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后记

可我不是诗人,古城如今已经成为霓虹醉眼的城市,赖婷是。一半是残垣断壁,一半是摩天大厦,在两者的夹缝中行走,我们去了古鸡鸣寺后在南京夫子庙行走,光与影倏然叠合,突然有种诗人的情绪产生。

我要活在现实里。

以为,再没有什么风景可以吸引我了。我常对别人说,丽江是个可以疗伤的地方。可是当真的病入膏肓的时候,在黑龙潭,说也救不了谁。雪山倒影是我每次都会去看的风景。

我就在这里了,我也是来修行的。

其实写完这本书的时候,我却不知道何去何从。实物的剑是事,三把剑终于铸造出来了,书里的剑是行。铁了的心一次次融化又一次次凝固。心里的剑是理,我心里的血仍没止住。理事圆融,行愿成就。

请杨伯伯写书评,在这次去台湾前,请阿姨做推荐,还请了香港的王一桃老师作序。这次去,我就已经麻烦了朝宝叔叔为这本书题字,我要当面感谢他们!

宋健强

我们在弥勒殿前约好:龙华三会愿相逢。

在各地飘游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接着写这本书。写得真的很痛苦。终于回到北京了。

我掐着脉搏告诉自己:现实里,也许这两个人早已经劳燕分飞了。

我要让我的心像剑一样硬;一把是青铜铸造的剑,我要试试究竟豆大的灯火能不能把铜剑给熔化了;一把就是这本书。哀莫大于心死,一把在我心里,对我而言,哀莫大于心不死,我用四十九天的时间铸造了三把剑,我要找个地方让心沉淀……

这一次重新全身心地投入写作,我是一个写作的人,我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畅快,以至于我沉浸在书里,后来好多年,不想再走出来。我什么都不想再写了,曾经,我这些年来的生活比我写下的任何小说都刻骨铭心,以至于再也无法提起笔来。

她说:“人要有时时可死,步步求生的精神。”听了这句话,对我来说,我勇敢地走下去。这几年来的快乐也许就是听到老师讲的某句话敲到我的心里。

听老师讲课,掐指一算,是我在重新搭建精神世界的时候。我的精神世界早在三年前就轰然倒塌了。从北京居士林到文贤书院,从《维摩诘经》到《楞严经》,我跟着叶曼老师学习有3年多了,虽然这期间老师两度回去美国寻找陈上师的转世,但是后来还是有缘能倾听老师的教诲。

我尽量地把我能处理的事情妥善处理好了,应是了无牵挂地离开。周围的人都问我,在我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何必呢?

我要去纪忆去的地方,做阿健做的事。

听着我说的这个故事,赖婷从微笑到愕然到失语。我说,我告诉她我正在写的这个故事。我和她对面坐着,我这个佛祖的信徒集了贪嗔痴于一身。旁边是木栅栏。而你,听完了觉得难受就换个戏看,一个小方桌,看戏的人比演戏的人幸福。她无语。故事的讲述地点,我们喝酒的时候,如此热闹。

北京文贤院:一位大师轻叹息

缘定九世,这不过是我自己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轮回六道,不过是我自己给自己编的一个自我安慰。

上海龙华寺:一个传说无奈何

崇化大师发心将这宝泉寺方圆三座山建成大势至菩萨的道场。鸡足天台终南香山衡山嵩山庐山狼山这八小名山也各为道场,峨眉五台普陀九华这四大名山各有所在,唯这七珍山无踪可寻。

大家说,我走了以后要去哪里才能找到我?

于是,我去白云观找景焘道长喝茶。

我在预习今后的生活。9天的时间,我在我家后面的寺院里邀约很多师兄举行了一场地藏佛七法会,我中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道长说,我对道长说,你去吧!从前我没告诉你。这是你命中注定的劫!如果有一天,临走,我用一盏青灯把一把铜剑燎烤熔化了,那我就解脱了。

不再执著,我能做到的是,没有贪欲,没有嗔恨,不再心痛,没有痴怨,没有知觉,我看着这把剑不再心伤,那我就我发第一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所有受过伤的有情众生都能把伤疗好!虚空有尽,不再心动,众生有尽,业及烦恼有尽,当有一天,我愿无穷。

后来写的那部长篇小说《纪忆》,结局的时候我让纪忆去了一个听风唱尽繁华、唱尽孤独、唱尽青春消逝的地方。其实,当我决定让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多年以前我写的那部长篇小说叫《都市童话》,连我都承受不起这样的结局。结局是我让主角阿健遁入空门去出家了。

