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小心眼的女子 第40章

,“慢点。”腾宇摸着夏伟婷的肚子,紧张的表情给了夏伟婷一个特显,“你给老子动静小点儿,小心吓着老子的小宝宝。”厉声的言语!却是温柔地将夏伟婷揽进怀里

他当然知道凌菲菲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是他不想告诉身边的夏伟婷。,夏伟婷很快睡着了,腾宇却无法入眠了。隔壁睡着的那个女孩子走进了腾宇的心里,为她心疼,为她担心

,像近视眼看东西那样,如果有朝一日,可以替那个可怜凌菲菲报仇的话,腾宇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他一定会义不容辞的,腾宇更替隔壁的凌菲菲而憎恨那些毁了她贞洁的禽兽,也绝不手软

洒脱的揽着夏伟婷的腰身,男人看看胳膊上的伤,向楼下走去。,“没事,擦破点皮。”男人说的很轻巧,仿佛受伤的是别人的胳膊,抬手在女人的脸上轻轻抚摸

如果现在那些侮辱凌菲菲的人在场,他一定会将那些禽兽不如的东西一个个置于死地!

男人处理着伤口,抬眸的时候,看到女人坐在床上,盯着她看,眉头依旧不展。

“没有,我正好起来。”夏伟婷回头看看那扇门,懂事的摇摇头,声音很低,不知道是不是也担心把那扇门里好不容易才睡着的人儿吵醒。

毕竟是她夺走了她的未婚夫。如果有他在她的身边,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他为自己的女人想的很多,很周到。尽管有一天她一定会知道,但是能瞒一天是一天。

身边的这个女人本来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如果告诉了她,她今晚就无法入睡了,她一定会为那个可怜女人而担心难过的,或许还会因为她的遭遇而责怪自己的。

拿过女人手里的棉签,一边自己处理着伤口,荣腾宇看到女人的眼眶里闪着水波粼粼,一边说:“我不疼,老婆,你先去睡,我马上就好。”

客厅里,钱玉红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

“等天明呢!”淡淡的声音,淡淡的眼神淡淡的飘过腾宇的脸庞。

“不要!”夏伟婷坐起来,“我什么时候那样想了,你又给我欲加之罪。”

我和你去。”夏伟婷拉着那只臂膀,“宇,才看见他的臂膀的在流血,凤眸紧蹙,“宇,你受伤了?”

“别看了!快睡下!”男人命令式的口吻。

“老婆你吃醋了?”腾宇笑眯眯地坏笑着。

“那个,菲菲她?”女人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话语。她想问腾宇菲菲是不是真的丢掉了贞洁。

用枪指着我,逼我打开保险柜,“不知道啊!突然就闯进一帮人来,他们也不要钱,好像在找什么东西。都是凌建国这个死鬼惹下了事,他一拍屁股搞失踪,害了我和菲菲。”

夏伟婷蹙着眉头,嘟起嘴来,“都流血了,怎么会不疼呢?”说话的时候,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于静抱着钱玉红的肩膀,安慰着她。荣昌盛对于静说:“静静,带玉红到客房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说吧。”

说到菲菲,钱玉红又开始哭,哭得浑身发抖。

绑好纱布,男人脱掉衣服,很快处理好,睡在女人的身边,伸出手摸着女人的肚子,和他的小宝宝说:“宝宝,你可不能像你妈一样这么胆小啊!心疼死了老子了。”

她在想昨晚来的那个女孩子。想着她死死的拉着自己的男人的不放手,她的心里却没有那种醋味和讨厌。

“真的不疼。”荣腾宇站起来,将她推到床边,“赶快睡觉!不许看了!”自己又回到沙发处坐下来,继续处理着伤口。

和菲菲接触很多年了,腾宇的心上掠过一丝心疼,菲菲虽然是黑社会的女儿,但她是一个极为善良和本分的女孩,她脑子里的观念也很传统,就这样被那群畜生给糟蹋了。

腾宇和夏伟婷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夏伟婷的眼睛却未离开腾宇的胳膊。他的胳膊明明在流血,他却说没事,又说不疼。

事后,夏伟婷窝在荣腾宇的臂弯里,眼睛睁的大大的。

她曾经夺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是自己和腾宇先在一起的,半年后他们才订婚的。尽管现在男人属于自己了,可是自己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不忍呢?

