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女追男,隔着海角天涯(3)

十二岁那年,我和我父亲去山林里打猎,说给我讲个故他用英语说着,那天下了很大的雪,雪把回去的路封了,我们在山林里紧挨着过了一夜。但只听见它的狼嚎声却没有人见过它。第二天早上我去捡柴火煮茶,静静站在我旁边,不慎滑下一道雪坡,我爬起来时就看到了它,它站得不远也不近,用中文翻译过来就是:“我小时候住在南边的部落,我们四目相对了很长时间,最后它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掉头走了。它是我这一生看到的最美的生物,“云上飞鹰”从后面走上来,三十年后我也无法忘记它的双眼。我们印第安人有种说法,顺从天意的人将获得更多。每隔几天部落会派一小分队去山林里搜寻狼的足迹,一无所获。你既然被天意送来这里,应该在这里和所有人一起敞开胸怀,山林里有一头狼,相信我,你不会失去什么。”

我刚跑出去,一个画着魔鬼妆的旅客就跳到我面前,街上已经聚集了满满当当的人群,我吓得往边上跑,却撞上一群戴着小丑面具穿着彩色披风的人,大家嘻嘻哈哈地把我推来推去。喧闹的音乐响震天。“云上飞鹰”及时把我从人群中拉出来,狂欢节的早上,他迅速地把一顶火红色的羽毛冠戴到我头上,让我也成了狂欢游行的一分子。

远方的天空渐渐拉开一道渐变的光色,天上堆挤着看热闹的星星直到坚持到最后一秒才纷纷隐匿。

一直开着车一言不发的“云上飞鹰”,脸上终于露出淡淡的笑容。

“不,你不是废桶。”我说。

各种装扮服饰让人眼花缭乱,街上弥漫着彩色的烟雾,我甚至兴奋得有点呼吸困难。游行表演的队伍几十人一组,有打扮成鸟兽的,有集体弹奏一种乐器的,游行表演在街上轰轰烈烈地进行,有穿着蛋糕裙跳转圈舞的,还有集体打扮得很香艳的玻利维亚美女们。

我装作很无所谓的样子回答他说:“没关系啊,我也可能对钟斯宇还有一点点感觉。”

“怎么不是,不能装水的桶还不是废桶?”

“回去吗?”很久之后,我望着湖面上成双成对的火烈鸟问苏烈。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苏烈的父亲要选择带着心爱的女人来这个国家定居。被眼前的壮美场面洗涤着心灵,我和苏烈站在一段不会引起鸟群骚动的崖坡上,久久不能说话。玻利维亚这个热情似火、处处充满魅力的国家,来了就不想走了。

不可以装水,可以用来装石头啊。”我拍拍自己的脑袋,“笨蛋,恬不知耻地说,“你不总说我是石头吗?”

苏烈摇摇头不肯说。我伸手去捧他的脸,威胁他:“你不说我就强吻你哦。”

“你说你从泰国回来后开始喜欢上我的?”

而真正爱他的人,不会如此折磨他,把他折磨得筋疲力尽,“可能士兵只是突然意识到,折磨得他连去爱她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身心疲惫,像个被凿了洞的水桶,他修补的速度赶不上她凿洞的速度,他将要付出的是百分之百的真心,最后水流光了,成了一个废桶。”

我开始明白,如果我和苏烈注定没有缘分遇到,怎么做都是徒劳。

它们展开巨大的翅膀,傍晚时分火烈鸟回巢,从天边成群成片地飞入红湖,粉色的羽毛,黄黑色相交的喙,经过一整天的飞行,细长的脚,构成一幅壮观的美景。它们在湖中或优雅地漫步,或集体舞蹈,火烈鸟要在傍晚日落前一个小时看最壮观,或相互给恋人梳理羽毛。降低了警惕性,是观赏的最佳时期。红湖变成了粉红色的湖,与傍晚的天色相呼应,好像夕阳融化,加上天色原因,一滴滴溶入湖中,变成了一只只从天边飞到湖中的火烈鸟。

游行车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在狂欢队伍里前进,我喊得喉咙都快沙哑了,这种时候我想着要是麦莉能在身边一起疯狂该多好,她一定也会爱上这里。已看不见“云上飞鹰”的身影。我暗暗想着,我回过头,不管找不找得到苏烈,明年这个时候我要和麦莉一起来。

被阿隆说这么几句,开始崩塌。我有点懊恼,自己应该早点过来的,这样我就不会错过苏烈。如果他心血来潮在巴西玩个一年半载,我仅存的最后一点信心,我不是要等到骨头都脆了吗?我自认为没做过什么缺德事,可运气为什么总这么差?

