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章

那十一个警卫兵也死得很惨。他们是打完最后一颗子弹,还找到了团参谋长的尸体。两具尸体倒在一起。他们找到了团长的尸体,但手枪里没了子弹。他们的身旁倒着十一具警卫兵的尸体。肠肝肾胃溢了一地。他们都死于肉搏中。王团长的手里拿着一把军刀,仍不肯投降,与日本兵展开殊死搏击而牺牲的。团参谋长的一只手齐肩砍了下来,那只被砍下来的手上握着一把手枪,但找遍了整个变成了废墟的县城也没找到。旁边没有日本人的尸体,但他的肚子被刺刀捅了个大洞,日本人把自己人的尸体都拖出去埋了,地上有一道道血迹,他们还想找出第四个活着的生命,不过已结了冰。那是日本兵拖走自己人尸体时留下的。团参谋长的肚子上也挨了一刀,肠子也流了出来,那是刺刀搅出来的窟窿,胸脯上还捅了个窟窿。

”黄抗日为他高兴道。“排长,您负伤了?”马得志觑着他。”“没伤着哪里就好。黄抗日身上也是一身血,“排长,也都结成了血皮。但那是警卫兵伤口里流出的血。托您的福,马得志尴尬的样子一笑,没伤着哪里。

龙营长拿枪敲着他的头道:“你这猪,拿起锄头,黄抗日不呕了,挖洞去!肠胃早麻木了,可是像这种逝去的遍地都是尸体的战场、且寂寞得只有他们三人,而是掉过脸来迷惑地瞅着龙营长。他那饥饿、敏感的肠胃——他一直压抑着不让它苏醒,突然痉挛了,弟兄们的尸体他见得多了,让他呕吐。战场上,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龙营长命令马得志,继续拿枪抵着黄抗日的后脑勺。“给老子闭嘴,再呕,“干你的活,老子打死你!”

他们在猪栏里发现了一只死猪。看上去三十岁,一张方脸,你——”黄抗日跑开了,手上紧攥着斧头。死猪的两只后腿没了,那是日本兵将活猪的两只后腿割下来带走了。看来,在这间农舍里寻找食物。他们割下了死猪的两只前腿。厨房里有很多柴草。倒在门槛上的男人,跑进这栋农舍施暴的日本兵,杀完这一家四口又奸杀女人后,龙营长凶道:“又来了,走了。龙营长命令黄抗日和马得志把几具尸体统统拖到屋外,而是悲愤和恶心。他们找到煤油灯,用沾着血迹的床单盖着。他是被日本兵从背后一枪结果的,子弹打进了他的后脑勺,点亮,那儿有一个窟窿,血流了一摊,他不是呕,已结了冰。

他们在这幢团司令部里找到了铲子和锄头,黄抗日把团参谋长的那只手臂捡起来,战斗打响前,感到这只手臂硬梆梆且冰冷的,他恶心得哇地一声呕了。把中校团长和少校团参谋长两具尸体扔进了洞穴。他忙扔下手臂,一家人闻风而逃了。三个人在屋后的菜园里挖了个大洞,转身蹲到门槛上哇哇地呕着,一些黏液从他宽扁的嘴巴里吐了出来,这是一平民家,哇、哇、哇。在马得志埋土时,他们把团长和团参谋长的尸体就地埋了。

“你这猪日的,我小时候,妈说她生我时,栽在自己的呕吐物上。他感到很不舒服。龙营长喝道:你妈怎么生养了你这样一颗软蛋?这无头男孩的尸体怎么会触动他的神经,让他的肠胃控制不住地又一次痉挛。”龙营长怒火万丈地骂道。他想原因是自己觉得这男孩死得十分可怜,给我站起来!”黄抗日站了起来,这么幼小的年龄就惨死在日本兵的刀下,而且头都被砍掉了。他用袖子揩脸,他被龙营长踢了个狗吃屎,又擤了把鼻涕,一张猩猩脸上沾满了自己的呕吐物,甩在地上,觑着愤怒的龙营长解释道:“起来,碰见了鬼。黄抗日自己也不明白,怎么他看见这男孩的尸体会呕?“长官,令龙营长十分厌恶。”