殿外的匾联上写着:墨尽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如果有一天,剑钝心残恩断义绝梦方破。大家看到某寺院里有一座殿宇叫做“燎剑殿”,殿堂里凌空悬着一把上了铜绿的青铜剑,剑的下面有一盏豆大的灯火在昼夜燎烤着剑锋。

多年前,在澄江极乐寺初识,在我决定到北京发展前,他先一步离开了玉溪去了少林寺。然后我们失去联系好几年,在抚仙湖里畅游,直到三年前他在网上搜索到我的一个文集,并给我留言。那时候,认识延理许多年了,他已经在新加坡佛学院念书了。在玉溪灵照寺观松赏月,仿佛都是昨天的事。

她对古诗词的钟情与执著,黯谈了月华,驱散了流云,秦淮河畔,就像造梦人一样呵护着每一个梦,她珍重每一步的行走,我们喝酒,留一路诗的清芬。

玉溪波息湾:一把铜剑怎疗伤

你别期待着在泰国发生这样的事,我一个从泰国回来的朋友说,那边正乱着呢!我都跑回来了……

我16岁皈依佛门,道长没比我大几岁,后来很少接触其他宗教,但是后来有缘认识道长后,很亲切很和蔼,我才真正明白了儒释道原是一家。也很受到信徒的尊敬。

他从美国回来了。延理,他就是出家的另一个我。我早就说过,和延理约好在少林寺见。

嵩山少林寺:一个我另一个我

这是个咒语。

南京夫子庙:一席酒洒秦淮河

他笑道,后来在北京再次见到阿亮。他问我今生可有信心往生?我说有,借假修真,我赖着也要去。在雍和宫,果真是仓央嘉措!

难道真的是去疗伤么?三番五次去丽江,不知道我是去那里干什么?

走在龙华寺里,我的脑子里还在酝酿着这本小说的后半部分。这是个传说吗?当看到龙华寺的僧人们在大殿上晚课的时候,这本书写了一半的时候,我觉得这真不是个传说。我去了上海。

我们曾经以为的相濡以沫是什么?是厌倦到终老。等相忘于江湖的时候,爱情不是救赎。一个人始终不能理解另一个人,却怀念到哭泣。就像很多时候连自己都不能理解自己。

觉得可笑的那人却哭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知道,朋友们听了我铸剑的原委后一个个大呼小叫,我做出的决定没人能够阻止。有人吃惊,在波息湾,有人觉得可笑。

也许我不想那么残忍。我不明白,这本书终于在我生日的那天写完了,为什么我最终还是写下了一个光明的结局。

2011年6月19日

其实你不懂,有两种人是最没心的:一种是拜金的女人,你不要幻想得到她的真爱;一种是好赌的男人,祭司说,你不要奢望他会回心转意。

我想离开,但是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

万物负阴而抱阳,天下没有绝对的事,所以我们总是去寻找快乐,而不想增加痛苦。阴阳也不是一刀切的,叶曼老师轻声叹息道:先问问自己什么才是快乐?苦和乐很难划分清楚,都是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可事实上,就像太极八卦,无常带来的痛苦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

我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抚仙湖畔的那家铸剑厂。我说我要铸造一把属于我的剑,回到玉溪,然后用一盏青灯把剑燎化。我的家。

我早说过,我有创造悲剧的能力,我在以前完稿的小说里写的东西都一一变成现实,却没有承受悲剧的勇气。那都是我在写作中杜撰的,我是个预言家,没想到后来全都成了经历。

每一次在月下听着道长认真地抚着古琴,我安静地听着道长抚琴,我的心就会很空灵。

我说,我等不到微弱的灯火把这坚硬的剑给熔化的时候,这次见面,我想那需要千秋万世也未必能做到。豆大的灯盏毕竟不是炼狱的熔炉。我把我的决定告诉他。

能坚持着把最后这部俗世的小说写完,很久没有认真地笑过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着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脸上偶尔的笑容是在附和什么。

宋健强

我们初识的时候,他还是个沙弥,如今已是受了三坛大戒的比丘了。只是我们每次见面,后来我们在昆明、北京见过几面,感觉都一如从前,我没叫过他一声师父,最后一次见是去年他匆忙从新加坡回国,他不习惯我这么称呼他。之后又匆忙赶去美国。

何去何从

然后我开始写这本书。

叶曼老师今年96岁了,在北京好多年了,是当今世界极少将儒、释、道融会贯通的国学大师之一。最幸福最充实的事情,莫过于跟着叶曼老师学习,听叶曼老师讲人生的大智慧。

那种空,我说不出来,写完这本书,可是心底的疼痛却还一直没有散去。感觉整个人一下子空落落的。

爱上这两种人必将痛不欲生。

似乎,也并没有人会去真的找我。找到我的时候,我说,也许我的心已经成了一颗布满沙眼却更加坚硬的石头。你们都不要去找我,你们找不到的。

然后回来,找个地方让心归去沉寂后重生。

对爱不要奢看太多,学着看淡,学着不强求,有位东巴祭司对我说,学着深藏,把自己深深埋藏,爱情是个咒语,藏到岁月触摸不到的地方。

我说过,我无法再把阿健和纪忆放进浮华的世界里,那已经不是他们的世界了,我太残忍了,也不是我的世界。到最后都不能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

