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十五年后8 第20章

,不轻弹。处到伤心喜极之时,男儿泪,泪更添情

,她久久立在远地。迈不动脚步,诸葛子悦冰冷沉默,扫过墓碑上刻的字,凉凉的气息直冲心底

”,白吃是吃什么东西不付钱:笨dan是不聪明的意思,子悦一脸更迷惑,然后道!“不对啊,白吃怎么会是笨dan呢…你好笨哦

,脚步沉重。来到一座坟前跪下,他再度起身,却是缓缓的笑了

下跪、磕头;听着他念叨出黄土之下,一个个逝者身份,沉默的看着,听着…看着韶空带着纤云在一个个坟前,那份悲情…,子悦就那么立在不远处

她腾空而起,立于空中,诸葛子悦拿过冥纸,幽蓝灵力凝聚,将冥纸洒在每个坟头…,韶空身旁

”,小脸满是笑:口中还不忘喊着!“云姨,诸葛子悦揉着头往前头大窜,舅舅搞谋杀啦

子悦眼角,一步步踏过,目光将碑上一字字看进眼中,滑落一滴清泪…,何时

,嘤嘤低泣悲声。宛若夜空划伤,徐徐轻风,散落的发丝轻摇,沉沉静谧哀凉

”,“大哥。大嫂,小弟来看你们

”,子悦眨了眨出密林之前就已被她变黑的双眸:一脸不解,朝年轻男子道?“我白吃什么了

,闻得老丈的话。可这密林乃禁林,只因许多人进入林中就再没出来,韶空摇头,他们的确是从山林出来,消失踪迹

,这是一片枯寂的山林。零零落落,黄土悲戚,一眼望去,无边凸起的坟堆铺散一地,墓碑苍凉孤寂

我还将子悦带来了,也比你聪明…”,她长大了。比你还漂亮,“姐,我和纤云来看你

,“就你调皮是吧…”韶空脸色严肃。伸手就敲了子悦一下

他算是明白了,年轻男子脸色变幻不停,秀脸涨红,这女子分明就是在故意更他瞎扯的…,微瞪着眼盯着子悦。沉默不语

慈父母韶陵襄、宣茹之墓…

长姐韶瑶之墓…

,“白痴。”年轻男子一直冷着脸!望了眼子悦,不由冒出如此两个字

,风吹树叶。轻哗哗的翻动

,诸葛子悦靠在树上?目光看着两来人,颇有“你们怎么这么胆小。都要你们进林了还不敢进的意味”

“两位无需难过,老朽这里有一方…”,那老丈还以为韶空两人听得他提及子悦痴傻而难过:竟道

看着纸叶燃起,诸葛子悦看着,青烟妖娆…面色沉静得可怕。,看着纸叶飞扬。落在坟上、落在地上

,恍若昨日。那时,十五年前点滴,只恨她是一缕幽魂

”,男子鄙视的看了一眼子悦:道。“白痴就是笨蛋

,一身柔和缓缓转变。泪隐隐浮现,韶空眼神幽幽,拉着纤云一步一步往走近,在一座墓碑前,忧思郁集,悲凝伤复,缓缓跪下

,老丈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年轻男子飞速拉走

,诸葛子悦远远就僵愣住。瞳孔急剧收缩,来到目地的,心中太过震动憾然

“如此一个绝美女子,却是个傻子,回神后望了一眼子悦,摇了摇头,可惜啊…”,老丈却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样子:颇婉惜道