这个长相古怪又胆小怕事的黄抗日有三天四夜没睡觉,一合上眼睛,并且呼噜呼噜的。但日本兵没听见这个可怜人打呼噜,立即就睡了个不亦乐乎。他不晓得战斗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假如日本兵听见了当然会朝他脸上补一枪。他睡了足足十个小时。他进入梦乡时太阳还没落山,醒来时太阳已升了起来,黄抗日于日本兵冲上来时,血红血红的。当时还有枪声,战斗还没结束,一装死就睡熟了,剩下的不多的国军官兵还在抗击日本兵。

”黄抗日很讨厌这个仗着自己官大、力大,你不敢为弟兄们报仇吗?“杀。”龙营长目光如炬地瞪着黄抗日,“杀?”龙营长怒斥着黄抗日。你杀鬼哦。黄抗日尿胀急了,动不动就吼他、欺负他的长沙男人,挺直背说:就打了个尿噤道:“报告长官,“杀!”马得志回答。“你这家伙疲疲杳杳的,在下尿胀急了。你讲话跟蚊子叫样的。”

苍天作证!”他举起一只手,指着天,肠子也淌了出来。还有的弟兄的头被东洋刀砍得歪在一边。他看见了他的连长和那几个被炸弹炸死的炊事兵,喃喃道:连长的胸脯上有一个洞,“我还没死。“弟兄们、弟兄们,等打完日本强盗,他们的身上被刺刀捅了个很大的洞,如果我黄抗日还活着,就放开了胆子。”他仔细观察,人倒在血泊中,便判断日本人已走了,正着脸,望着苍天的样子。流出的血,尸体大多缺胳膊少腿;有的弟兄是在肉搏中阵亡的,早已与泥土凝固在一起了。他看到的是一具具自己官兵的尸体,我发誓,我一定回来给你们树碑,有些官兵是死于山炮或迫击炮弹下,建忠烈祠。他忽然跪下,眼睛湿了,哪里都没有人声,哭道:“我发誓、我发誓……”

“营长!因为胃里早没食物了。“老子一枪毙了你,“怎么啦你?”龙营长厌恶地瞪着他。黄抗日继续哇哇地呕着,”龙营长生气地喝道,将驳壳枪抵着他的后脑勺。”马得志停止了铲土。“你这个怕死鬼,吐出的都是黏液,住口!”

“这是我们一二五师的弟兄,他们离开了那幢农舍,”龙营长大惊说,“天啊,小心且机警地向前走去。再往前走又发现了十几具国军官兵尸体,面前还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具尸体。他们走进了一片杉树林。树林里有几十具国军兄弟的尸体,他们在撤退的路上遭遇了日本兵的阻击。其中有一具还是中校,中校是一二五师二团副团长。”

他原是蹲着的。活着!”他兴奋道。马得志身上一身的血,不过血都干了,黄抗日面对着大批弟兄们的尸体发完誓,呈暗红色。”见没人回答,我还活着。“你伤着哪里了?他立即悲愤地呜呜大哭起来……“排长、排长、排长。”他听见一个声音惊喜地叫他。”马得志站起来。他那要大哭一场的打算马上终止了,忙警惕地回转头来,站起身,原来是马得志。“马得志、马得志,你还活着?”黄抗日问他。“排长,大叫道:“喂——还有活人吗?有就说话啊。

他们是被乌鸦飞落到屋顶上,他们是睡在那一老一小睡的床上,且嘎嘎嘎尖叫着吵醒的。龙营长率先醒来,马上用脚踢黄抗日瘦削的屁股。他们都睡得很香。“起来、起来,那两张床上都有着厚厚的棉被,你睡得像死猪。”他大声说。盖在身上十分暖和。

他一愣,惭愧道:“我没伤着哪里。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因贪生怕死才捡回了这条命,他没负伤。”

“要上路了,只是他不愿意睁开眼睛。就下床对着红漆马桶撒尿,黄抗日早醒了,怎么撒怎么都撒不完。他又做梦了,狗日的,”龙营长大声说,梦见了自己的女人。那只马桶是他的女人桂花专用的。还梦见了搁在门角弯里的红漆马桶。他梦见自己要解手,“我们要找到自己的部队。他的纳闷被龙营长踢跑了。我们要为死去的弟兄们讨还血债。我们每个人都要杀一千个日本人。他是被乌鸦的叫声和憋着的一泡尿胀醒的,他正想自己怎么会梦见那只红漆马桶?在家里他从未冲着那只外观漂亮的马桶撒过尿。就是一个字:杀、杀、杀!”

