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尾声春回万物生(2) 第43章

王幼刚问,等我开完会。,你要找的人。王幼刚的师部就在那里。枪生找到了师部。王幼刚正在开会布置渡江战役。王幼刚听后通身热血沸腾起来,那个侦察员进了师部,谁。见枪生来了,叫他等一会儿,在王幼刚耳边低声说,一号,外面有人找。参谋说?对参谋说,枪生拿着那张油布票来到了长江边上的阳逻。那个先回的侦察员等着枪生了

,道人叹了一口气,问,孩子?山下怎么没有枪炮声

,孩子,师傅,对。无父无母,道人说,是神仙

道人说,孩子。你娘她姓傅。,道人闭上了眼睛,泪水流到脸上

枪生给他的亲人,每座坟前烧很多很多的纸钱,依个给他的亲人磕头。将纸钱堆起来烧,九月重阳,枪生带着他的老婆和孩子到坟山上举行隆重的祭祀。枪生带着老婆和孩子,让他们在阴间有钱用。,叫他们安息

,于是枪生带着家人。搬回了石槽冲

,王幼刚拍着枪生的背,泪流满面,说!真没想到我们王家没死绝!还留着一个“人种”啊

,道人说,我问你,我要是不收你?你会给我吃吗

王幼刚是其中的一个。骨灰按照生前遗嘱送回家乡石槽冲安葬。将军没有葬在祖坟山上。将军的墓建在大路边上,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王幼刚死后,全军授衔。,王幼刚被授为共和国的将军。大别山里出的将军多,二百多个。一九五四年,只要走进石槽冲就能远远地看见

还当什么神仙!你随我下山去,我们还俗,孩子?种田种地,道人流着眼泪笑了,说,生儿育女去。,我们不当神仙了

,枪生的儿子满月后的那天夜里。云根同枪生将前因后果说破了

,那个侦察员带着纸条进山去,费尽了周折,问到了大山里的石槽冲。找到了枪生

,你是不是叫枪生?枪生说,有人找你?枪生说,我还活着。枪生问,是谁找我?不要多问,那个侦察员对枪生说,你是不是姓王?枪生说,我是姓王。侦察员拿出那张油布票说,我先走了。大战在即,我是叫枪生。侦察员说,你还活着?侦察员说?侦察员说,给油布票的人。枪生拿着纸条一看,泪就出来了。你带上这张油布票,谁找我。枪生问,按我说的地方去。侦察员问,去了就知道。枪生见了那张油布票就像见到了父亲

,枪生一下子扑进三叔的怀里,说,三叔。我还活着

夫子河边的傅家子孙也成群了。解放前夕逃到了那边。傅姓子孙据说在台湾当大官的很有几个。,因为“江记”一支的有几个,服役于国军,二十年就是一代人。石槽冲王家的子孙成群了。两岸关系缓和后,经常有人回来省亲

双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世事风云变化!化也罢,真相大白。云根流着眼泪,一声足矣。云根叫了枪生一声,万变不离其宗。既然各知根底了,笑了,仰天一叹,此生别无它求,我们就各落各的根吧!,变也好,外甥儿。枪生泣不成声,叫了云根一声,舅

傅姓和王姓达成默契,清明时节。不在同一天上山祭祖。,两姓的祖人,盘根错节

十六年音讯全无,估计母亲早已不在人世了。,百万雄师过大江。他嫂子,他不知道他的那个侄儿,他的一个侄儿,都死在天台山那场大火里了。阳罗是倒水河、举水河的入江口。面对浩浩长江,他的两个妹妹,被一个姓罗的领走了。他记得他的侄儿叫枪生。他不知道那重重的大山里还有没有他的亲人?他记得当年红四方面军离开苏区时,他的一个侄儿,枪生还在不在人世间。他忆起了群山里的石槽冲,那里是他的家乡。身为师长的王幼刚带着部队在阳逻作渡江作战的准备。十六年了?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王幼刚思乡之情油然而生

,十六年历尽艰辛,十六年枪林弹雨。终于盼来了胜利的晨光

,珍藏了十六年。他对那个侦察员说,进山到大山里去打听。于是他就叫一个侦察员化装成买布的,就把这张油布票拿出来交给他。叫他带着这张油布票,他的家乡地名叫石槽冲。他不知枪生是死是活。他告诉那个侦察员,他将那张油布票一直带在身上。这张油布票就是见面的凭证。若是找到王枪生,思亲难忍。他拿出随身带的一张当年的他大哥设计的油布票,叫那个侦察员带着,为了怀念大哥,到阳逻找我

,傅兴垸人认出了他。接纳了云根和他的一家

,他们说,书上有。书上都写着哩

,拿出红苕递给道人,说,枪生解开包袱。师傅,你吃

世界工农全秉正,完成了人生中一件大事。马列思潮沁脑髓:甘心直上断头台。他历尽千辛万苦,立碑安葬了。枪生已是五口之家的一家之主了。枪生用三年的时间,野渡生荒情。秋风无着处,把他所有亲人的骨殖都找到了,背回来,背到王姓的祖坟山上。枪生在父亲的墓碑上刻着父亲的绝命诗。,军阀凶残攫我来。枪生在母亲的碑上母亲的绝命诗:白云性高远,枪生带着一家搬回石槽冲的那一年,老婆又一肚子生了个龙凤胎。枪生将亲人们挨着祖父和祖母,河水两岸清