可是明明她们俩是情敌才对啊!明明她们俩是势不两立的才对啊!明明她应该反感她才对啊!

“怎么不睡觉?想什么呢?”腾宇在夏伟婷的嘴上像小鸟啄米一样啄了一口。

此时的夏伟婷的脑子里只有对那个女孩子的同情甚至是可怜她。她感觉她们俩之间有那么一点儿什么东西紧紧将他们相连,让她不忍对那个女孩儿伤害。

“干什么呢?”夏伟婷按着腾宇的手,笑呵呵地低喃,“别弄了,痒死了。”

夏伟婷捶着男人的肩头,嘟起嘴来说:“你在外面做护花使者去了,回来还要欺负我。”

钱玉红点点头,说是要再去看看菲菲。

我不知道,真的,我去了的时候,“老婆,菲菲就那样了。我们不要去想她了,睡一会儿吧,好吗?你不累,我的小宝宝也累啊。”

悲痛欲绝的表情,想着她刚刚那无助的,荣腾宇的手不禁握成了拳,夏伟婷看去,关节处泛出青白,每一根关节处收缩的肌肉都在强有力的抖动。

腾宇将夏伟婷按着枕头上。他当然知道夏伟婷要问他什么了。他不想说,也不能说。

难道要女人也像他一样成为一只老虎吗?家里已经有一只公老虎了,再来一只母老虎,没听说过一山不容二虎吗?

夏伟婷上楼拿了药箱给荣腾宇处理伤口。她拿着沾着药水的棉签手在发抖,半天不忍心触碰到那滴血的胳膊。

“你先回房睡吧,我下楼去看看凌家发生了什么?”

“玉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静递上纸巾。

“玉红,在这里你就放心吧,一切都交给昌盛和腾宇来解决,“嗯。”于静站起来拉着钱玉红的手,走,我带你去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明天我们再商量。”

