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诗诗的表情

她拿起一旁的毛笔蘸了蘸墨,在书页上写着,不错,是毛笔,余氏卷集的书页看上去就是古老之极,而且每页皆是用毛笔字体记录,有些地方甚至用朱砂做上标记,这墨水与书页皆是经过特殊的方法处理,历经多年也不会消失腐烂。

“哦!”诗诗跳了下又是一把抱住余灵月,“我就知道月儿最好了!”

我看了他一眼,无奈道“我现在哪有什么心思晒太阳,诗诗这事儿不解决,我整日都是提心吊胆的!”

余灵月走过去,急忙扶住诗诗,而夜便自然的抬手将那些书卷压着,不让风吹乱。

我叹气,合上那药盒的盖子,一筹莫展呀……

“嗯!”夜应了声,伸手抚了抚余灵月被风吹乱的发丝。

我叹气,“本是想着只要徐意吃下这药,就可成为凡人,与诗诗在一起,也就没什么问题了,没想到……”

辰儿立即接道,“没想到,他不愿,是不是?”

一细看,上山的是诗诗,而且此时的她极其狼狈,满头大汗,毫无形象的呼着气,小嘴张张合合,满脸不忿,似乎在抱怨什么……

夜本是淡漠的脸上浮现出笑意,唇角更是抑制不住的扬起。

感觉差不多,夜便放下手,余灵月就这么睁着一双水润晶莹的眼眸望着她,嘴唇一张一合,“我也不想的,只是早晨来的时候就坐在这儿,阳光没这么刺眼的,后来就忘了……”

余灵月感到一股柔和的灵力纾解着她眼睛的酸痛,嗯,很舒服,夜的手掌极大,几乎将她的半张脸都遮住了,余灵月的唇角微扬,她的声音轻轻传进夜的耳中,“不是有你吗……”似问非问,带着丝娇嗔与柔媚。

辰儿走过来,倚在桌边,笑问,“那你可是想出法子了?”

窗外声声鸟语,阳光灿烂,可我的心情却是抑郁之极,面前就摆着那颗药丸,圆润洁白,泛着光晕,可就是这么一颗看着还挺漂亮的药丸竟名叫“蚀骨!”呢。

余灵月写完放下手中的笔,微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

还好没多久,诗诗就站了起来,她觉得舒服多了。

人与妖的恋情本就不容于天道,历经蚀骨之痛,散尽修为,成为肉体凡胎,都不过是一场劫难,劫难过后,便可换与那凡人的一世姻缘,而这姻缘是强求来的,可也只是这一世,这一世过后,各归各路,缘分什么的就只能由上天决定。

辰儿发笑的揉了揉我的脑袋,算是一种安慰。

“嗯!”余灵月乖乖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夜你要帮我!”

正说着余灵月眼角余光看到有个人影从山道那儿上来,而夜方才之所以忍下些想法,就是感知到有人上来了,要不然此处静谧,无人打扰,他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诗诗说着话,几乎全部的重心都压在余灵月身上,此时余灵月看上去就有些可怜了,起码在夜的眼中是如此,要不是诗诗与他们关系匪浅,恐怕他早就一掌招呼上去了,这下场,非死即伤呀……

余灵月秀娟的字迹出现在书页上,“此法虽好,却唯有正午时分与夜半子时之际,方是有此威用,且忌有水之地,月圆……”

余灵月忍不住笑了声,“可以,随便你怎么挖!”

夜好心情的看着他撒娇的样子,忍了忍要拥吻眼前女子的想法,提议,“你既然要整理这些,就把它们搬回禁地好了,这样你便不需跑来跑去!”

话虽这么说,他伸手将自己的手掌覆在余灵月的眼睛上。

“你怎么闷在屋子里,平日里不是最喜欢出去晒太阳吗?”辰儿边说着走了进来。

余灵月有些奇怪,问,“诗诗,你是有什么事吗?”平时没什么大事,诗诗是不会来的,就因为爬山太累。

无尽的黑夜因为有月光的陪伴,才不会显得如此孤寂……

诗诗摆了摆手,笑得有些意味深长,“没什么,只是一点点小事,我记得曾经在禁地那儿看到不少稀奇漂亮的花,我打算移植回去一些,你不知道,我好不容易回家一趟,我那亲爹就开始向我追债了,你说我这店刚开始没多久,哪儿有钱呀,就这买花种的钱,我还愁着呢,不过我想起禁地有不少花,被我挖走一些也没什么,还可以顺便帮我节约点成本,嗯……”诗诗不好意思的看了眼余灵月,“月儿,我就只挖一些回去,可以吗?”