一路上,我和苏烈的对话如下:

“嗯,可能更早一点。”

有点像古罗马斗兽场那种向中间凹下去的形状,房子密密麻麻,希望能给我带来好消息。拉巴斯市区的房子呈阶梯状,我入住的酒店远离繁华的商业区,在山坡上,是一栋四层的巴洛克建筑,阿隆说他明天出发去巴西找苏烈,外墙漆着橙色,每一层石栏阳台上爬满藤蔓植物。

挂了电话,我走到门口,整个城区的热闹喧哗把我隔离开来。

“什么答案?”我靠在他的肩膀上,仰着脸问他。

“云上飞鹰”住在离酒店两个街区外的贫民区,他每天早上准时来一次,等我的吩咐。

“我也是今天下午才过来的。”我解释,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给他造成了什么困扰。

他没有马上回答,仰着脸不知道看哪里。天上繁星璀灿,像个钻石矿。

天亮了。

路面上张灯结彩,欢快的音乐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天全黑了我们才进入市中心,夸张装扮的人在路上走来走去,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三五一群,坐在路边聊天唱歌跳舞。“云上飞鹰”把我带去了他一个印第安人朋友的小旅店里安顿下来,车子进入奥鲁罗市区堵了将近两个小时,出了旅店门口便是狂欢节游行的道路,我兴奋地站在门口观望了好久。

“啊哈哈……”我心理一瞬间平衡了,我捂着肚子在汽车后座上滚来滚去地大笑。

“如果你提前跟我说就好了。苏公子已经离开巴西回玻利维亚,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抵达酒店,我想你们又错过了……”

“你敢!”他紧张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惹得我大笑。

“云上飞鹰”哲理般的故事使我心情平静下来,我对他露出感激的笑容,感谢他告诉我一个这么精彩的故事。

我本来还挺愉快的,接了阿隆的电话后沮丧得提不起兴致,想马上回到拉巴斯酒店。

“现在不是找到了?而且你也没拒绝我嘛。”

我将信将疑地喝了两天,第三天早上,头不疼了胸也不闷了,真是神奇的叶子。让我每天用热水泡着喝三次。我们交流并不多,他很严肃,“云上飞鹰”给我带来一小袋像茶叶一样的叶子,不爱笑,一双慧黠的眼睛默默注视着一切。

我哭着跳下车子,边哭边跌跌撞撞地跑向他。在一组假扮天使的游行人群里,我被人撞来撞去,苏烈!是他,终于扑向他的怀抱,我们紧紧地相拥在一起。真的是他,好像是天上送来的。我再也不想松开他。

要不然你怎么会强吻我,“我就知道,我这么有魅力,你不可能不喜欢。”

看到一个人逆着狂欢队伍,拨开人群朝我而来。终于近到我能够认出他,确认自己不是出现幻听也不是出现幻觉,我眯起眼睛往前方看,我一下子失去语言能力,眼泪哗啦落下。

“你胆子也太大了,一个人跑来玻利维亚找我就为了跟我告白?”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没有人像你这么快乐,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天生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不过也很快乐,“是挺傻的。”终于换我得意一回了。

我追问:“认识这些日子,你肯定觉得我特傻吧?”

在车顶胡乱地舞动双手,摇头晃脑的,头都快被我摇晕了,甚至开始出现幻听,我已经疯了,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声音像从车底传来,很快就被狂欢人群的热情淹没。

“慢”是指行为动作上要慢,不宜运动;“短”是指做事情的时间尽量短。我听着有点矛盾,交代我在高原地区要保持心情舒畅,总不能叫我吃饭吃得“又慢又短”,刚伸出筷子夹一筷就结束进餐。阿隆笑着说:“差不多是这样,在这里你可以一日吃五六餐没问题,阿隆把我安排到酒店,但每餐要吃得少且慢。做事要“慢”且“短”。”他说我很快就能适应,又让我有任何事可以随时去找印第安兄弟“云上飞鹰”。

“云上飞鹰”从后面举了我一下,车子上欢呼的人群纷纷伸出手把我拉上去。我戴着那顶火红色的羽毛冠,后来有一辆装扮得很热带雨林的游行车从旁边开过,在车上那群穿着蓝色表演服的人中特别显眼,他们热情地把我推到车顶的最高处,我受宠若惊地站在车顶,“云上飞鹰”一直紧紧跟着我,大声欢呼,街道两边的人群朝车子这头使劲地挥着手。

老天这不是整我嘛,我刚到奥鲁罗,就听说苏烈离开里约回拉巴斯,我心一凉,如果他恰好回到酒店,那我不是又错过遇见他。

狂欢从白昼一直持续到黎明。

对我太苛刻,“老实说,总让我倒霉,但我现在不那么觉得了,我累积了那么多年霉运,我以前觉得上帝很不公平,就是为了在遇见你这件事上得到一个好运气。苏烈,你第一次见我时是不是觉得我特傻?”

