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章 雪狐狸

寻到家乡的交友网站。网上有人在说,永良就是这个晚上打开电脑,去盖楼去翻页啊,二十岁的美女爱上四十岁的帅哥了。永良就跟着人流跑,跑到一个叫雪狐狸的博客,雪狐狸今天的话题是,二十岁的我如果爱上了四十岁的帅哥,你觉得年龄是问题吗?

老张不在,老张老婆说他今晚考C++,正在图书馆奋战呢。又打电话给老徐,开始时他想找个人喝两杯。环视四周,老徐倒是在,说,喝酒?我倒真想,可我走了,这大黑天我也不能让我老婆开店,不安全哪。我说哥儿们,你不知道,全是黄毛大鼻子。就打电话给老张,上个星期有两个意大利人,进来就说,把钱给我,我壮足了胆子,腿肚子都转到前面了,都没敢说个不字——

唱完了,她咯咯地笑,说轮到你了,你给我唱一个吧,我喜欢《披着羊皮的狼》。永良就僵住了。永良听都没听过。永良说明天,明天我给你唱。

终于有一天,当他在网上与雪儿聊天时,被他同时执行的家里的电脑发出信息,迎春正在查他的聊天记录。正与雪儿甜言蜜语的永良有点恼羞成怒,也有点做贼心虚,就给迎春发了一条信息:

永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永良一边工作,一边执行家里的电脑,发现迎春还在坚持不懈地查找他在MSN、QQ、交友网站等地留下的任何信息。这是个固执的女人,你在与高手交战,你不会赢的,他想。

都搞定了,只差资金。如果这个成了,我们就可以干事业了。我真的想帮你,然后小小的声音甜蜜地说,那样我们就不用唱《千里之外》了。

永良掐指算来,这事不能让迎春知道。自己名下的资金也不够。就想起房子。当年办小公司时,为了避免商业纠纷,把小公司放在迎春名下,把房子放在了自己名下。

雪儿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女孩子,爱说爱笑,还有一种神秘的味道。有天打电话,雪儿说我给你唱个歌吧,《千里之外》。说着就唱起来,她是那种有点童音的声音,歌词让永良热血沸腾:

年初认识了博主雪狐狸。当时她说她有一笔外贸纺织品生意要做,我们就签了约。款子打过去之后,雪狐狸曾回过E-mail,“我是一个台湾商人,收到了,正在办,然后就消失了,音信皆无。她的同伙是一个叫老裘尾巴的人。现在我已经报警,有知道雪狐狸下落的人请与我联系,必有重谢。”

见平素干净整洁的房间像被打劫过一样,永良神思恍惚地回到家。费力地爬上楼,到处是碎纸和散乱的东西。他悚然一惊,叫迎春,没人答应。他捡起一片碎纸,原来是他与雪狐狸调情的记录。他知道他的妻子,那个固执而聪明的女人,破解了他的全部秘密。

心动不如行动。永良想做大生意,和雪儿商量,雪儿开心

跟雪儿交往越深,永良越为她感动。慢慢知道她出身贫寒,上大学的钱是借的,现在她还在供弟弟读书。每天都在压力下,她还有一颗爱别人的心,有一天她的话题是——捐款给患病的孩子,她写道:

就在这时,一条信息跃上屏幕——悬赏查找雪狐狸。

永良好像丢了魂儿一样,寝食不安,这十天,坐卧不宁。开始的几天,他想雪狐狸也许有事没上网,后来他想也许她生病了。网上没有她,打电话也没人接——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雪狐狸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最适合雪狐狸了,雪狐狸在漫天大雪中,该是怎样一幅美好图画啊。雪儿笑,永良说你想来加拿大吗?这里冬天一片洁白,说看缘分了,问那么多干吗?永良说如果你喜欢中国,你愿意让我回去吗?雪儿又笑,说,像你这样的IT精英,在中国都是大老板了。

亲吻她,爱她。

你想做什么,告诉我。永良说我要建立一个网络公司。雪儿说好。永良说我要像史玉柱一样,做一个巨人集团。雪儿说好。说爱情的力量就是伟大。永良说我要开始新的生活,有一个新的家庭,极了,年轻的妻子。雪儿害羞,但也说好。但这些都需要资金,你有吗?雪儿担心地说。永良说融资嘛。我有很多社会关系,可以融资。雪儿说我现在倒有一笔生意,做外贸纺织品的,所有事情

