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我吃醋了

仍旧是那花,那树,那宫殿。

步清楚看着转身渐行渐远的廉辙,脑中浮现的却是一年之前发生在这珝翔宫的刺杀事件。

廉辙是赤夏人!

步清楚双手抱胸,看着突然停步的皇甫珝,以及那眼里流露的犹豫,疑惑,震惊,感到十分奇怪,难道自己是开门见山的回答所导致的不成。

步清楚觉得莫名其妙,自己一直都是这个态度,平时怎么就不见他有什么不满,真是不可理喻:“我一直都是如此,王爷这话说的怪了。”

为何自己为浮现如今多的理由?

步清楚静静地看着从假山之中闪身而出的廉辙,淡淡地说道:“还能如何打算,这武状元难道不好?你不要?”

静谧的一方被这突兀的一句问话打破。

他认为所有的一切都不会超出自己的掌控,自从师父房渺子告诉了自己步清楚的身份之后,他便开始纵容她,当初密林中那个目光森冷,洞察一切的孩童经过岁月的洗礼究竟会成长成何种面貌,他很好奇。

“就你理多,快给我收拾一番,时辰不早了。”说着,风零蓉一股脑地坐在梳妆台前。

他知道她的不简单,不同,他向来自负,而且他有这个自负的资本。

“王爷无话要对我说了么?”

皇甫珝不爱其他,独爱莲花。

“你一定要如此口气同本王说话么?”

“不要!”廉辙皱着眉,看着一脸平静的步清楚:“当初我便说过,这宫廷纷争我不想卷入。”

当时出手相救,看中的便是廉辙的身手,今后必有所用。

当时的皇甫珝并未在宫中,似乎是有什么是出了皇城,一月之后才归,而临行之前却并未将聂胜带在身边,倒是准其留宿寝殿。

其实不想与她对立的吧。

只是物是人已非。

另一处的假山,一身深紫长袍的皇甫珝闪身而出,目光悠远,望着不远处的步清楚,沉声说道:“廉辙不是炎汉人。”

欣儿噗嗤一声,说道:“这还不是让公主您好个好心情。”

“哼,你若不怕那皇甫珝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又何惧!”廉辙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若是不说,如今的添泽楼,廉辙,还有之后的布局只怕更会超出自己的意料,自己真要与阿步对立么。

至于刺杀的原因……

还有就是今日的武考六甲面圣,较之先前,如今没有了三大军阀的武考前三甲,不知道这汉皇风元正要如何安抚羽翼已丰的三大将军王。

那段时间,步清楚便明显感觉到这珝翔宫中的守卫似乎比之往常又多了两倍,第二日便传出了刺客的消息,闹腾了一日竟未发现刺客,而当晚那刺客便是进了步清楚的房间之中,那刺客便是廉辙。

“如今你如何打算?”

而再过三日便是风惊澜的登基大典,京都之外的眼线传来消息,夜迁尘的车辇就要到了……

皇甫珝并未再说话,紧抿着双唇,面色沉冷,踩着步子渐渐地朝着步清楚走去。

风零蓉对待这蓉辰宫中的丫鬟下人们也都和善,这欣儿大了风零蓉三岁,初进宫廷之时没多久便一直侍奉风零蓉,两人之间的感情比那极少相见的两位姐姐更加亲近,更像是姐妹一般。

看着倒映在眼里越来越清晰,女扮男装的少女面容,往日的点点滴滴也越来越清晰地映现出来。

想到这,皇甫珝缓步行进地步伐停了下来,为自己突然想到的这个问题感到了震惊。

一番梳洗完毕,风零蓉便急急朝太子东宫而去……

步清楚望着眼前一身玄墨长袍的俊美清冷的男子,长发高冠,面色冷冽,单是静默周身自有一番凌厉之气,开口:“武状元意味着炎汉禁卫军的兵权花落谁手,怎么,还担心你那杀手的身份不成?”

杀手的尊严是重如一切的!

