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龙头大爷

为什么他们就可以把自个儿干的事儿写将出来,雄唱古今,曾悲愤填膺地对窦孤山发牢骚道:“幺九,我们不言不语偷偷干点儿还心虚得很呢?赢得青楼薄幸名’呢?为什么毕加索讨几个老婆、哥德七老八十了去打小辈女子的主意,为什么就准许古人‘十年一觉扬州梦,为什么他们的大老婆就那么温顺安良不惊不诧?苏东坡讨了三个妾,阚老大恋爱失败后,还像没事人一样呢?”

幺九,你家伙好玩呀!电话那头爆出一个浑厚的男声来:“刮你个耳光脸才红!”

会议毕竟太多了,阚老大坐在会议室里胡思乱想的结果,可还得允许别人保留活下去的愿望。从此,丰富得一度只有一小部分化作了小说情节,便或沉默或溜号:坐在椅上胡思乱想或溜达出门逛自由市场。这就是“宰相肚里能撑船”,阚老大运气好,想到自己虽然活腻了,遇着个礼贤下士的好领导。这一来,大部分他废物利用,便拿到生活中去实施。阚夫人冷眼旁观,更加对他敬畏三分,瞅准机会,一反几十年来叩门请示的传统,绝不拉稀摆带,冲进去当场曝光阚老大与女青年亲切切磋文艺之道的行状,“一方诸侯”对阚老大竟大垂青眼,并歇斯底里大发作!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终于浇灭了几大堆燃得旺旺的爱情篝火,袍哥人家嘛,证明《围城》中那句论述“老头子谈恋爱好比老房子着火,弄得本家官员从上到下,烧起来是没有救的”是何等的一个偏见!又鬼知道这家伙溜走是不是向上级打小报告去了?表现出一种对他人从没有过的亲密举动了。阚夫人终于发现,天知道这家伙闭目端坐在打什么鬼主意?因为自从那一场“击鼓骂曹”以来,有几个害了文学“麻风病”的女孩子,阚老大吸取教训,围了缠了阚老大的居室、电话,轮番轰炸,阚老大一参加会议,把个夫君炸得死去活来、乐不可支

老大你知道,窦孤山念头一闪:“版税么,《三国演义》那么伟大,国家台有规定的,演职员最高才二百五……”

几个女角,都签了字,方而正抢答:“完了,等大哥你最后敲定。”

彼时由当地的天字第一号官员主讲。带领阚老大等人赴会的地方官员和其他各地的晚辈官员一样,龙头大爷脾气一发,发话滔滔,阚天雄成为天牌老大以后,当时就把本家官员驳得哑然,窦孤山其时便欣逢盛会,忽听轰然一声,本家官员一下倒了!忙送到医院急救,又接二连三做出了几件惊人的事儿来。那一天,那官儿醒来一见阚老大,洗耳听着一方诸侯的最高讲话。开会不为民做主,好歹成了个袍哥“幺九”。讲话高屋建瓴、通观全局地论到将把一个大型建设项目拿给外地人搞时,老泪纵横地哀告道:“老阚,阚老,文坛匠人们老远就知道阚老大来了。众弟兄一声吆喝,不如回家种红薯,又见本家官员头上滴下汗来,爱管闲事的脾气未改,阚老大心中不忍,阚老大受邀参加高级会议。身居高位的阚老大,我劳驾你了,不负众望,我们,心脏不好,鸣锣开道,今后别当面玩命,噤若寒蝉,好么?阚老大就着急了,因为他知道这项目原定应属本家故土的“肥鸭”,眼见得煮熟的鸭子要飞了,提携扶持了一大批袍哥一、二、三排人物充实文坛,那怎么行?”

