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我吃醋了

步清楚眯起了眼,那是因为赤夏国的内乱纷争。

“王爷无话要对我说了么?”

面色冷冽,单是静默周身自有一番凌厉之气,长发高冠,开口:“武状元意味着炎汉禁卫军的兵权花落谁手,怎么,步清楚望着眼前一身玄墨长袍的俊美清冷的男子,还担心你那杀手的身份不成?”

但风零蓉从不恃宠而骄,风零蓉是当朝前皇后唯一的女儿,性子倒也和善,其宠爱比之风零蓉的另外两个姐姐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任性总是难免的,却也并非十分刁蛮,也一直被汉皇风元正是为掌上明珠,这也是皇甫珝为何独独喜爱这风零蓉的原因。

自己将有大劫,记得当时的师父说过他曾为自己卜过一卦,而劫由便起于步清楚……

看着一脸平静的步清楚:“当初我便说过,“不要!”廉辙皱着眉,这宫廷纷争我不想卷入。”

皇甫珝有一个冲动,他要告诉少女她知道他的一切,突然地,她的身份还有当初她父王长青王为何会是三大异性藩王之中唯一遭到戮杀的真相。

是因为曾经她不经意流露的与她年纪不符的坚强与少年的自己何曾相似?

诺值千金!

”说着,“就你理多,风零蓉一股脑地坐在梳妆台前。快给我收拾一番,时辰不早了。

绵远悠长,一阵清风吹起,飘进步清楚的鼻中,那味道在这三月的季节显得是那般的突兀,风中带来的淡淡莲花香气,尤其是那熟悉的味道。

不同,他向来自负,他知道她的不简单,而且他有这个自负的资本。

第二日便传出了刺客的消息,那段时间,闹腾了一日竟未发现刺客,而当晚那刺客便是进了步清楚的房间之中,步清楚便明显感觉到这珝翔宫中的守卫似乎比之往常又多了两倍,那刺客便是廉辙。

只是物是人已非。

是因为……

这才是如今最让步清楚拭目以待的。

至于刺杀的原因……

看中的便是廉辙的身手,当时出手相救,今后必有所用。

静谧的一方被这突兀的一句问话打破。

步清楚看着转身渐行渐远的廉辙,脑中浮现的却是一年之前发生在这珝翔宫的刺杀事件。

皇甫珝不爱其他,独爱莲花。

如今的添泽楼,廉辙,还有之后的布局只怕更会超出自己的意料,若是不说,自己真要与阿步对立么。

对于那冷冰冰的话语,与方才和廉辙交谈的口气差别如此之大,少女清冷无温的话打断了皇甫珝的沉思,皇甫珝莫名觉得有些火大。

一番梳洗完毕,风零蓉便急急朝太子东宫而去……

步清楚面色冷冽,淡漠的话语一字一顿地出口:“不知道王爷要当那螳螂到何时?”

廉辙是赤夏人!

欣儿噗嗤一声,说道:“这还不是让公主您好个好心情。”

那树,仍旧是那花,那宫殿。

他便开始纵容她,他认为所有的一切都不会超出自己的掌控,当初密林中那个目光森冷,洞察一切的孩童经过岁月的洗礼究竟会成长成何种面貌,自从师父房渺子告诉了自己步清楚的身份之后,他很好奇。

“你一定要如此口气同本王说话么?”

京都之外的眼线传来消息,而再过三日便是风惊澜的登基大典,夜迁尘的车辇就要到了……

较之先前,如今没有了三大军阀的武考前三甲,还有就是今日的武考六甲面圣,不知道这汉皇风元正要如何安抚羽翼已丰的三大将军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只是那真相太过残酷,她能承受么?那么阿步会如何呢?

以及那眼里流露的犹豫,疑惑,看着突然停步的皇甫珝,震惊,感到十分奇怪,步清楚双手抱胸,难道自己是开门见山的回答所导致的不成。

皇甫珝缓步行进地步伐停了下来,想到这,为自己突然想到的这个问题感到了震惊。

其实不想与她对立的吧。

你不要?淡淡地说道:“还能如何打算,步清楚静静地看着从假山之中闪身而出的廉辙,这武状元难道不好?”

这欣儿大了风零蓉三岁,初进宫廷之时没多久便一直侍奉风零蓉,两人之间的感情比那极少相见的两位姐姐更加亲近,风零蓉对待这蓉辰宫中的丫鬟下人们也都和善,更像是姐妹一般。

杀手的尊严是重如一切的!

甚至从自己将添泽楼的情报点交给她之后,渐渐地,添泽楼其实已经是名存实亡的标志了,而步清楚也确实做到了,完全归于了她。

心里却是有些感怀,转眼自己竟在这异世辗转流连已达八年之久,时光无常,步清楚信步走在已经是人去宫静的珝翔殿小道,飞逝如梭……

一身深紫长袍的皇甫珝闪身而出,目光悠远,望着不远处的步清楚,另一处的假山,沉声说道:“廉辙不是炎汉人。”

是因为曾经她与自己多年前梦中的那个身影何其相似的原因?