我哼了声,“真不愧是他的主子,没错,他不愿意,说他不是怕那蚀骨之痛,也不是放不下修为寿命的,他怕服下那药,便只有与诗诗的一世,他说他宁愿就这样一世一世守着诗诗,他要记住他与诗诗之间的事,在诗诗转世时,他就可以找到她,然后就守着她,看着她,哪怕诗诗会与他人相爱,辰儿,我觉得徐意这孩子真傻,如果真这样的话,他会更加痛苦的,一旦诗诗再次转世,她就会遗忘,即使徐意站在她面前,她也是不认得的,那时候看着诗诗与他人相爱,然后结婚生子,该有多痛呀,倒不如就换这一世的姻缘,起码能在一起,即使短暂,可也是一世呀,能够拥有一时便是一时,珍惜彼此,不就可以了吗?”

夜看了看,“你既然要看这些东西,怎么不挑个阴凉的地儿,这个时辰,阳光正烈,若是因为这东西伤了你的眼睛……”说到此处他停了下,语气幽幽道,“我就把它们都扔了!”

正写着,一片阴影投下,余灵月未抬头,手下继续写着,但嘴角早已高高扬起,笑着叫了声,“夜!”

诗诗感觉身子一轻,抬眼一看,是余灵月扶住了她,然后激动的一把抱住眼前的余灵月,跟找到组织似的,“月儿,这时候看到你真是太好了,你一定是预料到我会来,特意在这儿等着我,是不是!”虽问着却压根不让别人反应,自顾自的说“我就知道月儿最好了,哪跟离雪那家伙,见色忘义的,我都要累死了,你们也真是的,为什么搬到这么高的山上,哪怕是半山腰也行呀,起码老娘爬着没这么累,这真是,我来一趟,这运动量都赶上我一年的了……”诗诗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抱怨着,正是两不耽搁,一般人也做不到她这境界的。

我斜了他一眼,“没有,如果我想出办法了,还会在这儿发呆?”