哨兵拦着,枪生就拿出那张油布票给哨兵看。哨兵见了那张当年苏维埃政府发行的油布票,一路的哨。一路的兵,就放行。,检查过往行人。知道是自己人,枪生就带着那张油布票,顺着光黄古道走

,道人问?是吗

,道人说,孩子。你不姓罗

,2008年12月6日1。30完稿11日修改:27日再改

,道人说。出家人不论俗姓

,枪生拿出那张油布票,说,三叔。这张钱我还给你

白军也走了。白军追红军去了。,枪生说,红军走了

。枪生高高兴兴随云根道人下了山

枪生?你还活着?,王幼刚说,你不认识我吗!我是你的三叔啊

,枪生问?你收我

,对祖母说,祖母啊,枪生跪在祖母的坟前。孙子把亲人都找回来了,找回来挨着您了。您的一家又团圆了

我吃。你也吃。,道人说,我吃,我吃

,枪生说,师傅?你哭什么

,枪生说。在烧火做饭吃

。道人流着泪望着枪生

,枪生说。我姓罗

,枪生问?你说我姓什么

,道人说。你姓王

,道人说,我给你做父,你给我做儿?我俩合成一家过日子好吗

,枪生说!好

,石槽冲人唏嘘不已。接纳了枪生和他的一家

,师傅,我吃一个,枪生说。你吃一个。你不吃,我不吃

你算算我娘姓什么。,枪生问,师傅?你会算

,灿若星河,聚集着革命英烈。广场高耸的纪念碑上,辉煌。那面铜锣就像一轮太阳擎在天上,几十年过去了。鄂豫皖革命博物馆重修了,广阔,闪闪发光。用大理石塑着手擎铜锣的像

,道人流着眼泪吃红苕,问,孩子?你姓什么

,日子里有了烟火,在山下找了一个地方住下来。有了生机。附近的人们不究云根的根底,搭砖造屋。结婚后,云根带着枪生下山后,云根的老婆,也不究枪生的根底,都传凤凰观的道人还俗了,还带了一个道童做儿。云根带着枪生开山种地,给他十年生了两儿两女。还俗的云根找了山里一个死了男人的女人做老婆

,王幼刚问?你是枪生吗

能给我吃吗。,道人说?我饿了

春天的阳光格外的明媚,格外的亮。太阳下,王幼刚开完会。那后就像他的大哥,就像一个模子脱出来的。,就出来了。王幼刚看见太阳底下站着一个后生

,道人说。师傅算出来的

一烧火,烟就升起来了。我就闻到了饭香。,枪生说,是的

,枪生问,师傅?你怎么知道我姓王

,枪生咧着嘴。半天说不出话

,枪生问,师傅?你没娘没父亲吗?你像孙悟空一样是从石头里变出来的吗

,山风吹来,纸钱的灰,像漫天的蝴蝶儿。飞

,孩子,将被子捆了出来,说!你替我驮被子,道人进后屋,我替你驮红苕,叫枪生驮在背上,拿过枪生驮红苕的包袱,牵着枪生的手,你随我下山去过人的日子

枪生的儿与云根的小女儿同年同月生的。乡亲们都来祝贺。,日子里枪生慢慢长大了,长成了十八岁的小伙子。云根张罗给枪生说了一房媳妇,生了一个儿子。当做盛事传

,枪生说。是我讨来的红苕

,于是就请。请你到垸里去喝酒

,王幼刚是十六年后。一九四八年春天刘邓大军南下杀回大别山的

,于是云根带着家人。搬回了夫子河边的傅兴垸

你真是神仙。,说,是的。师傅,你姓什么。师傅,枪生高兴了?你算得真准。你太高明了。我娘姓傅

,枪生望着王幼刚楞住了,问?你是谁

,有人来采访。问起过去的事。双方都不说

,道人流着眼泪说,孩子。我哭善根未断

,枪生说,师傅。你吃。我下山后再去讨

,枪生说,师傅,我跟你。也做神仙

传下去,传给子孙后代!,侄儿,这就是你父亲啊。三叔给你,王幼刚说!你留着

七十一

他们走了?山下的人在做什么。,云根问,啊,都走了

枪生不知是福是祸?这是你至亲的人啊。不是你至亲的人,拿得出当年的油布票?叫得出你的名字!你去吧!,拿着那张油布票到夫子河傅兴垸找云根舅拿主意。云根看了那张油布票,对枪生说,侦察员走了