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沉默年代,或许不该,我送你离开,太遥远的相爱。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去等待。

我见到他时就哭了,多可怜的孩子,正是天真的年龄,就生了病,网上的哥哥姐姐,捐款给他吧,也是积善行德。

进得家来,却见桌上十年如一日地摆着一碗长寿面和两个煮鸡蛋。迎春穿一身家居短打扮,这二位不去,正在往桌上端一盘青菜,永良加重语气说,今天我过生日。他也不想一个人去,就无精打采地回了家,心想有好吃的喝两口也行。迎春笑盈盈地说,知道,这不,长寿面、运气蛋都准备好了。永良说今天我不想吃这个,我想去饭店,永良在蒙特利尔没什么朋友,吃香的,喝辣的。迎春不笑了,眼神困惑地望着永良,你以为你是地主?还香的辣的。喝酒对身体不好,再说,饭店又贵又不卫生——永良转身上了楼。他都能背出迎春后面的话。

那一夜,永良几乎没睡。迎春来叫他睡觉,他说忙呢,有个程序明天得交。迎春都没看他的屏幕就走了。这是个心实的女人,生活在自己营造的安全里。

那时的永良,生活在与雪儿的世界,远隔千山万水,万水

Did you find something?(你发现了什么?)You are crazy.(你疯了)Continue.(请继续)

永良立即跟了帖:年龄怎么会是问题呢?82和28的婚姻不

永良打开电脑,急切地在网上查找,没有,还是没有。

永良本来被雪儿拿捏得心里又酸又甜,听她这么一说,想起老裘尾巴跟帖雪儿时那赤裸裸的语言,又生起气来,说,雪儿你等着,明天我就把钱寄到。

把它们变成乱码。那时雪儿的网上淘宝店刚开张,正红火,都是永良做的。他甚至把他开发的小软件拿来卖,爱情,然后从容不迫地打开自己的聊天记录,不就是付出吗?永良也曾想过为什么和他好。也问过,雪儿说缘分嘛,问那么多,反而俗了。永良立刻就感到自己矮,一直矮到尘埃里。缘分是前世修来的,问那么多干吗?

冰清玉洁的雪儿,永良真的恨不得马上见到她,拥抱她,

永良突然有些烦躁。额角上居然冒出汗来。

越同雪儿调情,永良越感到自己的技巧不够。现在的女孩

那一晚上,永良都窝在地下室里学唱《披着羊皮的狼》。他能感到迎春看他时那狐疑的目光。那又怎样,我现在是一个心满意足的狼了,我有一个如花的羔羊,但那不是你。

有人反驳说,你有诺贝尔奖吗?或者,你有钱吗?

说心里话,迎春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妻子,朴实、勤劳、节俭,样貌也不错。当年永良看上的就是她一尺七的杨柳细腰和眉清目秀的样子。迎春说的话,从来都在道理上,让永良驳都没法驳。可是,永良越来越觉得迎春缺点儿什么。缺什么呢?

是很好吗?

在一起,我找老裘尾巴一说,准成。

他同时可以执行雪儿的电脑。他向雪儿要授权时只说他为了调节淘宝网站,没说通过授权他可以执行她的电脑。当时他有预感,雪儿不会给他的,在偶尔的隐隐约约中,他还是有点儿拿不住她。

没有狂欢,没有嬉戏玩笑,或者说,这是个寂寞的晚上。没有烛光晚餐,没有K歌,没有洗头,没有麻将。窗外是加拿大的夜晚,静谧无声。两边的邻居都相隔十米以外,真静啊,吼一嗓子都没人听得见。

就想,我很快就要走了,走之前我会跟你摊牌的。突然有了恻隐之心,想我走了,儿子怎么办?雪儿的形象就适时登场,永良很激动,转念想,等我建起公司再说,要当比尔·盖茨、史玉柱一类的人,难道还管不了前妻和孩子?就用居高临下的怜悯的表情看迎春。见迎春困惑痛苦地看他,想现在我是大老板了,你还不知道。一时就感到自己就是加拿大漫天大雪中的雪狐狸,隐蔽着,再看迎春,没人看得见,而当他动时,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静如处子,动若脱兔,那就是永良的写照。