会开玩笑了?腾宇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看着夏伟婷,然后在夏伟婷的鼻子上轻轻地一刮,挤眉弄眼地说:“小心眼,菲菲不是落难了吗?如果你不想让她待在这里,等天明我去和爸爸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其实很简单其实很简单夏暮雨|现言总以为自己的爱情与自己的人生一样——平平淡淡。但是一颗小小的石子也能把这份平淡打得粉碎。爱情是什么?也许真正美丽的爱情只有在童话中才能拥有。于是,我茫然游走于红尘中,却不知,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中,落入这都市的童话中,成为其中一个角色。我不是公主,也不是好运气的灰姑娘,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只是当我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爱情的时候,才发现,一切,其实很简单。
  • 爱上霸道冷大叔爱上霸道冷大叔流飞飞|现言一次意外的打工经历,让展天玲认识了一个奇怪又偏执的男人,从此她的人生发生了颠覆性的巨变! 他霸道、冷漠、强势、无情,却又扮无赖扮可怜的引她一步步深陷,直至最终,芳心暗许! 她是单纯的如一张白纸的女大学生,他是隐藏在暗夜之中最强大的存在,可却遭遇最亲的人背叛,差点终身残废,直到认识了她,他的生命才出现了一道生的曙光! 其实这是一个小女人被一个变态冷漠男改变成为腹黑大女人的甜蜜心酸史,且看她如何在无形之中一步步收腹那个霸道的大龄男。 片段一 “滚!给我滚出去!!”男人冷洌如冰,他真是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 “又来了,你除了会叫我滚,还会什么?有本事你就站起来啊,坐在轮椅上赶人有什么意思?”女人故意气他,叫你嚣张,我偏不,看你能拿我怎样! “滚、出、去!”沉冷的声音再次传来,隐隐带着颤抖。 “哈!你真可怜,大好的人生就这么毁了,而你还心甘情愿的这么活着,真是让人同情!放心,不用你赶,从明天起你就不会再看见我了,再见!”女人说完扭头就走。 “谁可怜了?你站住!给我说清楚.....给我回来!!”男人大吼着,却终是没唤回女人的回头。 片断二 “陆先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女子万般风情的跟面前的男人打着招呼。 “你叫我什么?” “呵呵,陆先生,你还真见忘啊!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记忆是越来越退步了嘛。” “那个男人是谁?” “哪个男人?…他吗?...喔!我想想…好像是…”某女一边瞟着男人越来越黑沉的脸,一边故做思考。 “该死的!你想让我掐死你吗?…走!” “姓陆的,你放开我!”她一边说,一边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勾起嘴角。 “展天玲!你给我记住了,这一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人,别的男人,谁他妈也别想碰你!”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完美,但也就是这种不完美才成就了我们的人生。
  • 爱上霸道冷大叔爱上霸道冷大叔流飞飞|现言一次意外的打工经历,让展天玲认识了一个奇怪又偏执的男人,从此她的人生发生了颠覆性的巨变! 他霸道、冷漠、强势、无情,却又扮无赖扮可怜的引她一步步深陷,直至最终,芳心暗许! 她是单纯的如一张白纸的女大学生,他是隐藏在暗夜之中最强大的存在,可却遭遇最亲的人背叛,差点终身残废,直到认识了她,他的生命才出现了一道生的曙光! 其实这是一个小女人被一个变态冷漠男改变成为腹黑大女人的甜蜜心酸史,且看她如何在无形之中一步步收腹那个霸道的大龄男。 片段一 “滚!给我滚出去!!”男人冷洌如冰,他真是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 “又来了,你除了会叫我滚,还会什么?有本事你就站起来啊,坐在轮椅上赶人有什么意思?”女人故意气他,叫你嚣张,我偏不,看你能拿我怎样! “滚、出、去!”沉冷的声音再次传来,隐隐带着颤抖。 “哈!你真可怜,大好的人生就这么毁了,而你还心甘情愿的这么活着,真是让人同情!放心,不用你赶,从明天起你就不会再看见我了,再见!”女人说完扭头就走。 “谁可怜了?你站住!给我说清楚.....给我回来!!”男人大吼着,却终是没唤回女人的回头。 片断二 “陆先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女子万般风情的跟面前的男人打着招呼。 “你叫我什么?” “呵呵,陆先生,你还真见忘啊!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记忆是越来越退步了嘛。” “那个男人是谁?” “哪个男人?…他吗?...喔!我想想…好像是…”某女一边瞟着男人越来越黑沉的脸,一边故做思考。 “该死的!你想让我掐死你吗?…走!” “姓陆的,你放开我!”她一边说,一边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勾起嘴角。 “展天玲!你给我记住了,这一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人,别的男人,谁他妈也别想碰你!”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完美,但也就是这种不完美才成就了我们的人生。