,傅兴垸成了鄂豫皖三省交界有名的小商品集散地,傅姓子孙有许多做生意做到了汉正街,改革开放后。在当地富得很有名声。傅兴垸村和石槽冲村的村干部,都是傅姓和王姓的子孙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荒原纪事荒原纪事张炜|小说一场关乎社会公平与正义的较量,讲述了触目惊心的民间疾苦 荒原的乡亲再也无法忍受家园被严重污染,要以和平示威方式表达心声,但随即遭遇野蛮阻拦。被激怒的农民失去控制,将一场和平示威演变成暴力冲突。几个领头人被迫逃离荒原,其他参与者包括主人公宁伽,都遭到疯狂的报复。宁伽出来后奔走呼号,踏破铁鞋寻觅失踪朋友,路上见证了更多的悲哀和不幸……
  • 江湖之骆荆长风江湖之骆荆长风苗若木|小说他是行踪不定的江湖游侠。他是被情所困的登徒浪子,他是亦正亦邪的武林神话;他,驰骋于山水之间;他,纵情于轮回之巅;他,扬长于是非之界。试问,苍茫大地,谁还有藐沧海之一粟的情怀?只有他,也唯有他……他就是苏骆荆,执手写意江湖的苏骆荆……
  • 沙捞越战事沙捞越战事陈小卫|小说,那里活动着英军136部队、华人红色抗日游击队和土著猎头依班人部落等复杂力量。顺利当上了双面间谍,二战时期的沙捞越是日本军队的占领区域,在错综复杂的丛林战争中,本想参加对德作战却因偶然因素被编入英军,参加了东南亚的对日作战。加拿大华裔周天化。一降落便被日军意外俘虏,周天化演绎了自己传奇的一生
  • 墨系0607班墨系0607班四七|小说一年之内,苦寻平静的“彼岸”。,并在导师与伙伴们的“胁迫”下,我加入了神秘组织“墨守七处”。主人公“我”始终扮演着“悲情角色”,本书讲述了主人公“我”在收到了一位自称是“靡费斯特”的面具列车员,交给“我”的具有神秘力量的神奇钢笔后,“我”的世界开始发生了奇妙巨变的故事。卷入了一系列“惊吓事件”
  • 尘归尘 土归土尘归尘 土归土章泥|小说荆自以为还算得上一个清心寡欲的女子,她没料到自己会对一件身外之物这么念念不忘。那是一只天然水晶手镯,玲珑剔透的,却不是一味的冰清玉洁。无论戴在腕上,还是置于白缎精制的匣子里,总泛着微黄的银光,浸透了几千年的月色一般,有一种旷古而寂寥的景象。荆却总疑心这个光洁透亮的圈子,是用了眼泪凝固的冰制成的,那幽幽渺渺、隐隐约约的黄,正是泪水才有的颜色。而她即便不用手,哪怕只用了目光去触摸,也能感觉出它从里到外的沁凉。
  • 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1:养蜂人王晋康科幻小说精选1:养蜂人王晋康|小说与刘慈欣齐名的当代科幻名家。12次斩获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1997年国际科幻大会银河奖得主。2010年世界华人科幻星云奖长篇小说奖得主。迄今为止最全版本——王晋康最经典科幻小说精选集!
  • 中学生课外阅读:被风吹走的快乐中学生课外阅读:被风吹走的快乐刘国芳|小说这是当代微型小说之父刘国芳的精品小小说集,从刘国芳的小小说中,我们不难看出,作家对小小说这一独特文体的审美把握达到一种至高的境界。精短的篇幅里,浓缩了丰富的生活容量,淋漓尽致的情感表达,读之,让人有一种审美愉悦,精神得到释放,心灵回归了本真状态,读刘国芳的小小说,是一种享受,一种审美的享受,一种悦神悦志的享受。刘国芳对生活进行高度的审美把握,对生命、人性的认识达到更高的层面,创造出如此有意味的作品。著名小小说评论家刘海涛说:“刘国芳的名字和他的经历已和中国大陆的当代小小说发展史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 庄周今读庄周今读袁仁琮|小说故事是在战国中后期广阔的背景下展开的。在那样的社会里,充斥了杀伐、兼并、权谋,无正义可言。庄周始终追求自由、平等,不愿意同流合污,注定他……
  • 儒林外史儒林外史(清)吴敬梓|小说这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部杰出的现实主义的长篇讽刺小说,描写了封建社会后期士大夫的生活和精神状态。小说主题恢宏,内容丰富,语言自然明快,文笔淋漓酣畅,达到了我国古典小说中讽刺艺术的高峰。
  • 禁忌师禁忌师吴一仙|小说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充满了禁忌的世界。出门有禁忌,洗澡有禁忌,吃饭有禁忌,睡觉有禁忌,结婚有禁忌,生孩子也有禁忌……禁忌,无处不在。触犯禁忌的后果只有一个字:死。或者,生不如死。由此便衍生了一个古老的职业:禁忌师。从有人类开始,部落中就出现了禁忌师的身影。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帮助人们趋避灾难,远离这些禁忌,远离死亡和不幸……他们不是道士,却比道士懂得更多,他们不是驱魔师,却比驱魔师更让鬼神害怕。禁忌师是一个恐怖的存在,他们可以破除禁忌,也可以制造禁忌,他们的力量甚至被天地鬼神所嫉恨。而我,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禁忌师,我们的故事,就是一个关于禁忌师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