而步清楚也确实做到了,甚至从自己将添泽楼的情报点交给她之后,渐渐地,添泽楼其实已经是名存实亡的标志了,完全归于了她。

八年的朝夕相处,皇甫珝其实了解步清楚。

记得当时的师父说过他曾为自己卜过一卦,自己将有大劫,而劫由便起于步清楚……

多年前师父房渺子郑重严肃的那番话,不知不觉中,皇甫珝发现,他真的上心了。

突然地,皇甫珝有一个冲动,他要告诉少女她知道他的一切,她的身份还有当初她父王长青王为何会是三大异性藩王之中唯一遭到戮杀的真相。

那么阿步会如何呢?只是那真相太过残酷,她能承受么?

少女清冷无温的话打断了皇甫珝的沉思,对于那冷冰冰的话语,与方才和廉辙交谈的口气差别如此之大,皇甫珝莫名觉得有些火大。

那充满肯定口气的话语传进了步清楚的耳里,她并未觉得奇怪,缓缓背转过身,清冷无温的凤眸对上了皇甫珝幽深莫测的丹凤眼,开门见山:“确实不是。”

这才是如今最让步清楚拭目以待的。

是因为曾经她不经意流露的与她年纪不符的坚强与少年的自己何曾相似?

是因为曾经她与自己多年前梦中的那个身影何其相似的原因?

步清楚面色冷冽,淡漠的话语一字一顿地出口:“不知道王爷要当那螳螂到何时?”

一阵清风吹起,风中带来的淡淡莲花香气,绵远悠长,飘进步清楚的鼻中,那味道在这三月的季节显得是那般的突兀,尤其是那熟悉的味道。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因为……

步清楚信步走在已经是人去宫静的珝翔殿小道,心里却是有些感怀,转眼自己竟在这异世辗转流连已达八年之久,时光无常,飞逝如梭……

诺值千金!