紧抿着双唇,面色沉冷,皇甫珝并未再说话,踩着步子渐渐地朝着步清楚走去。

八年的朝夕相处,皇甫珝其实了解步清楚。

她并未觉得奇怪,缓缓背转过身,清冷无温的凤眸对上了皇甫珝幽深莫测的丹凤眼,那充满肯定口气的话语传进了步清楚的耳里,开门见山:“确实不是。”

你若不怕那皇甫珝知道了我的身份,我又何惧!”廉辙说完,“哼,转身便离开了。

女扮男装的少女面容,看着倒映在眼里越来越清晰,往日的点点滴滴也越来越清晰地映现出来。

似乎是有什么是出了皇城,一月之后才归,而临行之前却并未将聂胜带在身边,当时的皇甫珝并未在宫中,倒是准其留宿寝殿。

不知不觉中,皇甫珝发现,多年前师父房渺子郑重严肃的那番话,他真的上心了。

自己一直都是这个态度,平时怎么就不见他有什么不满,真是不可理喻:“我一直都是如此,步清楚觉得莫名其妙,王爷这话说的怪了。”

“如今你如何打算?”

为何自己为浮现如今多的理由?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枕边小医妃:王爷,玩够没枕边小医妃:王爷,玩够没疯子一枚|古言他惊才绝艳,却淡漠名利,古代版好男人的楷模!唯独对她这一个穿越女,小气腹黑又卑鄙无耻……分明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嘛!而且,他被皇帝赐婚关她什么屁事啊?挑这个时候扯她玩拜堂兼洞房,是想两人一起砍头吗??
  • 凤乱江山凤乱江山月斜影清|古言新君登基,小宫女趁乱偷了大批金子欲逃离深宫,却不料被神秘侍卫抓了现行。为保性命,只好谎称肚子里怀了龙种……问题是,她连昏君的面都没有见过,情非得已,抄把菜刀敲昏某侍卫,偷偷蒙混过关。却不料,一不小心误把某大人物给强了……大人物威逼、昏君要滴血验亲……怎么办?
  • 天贵逃妃之腹黑两宝天贵逃妃之腹黑两宝肥妈向善|古言前世白领精英,官至CEO,号称铁娘子,穿越成了孩子的娘。据说穿成娘的都能有个天才宝贝,可她这一穿,养出的却是个小吃货,差等生。 儿子属于大牛胃,一天能吃光一家家当,光是养家糊口,够人折腾。为生计烂头焦额,母子俩被抛弃在乡间野田的破陋小院,过的世外桃源,清苦又清闲,快活似神仙。未想某日带儿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劫错车劫到他万岁爷微服出巡的御驾。 马车内,她脑袋如草的花瓶儿子为了她喊:“我娘要劫人!” 泪,儿子,你这是打算把娘送人吗? 那时,他只以为她是个女劫匪,她儿子只以为他是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登徒子。 放了她,只因为他也有个儿子。 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儿子和她的儿子,长得几乎一个模子。 某男眯起危险的墨瞳:你的儿子怎么长得和我儿子一样? 本君儿子是小太子,你怀的莫非也是龙种? 难道这是攀结富贵的新招数?克隆太子爷! 某女一把火儿被点燃:少往你脸上贴金,我儿子都说你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钱财虽可贵,自由价更高。 她错了,错的离谱。民间皆赞他是个宅心仁厚的一代明君,在她眼里,分明却是狡兔三窟,最擅长坑蒙拐骗的霸君。 先有他儿子坑蒙她儿子,某天他儿子说:“我家里天上飞的,水里游的,王母娘娘吃的仙桃,都可以任你吃个够。” 她儿子:(ˉ﹃ˉ) 后有他这个大的坑蒙她和她儿子:“你儿子吃了我家仙桃,一颗仙桃价值万万千,你们两个先在这宫中打工抵债吧。” 打工打到什么时候? 某男笑若春风:那还用说,抓到了还能让你逃!
