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女追男,隔着海角天涯(3)

狂欢节过后第二天,我们从奥鲁罗开车回到拉巴斯的酒店。

如果他心血来潮在巴西玩个一年半载,开始崩塌。我自认为没做过什么缺德事,被阿隆说这么几句,可运气为什么总这么差?自己应该早点过来的,我仅存的最后一点信心,这样我就不会错过苏烈。我有点懊恼,我不是要等到骨头都脆了吗?

接了阿隆的电话后沮丧得提不起兴致,我本来还挺愉快的,想马上回到拉巴斯酒店。

要不然你怎么会强吻我,我这么有魅力,“我就知道,你不可能不喜欢。”

他身心疲惫,他将要付出的是百分之百的真心,像个被凿了洞的水桶,不会如此折磨他,他修补的速度赶不上她凿洞的速度,而真正爱他的人,最后水流光了,“可能士兵只是突然意识到,成了一个废桶。把他折磨得筋疲力尽,折磨得他连去爱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问“云上飞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每年世界各地都有很多人慕名前来,各色人种出出入入,大家提前出发去参加狂欢节了。他说明天奥鲁罗地区有狂欢节,前几天旅馆的游客还很多,是玻利维亚规模最盛大的节日之一,到了今天旅馆突然之间变得特别寂静。

一到晚上就胸闷睡不好觉,加上语言不通,高原反应加上时差问题让我头疼得厉害,我除了去楼下唯一有网络的大厅发了几个邮件给我爸妈和麦莉报平安,开始几天我不是特别舒服,剩下的时间只是待在酒店房间里等苏烈的消息。

它是我这一生看到的最美的生物,三十年后我也无法忘记它的双眼。我们印第安人有种说法,我和我父亲去山林里打猎,顺从天意的人将获得更多。第二天早上我去捡柴火煮茶,静静站在我旁边,不慎滑下一道雪坡,我爬起来时就看到了它,山林里有一头狼,它站得不远也不近,一无所获。你既然被天意送来这里,用中文翻译过来就是:“我小时候住在南边的部落,应该在这里和所有人一起敞开胸怀,“云上飞鹰”从后面走上来,相信我,但只听见它的狼嚎声却没有人见过它。雪把回去的路封了,我们在山林里紧挨着过了一夜。每隔几天部落会派一小分队去山林里搜寻狼的足迹,你不会失去什么。十二岁那年,我们四目相对了很长时间,那天下了很大的雪,最后它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说给我讲个故他用英语说着,掉头走了。”

远方的天空渐渐拉开一道渐变的光色,天上堆挤着看热闹的星星直到坚持到最后一秒才纷纷隐匿。

“你敢!”他紧张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惹得我大笑。

”苏烈纠正我,伸手来握住我的手。弯着眼睛哈哈大笑,“你是陨石。

游行表演的队伍几十人一组,有打扮成鸟兽的,游行表演在街上轰轰烈烈地进行,有集体弹奏一种乐器的,街上弥漫着彩色的烟雾,有穿着蛋糕裙跳转圈舞的,各种装扮服饰让人眼花缭乱,还有集体打扮得很香艳的玻利维亚美女们。我甚至兴奋得有点呼吸困难。

我刚到奥鲁罗,就听说苏烈离开里约回拉巴斯,老天这不是整我嘛,如果他恰好回到酒店,我心一凉,那我不是又错过遇见他。

我戴着那顶火红色的羽毛冠,街道两边的人群朝车子这头使劲地挥着手。在车上那群穿着蓝色表演服的人中特别显眼,“云上飞鹰”一直紧紧跟着我,他们热情地把我推到车顶的最高处,“云上飞鹰”从后面举了我一下,我受宠若惊地站在车顶,后来有一辆装扮得很热带雨林的游行车从旁边开过,大声欢呼,车子上欢呼的人群纷纷伸出手把我拉上去。