步清楚眯起了眼,那是因为赤夏国的内乱纷争。

风零蓉是当朝前皇后唯一的女儿,也一直被汉皇风元正是为掌上明珠,其宠爱比之风零蓉的另外两个姐姐有过之而无不及,但风零蓉从不恃宠而骄,性子倒也和善,只是任性总是难免的,却也并非十分刁蛮,这也是皇甫珝为何独独喜爱这风零蓉的原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王的金牌宠妃穿越:王的金牌宠妃三十二郎|古言她是时尚嫩模,不料穿越千年附身在了苏府千金身上,还兼容了对方的记忆。她落入贼窝,巧舌如簧成了黑风寨大当家,凭借机智成功将黑风寨带上正道。家破人亡,血海深仇,她不曾软弱,当敌人就在剑下,她却心在滴血,咫尺天涯莫说爱......他是大唐皇帝,长得没那么帅,看起来有点傻,惊鸿一瞥注定守她一生。他爱吹牛、爱吃醋、爱臭屁,当然最爱的是她! 如果杀了我,可以解你之恨,我愿意!
  • 溺宠之悍妃当盗溺宠之悍妃当盗苏逸弦|古言☆☆☆☆双主穿越,轻松搞笑,宠文1V1哦☆☆☆☆ 她只是一个小偷,乐观向上,还心地善良,何苦把她追的穷途末路,来个借尸还魂?嫁给病王爷无力反抗,那就既来之则安之罢了!可是,你丫的怎么就是个断袖呢?她要吃肉,她要性福啊! 闲来无事,手痒难耐,她重操旧业,成为赫赫有名的“白羽飞贼”,还是干老本行惬意些! 他是华夏王朝最年轻的亲王,有经天纬地之才,定国安邦之智,却早早踏出朝堂。整整十年,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她! 一张人皮面具,他是华夏捕邢司最年轻的司长大人,为了抓她,他亲自出马! 于是,官抓贼,猫戏鼠的故事就此上演。。。。。。 【逃跑篇】 “束手就擒,为时不晚!”男人轻飘飘的说道。 女子笑容浅浅:“那只会死的更快!” “自作孽,不可活!”他准备出手了! “没试过,怎知道?”女子话落,往后一跃竟是三丈开外! “该死的,有种你别跑!”男子暴怒! “不跑白不跑,司长大人,不送!” 【勾引篇】 “娘子,你觉得为夫身材可好?想不想试一试?”某王赤裸着上半身,勾起右臂,露出那肱二头肌和三头肌问道。 某妃嘴角扯了扯嘴角,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内心感叹,这厮身材还真是不耐,但却口是心非的说道:“闪开,青黄不接的,没兴趣!” 某男脸色大囧,打横抱起某妃气愤的说道:“娘子,本王真的熟了,不信你现在就试试?!”
  • 嫡女无双,腹黑世子妃嫡女无双,腹黑世子妃九九|古言穆祁然,上一世全心全意为所爱之人宁愿沾染鲜血。却遭遇惨死。即便她曾甘愿与所有人为敌。好在上天待她不薄,12岁重生,被襄王府世子爷御君倾所救,这一次,她要一个个解决上辈子背叛对付穆府的人!
  • 混世俏王妃混世俏王妃铭荨|古言◆◆◆她伊心染,南国九公主,拥有倾世之貌,棋琴书画无一不精,倾城鸾舞惑天下,号称南国第一才女。 ◆◆◆她伊心染,伊氏财团九公主,头脑不怎么灵活,四肢不怎么发达,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她美绝人寰的脸蛋,号称家族第一麻烦。 ☆――订婚典礼上,未婚夫的情人挺着大肚子冲进现场,抓起高脚杯朝着她的脑袋卖力一砸,于是乎····· ☆――再次醒来,凤冠霞帔加身,她正在前往夜国和亲的路途之中,······ ☆――家族第一麻烦穿越成南国第一才女,这是神马情况? 适应能力极强的某女,既来之,则安之,欣然接受了这个似乎有些···呃···其实很复杂的南国公主身份。 ★★★王爷很腹黑★★★ “怎么又是粥?”男人的声音低沉暗哑,充满了男性魅力,温润如玉。 某女拉耸着小脑袋,盯着鞋尖,细若蚊声的道:“我只会做这个。” “嗯。” “其实、、、、其实我还会做很多事情的。”仰着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进他幽深的墨瞳里,心突突一跳,感觉很陌生。 “我以为我的老婆只会惹麻烦。” “呃、、、、、、、”他说她是他老婆,这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不是?” “谁叫你摊上我这么个麻烦,这辈子你都休想甩掉我。” “除了本王还有谁受得了你这个麻烦。”他是很想甩掉她这个麻烦,可是现在,突然发现真的甩不掉了。 某女不断的在前面制造麻烦,某男不断的在后面处理麻烦,一个乐在其中,一个甘之如饴。 这世界,怎一个‘疯狂’了得。 ★★★王妃很强大★★★ 黑衣墨发,随风飞扬,冰冷而凌厉的眼神似乎不应该用来形容草包王妃伊心染。 