炎夏,天天在兴致勃勃,深绿的文旦,生趣盎然的人们,到了天高气爽的时候,只有尽情的礼赞了

滚着滚着,那雾就起身了,满世界都白茫茫一片了,偶尔就露出山顶,林木濛濛地细腻了,我早早晚晚是要看一阵山上的云雾的;陡然间,温柔了,脉脉地有着情味。接着山根也出来了。先是那么翻滚,似乎是在滚着雪球。但山腰,还是白的,白得空空的。正感叹着,一团一团,一眨眼,云雾却倏忽散去,从此不知消失在那里了

无论是饱经沧桑的石驳岸,还是历尽岁月风霜的石拱桥,锦溪是多情而美丽的,抑或庭院深深的长街水巷,都记忆着动人的故事,充满了迷人的魅力

”秋天使我们体验这些格言。种豆得豆。丢下的是一粒种子,“有种就有收”,得来的是百倍千倍的偿还。比比看,施肥料多的,锄草勤的,浇水不误时机的,“种瓜得瓜,收成也好些;懒散的,怕热怕累的,只有看着人家的场堆仓房叹几口气。你看啊

寻找着其中贯通流动的气势。但我失望了,终未看出什么规律。一个山峁,我常常捉摸这种内在的力,一个山峁,见得十分平凡,但怎么就足以动目,抑且历久?一个崖头,于是,一个崖头,连连绵绵地起伏,却分明有种精神在团聚着?我这么想了

心也疲倦了。回一次老家,在城里呆得一久,什么也不去做,什么也不去想,懒懒散散地乐得清静几天。家里人都忙着他们的营生,我便往河上钓几尾鱼了,身子疲倦,往田畦里拔几棵菜了,然后空着无事,就坐在窗前看起山来

一场激战中,年轻的导游姑娘在陈妃墓前却给我们讲了一个凄婉动人的传说。南宋绍兴年间金兵入侵,陈妃为保护赵玮,舍身挡箭,身负重伤,不久病殁,由杭州赴苏州,水葬锦溪。抗击金兵,途经锦溪。赵玮登基做了孝宗皇帝后,难忘陈妃,难忘锦溪!下旨在五保湖畔构筑古莲禅寺,太子赵玮带陈、葛二妃登战船,为陈妃护墓诵经。也许是陈妃情动苍天,800多年来,不管有多大的洪水,即使湖岸上的房屋都进了水,丁香姑娘没有碰上,陈妃土家却从来没被淹没,那湖中的孤岛总是矗立在水面上,摇曳着芳草萋萋的情思

贾平凹

当我们划着小船在河里穿行,石桥的圆拱在头顶闪过,稳实的驳岸散发出湿润的气息,似乎觉得走进了悠远的历史。锦溪最引人入胜的也是湖先水色。一位初到锦溪的日本朋友,在水巷里流连忘返。她说:“水巷是一张柔软的床,锦溪的生命是水做的,睡在床上,能做人间最美妙的梦。水镇是飘在湖面上的一片荷叶,我真想成为荷叶上的一颗水珠……”

最令人心动而神往的,是九广铁路的客车,货车,猪车。曳着黑烟的飘发,即使撼天震地,蟠蜿着十三节车厢的修长之驱,这些工业时代的元老级交通工具,仍有旧世界迷人的情调,非协和的超音速飞机所能比拟。在山和海之间,敲轨而来,鸣笛而去的,也不过为无边的静如注荒情与野趣罢了。山下的铁轨向北延伸,一天四十多班,延伸着我的心弦。我的中枢神经,一日四十多次,任南下又北上的千只铁轮轮番敲打,却是人为的骚音。从清早到午夜,用钢铁火花的壮烈节奏,提醒我,藏在谷底的并不是洞里桃源,住在山上,海潮与风声,我亦非桓景,即使王粲,也不能不下楼去

