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小心眼的女子 第40章

”,男人脱掉衣服:睡在女人的身边,伸出手摸着女人的肚子,绑好纱布,和他的小宝宝说!“宝宝,很快处理好,你可不能像你妈一样这么胆小啊。心疼死了老子了

”,一边自己处理着伤口:一边说。“我不疼,老婆,拿过女人手里的棉签,你先去睡,荣腾宇看到女人的眼眶里闪着水波粼粼,我马上就好

隔壁睡着的那个女孩子走进了腾宇的心里,可是他不想告诉身边的夏伟婷。为她心疼,为她担心。,夏伟婷很快睡着了。他当然知道凌菲菲身上发生了什么,腾宇却无法入眠了

,悲痛欲绝的表情。夏伟婷看去,想着她刚刚那无助的,关节处泛出青白,荣腾宇的手不禁握成了拳,每一根关节处收缩的肌肉都在强有力的抖动

,“等天明呢。”淡淡的声音!淡淡的眼神淡淡的飘过腾宇的脸庞

,如果现在那些侮辱凌菲菲的人在场!他一定会将那些禽兽不如的东西一个个置于死地

,和菲菲接触很多年了。但她是一个极为善良和本分的女孩,腾宇的心上掠过一丝心疼,她脑子里的观念也很传统,菲菲虽然是黑社会的女儿,就这样被那群畜生给糟蹋了

如果有他在她的身边,但是能瞒一天是一天。,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尽管有一天她一定会知道,毕竟是她夺走了她的未婚夫。他为自己的女人想的很多。很周到

,钱玉红点点头。说是要再去看看菲菲

,事后。夏伟婷窝在荣腾宇的臂弯里,眼睛睁的大大的

”于静站起来拉着钱玉红的手,我带你去休息一下,在这里你就放心吧,有什么事,“玉红,明天我们再商量。”,一切都交给昌盛和腾宇来解决。走,“嗯

尽管现在男人属于自己了,她曾经夺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可是自己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不忍呢。,是自己和腾宇先在一起的?半年后他们才订婚的

,像近视眼看东西那样。如果有朝一日,可以替那个可怜凌菲菲报仇的话,腾宇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他一定会义不容辞的,腾宇更替隔壁的凌菲菲而憎恨那些毁了她贞洁的禽兽,也绝不手软

她想问腾宇菲菲是不是真的丢掉了贞洁。,“那个?菲菲她。”女人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话语

,客厅里。钱玉红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

,身边的这个女人本来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她今晚就无法入睡了,她一定会为那个可怜女人而担心难过的,如果告诉了她,或许还会因为她的遭遇而责怪自己的

”男人说的很轻巧,仿佛受伤的是别人的胳膊,抬手在女人的脸上轻轻抚摸,洒脱的揽着夏伟婷的腰身,男人看看胳膊上的伤,向楼下走去。,“没事。擦破点皮

”,夏伟婷捶着男人的肩头:嘟起嘴来说。“你在外面做护花使者去了,回来还要欺负我

”,会开玩笑了?腾宇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看着夏伟婷:挤眉弄眼地说?“小心眼,菲菲不是落难了吗。如果你不想让她待在这里,然后在夏伟婷的鼻子上轻轻地一刮,等天明我去和爸爸说