我对他露出感激的笑容,“云上飞鹰”哲理般的故事使我心情平静下来,感谢他告诉我一个这么精彩的故事。

我伸手去捧他的脸,威胁他:“你不说我就强吻你哦。苏烈摇摇头不肯说。”

嘲笑过后,他承认我的做法比他的要好很多倍,他一如既往地嘲笑我搬出电影里面的故事来解释一段逝去的感情,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太过激进地去争取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后来我把对钟斯宇坦白的过程告诉苏烈,最终受伤的是自己和真正爱自己的人。

“慢”是指行为动作上要慢,在这里你可以一日吃五六餐没问题,交代我在高原地区要保持心情舒畅,但每餐要吃得少且慢。”他说我很快就能适应,不宜运动;“短”是指做事情的时间尽量短。阿隆笑着说:“差不多是这样,做事要“慢”且“短”。我听着有点矛盾,又让我有任何事可以随时去找印第安兄弟“云上飞鹰”。总不能叫我吃饭吃得“又慢又短”,阿隆把我安排到酒店,刚伸出筷子夹一筷就结束进餐。

我们交流并不多,“云上飞鹰”给我带来一小袋像茶叶一样的叶子,他很严肃,第三天早上,不爱笑,让我每天用热水泡着喝三次。我将信将疑地喝了两天,一双慧黠的眼睛默默注视着一切。头不疼了胸也不闷了,真是神奇的叶子。

我哭着跳下车子,终于扑向他的怀抱,真的是他,我们紧紧地相拥在一起。边哭边跌跌撞撞地跑向他。我再也不想松开他。在一组假扮天使的游行人群里,苏烈!是他,我被人撞来撞去,好像是天上送来的。

我暗暗想着,我喊得喉咙都快沙哑了,不管找不找得到苏烈,已看不见“云上飞鹰”的身影。游行车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在狂欢队伍里前进,明年这个时候我要和麦莉一起来。这种时候我想着要是麦莉能在身边一起疯狂该多好,我回过头,她一定也会爱上这里。

他每天早上准时来一次,“云上飞鹰”住在离酒店两个街区外的贫民区,等我的吩咐。

可以用来装石头啊。”我拍拍自己的脑袋,“笨蛋,恬不知耻地说,不可以装水,“你不总说我是石头吗?”

“云上飞鹰”说如果我在八前来玻利维亚,没想到“云上飞鹰”爽快地答应了,我会更喜爱这里。是玻利维亚的丰收节,一路上都可以看到驱车前往的人群,在阿伊马拉语中是“请买我东西”的意思。车子里的陌生人会在你车子从他们身边开过时大声打招呼,这个国家的热情气氛让所有人变得面目和善,当天下午便开着越野车载我去奥鲁罗,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快乐。

“回去吗?”很久之后,我望着湖面上成双成对的火烈鸟问苏烈。

狂欢从白昼一直持续到黎明。

“你说你从泰国回来后开始喜欢上我的?”

一分钟后他走出来说阿隆让我接听电话。由于旅店里人满为患,我不得不用手捂着话筒才听清阿隆的话。他每天给阿隆打一通电话报告我的情况。他在那头说:“林小姐,“云上飞鹰”用旅店的电话打给阿隆,你去奥鲁罗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换我问你了,“喂,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感觉的?别提强吻的事情好吗?要老实说。那只是意外,意外。”

”我急忙在电话这头说。“我现在回去,我让‘云上飞鹰’开车带我回去。

”他目光坚定地说道。“回,我们回中国去。

“什么答案?”我靠在他的肩膀上,仰着脸问他。

我走到门口,挂了电话,整个城区的热闹喧哗把我隔离开来。

终于近到我能够认出他,确认自己不是出现幻听也不是出现幻觉,看到一个人逆着狂欢队伍,我一下子失去语言能力,我眯起眼睛往前方看,眼泪哗啦落下。拨开人群朝我而来。

何况明天是奥鲁罗狂欢节,你过完狂欢节再回去吧,现在太晚不安全,我会想办法确定苏公子接下来的行踪再通知你,阿隆却说:“林小姐,祝你在奥鲁罗玩得愉快。”

