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慕城走了(2)

叶倾拿起手枪,随手瞄准宽大实验室角落的一个杯子。

这个小丫头心计太深,做事环环相扣,算计的滴水不漏,谁要与她为敌,那还真是找死了。

毕竟一个地方出现大的变动,有多少人都在暗地里观望着呢,而他们刚有大动作,已经没有那么多力量解决那些觊觎他们的人了,就等着浑水摸鱼,这时就是他出面的时候了。

没人应,“慕城,真不在家,慕城……”叶倾喊了几声,跑哪去了。

但是自己却没有自信她能喜欢上他,郑毅觉得自己压在心底的那点可耻的小心思有些压不住了,想来做事果断自信的他自从遇到叶倾就有些变的优柔寡断了。可他也知道,像叶倾这样的人是不会在意世俗的眼光的。

一个过客而已,叶倾看着有些空旷寂静的屋子,该吃饭还得吃饭啊,有个人走来走去的,今天不想动,这些日子习惯了他的吵吵闹闹,下点面好了。如今还真的觉得有些安静了。

他们也不敢再生事端,有自己压制那些蠢蠢欲动的人,自己这个“北王”可不是叫着玩的。

他还觉得年轻人竞整那些矫情的东西,如今倒是应了这话了,之前听手下说的时候,君生我未生,不禁想起了一句话,我生君已老。

最后还画了个笑脸,只见纸上字迹潦草,跟他还挺像,一看就是匆忙写的,还弄了颗心写的QQACC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在这个外表普通的小女孩身上,做出来的事却没一样普通的,他受到的惊讶已经太多了,他已经习惯了。

若不是常年与枪打交道的人,但这种手枪威力一般都较小,精准度也不好掌握,射程也不够,但这把手枪确实是完美的解决了这些问题。

小巧精致,只有一个巴掌大,不错,这种东西往往是最受上层人的喜爱了,叶倾把玩了一下手中的枪,便于随身携带可用来防身。

他能有什么急事,自己养了他那么久,估计自己爸妈回来,留个莫名其妙的纸条,弄些好吃的,都没说跟自己告别下就走了,玩的他就屁颠的回去了吧。叶倾有些不舒服了。

确实是不错,郑毅看着叶倾都没有仔细瞄准,这可是一百多米的距离了,随手就能开枪打中杯子的手法已经不惊讶了。

喊他也不回话,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会又好似想开了是的,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待人温和,越接近叶倾,做起事来却果决狠辣,一身随性淡然的气质,真是个矛盾的人,就越会被她吸引,让人不自觉的就会想要去探究。

就接到了叶倾打来的电话,这才知道,他当初得到消息刚想动些手脚的时候,把A市搅的天翻地覆的人竟然是她,谁家的小女孩能单枪匹马的拿下了A市的黑道,也这才明白她当初来找他的意思。

所以他才会觉得难以开口,不会是再打她手里那些自资料的注意吧,叶倾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之前不是已经都谈好了嘛,脸色不悦起来。

郑毅都觉得自己有些老了,只要给她时间,当初自己也是一人勇闯龙潭虎穴才能拼下来如今的地位,她的成长一定是不可限量的,现在倒是有些畏首畏尾了。这将来真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啊。

餐桌上摆放了两份西餐,到厨房一看,还有些配菜和不知道从哪翻弄出来的红酒。

却什么也没让自己干,她看起来可不是那种能吃亏的人啊,这个小丫头给了自己那么大好处,没想到原来是不鸣则已,他还一直觉的奇怪,一鸣惊人啊。

这个小子谁也不认识,回到了家,只是在家呆着,有些不习惯,也不出去,没有看见往常一听到开门声就会像哈巴狗是的来缠着她的人,怎么会不在呢。

来接我了,有些急事,打开一看:“倾倾,就先走了,看到桌子上压张纸条,我一定会回来的,我家人回来了,你要等我哦。”