“好!”夜笑应了声。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初恋之拾光初恋之拾光程殊|现言一个关于爱和自尊、伤害和信任的故事那么小的霖海市,从东到西,不过89.6公里。苏扬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屡屡受伤害,却仍然要坚持回到这个地方。冥冥之中,大概一切都是注定了的。
  • 爱上霸道冷大叔爱上霸道冷大叔流飞飞|现言一次意外的打工经历,让展天玲认识了一个奇怪又偏执的男人,从此她的人生发生了颠覆性的巨变! 他霸道、冷漠、强势、无情,却又扮无赖扮可怜的引她一步步深陷,直至最终,芳心暗许! 她是单纯的如一张白纸的女大学生,他是隐藏在暗夜之中最强大的存在,可却遭遇最亲的人背叛,差点终身残废,直到认识了她,他的生命才出现了一道生的曙光! 其实这是一个小女人被一个变态冷漠男改变成为腹黑大女人的甜蜜心酸史,且看她如何在无形之中一步步收腹那个霸道的大龄男。 片段一 “滚!给我滚出去!!”男人冷洌如冰,他真是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 “又来了,你除了会叫我滚,还会什么?有本事你就站起来啊,坐在轮椅上赶人有什么意思?”女人故意气他,叫你嚣张,我偏不,看你能拿我怎样! “滚、出、去!”沉冷的声音再次传来,隐隐带着颤抖。 “哈!你真可怜,大好的人生就这么毁了,而你还心甘情愿的这么活着,真是让人同情!放心,不用你赶,从明天起你就不会再看见我了,再见!”女人说完扭头就走。 “谁可怜了?你站住!给我说清楚.....给我回来!!”男人大吼着,却终是没唤回女人的回头。 片断二 “陆先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女子万般风情的跟面前的男人打着招呼。 “你叫我什么?” “呵呵,陆先生,你还真见忘啊!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记忆是越来越退步了嘛。” “那个男人是谁?” “哪个男人?…他吗?...喔!我想想…好像是…”某女一边瞟着男人越来越黑沉的脸,一边故做思考。 “该死的!你想让我掐死你吗?…走!” “姓陆的,你放开我!”她一边说,一边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勾起嘴角。 “展天玲!你给我记住了,这一辈子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人,别的男人,谁他妈也别想碰你!”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会完美,但也就是这种不完美才成就了我们的人生。
  • 噬天狂妞噬天狂妞小石头潇|现言{本文一对一,美男多多,欢乐多多} —————————————————————————————————— 一所平凡的大学看似娴静如水,暗地里却枭雄并起,龙争虎斗,处处阴藏杀机。 一弯幽深峡谷,无莺歌燕舞,疑似荒芜之地,却高人在卧。 一生之家,家从何来? 一室闺蜜,蜜舌腹剑? 一方霸权,倾谁红颜? 一个唾手可得的权利却因为一个陌生男子,顷刻间化作沤浮泡影。从此,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 这里附上片段一二仅供观赏,切勿模仿 片段一: “过来帮我挠挠背,现在。”一女人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她趴在床上,身着吊带超短裤,亭亭玉立,冰肌玉骨宛如出水芙蓉。 床边坐着一个男人,听到女人话,额头上渗出虚汗,手紧捏着自己的大腿,“想我一世英明,也会沦落到这般田地!“心里虽这么想却不得不满脸推笑着说: “哪…哪里?” “这里这里,快点,伸手进去挠!” “哦…那个…什么…挡到了,挠不到。” “胸罩啦!帮我解开。” “啊?这…这样,不…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又不是叫你挠前面。” “.” 片段2: 暮色下,林间小道,一个女子背着一个男人正极速奔跑。 “你在坚持一会,前面就是了。“女子说。 男人气息奄奄没有回答。 突然,一条蛇从女子侧边飞来,犹如长鞭,女子转身矫健闪过,回头来时另一条蛇已杀到眼前,血口獠牙,她急忙后倾却时速不减,看着蛇的白肚从她上空飞过。身后却传来“啊”的一声,语从心发,耷弱无比。 女人问:“怎么了?” 男人软弱无力地说:“我…我的…屁股。” 女子才想起自己后倾时弧度太大,想是搓到他的屁股了,正想间,一条蛇又恰至胸腔,咫尺之距,女子不及多想,又再次后倾… 前方屋顶上一个小男孩看得捧腹大笑,对旁边的中年男子说道:“哈哈哈,三叔,那男的真好玩。” 三叔对男孩说:“石头,把蛇收了吧,再玩就出人命了。” * 亲们若喜欢,此文就陪你们过年咯,嘻嘻,快收藏吧