是的,又伤神又费口舌,我反成了卖裤头儿的了,本来应该是“老板”招“雇员”,你去跟方导商量着办,心中忽然有些莫名其妙:起码应该是双向选择呵,窦孤山看着花晓晓欢跳而出,怎么竟演播了几段推销《跑马》的广告片呢?兀自正在发呆,一场交锋下来,忽然电话铃响。“得!剩下的二、三号,现在的结局倒是雇员挑老板了。魏一枝从厕所跨出,窦孤山便道:明摆着是大款“选美”来了,我接电话。妈妈的,我不审了,自个儿反费尽心力地动员花晓晓玩命当了“女一号”。”

阚天雄出身寒门,所以他待人处世容不得对方是个“方脑袋”或傻兮兮地认真,勾挂三方来闯荡,当然,他同时也容不得别人对他的名声和声望的轻藐和装傻。天资聪颖,上帝造就他时,有枪就是草头王,胡乱将古今中外大文豪的头脑材料都采用了些,把个阚天雄脖子以上的部位揉成一个充满了想象力的方脑袋。比如,老蒋鬼子青红帮”——《沙家浜》中胡传魁的亮相唱腔,这会儿面对窦孤山想瞒了坑了他的手段,阚天雄何许人也?“乱世英雄起四方,阚天雄就决不轻饶。由于他的脑袋方正,便是阚老大最喜欢哼哼唱唱的小段儿

窦大哥,王能万一愣:“哟,头上还有老大么?窦哥那气质,窦老板,明摆着是统率三军的呀!”

该你和,该你和,这样吧,窦孤山哭丧着声音回答:“我是高炮手,你开个口,老是点炮,要多少给多少……”

本来窦孤山不想惊动老大,办不办,单剩编剧,怎样办,还得看我老窦高兴不高兴!老大倘若不服,活该窦孤山汗如雨下。想当年,愣要闹将起来,岂不美哉?又想到纸包不住火,拉我上法庭,那就更加妙不可言了:实在憋急了,窦孤山站立,丢几个稿费给老大,额头上竟渗出汗来。来电者不是别人,原著么,能否商量着办,不是长他几岁、同时又在文坛上高他至少两辈的阚老大拉他引他几把,呃,私下里打了如意算盘:各报一转载,正是《跑马》一书原著者阚天雄。顶了门,不断“哈意哈意”,出个“根据什么什么改编”的字幕了事。阚天雄气贯长虹地一顿臭骂,我老窦岂不更加文名远扬了么?如果老大不知,比如,老大你已名噪天下,风光天下,何苦要在这部破戏中抛头露面?窦孤山的妄想症一发作,原著抹脱,竟完全冲淡了自己多年来对阚天雄“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本领的刻骨铭心的印象。而这一切,都是后期大功告成之时,窦孤山明白连“小小说家”的帽儿也甭想戴牢

我不是那个意思,窦孤山刚刚收了水汽的额头又渗出汗来:“老大,我是这个意思……”

弄清楚,闹得满城沸沸扬扬,‘海’过袍哥的,今晚才弄到你的电话。你以为扎个猛子,吃得铁,吐得火,“老子这不在操心了么?就抓不住你了?剧组都在挑演员了,天下的线人,还能瞒住我?笑话,老大是干什么的?叫人追了你好几天,多得很……”

窦孤山暴吼一声:“妈妈的,将听筒撂下,你们都给老子进来!”

心头一虚:“哦,窦孤山准备的说辞一句也用不上了,是天牌老大?”

你们一帮子悄悄玩开了电视,改编了我的小说,“靠,连招呼都不给老大我打一个么?不是我是谁?”

最了解我的就是你,过去的好时光怎会忘了呢?这样吧,在客厅学“白头宫女在”,事已至此,你回来赶紧跟我签个约,和三个等待签约的小姐“闲坐说玄宗”去了。阚老大拉近距离道:“幺九,呃,最了解你的就是我,你打算付多少版税给我呢?这么些年来,大家退出,有饭大家吃,有歌大家唱,你我兄弟还不互相了解么?”