她那么聪明,不是没有可能的,有些慌张,那他应该怎么办,郑毅一看叶倾脸色不对,她会不会嫌弃他,莫非她看透自己的心思了,觉得他不正常。

嗜狼修养过来了,这个小丫头也不会惧怕了,他们就算想生事端,凭她那性子,等过短时间,说不定还巴不得人家送上门去呢。

“郑大哥,郑大哥”叶倾抬手在郑毅的眼前晃了晃。

就见一个实验人员奇怪的看着自己的杯子,“砰”声音刚想起,好好的放着怎么还炸了呢。

桌子周围摆满了蜡烛,菜都已经凉了,这小子还挺会讲情调的,看样子是做好饭后,叶倾一笑,匆忙走的。

看到喜欢的人就一股劲往上冲,顺其自然吧,他怕若是失败了,他的阅历和年龄注定不能让他跟毛头小子是的,到最后朋友都做不成。

对个未成年的小孩竟然起了那可耻的心思,所以最近总是有些精神不好,制枪这点事以前总是干,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有些心里不正常,还不会让他疲惫,郑毅整个人轻松多了,都是因为脑子里总是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开了,弄得他最近格外的疲惫。

心思南辕北辙的两人就这么又心不在焉的谈了几句,就告辞分别了。

暗暗决定以后若是他需要帮助,自己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觉得自己有特殊癖好,心情烦乱的处理着事情,郑毅可难受了,谁又一点错,叶倾好受了,都会被训的狗血淋头,就怕叶倾以后会疏远自己了,弄得一屋子人都小心翼翼的就怕当了炮灰了。

还把那个自己看好的小巧手枪送给自己,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一共就造出两把枪,毕竟之前嗜狼的事他还帮过自己呢,叶倾看人家把资料还给自己,自己确实有些谨慎过头了。