它们展开巨大的翅膀,或集体舞蹈,或相互给恋人梳理羽毛。粉色的羽毛,黄黑色相交的喙,傍晚时分火烈鸟回巢,细长的脚,加上天色原因,构成一幅壮观的美景。红湖变成了粉红色的湖,经过一整天的飞行,与傍晚的天色相呼应,从天边成群成片地飞入红湖,好像夕阳融化,降低了警惕性,一滴滴溶入湖中,火烈鸟要在傍晚日落前一个小时看最壮观,变成了一只只从天边飞到湖中的火烈鸟。它们在湖中或优雅地漫步,是观赏的最佳时期。

拉巴斯市区的房子呈阶梯状,外墙漆着橙色,房子密密麻麻,每一层石栏阳台上爬满藤蔓植物。我入住的酒店远离繁华的商业区,阿隆说他明天出发去巴西找苏烈,在山坡上,有点像古罗马斗兽场那种向中间凹下去的形状,是一栋四层的巴洛克建筑,希望能给我带来好消息。

”我说。“不,你不是废桶。

“现在不是找到了?而且你也没拒绝我嘛。”

我追问:“认识这些日子,你肯定觉得我特傻吧?”

“可是很值得不是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顺应天意。”

几天后苏烈开车带我去玻利维亚靠近智利边境的红湖看火烈鸟。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苏烈的父亲要选择带着心爱的女人来这个国家定居。玻利维亚这个热情似火、处处充满魅力的国家,我和苏烈站在一段不会引起鸟群骚动的崖坡上,来了就不想走了。被眼前的壮美场面洗涤着心灵,久久不能说话。

天上繁星璀灿,他没有马上回答,像个钻石矿。仰着脸不知道看哪里。

一路上,我和苏烈的对话如下:

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抵达酒店,“如果你提前跟我说就好了。苏公子已经离开巴西回玻利维亚,我想你们又错过了……”

天亮了。

他的手温热有力,紧握着我的手,他的笑容像劈开黑暗的光,好像要随时带着我奔赴远方。像冬日晴天里被平静的大海环抱着的游船。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人像你这么快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天生的。”终于换我得意一回了。“不过也很快乐,“是挺傻的。

正当我要掏出手机的时候,他的脸上微微泛起两片绯红,苏烈有点不耐烦地说:“就是在音乐厅里被你强吻的那次。太少见了,我真想拿手机拍下这一时刻。”

苏烈跟我讲了很多他父亲的故事,回国的前一晚,他说他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酷的人,我们坐在拉巴斯酒店外头的露天餐厅看星星,而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让他感到放松的人。

如果我和苏烈注定没有缘分遇到,我开始明白,怎么做都是徒劳。

总让我倒霉,但我现在不那么觉得了,我以前觉得上帝很不公平,我累积了那么多年霉运,“老实说,就是为了在遇见你这件事上得到一个好运气。苏烈,对我太苛刻,你第一次见我时是不是觉得我特傻?”

”我解释,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给他造成了什么困扰。“我也是今天下午才过来的。

“云上飞鹰”把我带去了他一个印第安人朋友的小旅店里安顿下来,天全黑了我们才进入市中心,出了旅店门口便是狂欢节游行的道路,欢快的音乐不知道从哪里传来,我兴奋地站在门口观望了好久。夸张装扮的人在路上走来走去,车子进入奥鲁罗市区堵了将近两个小时,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三五一群,路面上张灯结彩,坐在路边聊天唱歌跳舞。

在酒店等着也是等,我又问他从拉巴斯去奥鲁罗远不远,不如趁阿隆去巴西找苏烈的这段时间我去凑凑热闹,开车3个小时。我实在很想去,在酒店里等消息等得太枯燥了,他说不远,我后悔没有让阿隆带我一起去巴西。便用英文请求“云上飞鹰”。

我刚跑出去,大家嘻嘻哈哈地把我推来推去。“云上飞鹰”及时把我从人群中拉出来,街上已经聚集了满满当当的人群,他迅速地把一顶火红色的羽毛冠戴到我头上,一个画着魔鬼妆的旅客就跳到我面前,让我也成了狂欢游行的一分子。我吓得往边上跑,狂欢节的早上,却撞上一群戴着小丑面具穿着彩色披风的人,喧闹的音乐响震天。

人群爆出更热烈的欢呼声。

“万一找不到我,或是我拒绝你呢?”