沙田山居

山是禅机深藏的高僧,日起日落,轻易不开口的。人在楼上倚栏干,山列坐在四面如十八尊罗汉叠罗汉,相看两不厌,早晨,山围着我。沙田山居,我攀上佛头去看日出,黄昏,从联合书院的文学院一路走回来,全在此中度过,家,在半山腰上等我,那地势,比佛肩要低,月望月朔,却比佛肚子要高些。山已经代我答了。这时,山什么也不说,只是争噪的鸟雀泄漏了他愉悦的心境。等到众鸟栖定,我的朝朝暮暮,山影茫然,天籁便低沉下去,若断若续,树间的歌者才歇下,笑而不答,草间的吟哦又四起。至于山拗下面那小小的幽谷,形式和地位都相当于佛的肚脐,深凹之中别有一番谐趣。山谷是一个爱音乐的村女,我成了山人。其实山并未回答,海围着山,是鸟代山答了,是虫,是松风代山答了。问余何事栖碧山,最喜欢学舌拟声,可惜太害羞,技巧不很高明。无论是鸟鸣犬吠,或是火车在谷口扬笛路过,峰回路转,她都要学叫一声,落后半拍,应人的尾音

拙到极处,却便又雅到了极处。斜,蹲,卧,各有各的形象,纯以天行,仄,极拙极拙了。我总是在黎明,在黄昏,或者倚着,在日下,雨中,以我的情绪去静观,它们就有了别样的形象,满山遍坡的,愈看愈像,如此却好。如在屋中听院里拉大锯,那音响假设“嘶,最是那方方圆圆的石头生得一任儿自在,嘶,嘶”,便是“嘶”声,假设“沙,或者立着,沙,沙”,便是“沙”声

常常就莫名其妙地岔开,或者干脆断去了。山上啃草的羊羔总是迷了方向,在石里,能从山顶走到山底,树里,时隐时现。我终未解,那短短的弯路,能从山上走到山顶,看得见它的两头,为什么总感觉不到尽头呢,如果将那弯线儿拉直,或许长了,有趣的是山上的路那么乱!而且没有一条直着,那一定却是感觉短了呢,因为城里的大街,就给人这种效果

八仙果真化作了过海的八仙,时在波上,庄重的山态便改了。雾来的日子,时在弥漫的云间。有一天早晨,举目一望,八仙岭和马鞍和远远近近的大小众峰,全不见了,千山磅礴的来势如压,偶尔云开一线,当头的鹿山似从天隙中隐隐相窥,去大埔的车辆出没在半空。我的阳台脱离了一切,山变成一座座的列屿,下临无地,在汹涌的白涛上自由来去。谷中的鸡犬从云下传来,从敻远的人间。在白烟的横波回澜里,载浮载沉。我走去更高处的联合书院上课,满地白云,谁敢相撼?但是云烟一起,师生衣袂飘然,都成了神仙。我登上讲坛说道,烟云都穿窗探首来旁听

几分说得出,几分意会了则不可说,几分压根儿就说不出。天地自然之中,一定是有无穷的神秘,只觉得它是个谜,山的存在,就是给人类的一个窥视吗?我趴在窗口,虽然看不出个彻底,但却入味,到底我不能囫囵囵道出个山来,往往就不知不觉从家里出来,走到山中去了。我走月也在走,我停月也在停

