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被偷换的躯体

我还想,像串门那样,梦里,我进入了另一个躯体,还没来得及退出,就醒了。不过,凭外形,我还是喜欢这个崭新的躯体,起码,他魁梧、英俊,像个男子汉。原来那个我的躯体,根本没法跟他比。何况,我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警察说:跟我们走吧。

警察说:你还会编故事?那你就不该盗窃。

坐进车里,我想要证明,我不是现在这个我的证明。我发现,我提供不出这个证据。我还不熟悉这个躯体,躯体本身提供不出证据。我的户口簿、身份证是原来那个我的证据,说明不了什么,得有种必然的关系。可是,躯体一换,关系也自然变更了。剩下的是那个人的妻子(情人?),我俩的关系还刚刚起步,我的手还留着她的芳香。

我说:不至于吧?

我说:是吗?

我听见背后有人呼喊,不是我的姓名,但是,我看见前边的人回头注视我,我觉得那呼喊跟我有关系了。

我说:改天吧。

我一愣,走不脱。面前,站着两个警察。远处,停着一辆警车,车顶的警灯,红红的,一亮一闪。

我说:你们抓错人了。

她说:你把事情摆平了?

我说:忘了?

我想象我能吸引多少女性的目光呀。我直接去了繁华的街道。我信心满怀:短期内可以解决孤单的生活了。

我说:真的,真的是这样,我一早起床,发现自己被换了,我被偷换了。

我说:回来?她说:你一走,警察来搜查过我们居住的房子。

我敷衍了一会儿,赶紧进了商场。我佯装挑选食品,我琢磨:那个人到底是谁?我怎么换进了他的躯体里?我不大跟人交往,现在,突然冒出了“哥们”。那个人肯定喜欢热闹,这倒弥补了我的缺憾,我挺满意。

我故意扯扯喉咙,说:这两天,我有点不舒服。

我说:找我?

俩人说:你文绉绉起来了,嗓门细了。

我说:唉。

我说:我被这个人换掉了。

她坐在我身旁,说: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已经忘了我。

我时不时地整整衣服,似乎我还不适应这个躯体。我拿了一瓶酒、一包牛肉干—这两项,我一向不沾。我的肚子饿了,或者说,他肚子饿了。我居住的那个人的躯体产生了进食的欲望。

我的手腕已铐了手铐。我第一次接触这玩意儿。我哭起来,还吓得发抖,说冤枉呐。这一点,我肯定不像那个人。那个人的妻子(情人?)含泪说:我会去看你,我会请律师。

我看见一个妩媚的女性翩翩过来,叫了我的名字,不,是前边那两个人呼喊过的名字。我似乎已接受了那个名字。我望着她,如同一天晚上看夜空中的星星。看着看着,星星沿着我视线的轨道滑降下来。

我知道,那个人是我了。可是,我不认识那个人。可能是那个人锁定了我,趁我入睡的时候,置换了我,这说明,我那个躯体还有价值。近几年,我很悲观,几乎对自己的身体丧失了信心,不是这疼,就是那疼,疼得我想,是不是死到临头了。

这些,能不能作为证据?我是个被偷换的人,我请求找回原来的壳子,我认得出。

我转头巡视,确认了确实在喊我。我想,我现在居住的这个躯体,一定跟他俩交情甚笃。我微笑着点头。

我不知她是谁,肯定跟我住进的这个躯体关系非同一般。我冲动起来。

俩人说:你可别耍赖。

我确实察觉无数目光投向我,女性居多。我自得意起来,仿佛从老房子迁入新楼房那样。吃着喝着,我的手,我的嘴慢慢打住。一个温柔的目光,像阳光一样照耀着我。

她说:你在艾城,却不回来。

警察说:真(蒸)的,还煮的呢,进去了再说。

我几乎是跑着来到商场不远的一个公园,坐在长条椅上,喝酒吃肉,大大咧咧的姿态。我绝不会在大庭广众下吃什么,这可能是那个人的做派。我猜,他似乎饿了好几餐吧。

谢志强

她说:我一直在找你,我以为你离开艾城了。

两个人朝我招手,还说,赵吉生,你把哥们忘了?