易守难攻的土匪山寨之中,唯一的一条出路上,神情狂傲而邪肆的战王妃第一次伸出了属于她的利爪,白玉般的双手纤细而修长,手执冰冷的长弓却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阳光下金属制的银白色箭头闪烁着寒凉的冷芒。 搭玄,拉弓,利箭离弦,百发百中····· 那个马背上,倨傲的女子,原来并不是只会惹麻烦,她也并不是什么都不会,至少她的箭术无人能出其右。 哪怕是男子,也要逊她几分。 ★★★宝宝很可爱★★★ 一黑一白两匹小马上,端坐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只听清脆的女童声仿如山谷间空灵的莺啼,婉转悠扬,“哥哥,你看看我的脸,有没有长皱纹?” 男童闻声,莞尔一笑,他的五官像极了他的父亲,如今虽显稚嫩,不难看出长大后又是一个蓝颜祸水,“你才多大,哪来儿的皱纹。” 小小年纪,语气却是很稳重。 “还不是为妈咪操心给累的,姑姑说女人操心多了就会长皱纹,然后变老。”她真的好担心自己会变老哦。 “沫儿,咱们家谁操的心最多?” “爹爹。” “你有看见爹爹长皱纹吗?” “没有。”五岁的夜沫儿转过头看向身后,她那总是惹麻烦的妈咪正舒服的靠在爹爹的怀里,她好嫉妒。 视线往上移,落到帅帅爹爹的脸上,一如既往的俊美无俦,根本没有什么岁月的痕迹,她提起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娘亲有爹爹操心,你就别瞎操心了。” “爹爹的怀抱我也想要。” 小男孩摸了摸鼻子,可爱的翻了翻白眼,其实他也很想要妈咪的怀抱,坏蛋爹爹不许,哎······ ★★★最后说明一下,本文是一对一的宠文,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直白一点的简介就是,这是一个小女人一步一步,最终成为女强人与男主携手看天下的爱情故事。★★★ 【喜欢荨的亲,欢迎勇跃的跳坑,坑品有保证,绝不弃坑。这部文文选择了一个全新的角度,不是所有的女主一穿越就是完美的,荨就是想写出一个不是特别强的小白女主穿越之后,一步步蜕变成完美女主的故事。】 ★★★★★★★★★★★★ 推荐荨的完结作品: 前后集系列: 《温柔王爷迷糊妃》 《独宠小娇妻》 古言文: 《懒妃倾城》 现言文: 《总裁的小甜心》 连载古言文: 《重生——舐血魔妃》
  • 绝世盛宠:第一王妃绝世盛宠:第一王妃东辰爵|古言“你在这宸王府除了能得到宸王妃的名号外,其余的你要一分,我便讨十分回来。” “残忍?殿下说笑了,挽华虽是淡漠冷情之人,却还不至于无情无心。” 芸芸众生,不期而遇。 一个是清艳绝伦有着一双异色双瞳被世人称为妖孽的穿越女子,一个是薄幸名狂慵懒闲适的无良皇子,还有一个艳绝天下一袭红衣媚惑世人的魔宫宫主。 爱恨情仇,真假几分?一个爱的步步紧逼,一个爱的惊天动地。 是人是妖又如何,只要爱,便是星辰陨落,天地毁灭,也无法阻挡!
  • 嗜血王爷的宝宝娘嗜血王爷的宝宝娘雨梦儿|古言他;一国王爷无情、嗜血、残暴。 她;活泼、可爱、又美丽。 她一朝穿越被他紧紧缠住。 他嘴上说着爱她,却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娶了另一个女人,无情的将她打落悬崖,殊不知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 她大难不死,顶着一头飘逸的白发,练就一身绝世武功带着两个小魔王,隐姓埋名进入王府做了他的贴身保镖。 是为复仇,还是~~~?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收藏亲们给点收藏和票票吧!梦儿谢谢大家了!!!
  • 随身空间:重生小夫妻随身空间:重生小夫妻瑶瑶|古言这辈子,她成了乡下小农女,他却是世家贵公子,上辈子,相隔千里之遥。她和他皆是孤儿,艰难修成正果,不想一朝穿越。 幸得老天爷庇护,随身农场妙用多多。 属于俩人的农场,塑造完美农家生活
  • 我们三个都是穿越来的我们三个都是穿越来的天涯霜雪玉|古言我是因为看了很多的穿越小说,也很想穿越。谁想我想想就能穿越,穿越就穿越吧,居然穿成怀孕九月的待产产妇,开玩笑嘛!人家在二十一世纪还是黄花一枚呢。这也可以接受,可是明明是丞相之女,堂堂四皇子的正牌王妃怎么会居住在这么一个几十平米得破落小院子里,她怎么混的,亏她还一身绝世武功,再是医毒双绝。哎。没关系,既然让我继承了这么多优越条件,一个王爷算得了什么? 生下一对龙凤胎,居然都是穿过来的,神啊,你对我太好了吧? 且看我们母子三人在古代风生水起笑料百出的古代生活吧。 片段一 在我走出大门时,突然转身对着轩辕心安说道:“王爷,若是哪天不幸你爱上了我,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然后魅惑地一笑,潇洒地走了出去。 