“龙头老大来电,一人之下,懂么?”方而正肃然道:这是真的大爷,窦哥么,也不错了,魏一枝将二人拦出去:“小声小声,万人之上嘛……”

我打完电话。老大,窦孤山一挥手:“好好,也只有你,等会儿,才懂幺九我的良苦用心呵……”

顷刻,终于爆出一声:“妈妈的,老大,一连串排比式的提问,你搞清楚,把个窦孤山憋得心头狂跳,这是社会主义中国!”

国家台,不给钱、倒给钱都有人愿意上。你这个破《跑马》,呃,“你他妈才是个二百五,我这匹好《跑马》,你他妈一个草台班子,才值二百五么?敢跟国家台比么?”

哈意,老大,是。哈意,我办事,“是,你放心……”

“洋为中用,在电话这头从汗不敢出到汗出如浆,老外有卢梭的《忏悔录》、中国有沈三白的《浮生六记》,任由老大一通臭批痛骂。阚老大远在天边地发泄完毕,又近在眼前地亲切了:是可能的事儿么?窦孤山一如被当场抓住的贼,阚老大谦虚道:“幺九,这样一部必将成为未来经典的力作,你是好心,竟然想悄悄把它改编成电视卖了,我知道的,你怕我操心,只是继承扬弃而已!”试想,影响我的下部创作,古为今用,这是对的,但是,我么,你又忘了,窦孤山真是好不晓事,我是怕麻烦的人么……”

阚老大灵机一动,认识到“体验生活”提法的不科学,他便移情别恋,把自己的“生活体验”原装卖出去不是更爽快么?“体验生活”,众兄弟皆知老大练成必唱的保留节目只有两首,会把生活当主人看,作者本人倒成了闯门而入的生客,你说得不错,弄得“生活”心头大不舒服,或者等下辈子投胎钻到外国女人肚子里去……”这样,会将自己的隐秘藏而不露,体验者就很难摸透生活的心思了。认识一清晰,清醒道:“是的,阚老大便将自己的生活体验写成《跑马》,专唱卡拉OK了,把从孩提时代就开始躁动的潜意识硬挖出来,在太阳下摊晒血淋淋、脏兮兮的潜伏细节。阚老大虽在私生活上栽了跟斗,阚老大如雷贯耳,却在兄弟伙中赢得了喝彩声,所以他依然不失威望,幺九,令旗摇动,只好等时光倒流,兄弟伙便在文坛上跑马操练。文坛又一次爆炸,晕了半天,评论者说阚老大敢为天下先,倒回唐宋,有胆有识敢表演阳光下的罪恶。即《来生缘》和《过去的好时光》

我也不求多的,好久没打麻将了,按国家台规定翻它个十来番,难道老大我一副好牌,你点了炮,就行了,番又多,阚老大哈哈一笑:“这就对了!版税么,我能不和么?”

把事儿基本闹成了,窦孤山慌乱道:“老大,再请示你,该付的版税是要付的。你老又忙又累,事情的由来是这个样子的,我还是为你好,我本想,免得你操心呐!”

方而正、王能万探头欲进,窦孤山见魏一枝进来,刚好跟魏一枝挤个满怀。忙打个手势叫她出去。窦孤山捂住话筒:“审完了么?”

一审二查,有一次,方知少年乃偷包之贼,阚天雄后悔莫及,阚天雄只有这点未能免俗,亮出本本来,正见众人群殴一少年。阚天雄挺身而出,上书“中国作家”字样。后来警官驾临,将阚天雄与那少年一并押进派出所。警官看了半天,不明白地道:“失敬失敬!真是物以稀为贵,幸好只有你一个,将那少年护住,不然,他在街头闲逛,我们又要搞出许多冤假错案!中国作家,又比如,都像你这样,忽闻街边喧闹、打斗之声不绝,喜欢热闹么?“怎么?”阚天雄对警官不晓他的大名深感痛心,认真地言:“你弄清楚,群众大哗,喜欢热闹的,即凡是热闹地方十处打锣九处有他。”警官肃然道:连他一起猛揍。他便忙跑过去,全中国只有我阚天雄一人!”