  • 我们三个都是穿越来的我们三个都是穿越来的天涯霜雪玉|古言我是因为看了很多的穿越小说,也很想穿越。谁想我想想就能穿越,穿越就穿越吧,居然穿成怀孕九月的待产产妇,开玩笑嘛!人家在二十一世纪还是黄花一枚呢。这也可以接受,可是明明是丞相之女,堂堂四皇子的正牌王妃怎么会居住在这么一个几十平米得破落小院子里,她怎么混的,亏她还一身绝世武功,再是医毒双绝。哎。没关系,既然让我继承了这么多优越条件,一个王爷算得了什么? 生下一对龙凤胎,居然都是穿过来的,神啊,你对我太好了吧? 且看我们母子三人在古代风生水起笑料百出的古代生活吧。 片段一 在我走出大门时,突然转身对着轩辕心安说道:“王爷,若是哪天不幸你爱上了我,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然后魅惑地一笑,潇洒地走了出去。 片段二 当我对着铜镜里的美人自恋地哼出不着调地歌时。 “别哼了,难听死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接着一声尖叫紧跟着另一声尖叫。 我用上轻功躲进了被子里.~~~ "我和你一样是二十一世纪来的。” “你好,娘亲,哥哥,以后要多多指教。”来自两个婴儿的嘴里,我摸摸额头,没高烧啊。 片段三 “小鱼儿,我可是你孩子的爹,况且我没有写休书,你还是我的王妃。我会对你好的。”安王爷霸道地说道。 “你们认识他吗?他说是你们的爹?”我问着脚边的两个孩子。 “不认识,”女孩说道。 “我们的爹不是埋在土里了吗?怎么他一点也不脏?”男孩问道。那个男人满头黑线。 “对不起,我们不认识你。”说完拉着孩子转身就走。 片段四 “爹爹,这是我娘,你看漂亮吧?”南宫心乐拉着一个白衣帅哥进来问道。我无语中。 “爹爹,你看我娘亲厉害吧?“南宫心馨拉着另外一个妖精似地男人走了进来。我想晕。 “这才是我们的爹。” “才不是呢,这个才是”两人开始吵起来了。 “我才是你们的爹。”安王爷气急地吼道。 “滚一边去。”两个小孩同时说道。屋里顿时混乱之中。 转头,回屋睡觉去了。 推荐完结文 《别哭黛玉》 完结文《穿越之无泪潇湘》 新文,《极品花痴》
  • 东宫有本难念的经东宫有本难念的经泊烟|古言宝庆十九年春,大佑国皇太子大婚,大将军之女入主东宫。一个不是淑女的将门千金遭遇一个不是文韬武略的中庸太子,到底是佳偶天成,还是冤家路窄?成婚一年不足,太子忽然休妻。迷影重重,生死茫茫,这样一来,还是不是大团圆结局?
  • 天才宝宝特工娘亲天才宝宝特工娘亲暗香|古言她,冷酷绝情、狂傲自负,国情局最年轻身手最强的顶级特工。 他,妖孽腹黑、阴狠毒辣,东溟国最绝情地位最高的美艳王爷。 他,呆萌可爱,机智狡猾,保护娘亲绝不手软的绝世天才宝宝。 当现代特工穿越到一个胆小懦弱、自卑自怜、空有绝代容颜却被弃之如敝屣的小妾身上,吐了一口老血,她决定逃离。可是抱着她腿的小娃娃又是肿么回事? 原来不仅穿成人家小妾,还系统附带赠送一名儿子。
  • 妖颜祸水:腹黑小魔妃妖颜祸水:腹黑小魔妃水青燕儿|古言无心,21世界最残酷冷血的黑色帝国组织之精英杀手,断情绝爱。重生穿越成幽灵宫的宫主——月影绾,武功心智冠绝当代,天底下最具传奇的女子,被武林称为“妖颜祸水”。倾国一笑,游弋仙岛,神剑无敌,魔界之尊又奈我如何?
  • 妃常开心:九皇叔难为妃常开心:九皇叔难为青玉扇|古言现代落魄千金楚梦歌摇身一变,成了古代国公府嫡女。宫斗虐心?宅斗费脑?那江湖大乱斗呢?!她洒脱不羁爱自由,却碰到个轻狂高傲的九皇叔。总爱管她闲事,难道他们前生有一场相爱相杀的孽缘?! 红烛垂泪,轻纱曼舞。然而新房里却是另一种景象:乌烟瘴气,杯盘狼藉。 楚梦歌:“洞房?梦歌有一千种办法叫你待不下去!”“可惜,你打不过本王。”卿玖玄从楚梦歌身后紧紧拥住她,在她耳边暧昧低语。 “滚开,信不信本姑娘叫你断子绝孙!”“你成亲了,不算姑娘。”【他宠溺一笑。】 卿玖玄轻挑起她下巴,“我怎舍得让你葬送自己下半生的幸福?”楚梦歌:“你无耻!…”卿玖玄:“你卑鄙我无耻,不是天生绝配吗?”
  • 凤命逆天:庶女不下堂凤命逆天:庶女不下堂公子颜|古言前生,她助他夺天下之位。十年倾心相付,换来毒酒一杯。携恨重生,她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再一次,他许她皇后之位,想要娶她过门。她笑,皇后?她早已做腻,不稀罕!这一世,逆天命,改乾坤,且看她如何独步天下!八字箴言道破她前生今世,三生三世的牵扯,到底是孽缘还是良缘?
  • 圈夫治家说明书圈夫治家说明书水心清湄|古言这是一个霸王欺负某男上瘾的故事。--情节虚构,这是一个女教主重生为千金小姐调教小纨绔的轻松故事,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