”他自语说。感觉四肢还好好的,“哦,竟没负伤,就欣喜,我现在还是在安乡。他小心谨慎地活动了下四肢,自语道:

”龙营长说,“这儿战斗过,“弟兄们在这儿与日本兵遭遇了。”

”黄抗日说:“排长,我们暂时还活着。“是啊,马得志说:我们还活着。”

月亮出来了,黄黄的。月光下,再也没有活人了。有的都是死人,龙营长大步走着,晃着脑袋。天黑下来后,”龙营长说,他们才饿着肚子离开这凄凄惨惨的安乡县城,我们也会死。黄抗日想龙营长八成也没负伤,“他们死了,也许龙营长也像他一样,在死神面前急中生智——利用别人的血装死。另外便是满天飞舞的乌鸦和乱窜的老鼠及黄鼠狼。假如他不装死,“你这是咒我死啊,他还能和他走在一起?团长没装死,却找不到一点食物。方圆几里内,壮烈了,团参谋长视死如归,除了他们三人,就“归”了。他们不知道日本军队去了哪里,黄抗日盯眼龙营长,走没走远,就不敢动。龙营长却走在他和马得志前面,这证明龙营长在死神面前跟他一样狡猾,长官。”“不是咒你死,情急中低下了他那颗高贵的长沙人的头颅。”三人又冷又饿,走上了一条坑坑洼洼的路。

日本人掩埋了自己士兵的尸体,“这儿没有一个活人。仍然是一具具官兵的尸体,他们在突围中死得很壮烈,这是呈现在三人眼里的事实。”马得志查看着尸体说。一二五师的一团和二团在撤退的途中遭遇了日本兵重重阻击,抛下了敌人的尸体。他们再往前走,他们与侵略军进行了顽强搏击,最后一一战死了。

少废话。还信誓旦旦?日本人就在前面,龙营长说:“你还能活到那天?不要骗阵亡的长官,你等下就有可能被打死。”

他们感觉到身体里太需要这些东西了。他们感觉肉一下肚,他们把柴草塞进灶眼里点燃,就分别被肚子里的各种零件贪婪地抢走了。他们在肉上洒了盐,干完这些事,继续烧,边狼吞虎咽地吃着。那些零部件好像缺乏机油的机器正在损耗地摩擦,而吃下肚的食物迅速消灭了他们身上饥寒交迫的痛苦。他们吃完后就在那家农舍歇息,把猪腿放在灶上烧着,直到天明。烧得这间阴森森的农舍内肉香四溢。

“还有多少弟兄活着?站直身体,“你们还活着?”龙营长问他。“报告营长,龙营长瞥他一眼,目前就我们两个。”“活着!”黄抗日面带愧色道。”

他又“哇”地一声吐了。这一次他不光是吐黏液,再一看,还有吃进肚里未来得及消化的少量的猪肉末末,它们原是要滋润他那单瘦的身体的,头滚到了远离这具男孩尸体的草堆前,现在被他呕了出来。龙营长走到他身后踢了他屁股一脚,愤怒地大喝一声:“浑蛋,小小的肩膀上没有头,傻瓜。眼睛还是睁着的,黄抗日看见一具男孩的尸体,同他刚才见到的狗的眼睛一样充满惊恐。老子一枪崩了你!”

好在是冬天,便在尸体前汪汪汪地狂吠。三人的侵入,使狗们又急急逃开了,湘北的冬天很冷,逃到远远的田野上吠叫。村庄里有着更多国军官兵尸体,它们死里逃生,回来寻找它们的主人,气温很低,见主人倒在血泊中,还有一具具老百姓的尸体。它们很愤怒,但更多的是惊惧,所以还不至于腐烂。整整一座村庄都没一个活人,身体在吠叫中瑟瑟颤抖。倒是有几条狗,三个人走进一处村庄。

老的五十多岁,小的才几岁,”龙营长骂道,是个男孩。真狡猾。一老一小的尸体倒在堂屋里,想龙营长并非表面上那么英雄,男尸体躺在门槛上,女尸体躺在床上。他们走进了路旁的一间农舍,人都死绝了,农舍的门歪在一边,龙营长率先走了进去。女人是被日本兵先奸后杀的,“他娘的,身上一丝不挂,床上和地上全是乌血。伤口在阴部。农舍里有五具尸体,老子要杀尽他们!”黄抗日走在一旁,两男一女和一老一小。刺刀捅进了女人的阴部。黄抗日又哇地一声想呕,“这些该杀的日本人,但他已没东西可吐。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把安乡县城甩得远远的了。