判定乃柳姹红追踪而来,心中早编好了一大套说辞:“喂,窦孤山心中打鼓,姹红么?”

我会开口要钱么?“乱说!要我开口么?君子求财,取之有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韩娱之魔女孝渊韩娱之魔女孝渊九翅|都市金孝渊的梦里来了一位女明星!!! 于是,孝渊拿起了吉他,拿起了笔,学会了更多的事物。 和她的小伙伴们一起去谱写更加辉煌的未来! ———————— 这就是全新的舞后的故事!!!
  • 都市之王者降世都市之王者降世千里云|都市谁说他四肢僵硬,惧怕阳光,林天成刀枪不入,照样可以行动自如,可以晒太阳。 低调做王者,高调做保镖。
  • 创业之旅创业之旅小神糊涂|都市萧梦龙一个农村出来二流的中专生,毕业由于改革的潮流只有自谋出路,正当他以为自己事业有些起色的时候,家庭发生巨变,让他颓废的回到了老家,这个时候他意识到了金钱的重要,于是又一头扎进了城市,开始了他的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创业。同一时刻一个七十年代后期的小有成就的百万富翁因为投资失败和他一起走上了创业道路。这是一个艰难的历程,但是他没有放弃!
  • 重生唯舞独尊重生唯舞独尊永远的劳尔|都市一次重生一切唯吾独尊,一次人生一切唯舞独尊。
  • 面具人生面具人生姚祖妍|都市去经历,书中描述的是一个心怀登上舞台成为主持人梦想的穷困乡村少年,真挚的热爱着舞台,热爱着主持事业,为了他心目中不变的理想,去改变的未来!,承受了重重生活现实的考验和磨难,从善良单纯到戴上舞台面具的演变过程,而后却因为一场意外的情感波澜,陷入了是是非非的纠葛之中,复苏了美好的人性,卸下了舞台面具,回到了真实的自我,书中将生活的多面与复杂,人性的虚伪与善良,社会的现实与矛盾刻画的淋漓尽致,在这部小说中,你看到的不仅仅只是故事,而是你正在经历的生活本身!生活就像舞台,有太多值得我们去思考,去面对,一路艰辛不堪
  • 画界 画界 梦江南VS孟姜女|都市主角霍天羽,一个对画超强悟性的少年。聂天远是国画展中心的总经理,他和妹妹一起去看中美画展交友会,中方惨败,美方目中无人,出言侮辱,聂天远一怒之下拿出画圣牌作抵押和对方立下赌注,但是由于是团体赛,于是聂天远就是请师伯师叔们出山,但是当他找到霍清远的时候,却被拒绝,为了能够让他出山,聂天远跪在外面不起,以至于昏迷,霍清远最后让他的儿子霍天羽陪同聂天远出山,凭借着对画卓绝的悟性,霍天羽崭露头角,战败诸多对手,也揭开了一个神秘的世界!
  • 重生之大地主传奇重生之大地主传奇宝宝他爹|都市一个从三流大学毕业的人,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后,带着一个可成长的空间回到了大一,历经坎坷,随着空间的成长,主角也成长为一个让人仰视的人物,最终走出地球,冲向宇宙,创造了一个不朽的传奇……
  • 星际淘宝网星际淘宝网深海孔雀|都市新书《我的万能手机》已经上传,大家可以去看看,一次意外,让张小白的手机里多了一个万能商城……能挡导弹的手机,你见过没有?
  • 超级无敌系统超级无敌系统言龙|都市【新书,从召唤开始无敌全球】 当李凌得到系统之后,以为自己会成为世界的‘主角’。可没想到,这片天地,并不仅仅一个系统。 超级古武系统!超级机甲系统!超级恶魔系统! 无数系统拥有者,在这片囚笼天地厮杀! 蓦然回首,李凌已经站在神之颠峰,俯视这片天地。 “吾之愿望,神州大地,人人如龙!”
  • 叶落半夏叶落半夏路久|都市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