永良后来说,这世界没有男人不想出轨的,只是他们需要两个条件,一是要遇见美女,二是那美女对他有兴趣。永良能出轨,那是他的运气。

永良想象自己坐在大班台后,西服革履,秘书小姐公关小姐服务小姐花团锦簇站立两厢唯唯称诺,而身边坐着一位绝世佳人,那不是别人,正是雪儿。

今天是与雪儿联系不上的第十天。自从他们相识,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断过。

世上难得这样的女孩儿,年轻、漂亮、纯洁、快乐,还有爱心。雪儿就是他心中的女神。而在网上,雪儿不仅是他的女神,还是许多人的女神,永良真的感动,只要雪儿在,参加的人都好多,踊跃发言,而雪儿的回答,总是恰如其分,字里行间又让人想入非非。

真是一会儿在冰里泡,一会儿在火里烧。永良说好宝贝,就让我帮你吧,永良的心,求你了,你想啊,你都那么想帮我,你,我,不就是我们吗?

着,永良心里甜如蜜糖。我们,我和你。雪儿说不要你帮忙,又撒娇说就不让你帮,我找别人帮。永良真生气了,说你不让我帮你让谁帮,难道你还有别的

稍不留神就飞了。于是永良更忙了,儿多狡猾啊,他在网上下载了许多“泡妞大全”,仔细学习,反复研究,其情形不下于做个课题。他每天都被激励着,亢奋着,昼夜都在燃烧。

(获魁北克首届华文文学奖)

雪儿不依不饶,说那你还说我有别的男朋友吗,永良说不敢了不敢了。雪儿这才破涕为笑,说,好吧。本来我不想把爱情和钱混

那时他还在银行工作,永良认识雪狐狸是在他四十岁生日的时候。他记得清清楚楚。三十九岁,业余时间开发点小型软件,迎春就在网上卖。开始的两年很萧条,第三年却突然好起来。两年下来,就赚了他几年的工资。永良感叹无心插柳柳成荫哪,原以为加拿大是个成熟的经济体,想要暴发几乎是不可能的,在他移民蒙特利尔的第四年,没想到自己一介书生,白手起家,竟然在短短的三年里,就小发了,想象一下,如果十年下来会怎样?知识就是力量,知识能改变命运,他发了点儿小财。虽然不大,这话千真万确。却出乎意料。再回头看一起来的移民,还在学校里苦苦挣扎,以求北美学历。自得的表情就不由自主地跃上永良的脸庞。所以在四十岁那天,永良其实很激动,有一种一腔热血直冲头顶的感觉。男人四十,是个大日子。永良开始盘算怎样痛快地过这个晚上。

第二天就收到雪儿的E-mail,收到了,正在办,很快就能赚到钱了,我们成功了。

永良跌坐在地上,木然地看着窗外,蒙特利尔茫茫的大雪,在茫茫的大雪里,他大声问,谁是雪狐狸?哪里藏着雪狐狸?

也想成为网络明星,永良明白她,雪儿也是有虚荣心的女孩,爱不就是支持吗?永良把工作放在一边,给她修照片。雪儿的皮肤在永良的指间变得光滑洁白,眼睛明亮诱人,永良对着照片,禁不住心旌摇动,想入非非。

加籍华人,公司白领,私企老板,成熟帅男,IT精英,哪个招牌不让一个20岁的女孩心动?永良本来不是爱情勇士,确切地说,他只谈了一次恋爱,这一次就成了婚姻。但是,在网上就不一样了,网上的人谁也看不到谁,没有四目相对,永良就在这一晚走进了雪儿的世界。他轻轻松松地赢得了雪儿的信任。你想,也没有难以启齿,只须敲上几个字,照样能让你脸红心热,那你为什么不敲呢?永良就敲了,让他兴奋的是,他得到了一个大笑脸。