明明她应该反感她才对啊!可是明明她们俩是情敌才对啊!!明明她们俩是势不两立的才对啊

”,我去了的时候?菲菲就那样了。我们不要去想她了,“老婆,睡一会儿吧,真的,好吗。你不累,我不知道,我的小宝宝也累啊

,难道要女人也像他一样成为一只老虎吗?家里已经有一只公老虎了?再来一只母老虎,没听说过一山不容二虎吗

,男人处理着伤口。看到女人坐在床上,盯着她看,抬眸的时候,眉头依旧不展

他当然知道夏伟婷要问他什么了。也不能说。他不想说。,腾宇将夏伟婷按着枕头上

”夏伟婷拉着那只臂膀?凤眸紧蹙,“宇,“宇,才看见他的臂膀的在流血,你受伤了。”,我和你去

”荣腾宇站起来,继续处理着伤口。,将她推到床边!“赶快睡觉。不许看了!”自己又回到沙发处坐下来,“真的不疼

,夏伟婷蹙着眉头?“都流血了,怎么会不疼呢。”说话的时候,嘟起嘴来,眼泪已经掉了下来

”,笑呵呵地低喃?“别弄了,“干什么呢。”夏伟婷按着腾宇的手,痒死了

”厉声的言语,紧张的表情给了夏伟婷一个特显,却是温柔地将夏伟婷揽进怀里。,“慢点。”腾宇摸着夏伟婷的肚子!“你给老子动静小点儿,小心吓着老子的小宝宝

,她在想昨晚来的那个女孩子。想着她死死的拉着自己的男人的不放手。她的心里却没有那种醋味和讨厌

?“老婆你吃醋了。”腾宇笑眯眯地坏笑着

”,安慰着她。荣昌盛对于静说。“静静:带玉红到客房去休息吧,于静抱着钱玉红的肩膀,有什么事明天说吧

”,“你先回房睡吧?我下楼去看看凌家发生了什么

夏伟婷的眼睛却未离开腾宇的胳膊。他却说没事,又说不疼。他的胳膊明明在流血。,腾宇和夏伟婷安安静静地坐下来

”,逼我打开保险柜!他们也不要钱,好像在找什么东西。都是凌建国这个死鬼惹下了事,用枪指着我,他一拍屁股搞失踪,“不知道啊。突然就闯进一帮人来,害了我和菲菲

,此时的夏伟婷的脑子里只有对那个女孩子的同情甚至是可怜她。她感觉她们俩之间有那么一点儿什么东西紧紧将他们相连。让她不忍对那个女孩儿伤害

?“怎么不睡觉。想什么呢?”腾宇在夏伟婷的嘴上像小鸟啄米一样啄了一口

,说到菲菲。钱玉红又开始哭,哭得浑身发抖

,“玉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静递上纸巾

”,“不要。”夏伟婷坐起来!“我什么时候那样想了,你又给我欲加之罪

,夏伟婷上楼拿了药箱给荣腾宇处理伤口。她拿着沾着药水的棉签手在发抖。半天不忍心触碰到那滴血的胳膊

!“别看了。快睡下!”男人命令式的口吻

”夏伟婷回头看看那扇门,不知道是不是也担心把那扇门里好不容易才睡着的人儿吵醒。,“没有。懂事的摇摇头,声音很低,我正好起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独宠无二重生之独宠无二一夏|现言温若溪出车祸后,竟然发现肇事者是自己的妹妹……她不是死了吗?重生?重生后她的简直成了人们口中的奇才,再次遇到他……
  • 妖孽太猛妖孽太猛红豆皮皮|现言“妈咪……你是……开玩笑的吧!”韩筱米不确定的问,因为她那老狐狸妈咪,完全就没有一点说笑的样子,她不过是抱着一点点小小的希望而已。 “你看我像是说笑的吗?” “妈咪!你有没有搞错?我才十九岁?”韩筱米终于忍不住大声抗议起来。 “有什么关系?你如果担心的是结婚年龄的问题的话,那你就不用担心了!因为你再过六十三天就二十了,你冯妈妈和她儿子这点时间还是能等的!” 他?他回来了?韩筱米……
  • 猎爱成婚:首席的亿万逃妻猎爱成婚:首席的亿万逃妻阿娴|现言一场豪门恩怨,让她深陷其中,成了某恶魔横刀夺爱的猎物。 他宠她入骨,捧她上天,只因莫名的怦然心动,却换来她的不屑一顾。 “猎人,契约结束,我们后会无期。” “顾依依,你在说什么笑话,想走先将我的心留下。” 顾依依直呼不可理喻逃之夭夭。 再次相遇,他温柔浅笑,无赖的将她封锁在羽翼之下:“再狡猾的猎物,也逃不出猎人的手掌心,乖乖的待在我身边可好?” 顾依依握拳大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撕掉狼皮,以为我就认不出你了么?骚年,有本事来追我呀?”