高原反应加上时差问题让我头疼得厉害,一到晚上就胸闷睡不好觉,加上语言不通,开始几天我不是特别舒服,我除了去楼下唯一有网络的大厅发了几个邮件给我爸妈和麦莉报平安,剩下的时间只是待在酒店房间里等苏烈的消息。

我们坐在拉巴斯酒店外头的露天餐厅看星星,苏烈跟我讲了很多他父亲的故事,回国的前一晚,他说他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酷的人,而我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让他感到放松的人。

“你是陨石。”苏烈纠正我,弯着眼睛哈哈大笑,伸手来握住我的手。

“算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奥鲁罗,我刚从里约回来……”

“回,我们回中国去。”他目光坚定地说道。

别提强吻的事情好吗?那只是意外,“喂,意外。换我问你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感觉的?要老实说。”

“我现在回去,我让‘云上飞鹰’开车带我回去。”我急忙在电话这头说。

各色人种出出入入,到了今天旅馆突然之间变得特别寂静。我问“云上飞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说明天奥鲁罗地区有狂欢节,是玻利维亚规模最盛大的节日之一,前几天旅馆的游客还很多,每年世界各地都有很多人慕名前来,大家提前出发去参加狂欢节了。

“万一找不到我,或是我拒绝你呢?”

太少见了,他的脸上微微泛起两片绯红,我真想拿手机拍下这一时刻。正当我要掏出手机的时候,苏烈有点不耐烦地说:“就是在音乐厅里被你强吻的那次。”

现在太晚不安全,何况明天是奥鲁罗狂欢节,你过完狂欢节再回去吧,阿隆却说:“林小姐,我会想办法确定苏公子接下来的行踪再通知你,祝你在奥鲁罗玩得愉快。”

他一如既往地嘲笑我搬出电影里面的故事来解释一段逝去的感情,嘲笑过后,他承认我的做法比他的要好很多倍,后来我把对钟斯宇坦白的过程告诉苏烈,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太过激进地去争取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最终受伤的是自己和真正爱自己的人。

“关于《天堂电影院》里士兵的故事,我这里还有另一种答案。”他说。

“可是很值得不是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顺应天意。”

一分钟后他走出来说阿隆让我接听电话。他每天给阿隆打一通电话报告我的情况。由于旅店里人满为患,“云上飞鹰”用旅店的电话打给阿隆,我不得不用手捂着话筒才听清阿隆的话。他在那头说:“林小姐,你去奥鲁罗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狂欢节过后第二天,我们从奥鲁罗开车回到拉巴斯的酒店。

几天后苏烈开车带我去玻利维亚靠近智利边境的红湖看火烈鸟。

苏烈说:“我心里可能还残留着对芸珠的感情,没有完全放下,你没关系吗?”

“云上飞鹰”说如果我在八前来玻利维亚,当天下午便开着越野车载我去奥鲁罗,我会更喜爱这里。一路上都可以看到驱车前往的人群,没想到“云上飞鹰”爽快地答应了,车子里的陌生人会在你车子从他们身边开过时大声打招呼,这个国家的热情气氛让所有人变得面目和善,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快乐。是玻利维亚的丰收节,在阿伊马拉语中是“请买我东西”的意思。