所有与迎春和儿子有关的文件和物品都不见了,好像他们从未出现过。

永良看雪狐狸的照片,是那种小脸大眼很精灵的样子,心里就像回到18岁,那样一种心动,好久没有了。

迎春狐疑的黑眼睛,千山,永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无视白人老板苛刻的蓝眼睛,那里,而永良无视身边的生活,有他,部门主管监视的棕眼睛,有雪儿。

问那需要多少钱。雪儿叹口气说不说这个。永良着急,说俗什么,永良心中一股热浪。好不容易聊会儿天,这可是我们后半生的事业。说俗事就太俗了。这么说

永良失神地笑起来。

他说养我一生爱我一世。可我对他没感情,我不是为钱,我为爱情。如果为钱,雪狐狸回答说,我大学毕业就嫁了。

雪狐狸从永良的生活里消失了,这是第十天。

永良很快把房子抵押了,把钱给雪儿寄过去。没想到现在用上了。

今天我就是四十岁啊,这不是件快活的事吗?四十岁的永良也可以有一个二十岁的女友,永良想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有时他恍惚间,是的,觉得迎春和儿子是别处来的,是不分年龄的。爱情中的永良,不知从哪里来,爱情中的男人,而他,也没想过自己有家庭,还是那个20岁出头的无牵无挂的小伙子。有妻有儿。