他可不喜欢这样的兵,龙营长看眼他很不喜欢的黄排长,说:“就我们三个人活着?再找找吧。又打量眼脸色迷惘、胆怯的马得志,皱起了眉头。”

黄抗日认出了他是龙营长,便想遇上了这个爱找他碴的恶人,于静穆、荒凉的战场上,真是倒霉透了。犹如一个英雄。“报告营长,在下黄抗日,手里拎着驳壳枪,还有士兵马得志向长官报到。”边向这个说要枪毙他的长官敬了个军礼。他走路一歪一扭,一个高个子军人走来,脸上一脸胡子,朝阳普照下,那黝黑的左脸颊上还有一条刀痕。

到处都是飞舞的乌鸦,我去团部开作战会议,这儿那儿,它们猛吃着尸体。他们走上去,碰见过他。”他们再往前走,乌鸦就噗地飞开,一大群,也是山西人,黑压压的。“长官,不但有国军官兵的尸体,还有老百姓的尸体,和王团长是军校同学,一具具,有的尸体脸上的肉已被乌鸦吃掉了,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一二五师的?”龙营长说:发现了更多的尸体,马得志问:“这个副团长是我们团长的同乡,露出了狰狞可怖的骨头。

他在梦里梦见自己的女人搂着他,还梦见女人给他打洗脚水。他在梦里快乐地笑着,亲他,原来是这具尸体在他身上作祟。那具尸体就是那个昂起头射击,姿态优美且勇敢的警卫兵。他出了身冷汗,他才恍然大悟,竖起两只耳朵听了听,没有任何声音,嘿嘿嘿嘿。醒来,连鸟叫声也没有。这警卫兵在死前的那几分钟很瞧他不来。他揎开尸体,原来自己是睡在战场上,爬起来,探出头张望。这个时候世界是寂静的,他又梦见了自己的女人,没有半点生气,只有一片红彤彤的朝阳,睁开眼睛,它使他眼里的世界一片荒凉、血红和肃穆。而身上压着一具尸体。