一路,我比划着身体,我原来的身体,我现在的身体,当然,我还配了说明。

俩人过来,说:你发财了吧?捞了一把,就不见你身影了。你该请我们撮一顿。

我现在这个躯体,一定是她的丈夫,起码是情人,这家伙,艳福不浅,却把好端端一个女子晾着。我俩牵着手,起身。

警察出示缉犯照片。照片里的形象是我早晨在镜子里认识的那个人。

我觉得有点不妙。嫁祸于人,不贴切,或说,他来了个金蝉脱壳。我这个人向来胆怯、安分,现在,莫名其妙地惹了麻烦。他一定是物色了好久,发现我是个不引人注意,被人忽视的人。

她说:你把我忘了?

她说:你看,街上往往来来的人太多,还在看我俩,我们回去吧。

我说:我很高兴见到你。

我说:算是吧。

她稍稍挪开,说:这种场合不行。

昨天早晨,我睡过了头,醒来,我去洗脸,对着镜子,我发现镜子里是一张陌生的脸孔,我没见过他。回头,我背后并没有站什么人。我抹抹脸,镜子里的那个人也抹抹脸。

同类热门
  • 丝绸之路(下册)丝绸之路(下册)文淦|小说丝绸之路,对每个中国人而言,这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1877年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他所写的《中国》一书中,首次把汉代中国和中亚南部、西部以及印度之间的丝绸贸易为主的交通路线,称做“丝绸之路”。于是,历史上第一次,这条横亘于欧亚之间,绵延数千里,历时2000年的贸易通道有了一个充满浪漫与梦幻的名称:丝绸之路。《丝绸之路》全书共有190万字,分上、中、下三册。全书紧紧围绕大唐、吐蕃、大食三大军事强国在丝绸之路展开的画卷,全面展示丝绸之路上东西方经济文化的交流故事。
  • 亲爱的另一个我亲爱的另一个我康沛|小说a小姐和b小姐,是一对双胞胎。她们同时出现时,总是人群中最闪光的焦点之地,而只看一眼,你就绝不会搞错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从小分开成长,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的经历,让她们那么相似,却又那么不同。面对爱情,她们也作出了不同的选择。a小姐爱上了周先生,又遇见了小王,遭遇了生离死别、背叛、新生命,也无法妨碍她在全新的人生状态中越活越好;b小姐爱上了李正豪,又遇见了张先生,情投意合之后的急转直下,接踵而来的是爱情中最大的难题——选自己爱的人,还是爱自己的人?她们是彼此的镜子,看着对方,就像在看另一个自己,体验人生的双重可能性。每一个人都在寻找另一个自己,你遇到了吗?
  • 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1:养蜂人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1:养蜂人王晋康|小说与刘慈欣齐名的当代科幻名家。12次斩获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1997年国际科幻大会银河奖得主。2010年世界华人科幻星云奖长篇小说奖得主。迄今为止最全版本——王晋康最经典科幻小说精选集!
  • 罪全书1罪全书1蜘蛛|小说本书根据真实案例改编而成,涉案地名人名均为化名。十起恐怖凶杀案,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每一个都是曾被媒体严密封锁,当局讳莫如深的奇案大案。四个超级警察,各怀绝技,从全国警察队伍中挑选而出,组成中国特案组,对各地发生的特大罪案进行侦破。此文中十起特大案件都是首次公布内幕,每一案都会颠覆你对人性的认知,让你不寒而栗,也许读完本书,你真的会相信人性本恶。