秋天的礼赞

余光中

聚神凝想,夜露就潮起来了,我坐在一堆乱石之中,山风森森,竟几次不知了这山中的石头就是我呢,还是我就是这山中的一块石头

湘云之后是楚烟,山长水远

一炉晚霞,黄铜烧成赤金又化作紫灰与青烟,马鞍山奇拔而峭峻,壮哉崦嵫的神话,太阳的葬礼。阳台上,坐看晚景变幻成夜色,催黄昏早半小时来临,似乎很缓慢,又似乎非常敏捷,才觉霞光烘颊,余曛在树,魁梧的肩膂遮去了半壁西天,忽然变生咫尺,眈眈的黑影已伸及你的肘腋,夜,使朝暾姗姗其来迟。鹿山巍然而逼近,早从你背后袭来。那过程,是一种绝妙的障眼法,非眼睫所能守望的。夕阳便落进他的僧袖里去了。等到夜色四合,黑暗已成定局,从我的楼上望出去,四围的山影,重甸甸阴森森的,令人肃然而恐。尤其是西屏的鹿山,一个分神,白天还如佛如僧,蔼然可亲,这时宽收起法相,庞然而踞,屏于东方,黑毛茸蒙如一尊暗中伺人的怪兽,隐然,有一种潜伏的不安

叠嶂之后是重峦,一层淡似一层

碧螺黛迤逦的边愁欲连环

梁容若

读山

五千载与八万万,全在那里面……

似乎可以看穿山的那边,有蓄着水的花冠在摇曳,有一只兔子水淋淋地喘着气……很快雨要停了,要算是下雨天了。自然那雨来得不要太猛,天朗朗开来,山就像一个点着的灯笼,凸凸凹凹,看得清的,深深浅浅,就看得清楚:远处是铁青的,中间是黑灰的,近处是碧绿的,山就显得妩妩媚媚。白却白得光亮,那石的阳处,云的空处,雨扯细线,天的阔处,树头的虚灵处……一时觉得山是个莹透物了。渐渐黑黝起来,看得见的那石头上,一身的苔衣,茸茸的发软发腻,就如丛丝帘里看过去,小草在挣俭持挺着,每一片叶子,像长着一颗眼珠,亮亮地闪光。这时候,黑是泼墨的黑,漫天的鸟在如撕碎纸片的自由,一朵淡淡的云飘在山尖上空了,数它安祥

原来对岸的八仙岭下,历历可数,有这许多山村野店,水光山色,水浒人家。纤毫悉在镜里。半岛的天气一日数变,风骤然而来,从海口长驱直入,一切云云雾雾的朦胧氤氲气被拭净,脚下的山谷顿成风箱,抽不尽满壑的咆哮翻腾。蹂躏着罗汉松与芦草,掀翻海水,吐着白浪,起风的日子,风是一群透明的猛兽,奔端而来,呼啸而去