还不回来就得出去找找了,打算到沙发上坐着等一会,这小子被人拐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到时他一定不会再有顾忌了,自己如今就像大哥一样守候着她也挺好,若是她碰到了她喜欢的人,若是有一日她回头看见他了,那自己也会祝福的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盛世大小姐重生之盛世大小姐七粒浮子|现言(原名:重生之俏千金扛上律政美男) 苏晚晚一觉醒来发现上天和她开了一个玩笑让她重生回十六岁,重走一次青春。带着前世的记忆,她重新把自己人生规划了一次。 爱情上,她拿出拼命十三娘的勇气,把他逼得无路可走,最后乖乖同于送她的怀抱。 亲情上,她为了帮妈妈报仇和继母斗天斗地,终于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抢了回来。 友情上,她善于和各种奇葩打交道,最后拥有一帮猪朋狗友为她卖命。 学业上,她越挫越勇,从低分率蹦到了年纪第一名,这都是爱情的力量。 …… 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她成功从一个屌丝千金逆袭为职场女强人,随着她爱情事业即将丰收之时,她原本以为上天开的玩笑原来是一场阴谋,她前世的死因慢慢浮出了水面。 是爱情还是复仇,她改如何抉择?
  • 娇夫别耍横(完结)娇夫别耍横(完结)馨一宝贝|现言原本以为只是来当个家庭老师的,可是没想,她的多管闲事却看到了男主人半夜喝醉哀嚎,情深意切又怨恨深深,让人好奇又矛盾! 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一个为爱逃避了五年的男人,她的心为什么会沦陷呢? 就当她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了,他的前妻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回来了! 幸福的婚礼上,她抱着婚纱哭泣,脱下了洁白的婚纱取消了婚礼,人也随之消失……! 可是她甩掉了男主人,却甩不掉后面的拖油瓶——她不是他的妈咪啦,为什么他就是不懂呢? 五年前,他忙于工作而忽略了妻子的感受,所以发生了让他不堪的事情。 在逃避了五年后,他终于放下心里的结去爱一个为他心疼的女人,可是结局依旧是他被别人甩! 想他堂堂一个公司总裁,被人甩了一次就够了,第二次被甩——无论如何他都咽不下这口气。 什么? 人跑了? 连我儿子也被拐带了? 叶雪晴,天涯海角,我都会追你回来,让你把欠我的统统还给我!
  • 爱罢不能爱罢不能绿枢|现言只为等待着自己梦中的王子;六年后的现在,她才清醒的明白自己不过是一个遇不到王子的灰姑娘,只能眼睁睁看着王子心里住着他自己的公主;总要到了最后,她才明白,六年前的任淰以为自己是一个公主,自己不过是灰姑娘恶毒的姐姐,是在破坏着别人的童话。--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总裁的极品小辣椒总裁的极品小辣椒四眼妞儿|现言臭名远扬的她嫁给阅女无数的他,满城百姓皆欢心雀跃!如此两人喜结连理必定是为民除害的步伐! 订婚宴上,宾客们看着台上只有穿着昂贵礼服的未婚妻孤独的坐在台上磕着瓜子时,均投来惋惜的目光。然而她的未婚夫此时正奋战在其他女伴的温柔乡里! 婚礼上,神圣的牧师问新郎“愿意娶她为妻么?” 新郎转头问新娘“你愿意么?” 新娘莞尔一笑,“户口本装不下我的那页了!” 新郎勾唇一笑。“成交!” 婚后,她依旧腐女,他依然风流,只是慢慢滋生的情愫已悄然破土而出,两人却浑然不知。 多年后,她以另外一个身份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眼里的柔情出卖了他的心。只是那时的她已然找到自认的真爱,他又该怎样重获伊人心!
  • 蠢蠢欲动:三度锥心绝恋蠢蠢欲动:三度锥心绝恋玛格里特的玫瑰|现言他将她禁锢在身下,波光流转,美眸中闪烁着陌生,“不认识?”,恨不能将她撕碎,初遇时青蛙王子VS白衣胜雪,二度邂逅,战魂修罗冥王为传说中媚若无骨的妖艳蓝玫瑰破身。她是孤儿院的孩子王,是抑郁寡言的网络写手字“彦青”,是宿舍里的二百九老幺,谁敢欺负我家纯情公主,TOP四大美女让他躺着出去。他不知道她的一切运行轨迹只为幼时雨幕中的决绝身影,噩梦缠绕的小兔子战战兢兢问:“彦,我们是不是永远也不分开?”——冥王殿下邪魅的逼近:“青儿,我会一直陪你到地老天荒,你跑不掉的!”【战魂系列一青青篇】
  • 竹马是个渣竹马是个渣爱笑的莫子|现言三岁程子佳说:“周晓微,你敢跟别的男孩子说话,你死定了。” 五岁程子佳说:“周晓微,你要是在跟隔壁的小明说话,我不教你做作业了。” 六岁:周晓微,还不走快点,快点,后面有鬼的,赶紧过来,拉着我。” 七岁:“周晓微,你下次再敢这么晚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十岁:“周晓微,你怎么这么笨啊?走路都会摔倒。“ 十二岁:“周晓微,你是不是收隔壁班男生情书了?交出来。” 十四岁:“周晓微,你要是在敢跟隔壁班男生说话,你就死定了。” 十五岁:“周晓微,我要走了,你不准喜欢上别的男生。” 二十岁:“周晓微,你丫的搬家也不告诉我,害我站在雨里淋了三天三夜。” 二十三岁:“周晓微,我要结婚了。” 二十四岁:“周晓微,我离婚了。” 二十五岁:“周晓微,你丫的怎么就这么狠心?” 二十七岁:“周晓微,赶紧回来,儿子哭了。” 周晓微跟程子佳住在一个大院里,两家就隔了一个墙,从小,程子佳就欺负周晓微,周晓微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原以为程子佳走了,自己就好过了,偏偏,他又在一次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两人抵死纠缠,
  • 谈情说案谈情说案欧沙砾|现言当一个人在笑的时候,往往是另一个人,正在受到伤害。 聪明的人,不一定真的聪明…… 愚钝的人,也不一定愚钝…… 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只是选择的态度。凶手也好,警察也好,上演的是一幕幕人间悲欢离合……
  • 那个医生我爱你那个医生我爱你不错农时|现言面前的男人乍一看,可口;化身为娴熟的主刀医生后,印证了那一句,男人认真的时候真美貌;可是傲娇起来,怎么那么像深井冰。
  • 剩女的梦幻庄园剩女的梦幻庄园萨琳娜|现言跨过三十岁的大关,孟真童鞋成为一枚金光闪闪的剩女 爱情的不顺,事业的一事无成让她对生活近乎麻木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城市的边缘得到一栋农家小院 母亲留给她的玉镯也给她打开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剩女的生活也可以丰富多彩,咱也去种地,咱也去养狗,让平淡的日子变得有滋有味…… 女猪比较宅,胸无大志。
  • 闪婚双宠:首席老公老搞错闪婚双宠:首席老公老搞错红泪|现言纪慕然做了一个梦,自己小心翼翼地用翡翠杯端给对面的男人。 林大公子轻嗅赞道“老婆,你茶艺越来越精了。” 仰头一饮而尽,哭着脸说:“你拿走了我的心,我该怎么办?” 纪慕然惊道:“你是林二?” ‘啪’地一声,四亿元的翡翠杯掉在地上,摔个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