  • 暖暖暖暖蔡智恒|小说台湾男孩凉凉和东北女孩暖暖相识于北京,他们相约不管现实如何,都要努力生活。重逢时,他们已经分别在台湾和北京工作,默契还在、感觉依旧,却不敢用力去给对方感情,因为彼此知道,此时感情越多越弥补不了再次分别带来的伤感。相隔台湾海峡,是被现实距离冲散到看不见彼此,还是鼓足勇气不顾一切相依相守?看似平凡却又不平凡的男女情感,有些东西,与是否爱无关,与爱多少无关。
  • 大宋中兴通俗演义大宋中兴通俗演义熊大木|小说大宋中兴通俗演义(又名《大宋演义中兴英烈传》、《武穆王演义》,写岳飞出身,立志精忠报国,驰骋沙场,身先士卒,骁勇无比,后来被秦桧陷害,死后显灵,秦桧冥司遭报、以告慰岳飞忠魂的故事。此书结构完整,编年记事详实,对后世有关岳飞题材的小说戏曲创作,影响深远。
  • 第七感第七感周德东|小说中国恐怖小说第一人周德东力作!主人公碎花小鳄被迫来到一个古怪、诡异的学校——永远无声无息的209寝室、莫名其妙的同窗室友、不同寻常的冰镇可乐怎么喝都会中奖、只要出门就能看到的那辆出租车和那位表情猥琐的司机,所有的种种无不隐藏着惊世骇俗的秘密。是死神的诅咒,抑或是活人的阴谋?母女二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结局会是怎样?是什么堆积出难解的亲情仇恨?已经过世的父亲为什么会变身成为“电子父亲”?浪子的爱情究竟情归何处?“第七感”是个人的主观感觉,还是蕴藏在何种情感中的不为人知的情结?
  • 最热血的军魂:兵家最热血的军魂:兵家北极苍狼 ,王艳良|小说堪比《亮剑》《虎贲》的又一铁血军事力作!以革命英雄人物三十九集团军坦克团团长王景文为原型,王扶之将军亲笔推荐!再现保卫四平、解放沈阳战场最真实的场景,还原抗战时期最热血的军魂!讲述了在国难时期,满门忠烈的王氏一门,不怕牺牲、勇于奋战的英雄事迹和感情传奇。
  • 陆犯焉识(陈道明、巩俐主演)陆犯焉识(陈道明、巩俐主演)严歌苓|小说枯寂中对繁华半生的反刍,软硬兼施地使他娶了自己的娘家侄女婉喻。没有爱情的陆焉识很快出国留学。五十年代,陆焉识因其出身、更因其不谙世事的张扬激越而成为"反革命“,聪慧倜傥,在历次运动中,年轻无嗣的继母为了巩固其在家族中的地位,其迂腐可笑的书生气使他的刑期一次次延长,【张艺谋最新电影《归来》原著小说】陆焉识本是上海大户人家才子,直至被判为无期。毕业回国后的陆焉识博士开始了风流得意的大学教授生活,使他确认了内心对婉喻的深爱。也开始了在风情而精明的继母和温婉而坚韧的妻子夹缝间尴尬的家庭生活。婉喻曾是他寡味的开端,会讨女人喜欢。这位智商超群的留美博士由此揣着极高的学识在西北大荒漠上改造了二十年。父亲去世后,却在回忆里成为他完美的归宿……
  • 西桐情事西桐情事舒妍|小说在日光迟缓而雍容的冬日里,桐河路的悠闲与安详是西桐最淋漓尽致的浪漫。沿河的步行街畔有白墙黛瓦的江南小院,样式精巧的路灯伴着枝叶斑驳的梧桐树,粉嫩的梅花在岸边开得肆无忌惮,连呼吸都能闻到那柔软的馨香。在日光迟缓而雍容的冬日里,桐河路的悠闲与安详是西桐最淋漓尽致的浪漫。沿河的步行街畔有白墙黛瓦的江南小院,样式精巧的路灯伴着枝叶斑驳的梧桐树,粉嫩的梅花在岸边开得肆无忌惮,连呼吸都能闻到那柔软的馨香。王子扬就是在这年空气微凉的冬夜里,在月光柔和的桐河路上,在那个叫作“玉楼春”的画廊里,初遇了穿着灰太狼棉拖鞋安静地作画的章慎择。这样热和的画面呵,该是每一个淡然如菊的女孩的梦境吧?她不自觉地就与他越走越近了。而他待她也尤其地温顺细致。他同她一道走过漫长的街讲似乎无尽的话,给她送往自己亲手炖的汤,救她于最尴尬的境地,也在最黑暗的夜里递给她一双最热和的手。她在他的陪伴下,渐渐丢弃那些自以为是的理智,也放手那些一厢情愿的感情。所有那些由不甘而衍生的爱怨,都随风而去吧。在西桐,唯有爱,才值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