“嗯,可能更早一点。”

林麒!还是在叫我,林麒!我没听错,声音从前方渐近。

一直开着车一言不发的“云上飞鹰”,脸上终于露出淡淡的笑容。

声音像从车底传来,在车顶胡乱地舞动双手,很快就被狂欢人群的热情淹没。头都快被我摇晕了,我已经疯了,甚至开始出现幻听,摇头晃脑的,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怎么不是,不能装水的桶还不是废桶?”

你怎么知道我在奥鲁罗,“算了,我刚从里约回来……”

没有完全放下,苏烈说:“我心里可能还残留着对芸珠的感情,你没关系吗?”

“你胆子也太大了,一个人跑来玻利维亚找我就为了跟我告白?”

”他说。“关于《天堂电影院》里士兵的故事,我这里还有另一种答案。

我装作很无所谓的样子回答他说:“没关系啊,我也可能对钟斯宇还有一点点感觉。”

“啊哈哈……”我心理一瞬间平衡了,我捂着肚子在汽车后座上滚来滚去地大笑。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强扭的瓜,好甜!强扭的瓜,好甜!半月燕歌|青春这是一个由一封情书引发的被动爱情喜剧! 唐笑笑决定写情书给暗恋了六年的美少年陆金陵,可是当她情书递出去之后,一抬头却发现面前的男生不是陆金陵?不是陆金陵就算了,可他居然是那个“四大古都美男”中最不好招惹的洛阳!胆小的唐笑笑没敢说那情书不是给洛阳的,于是,只能心里流着泪目送那个帅帅的男生将她的情书放进包里带走…… 全校女生开始进行唐笑笑“批斗大会”,为了保命,最佳损友给唐笑笑出了个损招:将错就错,将洛阳追求到底!
  • 童言无忌萌翻天童言无忌萌翻天李研|青春"熊孩子们的言行那绝对雷得你外焦里嫩,外加哭笑不得。不信你就来他们的世界看看:1、女儿上三年级了,成绩却不是很好,这次期末考试语文居然只考了55分,我老公很生气,就问她:“怎么才考55分?”女儿沉思良久,终于抬头,煞有介事地对我老公说:“爸爸,我想到了,因为,有45分被老师给扣了。”2、这天,姐姐不在,给四岁的小外甥女洗澡的任务就落在我头上,我试了水温,给她将洗澡水放好之后,然后,她躺在浴缸中很是大气地对我挥挥手:“行了,你退下吧。”顿时,我就被雷得哑口无言了。…………请勿在吃饭或者喝水的时候阅读本书,否则后果自负。另外提醒一句:小心熊孩子毁你三观哦。"
  • 青梅恋竹马青梅恋竹马绚梦儿|青春一夜之间,夏天从天堂坠入地狱,有人欢喜,有人忧! 离婚!势在必行!离婚前,必须将这起惊悚事件查个水落石出,不然,夏天的妈妈杨三姐要告状到京城! 家丑不可外扬!何况夫家在京城声势显赫,位高权重! 秦老爷子一通电话,远在国外执行秘密任务的国际刑警秦邵璿接到一张任命书,成了T市最年轻的局长,亲自调查此案! * “姓名,年龄,籍贯,职业?”藏青色制服,银色肩章,衬得他如雕如刻的轮廓英气凛然! “…”夏天的心几乎处于故障状态,不仅仅是她有点制服控,而是空降来的秦局长就是秦晋阳的亲叔叔! “姓名,年龄,籍贯,职业?”秦邵璿抬起眸子,貌似根本不认识她,声音一如既往清冷僵硬。 秦邵璿会不认识她?除非这男人得了失忆症! 要知道,他曾经是她年少时的欺负对象! “回答问题!姓名?”全方位公事公办。 “臭丫头!”小时候,眼前的男人叫她臭丫头,叫秦晋阳臭小子。 秦局脸一沉,低头,龙飞凤舞写了两个字。 “年龄?” “你的减去…”右手伸出,摆出一个数字。 秦局看着那细腻莹白的拇指和小指,额头黑线N条。 * 她想离开,却被秦晋阳拦住,猩红的眸凝视着她,竭斯底里。 “秦晋阳,过不了多久,你应该叫我婶婶!”她扬起脸,美丽如花蕊般绽放开来,灿烂夺目,折煞人的眼睛。 这里面,偏偏就有让秦晋阳无法释怀的东西,面色铁青,咬牙切齿,“就你这种残花败柳的女人,还想嫁入秦家,做梦!” “晋阳,怎么和你婶婶说话呢?”不等夏天开口,自然有人给她撑腰,一袭墨色西装,身影挺拔的秦邵璿大步流星走过来,长臂一伸,搭在她肩上。 秦晋阳霎时被震得皮焦肉痛…
  • 冷血拽少爷:狂追笨丫头冷血拽少爷:狂追笨丫头暮絮瑜|青春作为一个衣着寒酸的老师,简云冷眼看着这所贵族学院的学生们夸张的炫富行为。是不是这些富几代的小屁孩儿们一个个都这么拽啊?真是缺少管教!哎~~~明明是她来管教他们,怎么反而频频被他们“管教”呢?好!老虎不发威,你还当我是HolleKitty!现在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灵魂工程师!
  • 那些我为你谱写的青春那些我为你谱写的青春冰妩夏旭|青春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阴。 高三的紧张生活让我很压抑,尤其是遇上这样阴沉沉的天气,让我更加心烦。 最近喜欢上了微信的漂流瓶,这是一种不错的宣泄感情的方式,跟陌生人谈论几句心烦的事情,然后把记录都删除,就好像一切都不曾存在一样。前几天无意间认识了一个邻城的男生,很友善,有些想法跟我挺像,所以就加了好友,也并没有聊过什么,高三的我,哪里有那么多空余的时间浪费在聊天上。 ……
  • 强扭的瓜,好甜!强扭的瓜,好甜!半月燕歌|青春这是一个由一封情书引发的被动爱情喜剧! 唐笑笑决定写情书给暗恋了六年的美少年陆金陵,可是当她情书递出去之后,一抬头却发现面前的男生不是陆金陵?不是陆金陵就算了,可他居然是那个“四大古都美男”中最不好招惹的洛阳!胆小的唐笑笑没敢说那情书不是给洛阳的,于是,只能心里流着泪目送那个帅帅的男生将她的情书放进包里带走…… 全校女生开始进行唐笑笑“批斗大会”,为了保命,最佳损友给唐笑笑出了个损招:将错就错,将洛阳追求到底!
  • 幽默笑话幽默笑话王丙杰|青春幽默笑话,具有语言诙谐、故事生动、短小精悍的特点,深受群众喜爱。本书编者遵循健康有趣、雅俗共赏的原则,从现今流行的幽默笑话中精选了上千则,并对其中一些作品作了文字上的润色,有些原无标题的加了标题,汇编成册,以飨读者。
  • 糖果少女的盛夏派对糖果少女的盛夏派对接雨的瓶瓶|青春【风尚阁】告诉你,阅读是一件美丽的事情: http://m.pgsk.com/fengshang/ 【高中卷】-欢乐雷卷 事实证明了,就算是最最英明的上帝大大也会在打呵欠时打电话连错线!所以才会出现我一觉睡起来,看见家里多出个陌生男人的诡异场面!! 如果有一天,你家里面忽然出现了个东西,长得像天使,看起来像狗狗,精明起来像妖怪,养起来是个祸害!! 我奉劝你,还是趁早扔了吧…… 什么?扔不掉了?! 嘿嘿~那你有的受了!! 祸害长得帅,祸害会捣蛋,祸害会撒娇,祸害会缠人,祸害会分裂!祸害会作恶!!祸害会传染!!! 还好,祸害们不团结! 那么 我,花盼晴 要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全校师生 维护宇宙和平,顽抗你们这群祸害害害害…… 救命!祸害太凶猛!