,再拉着纤云起身来到另一坟前。缓缓跪下,韶空声音微微哽咽,悲痛磕头,悲极磕头

,韶瑶坟前。诸葛子悦静静跪着,静静磕头

”,禁林进林?就是让你们进去,“什么嘛,都说是禁林,你们为什么不进去呢

生火一簇,一缕缕升空…,韶空和纤云从背囊中掏出叠叠冥纸。瞑纸寸寸燃尽,淡淡灰烟,挥洒于空,漫天翻飞

,“爹。娘,儿带媳妇来看你们

许是临近目地的,韶空和纤云眼中晃忽间,却不戳破。,三人玩玩闹闹。不自觉流露的悲伤之色,这一路,子悦看在眼中,有说有笑

一个个,许久,轻抚墓碑而过…,诸葛子悦一步一不朝着坟堆走去

猜了无数次,深掩十五的秘密,错了…都错了…,她想了无数可能

,韶空嘴角微抽。纤云愣在当场,一瞬间的静默

只因他们都已远在天堂…不是只有冷然,只因冰冷才是最悲最伤的诠释…,不是没有其他亲人

“两位不要难过了:不然待会天黑了,诸葛子悦憋笑,拍了拍韶空和纤云的肩膀,我们就真得难过了…”,道

,会是见到这样一个场景。即使前世她是从死人堆中闯出冰冷活下,她从没想过,她来,此时都觉得通体冰凉

子悦来看你了…子悦很好,很好…”,“母亲

长兄、长嫂韶翔、青苑之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枕上痴枕上痴尤阡爱|古言苏拾花自以为行侠仗义,救下一位美弱公子,哪知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阴狠狡诈,不择手段的疯子。最后居然还大言不惭地承认——“没错,我就是卑鄙,你要如何?”凤眸一挑,笑容太坏。好,她奈何不了他,那就干脆一刀两断,互不相见,可、可是……他怎么还是阴魂不散?
  • 杀手的诱惑:绝色娇宠杀手的诱惑:绝色娇宠巧靈|古言为了完成任务,她诱惑了他,破了他的童子之身!五年后的相遇,她被他拐了!为了取得解药,她甘愿留在他身边,成为他的玩物,却又一次落到另一个男人的手里…… 沈君毅:御龙山庄的庄主!武功天下无敌,没有女人敢直视他冷冽霸气傲视天地的眼神,只有她,不仅敢直视,还敢挑衅。她是唯一一个能够让他心动的女人! 齐书剑:江湖第一剑客,本无情无欲,冷漠的他,却爱上了她,为她愿意赴汤蹈火,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花无宸:冥阳宫的宫主!天下第一美男!长得比女人还美,却心狠手辣,下手从不留情,可始终对她下不了手! 到底谁才是她真正的归宿?
  • 不做皇妃之间谍红颜不做皇妃之间谍红颜古金儿|古言颜丛雪,从小训练有素的细作,来到郡安唯一的任务就是颠覆南祁朝廷,协助昌黎国主入主江南。许峙,从小看着祖父指点江山,一生的梦想就是披上战袍,收复失地,恢复中原。两个注定一生对立的人,却因一次蓦然回首,牵绊住了彼此的心。一个敢爱敢恨,执着不悔。可以为爱杀人,也可以为爱放下屠刀;一个为国为民,一心抗敌。不愿辜负爱人,更不愿辜负大祁百姓。分立两个阵营的他们最终是否能够一起金戈铁马,塞北江南,直到华发苍颜?宫斗、朝斗、宅斗,女主告诉你什么是超强圣斗士。乞爱、弃爱、夺爱,女配告诉你,不需要重生,一样可以命运翻盘。
  • 痞女杠上九千岁痞女杠上九千岁沼液|古言简介 她被敌人劫持,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不认识她。 她被带上瞭望塔,剥光衣服当众羞辱,他冷眼旁观不说,还想亲手射死她!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笔帐,她聂欢记下了! 她是镇国大将军的小女儿,因一场政治婚姻嫁给大曜王朝的凯旋侯——邢浩宇。可惜却在一场战役中被敌人杀死,从而迎来一条顽强不屈的生命。 聂欢,专门为人编织梦境的科学研究员,一场科学事故将她带到这个男尊女卑的落后时代,她一来便遭遇前所未有的虐待,简直就是小白菜的生活。 继母说她不知羞耻被人看光了还有脸活着。 大姐告诉她,侯爷娶她只因圣上旨意,根本不存在情谊,侯爷喜欢的其实是她。 二姐嘲笑她不知廉耻,抢了别人的丈夫,活该被敌人抓去羞辱。 换做其他自尊心强的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可她却顽强的活下来,不光活着,还活的风生水起。 丈夫既然爱的人不是她,那好办,临走之前拟写一份《休书》,用工整的字体刻在侯府的承重墙上,要想抹去字迹,你得把房子拆了。 三年后,她再次回到这里。原本被人弃之如敝的她却成为整个家族的依靠,所有人都要看着她的脸色行事。 不爱她的前夫气急败坏的指控她始乱终弃。 不光是他,华丽的转变之后,原本声名狼藉的女人竟然成为皇族权贵向往的女神。 面对一干男子,某女风轻云淡道:“师傅帮我算过了,我的真命天子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千岁!”