  • 冷首席的温柔妻冷首席的温柔妻念希然|现言他从黑暗中走来,带着一身的孤寂和冷漠,她笑若雏菊,如冬日里的暖阳,一点一滴将冰山融化成娟娟流水。 “今天是我的生日。”美目星星点点,娇唇含着迷人的浅笑,白皙的手掌在他面前摊开,如盛开的白莲。“我的生日礼物呢?” 冷峻的脸愣了愣,尴尬的干咳了两声。“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都可以吗?”清丽的女声带着戏谑。 “只要我能做得到。”谁叫他忘了准备生日礼物呢?可是也没有人告诉他今天是她的生日呀? “我要的生日礼物很简单。” “是什么?”他难得好奇。 “你!” 男人的冰山脸裂开了一条缝,从愕然到沉默再到高深莫测。“你确定?” “额,是。”轮到女人迟疑了。 “羽儿,就算你想反悔也来不及了。”霸道的吻封住了女人的唇。 他和她是命定的恋人,相遇在瓢泼大雨中,相恋在雪花绽放时,相守在一生一世里。
  • 独家专宠:男神老师太腹黑独家专宠:男神老师太腹黑水印流年|现言“老师,我以前不认识你吧”。 男人慵懒的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略略沉吟,“可能大概也许差不多……”。 “请用确定的语气说话,谢谢”,女孩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打断他毫无意义的回答。 男子微微笑了笑,如同百花绽放,风华无限,“认识,不过……”,他顿了顿,站起身子,伸出手指放在女孩的面前,“现在让我们来重新认识一下,我姓顾,你的新老师”。 某年的新书《影帝独宠:国民男神太高冷》http://m.pgsk.com/bk/xdyq/11432271,娱乐圈文,各位感兴趣的童鞋们可以去看看O(∩_∩)O
  • 步步惊情:小妻哪里逃步步惊情:小妻哪里逃朗轩影|现言千里之外的法国,却遇上了她誓愿守护终生的人。即使被轻视、被厌恶、被毁容,甚至,被当面送给另外的男人,她也不曾后悔过与他的相遇,因为——理想终归是理想,誓言永远是誓言,不得不离别时,她对他,也始终只有那一句美好的祝愿!天之骄子的他自幼便呼风唤雨,因为一切得到的过于轻易,才永远都学不会珍惜,直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他放弃继承权、隐姓埋名、全世界找寻,只想再看一眼那道曾经始终追随在他身后的人影,但是——她的身边,不再只有他一个人的位置,难道他与她的结局,最后只能剩下那句回忆中无限美好的祝愿?
  • 重生之喜获良缘重生之喜获良缘惊泓妍|现言她在去婚纱店挑选婚纱的半路,不幸遭遇车祸,不料想居然重生成了邻家小妹;而他放弃国外的高薪工作,回国来开了自己的私人侦探社,接手的案子当中,就有她的车祸案,借大侦探之手,她不仅找到了自己车祸的真相,还意外收获了自己的良缘。
  • 首席总裁的禁宠首席总裁的禁宠思卿如狂|现言电梯门打开,肖乐儿走进去,按下19层。 门将关未关之际,一只手伸进来拦了,伴着一句匆匆的“稍等。” 门感应后再次打开。 肖乐儿心头一悸,这声音怎么这般熟悉? 抬眼,便看到那张梦回千万次的俊脸。 门敞开着,二人一里一外,都愣着,直视无语。 肖乐儿直觉得胸闷得紧,仿佛下一秒就会缺氧晕倒,却死活撑着一丝清醒倒不下去。这分将死不死的挣扎令她的脸渐渐白了。 门外的人,喃喃的叫……
  • 重生小夫妻重生小夫妻夜雨风华|现言老天爷:家庭的不幸是对你的磨砺 女主:好吧,这个没的选 老天爷:重生是对你的考验 男主:好吧,这个没的选,也不错 老天爷:小三是对你们爱情的...... 女主(男主):不行!这个不能选! 看女主和男主重生回十岁,为了家庭为了幸福 为了爱情携手拼搏,披荆斩棘,降妖除魔 每天暂定一更,上午十点到十一点左右 各位看过的亲们要留下票票呦,别忘了推荐收藏 夜雨在这里拜谢啦。
  • 出軌前夫出軌前夫毒情话一一|现言我和他的婚姻没有利益,也没有爱情,至少他不爱我。 我和他原本是没交集的人,但却因为酒精而酒后乱性。 朋友说我是幸福的,是灰姑娘的传奇,但我在婚姻里面看不见任何和幸福有关的一切,哪怕我尽力做好妻子和媳妇。、 就像他每次醉酒,在我身上发泄的时候,吼叫出来的却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但直到那个女人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才发现他选择我的原因,原来爱情可以是假的,婚姻也可以是假的,几年的感情也抵不过这个女人的归来 望着小三张狂的在家里面大闹,我和他的结婚照在地上破碎不堪,我嘴角出现了嘲笑,但眼底的酸楚努力的压制着。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还霸着耿太太的位置不让开,你难道不知道他不想要你吗?”小三脸上的怒气也没有掩盖她美丽的容颜。 我脸上的嘲笑拉扯到了最大,手放到自己的腹部上面,转头望着正在客厅里面抽着烟的丈夫,第一次发现其实他是温柔的,至少对于这个蛮不讲理的小三......不!或许此时此刻我在那女人的眼里才是小三....... 片段一 站在原地,我看见他将那小男孩抱在自己的肩上,满脸笑意的看着另一个女人。 我笑了,笑得夸张,但心却麻木的没有了疼痛,原来痛到极致便不再是疼痛 他说,他不喜欢孩子,因为吵闹 他说,他不喜欢一家人出去买东西,因为麻烦。 而此时此刻,这些不过是敷衍我的谎言,原来他要的一家人,与我无关....... 片段二 几年后,再次见面是在他儿子的生日上,他望着大腹便便的我,指着自己的胸口说,他这里很疼,很疼..... 我笑了笑,拉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时光流逝,物是人非,很多东西消失了,就真的消失了......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 《豪门之“继母”前妻》 《冷情总裁休残妻》 《总裁的毁容前妻》 《贱婢不受宠》 《虐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