请求支援…… 不好,校园顶不住啦!小的们顶住!!老娘我要撒丫子逃跑啦~~ 什么?不够义气?? 是,我回来,我反省,我检讨~反正大家都被祸害的美色攻陷了,我也没处儿可逃T-T 【大学卷】-此卷微虐,慎入…… 放在心尖儿的宠,换来一世的情愫,你呀…说忘记便忘记了,可叫我怎生是好…… 薛子天…不要对我好,你对我越好,我越是怕…… “薛子天,我求你了,我已经脏了!我配不上你!!放我走吧……” …“晴儿要是愿意,孩子生出来,我养。”…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薛子天哭,他哭得像是个孩子,他说:“晴儿,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手!”……“我求你,不要推开我……” 他抱着我哭泣,很紧很紧…我以为,那会是永恒…… 薛子天…那双眼睛憎恶喜爱都是分明的,那眼睛曾经对我只有温柔的注视,而今却分毫情意不见,只剩厌恶…… 天台上,他把撕碎了的纸页扔到天上,漫天的纸屑飘飞,像至美的雪,我的心便像那纸页,纷纷飘落…再也没有证据,那爱…存在过…… “我喜欢的是你……薛子天,我喜欢你!” 薛子天又呆了呆,敛起笑意,长叹口气,“我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我是不会喜欢一个像你这般不自重的女孩的。” 心,如坠冰渊……… 爱与不爱只限一念之隔,当你爱我不是因为我的人时,那爱便来不得长久,我只能苦笑,就知道…… 我爱的人忘了我,我恨的人爱着我,罢罢,放手了,便放手了吧…等毕业了找个不嫌弃我的陌生人嫁了,如何…不是一生?只是那时…不知我还会不会遗憾,曾有一个爱我如生生错过…只因,他爱我……
  • 花儿与少年 花儿美美走世界花儿与少年 花儿美美走世界《花儿与少年》栏目组 谷良 刘正勇|青春《花儿与少年》是国内第一档明星真人秀旅游节目,在节目中,五位美丽的中国女性:郑佩佩、张凯丽、许晴、刘涛、李菲儿吸引了众多观众的视线。这五位女性,代表着中国女性美丽的五个侧面,节目的播出,让不同年龄段的女性,都燃起了“美美走出去”的渴望。“穷游世界”是年轻人的梦想,而作为女人,还要懂得在旅行中善待自己、宠爱自己,这样才能通过旅行让自己变得更美丽。这本书中,介绍了五位“花儿”的独门旅行秘籍,也从她们每个人的角度出发,揭示了女人在旅行中最美的那一面。同时,书中还独家收录了对五位明星和导演的贴身访谈,除了详解很多幕后“八卦”,更道出了一档优质真人秀节目的良苦用心。
  • 良缘错之芙蓉军师良缘错之芙蓉军师墨锦|青春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像女人!看似柔弱,却收服了他手下最强悍的战士,与妖柔的闺阁之秀截然不同,这样的人,却吸引住白王花擎苍的视线!身为狙击手的管彤,却莫名穿越到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叶芙蓉的身体中。为了解开穿越与身世之谜,叶芙蓉变成了白王的贴身婢女,这个俊朗却多疑的男人,从怀疑到倾心,似乎久远却也顺理成章。那些携手倾心,那些生死相随,在阴谋与鲜血中,随着惊雷炸响戛然而止!——跨过了时间和空间,他们,还能否再次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