  • 不是为了爱不是为了爱熊广平|现言美丽善良的老师小艾,偶遇精神失常的“犀利哥”阿布。阿布日夜跟踪小艾,甚至守候在她的家门口,引起了小艾的同情和好奇。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阿布的人生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曲折?小艾又将面临怎样的选择?……故事通过普通人的普通情感,揭示了人间的真情大爱,它告诉我们,真善美其实就在我们身边。
  • 恶霸谋情恶霸谋情爱已枉然|现言一个和普通女人一样 一个桀骜不驯的商业才子
  • 独家专宠:男神老师太腹黑独家专宠:男神老师太腹黑水印流年|现言“老师,我以前不认识你吧”。 男人慵懒的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略略沉吟,“可能大概也许差不多……”。 “请用确定的语气说话,谢谢”,女孩无语的白了他一眼,打断他毫无意义的回答。 男子微微笑了笑,如同百花绽放,风华无限,“认识,不过……”,他顿了顿,站起身子,伸出手指放在女孩的面前,“现在让我们来重新认识一下,我姓顾,你的新老师”。 某年的新书《影帝独宠:国民男神太高冷》http://m.pgsk.com/bk/xdyq/11432271,娱乐圈文,各位感兴趣的童鞋们可以去看看O(∩_∩)O
  • 三少的玩宠三少的玩宠意涵渺渺|现言安婷婷和许劭的故事。 第一卷: 安婷婷从十六岁后就一直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有疼爱她的丈夫、活泼的宝宝。 现在的她,终于有了家,可是这个家没有疼她的丈夫也没有活泼的宝宝,只有沉迷游戏的丈夫、嘴放在她身上叨个不停的婆婆、三不五时找她茬的大姑子以及没完没了的家务。 精彩片段一: 婆婆李平说:“安婷婷我告诉你,想要离婚可以,五万块钱还来再说。” 安婷婷睁开眼,平静的说道:“妈,这五万块钱我一定还你!” 李平呸了一声,“还,你这话都说了多少回了,哪一回还了,今天大家伙都在,给做个证,这钱你什么时候还?” 安婷婷看着都看向她的同事,咬了咬牙,说道:“我这一个月肯定还上。” 精彩片段二: 陈远翔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撕了个粉碎,“安婷婷我告诉你,想要离婚,没门!” 安婷婷看着气急败坏要跳墙的陈远翔,平静的说道:“你妈妈答应的。” 正在一旁数钱的李平抬起头,“呸!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精彩片段三: “奸夫!”‘啪’一鞋底板打在许劭的俊脸上。 许劭顿时懵住了,他许三爷从来都是打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被人打了?还有,奸夫?目光触到不远处那个单薄的发抖的背影时,似乎明白了。 第二卷: 那次桎梏的缠绵后,他将她牢牢的捆在身边,给她住最好的别墅、穿最时尚的衣服、佩戴最昂贵的珠宝。她受着女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说她是三少有史以来最宠的女伴。 可是,她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她想要的从十六岁后一直都没有变,而这个男人,可以给她所有,唯独不能给她最想要的。 精彩片段四: 极致的欢爱后,安婷婷抱住许劭的头,趴在他耳边轻轻的求:“阿劭,我们结婚好不好?” 男人的身体一怔,宽大的卧室里是无声的沉寂。一行清泪缓缓的从她的眼角滑下。 精彩片段五: 安婷婷摸着怀胎六个月的肚子,看着报纸上许劭与陈菲菲的订婚典礼,泪水渐渐打湿了眼睛,一旁的萧越见状,将她揽到怀里,“婷婷,我愿意做你想要的家中疼爱你的丈夫!” 精彩片段六: 秦榕江合上手中的请帖,幸灾乐祸的对着许劭说道:“三哥,你儿子马上要叫别人爸爸了,噢不对,已经喊别人爸爸了。” 许劭眯桃花眼,将那刺目的喜帖撕了个粉碎,他的儿子岂能叫别人爸爸,干爸爸也不行! 本文的女主很软弱也很坚强,即便经历过很多挫折,她想要的东西很简单,也从来都没有变过。浓重的介绍一下楚氏五少: 楚南昊:大少,此男五少之首,冷漠、腹黑、还无情,此男欠K (书名为:只要孩子不要妈,现正在连载中) 岑令昆:二少,此男冷静,有军师之称,三少、四少、五少暗地里叫他‘笑面虎’ 许劭:三少,五少里最骚包 梁奕帆:四少,大脑被人称作活动数据库,最喜欢捉弄秦小五 秦榕江:五少,此男长的祸国殃民,常被三少、四少联手打击 路过的亲们,给点支持收藏一下,反正收藏一下又不会怀孕对不对啊? 大少楚南昊与苏蔓的故事链接: 《我恨我爱妳》梁逸帆和简丹的故事链接:
  • 重生之金融女王重生之金融女王沁鱼|现言懦弱自卑的温蓉,因了丈夫的‘宠溺’,父亲在经济上走出低谷,而渐渐恢复自信。 然,当一切伪善的面具撕开。 当丈夫理智气壮的吼出:“你爸爸在外面有野女人,全世界都知道了,就你这个白痴不知道呢!老子跟他厂子整点钱怎么啦!总比他给野女人强吧!老子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和孩子?”时, 当她忍受不了他渐露的狰狞面容提出离婚时,他狠狠掐在尚在襁褓中儿子细嫩脖颈间时, 心灰意冷之下,她选择了暂时的逃离。一本财商教育书籍的出现,改变了她的惯有思维。 为带出那个可怜的孩子,为给母亲一个幸福的未来。几年间,她努力拼搏奋斗,却依旧是穷困潦倒,正当一切都在向着预期前进时,却被突然查出的癌症,轻易毁去。 上天待她终是不薄的,再睁眼,她却回到了充满希望的十岁。既然,让我重生,那么…… 【片段一】 “什么都靠不住,只有自身强大,才能把握命运。现在弱,不代表永远弱。不怕你没有一身强者的本领,担怕你失了一颗强者的心。”女子身上,仿若注入世间最为强大的力量,披靡天下,让人有种世界兼匍匐于其脚下的错觉。那坚毅的眼神,弱小的身体,无不扣人心弦。 “咱家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人脉没人脉,有强者的心有个P的用”稚龄的妹妹面对家徒四壁的境况,对姐姐莫名的自信不以为然。 “钱不是万能,只有学会赚钱的本事,运转金钱的能力,才是立世之本。而当你一个人,就可以轻易制造或者挽救一场金融灾难时,当你有足够颠覆世间的能力时,一切便都不再是问题。你就是金融界的王,也将是这世间的王。” ——金融女王。温蓉语 当她站在巅峰时,幼时的话语,却成为了青年一代的座右铭。 【片段二】:“我管你去哪?睡野地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是你的姑姑,你父亲的妹妹,不是你亲妈,你想离婚还是想干嘛,都先滚出我家再说”(前世,姑姑在她绝境中,深夜投标时,绝情的话语,依然历历在目。今生,情况却截然相反呢! “我亲爱的姑姑,不好意思,您只是我父亲的妹妹,不是我亲妈,您是病也好,死也罢,请离我家远点,不要把我家那漂亮的地板弄脏,您……赔不起的。” “你这个吸血鬼,狼心狗肺的东西,亏你小时候吃不起白面馒头,我半袋半袋的偷偷给你送呢!” “来人……给我姑姑送一车白面,以谢她……昔日赠面之恩。” 恩者,滴水以涌泉报。仇者,鞭尸,千百倍以报之。 ——金融女王。温蓉语 【片段三】: “姐姐,有人欺负我。” “走,揍他丫的。” “女儿啊,你还没问前因后果呢!就这样惯着妹妹不好。这叫护短,会被别人骂的。” “我就是护短,怎么啦?不护短的那是神,不是人。敢欺负我的人,就得做好被揍的准备” “妹妹啊!以后要记住,碰到不如你的,给姐狠狠揍丫的。碰到比你强又不如姐姐的,立马告诉姐,姐帮你狠狠揍他丫的。碰到比咱俩都强的,一定要记着装孙子啊装孙子。狗腿不可耻,可耻的是明知打不过,还硬往上碰。” “知道了姐姐,碰到石头,我就小心的伺候着;碰到鸡蛋,我就可劲儿砸,是不是啊姐姐。” “嗯……孺子可教也!” 注:文为励志发家史,非小白文,非NP文,非虐文,总之是积极向上文
  • 家有妖孽家有妖孽流年素|现言她网上购物不是第一次,可是碰到这马子离奇的事情还真的是头一遭。你说送个礼物就送个礼物吧,干嘛送人偶玩具?你说送人偶就送人偶吧,干嘛还整个活的?神马?妖怪! “你刚才亲了我一口,现在又把我看光了,你要对我负责。” “老婆我要跟你一起洗澡…老婆过来一起睡觉,老婆,亲亲。” “老婆,这是你可爱的亲爱的挚爱的老公给你做的爱心便当哦。” “老婆,这是你的男朋友吧?你好,我是她老公。” 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神马情况? 她不要玩偶当她的老公啊!
  • 萌宝伏击:高冷总裁霸王妻萌宝伏击:高冷总裁霸王妻问题儿童|现言一夜春宵,从蝌蚪里蹦跶出个天才包子! 养包子,带包子,训包子,带着包子坑老爹! 斗情敌,斩仇家,气死个白莲花,她和他并肩作战! 她一手擒拿,腹黑低沉,“总裁,我待你好不好?” 他见她脸上笑颜如花,泄了气,“好,你待我可好了!” 待看她如何捕获多金总裁,调养天才萌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