  • 逮捕前妻逮捕前妻冥溪|现言他是多金的贵公子,她是拜金的贪财女 他是被抛弃的新郎,她是被骗来的新娘, 她过上富裕无忧的生活,摆平他家的大大小小,却独独摆不平她的冷漠老公 老公下班回家,体贴的她为他做好饭菜 老公外面有女人,贤惠的她替他隐瞒下来 老公要跟她离婚,冷静的她拿了赡养费就离开 随着她的离去,他的心再度被冰封,直到再次的遇见,他才知道上天是多么的眷顾他。 但是如今的她…… 高傲,冷淡,风情,妩媚 身边围绕着形形色色的男人 “嫁给我!” “你去死吧!” 当你不理我的时候,我不难过 当你不相信我的时候,我不辩解 当你伤害我的时候,我不在意 当你迎接另一个女人的时候…我还是掉下了眼泪 当你叫我离开的时候,我走了 现在想要挽留我, 对不起 心走远了,回不来了… “你唯一能为我做的事,就是给我滚得远远的!” 投票+收藏+留言=偶码字的动力,(*^__^*)嘻嘻……
  • 女老总的柳下惠老公女老总的柳下惠老公黑血|现言---腐女俱乐部 女主角:“我妈催我嫁人。”---投炸弹。 死党一:“你女王是当定了,没有反击的可能。”---一副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死党二:“什么呀?不是还有其他的吗?别将恋的选择权弄少了!”--白眼. 死党三:“YOU,泥闷……煤油靠率国?”---标准的洋老外,亏了她这么长一句话错了一大半,最后两个字倒是发音相当标准。 -----近墨者黑啊!众人感叹!! 女主角:“洋忸说的没错,就这么定了!”-----拍板定案!
  • 追爱亿万小逃妻追爱亿万小逃妻蓝调倾城|现言"闪电惊骇划破夜空,房内气氛诡异。“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并不认识你啊……”安然紧贴冰冷墙面,眼角泛着泪光。夜皓辰淡淡一笑,周身散发低郁气息,“为什么?不如你来猜一猜?”衣衫撕破,痛如蚀骨毒药,压迫感使人如坠冰窟。安然脸色惨白,瞪大眸子望着夜皓辰,“你……要买我?”夜皓辰饶有兴趣的看着安然,“别说买那么难听,你还没那么值钱。”原以为他只为旧爱报仇生恨,却不想牵扯出上一代的前尘旧恨恩恩怨怨。百转千回,纠缠虐恋。没有硝烟的战场,处处暗流涌动。在爱的角逐中彼此一进一退,本是仇恨报复,却让他们惹火烧身!"
  • 双刃Ⅱ之落日江南春双刃Ⅱ之落日江南春沈若书|现言所谓“双刃”,自然是对双方而言,感情如果如双刃,那么在划伤别人的同时,就不免也会划伤自己,这就好像一个巴掌落下来,被打的人是痛的,而打人的人也是痛,手掌心火辣辣地灼痛,只是在伸手扬起巴掌的那一刻,无论是谁,可能还不曾意识到自己也会有如此的痛楚。
  • 私人订制:豪门100天新娘私人订制:豪门100天新娘易小易|现言【已完结】五年后,她华丽回归,身边多了一个腹黑之极的恶魔宝宝,“妈咪,谁敢欺负你,我让他见不到第二日的太阳。”“哼,谁要追我妈咪,先让我考考你的EQ、IQ……满分以下,靠边站!”酒会上,他们再次见面,她竟然挽着自己对手的胳膊,款款出现在他面前,他气血翻涌正想上前抢人,却被一个宝宝拦截,语气比他还横,“请拿开你的脏手,不准碰我妈咪。”这个小鬼的眉眼怎么跟他很像?如果是五岁极有可能是他的蝌蚪,可是——“你几岁?”“大爷,我三岁。”
  • 首席总裁的禁宠首席总裁的禁宠思卿如狂|现言电梯门打开,肖乐儿走进去,按下19层。 门将关未关之际,一只手伸进来拦了,伴着一句匆匆的“稍等。” 门感应后再次打开。 肖乐儿心头一悸,这声音怎么这般熟悉? 抬眼,便看到那张梦回千万次的俊脸。 门敞开着,二人一里一外,都愣着,直视无语。 肖乐儿直觉得胸闷得紧,仿佛下一秒就会缺氧晕倒,却死活撑着一丝清醒倒不下去。这分将死不死的挣扎令她的脸渐渐白了。 门外的人,喃喃的叫……
  • 禽难自禁禽难自禁只有鱼知道|现言因为我终会让他成为过去时!醉酒那夜,某只对她说:我不介意你喜欢他,她以为自己和乔二,最后却发现,居然是乔大。这可怎么是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