说你侮辱我,我不和你好了,男朋友?雪儿也生气了,声音就呜咽起来。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干草堆里的爱情: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干草堆里的爱情: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劳伦斯|小说《干草堆里的爱情: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中除了情爱题材以外,劳伦斯还喜欢在作品中讽刺工业文明对生活和人性的摧残。劳伦斯渴望有一个精神家园,但他不喜欢英国的工业文明,这也是为什么现实中他总想逃离故乡,却在最主要的几部作品中,将故事的发生地点都设在家乡汉诺丁。《干草堆里的爱情: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选取的几部作品,既有描写情爱的《干草堆中的爱情》、《狐狸》,也有揭示工业文明罪恶的《菊花香》,希望能让大家更全面地认识劳伦斯。值得一提的是,《菊花香》是劳伦斯出道的第一部作品,非常有代表意义
  • 他乡明月:柯岩文集第二卷他乡明月:柯岩文集第二卷柯岩|小说本书是柯岩作品集第二卷,包含小说《他乡明月》。写的是20世纪80年代“新移民”的悲怆故事。歌舞团年轻貌美的女孩紫薇和朵拉为了报复团长对她们的打击,愤而出国,毫无思想准备的他们以为美国会是施展才华,实现理想的天堂,而弱肉强食的现实终于给他们开了一个悲剧式的玩笑。
  • 全中国最穷的小伙子发财日记全中国最穷的小伙子发财日记重庆老康|小说老康三十而立,带着老婆,拖着儿子;没有存款,没有房子;读的是烂学校、破专业,一无所长;毕业后混了多年,稀里糊涂,不幸下岗;因为混得差,朋友都断了联系;举目望去,走投无路;看见老婆就内疚,丈母娘面前更是抬不起头;一家三口,低声下气,长期在丈母娘家“蜗居”……有一天……
  • 魔术师谋杀魔术师谋杀兰蔻|小说从广州调回古城刑警大队的夏子成,收到网名为“杀人狂魔”的留言,即将开始一场诡谲的杀戮之旅。第二天,他们却遇到离奇的死亡案件。死者真的是残酷成性的“杀人狂魔”所杀吗?还是和饕餮——神话传说的龙之九子之一有着紧密的关联?随着死者身份的揭开,一段职场四角恋逐渐拉开帷幕,随之而来的是神秘的魔术师出现。他成了本案的最大嫌疑人,但是他却有不在场的完美证明。他到底是运用了什么方法杀害死者的呢?死?的身份又暗藏着怎样的玄机?一段白领生活的真实挽歌,结局却是出人意料,催人泪下……
  • 揭秘风水世家生死迷局:传古奇术揭秘风水世家生死迷局:传古奇术未六羊|小说与《鬼吹灯》《盗墓笔记》并列四大盗墓奇书!彻底了解盗墓一派数千年的传承与秘密!在五行八卦中感悟天道,窥探人心!流传五百年年的神秘风水大阵,数十代人不断填补的诡秘坟场,几派风水世家传人之间的生死谜局,无数惊世骇俗的玄学秘法再现江湖…至于他忽然无师自通的风水相术,一想到为什么对那段回忆总是一片空白,他又倾向于祖坟好了。他也的确好好地勘测了一遍祖坟家族墓,让他头痛的是,表面上整块墓地杂乱无序,但如果以最高的祖坟为中心点,按卦位上离下坎左震右兑四正象画出四个区域分别按穴堪形,却又有截然不同的结果,或是大吉或是大凶。
  • 买断半条命买断半条命赤骥|小说身怀神秘医术的展若海,一直平淡安份地做他的妇科医生。直到这一天,意外成为一群猖狂匪徒的人质,他开始踏上一条充满激情和危险的道路。匪徒首领任逸华发现这个身为人质的妇科医生医术高超,胆大心细并且身体素质出众,而且,他们的匪帮缺少的正是这样一个医生,于是,任逸定通过各种手段,迫使展若海留在身边为匪帮服务。展若海身陷囹圄,无可奈何地被迫与一众匪徒过起了逃亡的生涯。
  • 中学生课外阅读:被风吹走的快乐中学生课外阅读:被风吹走的快乐刘国芳|小说这是当代微型小说之父刘国芳的精品小小说集,从刘国芳的小小说中,我们不难看出,作家对小小说这一独特文体的审美把握达到一种至高的境界。精短的篇幅里,浓缩了丰富的生活容量,淋漓尽致的情感表达,读之,让人有一种审美愉悦,精神得到释放,心灵回归了本真状态,读刘国芳的小小说,是一种享受,一种审美的享受,一种悦神悦志的享受。刘国芳对生活进行高度的审美把握,对生命、人性的认识达到更高的层面,创造出如此有意味的作品。著名小小说评论家刘海涛说:“刘国芳的名字和他的经历已和中国大陆的当代小小说发展史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 养女养女陈勇|小说“新绿丛书”是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主持策划,于2001年开始出版的以宁夏作家作品为内容的系列文学类图书,截至2005年年底已连续推出三辑。其中《马鸿逵传》已经再版,《花旦》《白衣宰相》《花逝》等作品受到读者的广泛欢迎。丛书的出版,既丰富了本地区的文化生活,又为宁夏的文学创作发掘了很好人才。
  • 西桐情事西桐情事舒妍|小说在日光迟缓而雍容的冬日里,桐河路的悠闲与安详是西桐最淋漓尽致的浪漫。沿河的步行街畔有白墙黛瓦的江南小院,样式精巧的路灯伴着枝叶斑驳的梧桐树,粉嫩的梅花在岸边开得肆无忌惮,连呼吸都能闻到那柔软的馨香。在日光迟缓而雍容的冬日里,桐河路的悠闲与安详是西桐最淋漓尽致的浪漫。沿河的步行街畔有白墙黛瓦的江南小院,样式精巧的路灯伴着枝叶斑驳的梧桐树,粉嫩的梅花在岸边开得肆无忌惮,连呼吸都能闻到那柔软的馨香。王子扬就是在这年空气微凉的冬夜里,在月光柔和的桐河路上,在那个叫作“玉楼春”的画廊里,初遇了穿着灰太狼棉拖鞋安静地作画的章慎择。这样热和的画面呵,该是每一个淡然如菊的女孩的梦境吧?她不自觉地就与他越走越近了。而他待她也尤其地温顺细致。他同她一道走过漫长的街讲似乎无尽的话,给她送往自己亲手炖的汤,救她于最尴尬的境地,也在最黑暗的夜里递给她一双最热和的手。她在他的陪伴下,渐渐丢弃那些自以为是的理智,也放手那些一厢情愿的感情。所有那些由不甘而衍生的爱怨,都随风而去吧。在西桐,唯有爱,才值得珍惜。
  • 来临来临及羽|小说天津港边一艘废弃的货轮装满了腐烂的尸体和行尸走肉,病毒迅速传播直至吞噬京城。主人公大宇当此之时挺身而出带领兄弟三人展开了剿灭满城行尸走肉的漫漫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