  • 嫡长公主嫡长公主烟波江南|古言然而这些都是他们母后的死换来的。皇帝年富力强,她是嫡长公主,后宫波澜诡橘。太子年幼,护住幼弟周全?又能否在这充满心机暗算的地方找到与子偕行的良人?从宫斗到宅斗,从宫闱到朝堂,皇子众多,这一切不是结束,位比亲王,而是开始。她能否在步步惊心的宫廷中生存下来,她的弟弟刚满周岁就被封为太子
  • 穿越爱上美王爷:九儿传穿越爱上美王爷:九儿传风满渡|古言【本文纯属虚构】聂小倩,宁采臣,凄美爱情,可知道在他们的故事之中,还有多少人,被伤了,痛过,却无人知晓。 九儿,宁采臣的妻子,千年转世,再遇故人,这情该如何了结……
  • 潇洒江湖行潇洒江湖行漫沙罗|古言她扮成小混混玩转皇宫江湖,过的无比潇洒!
  • 本宫代号007:王爷,有种就单挑本宫代号007:王爷,有种就单挑金铂铂|古言世上排行001的人有很多,蓝羽并不是其中之一,她的代号是007!但不管任何时空,蓝羽都绝对是独一无二第一人!一个修罗般冷硬绝情的女佣兵穿越到异时空,取代蓝家废物大小姐之后,颠覆了谁的国.......
  • 蛮横相公贪财妻蛮横相公贪财妻闲庭看花|古言比她有钱,她忍;比她聪明,她又忍;比她还美,她再忍。 谁让他是她的相公呢,反正他的就是她的嘛! 比她小气,她忍;比她无良,她又忍;比她腹黑,她还是忍。 反正只要他一如既往宠她就行了嘛! 可是,比她还贪,这个。。。怎么可以忍? 尤其是,对她贪得无厌,这个,绝对不可忍! 她是无良腹黑、小气贪婪的魂穿女,视财如命;他是蛮横狠戾、霸道无情的傲娇帝,唯我独尊。 胆敢觊觎她口袋里的票子,她就收了你裤裆里的命根子;妄想挑战他的底线,他就让你消失在地平线。 一纸作为交易的婚书,将毫不相干的两人硬生生绑在了一起,看霸道傲娇帝如何蹂躏“白兔“美娇妻,观无良腹黑女怎样搞定“饿狼“善妒夫。 *夫妻双双虐菜篇* “堡主夫人,求您开恩哪,我有眼不识金香玉,瞎了狗眼哪!以后绝对不敢啦!饶了我吧!”男子一手捂住殷红的裤裆,伏在一双皂白小靴前,痛哭流涕。 “饶了你?”某女一双水眸滴溜溜的转着。 “对,只要堡主夫人饶了我,您要什么,我全都给您。”男子偷偷侧目望向端坐在髙椅上的某男,心里哀叫连连: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怎么就招惹上这俩祖宗呢! “饶了你呢,也不是不可以,是吧,相公?”某女一边慢悠悠的说着,一边讨好的望了一眼某男。 某男无动于衷,端坐髙椅,悠然品茶。 “只要你做点赔偿,我便饶了你。”某女笑嘻嘻的凑上前。 “什么赔偿?我赔,我赔就是了!”男子如获大赦。 “嗯,其实呢也没什么,只要赔偿我受到的惊吓费黄金一千两,扫了我踏青的兴致,也要赔偿黄金一千两,打了我的奴婢,这个自然也要赔偿,我呢,一向最看重我身边的人,打了他们呢,比打我还要严重,这个就赔偿黄金一万两吧,哦,对了,听说隐月湖在你爹名下,为了以后我再去游玩时不会受到惊吓,我看,就划归到战龙堡名下吧,暂时先这些吧,如果以后有什么后续损失,还得要你来负责。” 某女说完,男子已经瘫软在地上,目光呆滞。 某女犹不反省,巴巴地跑到男子面前,一边用力晃动,一边咆哮:“我告诉你啊,你可别装死,欠我的赔偿,一个子都不能少!” 啸天堡的一众丫鬟仆人,忍不住冷汗涔涔,他们的堡主夫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彪悍啊! 而悠闲喝茶的某男,愣是一口热茶没忍住,喷了服侍的婢子们一身。 这丫头委实不像话,什么话都敢说,简直三天不管,就敢给他上房揭瓦!可惜他英明神武的堡主形象啊! 呆滞在地的男子,愣是被某女的恐吓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哭着道:“是,是,我赔,我赔,保证一分都不会少。” 某女终于心满意足,笑嘻嘻的道:“嗯,乖,走吧,尽快把黄金和地契送过来哈!” 男子垂头丧气的爬起身,正要捂着裤裆离开,却突然响起一声阴森森的厉呵:“站住!” 辨清了那声音的来源,男子再度瘫软倒地,他宁肯被堡主夫人捏爆另一颗蛋,也不希望招惹上这令人闻风丧胆的人间修罗。 “谁说你可以站着离开了,来人,挑断他的手脚脚筋,立刻让他爹带着钱和地契来领人,告诉他们,一个时辰内赶不来的话,就去后山狼窟里收尸吧。” 随着某男一声令下,男子彻底昏死过去。 而某女已经笑得花枝乱颤的扑到某男身上,无比妖娆的撒娇道:“相公,你真牛叉,人家好崇拜你啊!” 战龙堡众人再也无法忍受的齐齐倒地。 某男毫不介意的横抱起某女,满意离开。
  • 毒吻邪王毒吻邪王叶楠楠|古言六岁的她,轻挑起他冷漠的俊脸,接着吻上他的唇,一瞬的相遇,十年的分别。十年后,霸气外露的唐朝公主挥剑欲统一江湖。那张冷漠邪气的脸出现,她一眼便认出。她的混入,江湖一片混乱。她自傲,也有足够的智谋。他冷洌,只想一世清明,与神秘的她对抗着。看傲女与邪男,谁诱捕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