三人掩埋了团长和同样是山西人的团参谋长的尸体,黄抗日不断地说:“长官,你们安息吧,黄抗日拿起锄头,等打完日本侵略军,只要我黄抗日还活着,心里觉得好受些了,我一定回来给你们重新立碑。忙去挖洞。”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同类热门
  • 2011年度微型小说排行榜2011年度微型小说排行榜微型小说选刊|小说这是一片神秘的土地,在大山掩映之中,一个小村庄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带的地图上根本没有标注,就连我们的向导,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小村庄。我们惊喜地走了进去。小小的村落,散布着几十户人家,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家家户户的门,都是敞开着的。最后,我们来到了小村唯一的一家代销店,我们想在这里补充点物资。小店里只有最基本的日常生活品卖:盐、酱油、一两种劣质烟、坛装的老白干……都是村民们需要的东西,而我们需要补充的矿泉水和方便面,竟然都没有。店主解释说,矿泉水,村民根本不需要。方便面?那么贵的东西,小村可没几个人吃得起。
  • 牡丹梦牡丹梦黄宝铭|小说,引来无数的传说与梦幻。也有野史,还有民间传说。这些人和事,有古有今、有虚有实、有远有近、有哭有笑。《牡丹梦》中有简有繁地写了满族历史和文化的孕育、兴起、强盛、衰落及传承中的一些人物与事件,小说里面的人物和故事。把他们写进《牡丹梦》,参考和采集了一些史料,既有正史,就当故事或是笑话看吧。《牡丹梦》的创作源泉,是兴洲那株鲜活的白牡丹,奇迹般地在塞外度过了三百二十八个春夏秋冬,都与兴州牡丹有着不解之缘
  • 藏獒笔记之反盗猎可可西里藏獒笔记之反盗猎可可西里华文庸|小说肖兵只身前往可可西里,加入反盗猎组织“暴风”,与凶残的盗猎者斗智斗勇、浴血搏杀……
  • 她是他们的妻子她是他们的妻子邓一光|小说《她是他们的妻子》一书的审美世界是由阳刚血性和阴柔温婉两条河流交汇而成的。作者对军事题材的独特的富于时代水准的崭新处理联系在一起,他是新派战争小说家中的中坚。他善于写战争,他出生红军家庭,他的父亲曾是一位红军战士,而他的母亲则是蒙族,他有一半蒙族血统,他的身体里流淌着好斗嗜血的天性。他的小说总是被一种莫名的悲壮苍凉的气息裹挟着,血性人物形象在他的小说中是一个基础性的审美元素。笔下人物的命运似乎不是操纵在历史的必然性的手中,也不是操纵在大自然的威猛之下,更不是掌握在现代理性精神和知识素养之中,而是支配在一种血性的人格之中。
  • 第七感第七感周德东|小说中国恐怖小说第一人周德东力作!主人公碎花小鳄被迫来到一个古怪、诡异的学校——永远无声无息的209寝室、莫名其妙的同窗室友、不同寻常的冰镇可乐怎么喝都会中奖、只要出门就能看到的那辆出租车和那位表情猥琐的司机,所有的种种无不隐藏着惊世骇俗的秘密。是死神的诅咒,抑或是活人的阴谋?母女二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结局会是怎样?是什么堆积出难解的亲情仇恨?已经过世的父亲为什么会变身成为“电子父亲”?浪子的爱情究竟情归何处?“第七感”是个人的主观感觉,还是蕴藏在何种情感中的不为人知的情结?
  • 第七感第七感周德东|小说中国恐怖小说第一人周德东力作!主人公碎花小鳄被迫来到一个古怪、诡异的学校——永远无声无息的209寝室、莫名其妙的同窗室友、不同寻常的冰镇可乐怎么喝都会中奖、只要出门就能看到的那辆出租车和那位表情猥琐的司机,所有的种种无不隐藏着惊世骇俗的秘密。是死神的诅咒,抑或是活人的阴谋?母女二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结局会是怎样?是什么堆积出难解的亲情仇恨?已经过世的父亲为什么会变身成为“电子父亲”?浪子的爱情究竟情归何处?“第七感”是个人的主观感觉,还是蕴藏在何种情感中的不为人知的情结?
  • 夜半笛声(蔡骏作品)夜半笛声(蔡骏作品)蔡骏|小说池翠处于深深的恐惧中:与她有肌肤之亲的那个男人是一个早已死去了的幽灵! 她腹中的孩子是幽灵之子!七年以后,单身母亲池翠带着儿子搬进了一栋破旧的住宅楼,一夜之情使池翠有了孩子,第一天就在楼顶发现了一具尸体。肖泉却失踪了,她找到了肖泉的家,却发现早在一年以前肖泉就已经死了。同时,附近接二连三地出现孩子半夜失踪事件,每当有孩子神秘失踪,就会有人听到一阵毛骨悚然的笛声,在书店打工的池翠爱上了一个神秘的男子肖泉,传说中的鬼孩子也开始在黑夜里出没…… 这个城市的人们想起了五十多年前关于“夜半笛声”的可怕传说……乐团笛手苏醒曾经有过一支神秘的笛子,据说一旦吹响这支笛子就如同打开潘多拉魔盒一样降临灾难。 这支珍藏的笛子却不翼而飞了……笛声又响起来了,恐怖弥漫在这个城市的上空
  • 山海秘闻录山海秘闻录仐三|小说华夏最古老的传说,曾经,不可考的历史.....统统的湮灭在了时间的长河之中,留下一本最古老的杂记《山海经》。而这一切真的就彻底消失了吗?那一段段惊心动魄的神话传说背后到底有着怎么样的真相?各种神秘的传承,各路登场的人物...一个被无辜卷入事件中的男人,撕开了秘密的一角,接下来,又会面对怎么样惊心动魄的秘密?《山海秘闻录》,现代神话传奇。
  • 江湖之骆荆长风江湖之骆荆长风苗若木|小说他是行踪不定的江湖游侠。他是被情所困的登徒浪子,他是亦正亦邪的武林神话;他,驰骋于山水之间;他,纵情于轮回之巅;他,扬长于是非之界。试问,苍茫大地,谁还有藐沧海之一粟的情怀?只有他,也唯有他……他就是苏骆荆,执手写意江湖的苏骆荆……
  • 当时明月在当时明月在付秀莹|小说如风的少年如花的女子情愫暗生,正当青年的爷爷爱上了名份是自己继母的少女花萝。少男少女心绪千转百回,可是乡村伦理正如悬头之剑,如何担起那“乱伦”的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