片段二 当我对着铜镜里的美人自恋地哼出不着调地歌时。 “别哼了,难听死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接着一声尖叫紧跟着另一声尖叫。 我用上轻功躲进了被子里.~~~ "我和你一样是二十一世纪来的。” “你好,娘亲,哥哥,以后要多多指教。”来自两个婴儿的嘴里,我摸摸额头,没高烧啊。 片段三 “小鱼儿,我可是你孩子的爹,况且我没有写休书,你还是我的王妃。我会对你好的。”安王爷霸道地说道。 “你们认识他吗?他说是你们的爹?”我问着脚边的两个孩子。 “不认识,”女孩说道。 “我们的爹不是埋在土里了吗?怎么他一点也不脏?”男孩问道。那个男人满头黑线。 “对不起,我们不认识你。”说完拉着孩子转身就走。 片段四 “爹爹,这是我娘,你看漂亮吧?”南宫心乐拉着一个白衣帅哥进来问道。我无语中。 “爹爹,你看我娘亲厉害吧?“南宫心馨拉着另外一个妖精似地男人走了进来。我想晕。 “这才是我们的爹。” “才不是呢,这个才是”两人开始吵起来了。 “我才是你们的爹。”安王爷气急地吼道。 “滚一边去。”两个小孩同时说道。屋里顿时混乱之中。 转头,回屋睡觉去了。 推荐完结文 《别哭黛玉》 完结文《穿越之无泪潇湘》 新文,《极品花痴》
  • 冷面君王之独宠弃妇冷面君王之独宠弃妇妖姬|古言什么?与人通奸?想要那些流氓羞辱于她? 作梦! 唯一疼爱的弟弟她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却是听到她的灵魂所寄住的这具身体的丈夫毫无感情的与人讨论着埋葬她的事。她死的坦然! 既然上天让她林暮雪借着林雪儿这个身份重生,那她绝不会同林雪儿一般任由着人踩到她的头顶之上! 秦浩天,当子弹穿透她胸膛之时,既然你无情,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她可留恋的东西了!所以,就别怪我不义! 没想到,当她再次拥有意识之时,她就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一纸休书,除了对那个人的亏欠,你就当当天下人的笑料吧!
  • 宝宝成双之邪王的彪悍妃宝宝成双之邪王的彪悍妃月清狂|古言何为彪悍? 当亲戚在你耳边叽叽歪歪时,直接让其滚粗! 当后娘无情亲爹无义时,果断拍死! 当兄弟姐妹觊觎你的宝物,欺负你的人,污辱你的智商时,千百倍的折磨死他们,不解释! * 她,是现代鬼才少将,文武双全,堪称全能。 她是东太王国将军府最无能的丑女,废物一枚。 当她变成她,再度睁眼,废物重生,天才降世! 什么?要让她嫁给那个脸如鬼魅,心如蛇蝎的丑王? 丑女配丑王,天生绝配! 纯属扯淡,待她进了王府,将其中珍宝洗劫一空,便溜之大吉! 不过,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惹火美男是谁,她的相公不是丑八怪么?! 小剧场(一: 惊才绝艳,智慧无双的她碰上韬光养晦,腹黑皮厚的他,究竟是谁上谁下? 金碧辉煌的宫殿中,他优雅的向她伸出手来,“娘子,随为夫回家。” “人品不良,财产不丰,聘礼没有,谁是你娘子!”她冷笑,对此不屑一顾。 他淡淡一笑,魅惑众生,伸手揽她入怀,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轻语,“娘子可是忘了昨夜之事,为夫倒是不介意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再做一次…” 小剧场(二: “娘亲,有人说要做上门女婿。”萌宝笑得一脸狡黠,顺便瞥一眼假寐的某女。 “告诉他过个十几二十年再来,我家女儿年龄不到!”某女懒懒的开口,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娘亲,那人说要娶你!”萌宝再度跑来回话,笑意更甚。 某女闻言,秀眉微挑,冷哼道,“直接打残,关门放狗,哦,记得要先搜身,免得让狗咬烂了银票!” “娘亲,有人说要送娘亲万贯家产。”可爱宝宝眨眨大眼睛,一脸的天真无邪。 “万贯家产收下,把人赶出去,对了,顺便打断腿,以后不准他再踏入这里半步!”某女微微动了下眼皮,再度躺下。 “娘亲,有人闯进来了,宝宝们挡不住了!”萌宝与可爱宝宝一起大呼。 某女还未起身,便被人压在软榻上,邪魅一笑,“娘子难不成是在告诉世人,此生非我不嫁?” (另:本文是一对一,男女主皆身心干净?无误会,无出轨,无小三!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