像冬日晴天里被平静的大海环抱着的游船。他的手温热有力,他的笑容像劈开黑暗的光,紧握着我的手,好像要随时带着我奔赴远方。

人群爆出更热烈的欢呼声。

林麒!林麒!我没听错,还是在叫我,声音从前方渐近。

我实在很想去,便用英文请求“云上飞鹰”。他说不远,开车3个小时。在酒店等着也是等,不如趁阿隆去巴西找苏烈的这段时间我去凑凑热闹,我又问他从拉巴斯去奥鲁罗远不远,在酒店里等消息等得太枯燥了,我后悔没有让阿隆带我一起去巴西。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骄阳似我(上)骄阳似我(上)顾漫|青春再没有像顾漫这般的小说,让我们看完之后觉得幸福!从《微微一笑很倾城》《何以笙箫默》《杉杉来吃》到连载七年的《骄阳似我》,千万粉丝捧心期待,绝对不可错过的经典珍藏!“比爱还要多一点?对我来说,就是你。”以后,我们可能再不相见。以后,我们即使相见,也只能匆匆一聚,然后又要离别。也许那时候我们已不会像现在一样悲伤,因为我们彼此不再如此重要或者因为我们已经坚强。然而此时此刻,你要走了,我只能在月台上边走边哭。再见了,我们最后的青春。我们再不能像个小孩一样活着。我们毕业了。
  • 将爱情进行到底将爱情进行到底林仙子|青春这是一个关于青春、友情、爱情和奋斗的故事,里面有梦想、有流行、有浪漫,而同时也有现实中的无奈与困惑。该小说通过感人剧情,反映出真实的人生。
  • 扎纸匠扎纸匠潘海根.|青春扎彩匠,扎鬼纸,扎来鬼纸祭阴阳。扎纸匠,说通俗点就是纸扎手艺人,所扎之物大多是一些烧给死者用的童男童女,灵屋纸马之类的。扎纸这门手艺可是古时五花八门中的老行业了,古时五花八门中,七门调说的就是这种扎纸的人。对于这行,很多人认为扎出来的纸人纸马等物,只是卖与办丧事的人家。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你就错了,因为白天做的是办丧事生人的生意,到了晚上,做的可就是死人的生意。而我所要讲的,就是我做扎纸匠那些年见闻到的那些奇闻怪事……
  • 纯念纯念若水如烟|青春花季雨季,她年华正茂,他青涩胆怯,朦朦胧胧中,那看似不真实的爱情,谁来书写结局……
  • 百亿豪门千金百亿豪门千金夏月芙|青春中法混血,颜值高!父亲是威尼斯和戛纳双料影帝,母亲是欧洲豪门千金,大哥国会议员,二哥是亚洲最大娱乐集团“华娱集团”掌门人。 重生回到校园,夏晴安告诉自己,前世所有的错误都不会再发生,她要揪出豪门幕后黑手,捍卫这个家庭的幸福! 挽救父母婚姻,拯救外公性命,投资娱乐圈; 打造高端个人品牌,环球旅游和约会神马也是必不可少滴啦! 当然,还有一个腹黑神秘的异国军阀男友……情深两世,魅力无双。 我就是身家百亿的首席豪门千金!吼吼!
  • 晨昏晨昏辛夷坞|青春她是他天空里的飞鸟,他是她生命里的孤岛。“有我陪着你,什么都不用害怕。”一句话,像是一个魔咒,攥住了两个人的心,注定了三个人的宿命。妖艳的止安是一团火,柔软的止怡是一汪水。纪廷就在这水火之间,辜负了水的温柔,却无法触及火的热烈。或许是可以触及的,只是太过滚烫,所以更多的时候只是远望。如果他不顾一切,那火将焚毁的又岂止是他一个人的身?“你到底是不想,不敢,还是……不行?”“你知道吗,纪廷,我看不起你。”为了报复,也是因为疲惫,止安选择了远离。可逃得越远,也意味着她的不安越深。夜航鸟不停地飞啊飞啊飞,心中的岛屿就在那里,却不敢停下。这才发现自己走得那么急,竟然是因为不敢回头,害怕蓦然回首,再也找不到当初的那个少年。
  • 划过面庞的水晶划过面庞的水晶紫碎尒|青春“炼,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是吗?所以,别离开我。你说过不要让我消失在你找不到的地方,所以我也请你,别消失......炼..你等我!”——颜孜依 “我放弃了一切,放弃了我的霸业,只为了换取你一句原谅我!可是,你终究让我失望了。颜孜依,你让我恨不起你,但是我可以让你恨我,这样你一辈子都能记住我。”——焰成皓
  • 拽上我的复仇公主拽上我的复仇公主na_汐|青春10岁之前的两姐妹,是慕容家族的千金小姐,可是因为一个天大的阴谋,父亲不认,母亲因为证明自己的清白自杀,同父异母的妹妹更是出言恶毒,她带着妹妹从家里逃出来,还被追杀,又被人拐骗卖到美国做女佣,她们发誓,一定要活下去,要回来报仇。经过7年的蜕变,她们回到中国,回来报复所有该报复的人,殊不知这背后还有着一个更大的阴谋。
  • 南极姑娘南极姑娘陈谌|青春一个北极熊和一个南极企鹅在北极相遇了,《南极姑娘》的故事由此娓娓展开。善良乐观的女文青企鹅米娜,跨越地球来到北极旅行,偶遇了对过往无法释怀而独居的北极熊大熊。大熊和米娜从吵吵闹闹的欢喜冤家,到逐渐接受彼此成为好友。一次暴风雪过后,他们意外捡到一只走失的小海豹,两人决定南行把小海豹送回族群栖息地。
  • 恶魔校草VS贴身女佣恶魔校草VS贴身女佣空寂|青春“小丫头,你竟然敢如此欺负本少爷!害得本少爷这般?”他声音冷酷带着一丝残忍,而他就是樱花高中当之无愧的校草;“恶魔!怪胎!疯子!神经质!我不怕你!”她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更有底气,其实心里早就怕了;腹黑如恶魔一样的校草?成为全校女生的公敌?重遇初恋情人?气氛诡异不需要学习的学校?而一场意外的邂逅……充满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