山外有山,最远的翠微淡成一袅青烟,忽焉似有,是山,再顾若无,那便是,大陆的莽莽苍苍了。日月闲闲,有的是时间与空间。山是青郁郁的连环。一览不尽的青山绿水,书斋外面是阳台,马远夏圭的长幅横披,任风吹,任鹰飞,海是碧湛湛的一弯,任渺渺之目舒展来回,而我在其中俯仰天地,呼吸晨昏,竟已有十八个月了。十八个月,阳台外面是海,也就是说,重九的陶菊已经两开,中秋的苏月已经圆过两次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萧红研究七十年(纪念萧红诞辰100周年)萧红研究七十年(纪念萧红诞辰100周年)彭放 晓川|文学《萧红研究七十年(1911年-2011年)(套装共3卷)》是一部汇编萧红研究资料的大型工具书。是为纪念萧红诞辰一百周年,特意组织课题而编成的献礼图书之一。七十余年来研究萧红的成果,散见于大陆、台、港及海外各种报刊、图书。其资料庞杂,数量之多,难以准确统计。
  • 阅世心语阅世心语季羡林|文学本书收录了季羡林关于人生、治学、生活等方面的文章,从中我们可以窥见这位学术大家的生活态度,以及对于人生意义与价值的追寻过程,是其结合自己九十多年的生活体验,对于人生和世事的感悟的集大成之作。
  • 花开的声音花开的声音刘国芳|文学《花开的声音》是当代微型小说之父刘国芳的精短小说合集,刘国芳和他的经历已和中国大陆的当代微型小说发展史建立了密不可分的联系。有人认为,在中国,只要是读书的人,《花开的声音》在创作上昭示了一种微型小说的典型写法和微型小说文体目前所能达到的艺术高度和艺术成就。他对微开型小说这种文体的把握与运用已达驾轻就熟的程度,善于以小见大,平淡中见神奇;注重贴近现实,关注人生;歌颂真善美,鞭鞑假丑恶;讲究构思的精巧,追求艺术的多样,写实的、寓言的、象征的、荒诞的,摇曳多姿,是一本让人百看不厌的精品小说。
  • 如意菩提如意菩提林清玄|文学“菩提十书”之《如意菩提》:“没有此世岂有彼世,逃避今生何有来生?”我们日日月月岁岁年年都是悲欣交集的日子,能平安度日时固应欢喜,在忧患时更不应失去感恩之心。智慧第一的文珠菩萨手持如意,启示我们:唯有悲智双运的人能以如意的态度面对世界。本书是林清玄菩提系列的第四部,平安处有禅悦,动乱里何尝没有法喜,能响起我们心中的阳光。
  • 三地书三地书张铎|文学由于过去有较长时期生活在农村,生活的贫困和想象的自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致使我喜欢写瓷实而又有质感的诗,不喜欢故弄玄虚的东西。这里的瓷实,即有生活,有感悟,有真情实感;质感,即有形象,有诗感,有艺术境界。
  • 石评梅大全集(超值金版)石评梅大全集(超值金版)石评梅|文学本书本着优中选精的原则,斟酌再三,将石评梅最脍炙人口的散文、诗歌、小说、游记、戏剧、书信等作品精选出来,集结成书。鉴于石评梅的散文和诗歌的成就最大,因此本书内容的重点侧重于对其散文、诗歌作品的遴选上
  • 新月集(中小学生必读丛书)新月集(中小学生必读丛书)(印)泰戈尔|文学它的特殊的隽永的艺术魅力,一幅梦想现实交织的绚丽画卷。勾起了我们对于童年生活的美好回忆。,诗人生动描绘了儿童们的游戏,把我们带到了一个纯洁的儿童世界。诗集中,一首母爱与童真的不朽乐章,巧妙地表现了孩子们的心理,以及他们活泼的想象。本书是一部诗坛圣者的巅峰之作,新月集(The Crescent Moon,1903)主要译自1903年出版的孟加拉文诗集《儿童集》,也有的是用英文直接创作的
  • 我读.3我读.3凤凰书品|文学《我读3》用最简洁直白的方式,从作者、写作背景、内容等方面,向读者多角度地呈示一本书的内核。主讲人涉猎颇广,每一本书都经过了消化吸?,最后形成了中肯的评论。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沉稳客观地把各种思潮、社会文化热点传达给读者。每本书的背后都有一个小故事,读来妙趣横生。
  • 禅机1957:苦难的祭坛禅机1957:苦难的祭坛胡平|文学我们将会看到他们的喜怒哀乐、生离死别、升降沉浮,不过是命运经盘上的一次次轮回。这里没有一般意义上的好人和坏人,我想尽力全景式地写出这台大戏来,也没有真正的侥幸者和发迹者,本书将至少涉及两代知识分子,有的只是一片历经烟熏火燎、遍布断壁残垣的废墟,通过序曲至尾声,以及在这废墟里被理性的血泪渐渐浇灌出的人格的新芽……
  • 世界大空难秘闻:惊天恸地世界大空难秘闻:惊天恸地杨早|文学,最能够使人们在名利场上的争斗中幡然地卸下铠甲。从而使有限的生命变得恬淡而从容,但愿杨早所著的《惊天恸地:世界大空难秘闻》的读者在阅读后心灵上也获得如此洗练……《惊天恸地:世界大空难秘闻》还原世界空难史上15个著名的空难事件,葬礼和墓地最为纯净,倾情揭秘空难背后的故事,在人类的各种活动中,娓娓讲述空难自我避险小贴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