宁波天福寺:一切皆是唯心见

再给我喝一杯。道长听了大笑,可我两年后才跟道长说笑,那是杯大红袍加醋,你把这一大包全拿走吧,你的水早就失效了,醋超市里多的是!

可是他两年前给我算的那一卦到现在都还没告诉我卦象结果,本想让道长再给我算一卦,也许是怕我知道了会太伤心吧。

如果这是个咒的话,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和马来西亚的蓝芒伯伯还有很照顾我的杨增华干妈就着荷香沏了一壶茶,茶壶上竟然有一只白狐,后来在翠湖边,水顺着白狐的眼睛流下去。

到昆明宝泉寺放生。

昆明宝泉寺:一滴眼泪祭白狐

可就在进门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亲切。山门的牌坊写着七珍山,大殿的门上挂着八宝世界。以前在我师父的寺院里小住,这座寺院建起来好几年了,晨钟偈和暮钟偈我都会加上“南无七珍山八宝界大圣大势至菩萨”。我一直没去过。

我相信,它也是来这里修行的。

杨兆青伯伯、陈春香阿姨、司马中原爷爷、陈朝宝叔叔,他们说要在一〇一大厦请我喝咖啡,过几天,有机会还带我去平鑫涛家去看望琼瑶阿姨。经香港到台北,我在那里和一些台湾的老前辈见面。

我对大势至菩萨很有感情,自然对此道场萌生无限好感。

这样的境界不常有。

你也是在家的另一个我,出家与否不在形式,想好了就欢喜地去做吧!发心纯正,他说,增上善缘。

两年前,我问叶曼老师:怎样才能减少痛苦?

好多年了,一天一天,一直在流,我试尽了一切我能做的方法,有时候真的很无奈,但是仍然止不住血流,有时候还伴着泪流。如果有一片海能装我的血和泪,心里总是有一把剑在刺痛着,我想那片海始终都是不会满的。一遍一遍,像书里说的那样,白天黑夜,我一直都能听到心在汩汩流血的声音。

我说这些我都懂,但是我做不到。

我不祈求谁来原谅我,我做了一个大家都不能理解的决定,该交待的该感谢的我都做了。并且付诸实际。

丽江黑龙潭:一个咒语千千结

想必这水是经过施法落咒的,我喝下后骗自己说,两年前,我把从前都忘记了。也是在白云观的这间耳房里,道长给我喝了一杯忘情水。

台北一〇一:一个人天荒地老

我听崇化大师说,这七珍山上有只白狐,来去无踪……听了这只白狐的来历,在宝泉寺里,我笑得流下一滴泪来。

后来给一位编剧打电话,离开玉溪的时候,他说,这只是迎合观众的心理,朋友们邀我一起看电影《杜拉拉升职记》。看到结尾男女主角在泰国相遇了。这是我在现实里一直奢望的结局。我的心微微震颤了一下,人活着不就为了追求美好吗?

说着一个女子的对白,那些从唐市里苦寻来的斑斓的皮影,凄艳而落寞,好像一切都很容易破碎逝去。静静地被凄美感动了一场,她说:“一个人的时候,就成了一首诗句。我只能独自地把它当作自己,演绎。”

北京白云观:一轮明月半抚琴

我以前怕我死了心后再也没有机会,故事就还会继续。哀莫大于心死,没有结局,对我而言,却是哀莫大于心不死。可心却疼得无所适从,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我早应该让心归于湮灭,我说过,并在一点火星里开始一种重燃式的再生……

正如我的人生,明明是在正精彩的时候,我开始写这部小说的时候,却突然戛然而止了。我想过了不给这部小说写结局。

那一天,我们无比敞亮地讨论佛法,在宁波天福寺,讨论仓央嘉措。他说,我们都是仓央嘉措,我见到了这位和我年龄相当的仁波切,一切皆是唯心所见。他在藏地有着尊贵的地位,我叫他阿亮。

我们在分开的时候唱着:“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感谢赖婷,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然后一直笑。这本书里的那些古诗词全是她写的。

她生长在西京咸阳那片皇天后土,听到宫廷里的琴瑟相和。求学于六朝古都金陵,自然而然地受到浓郁的地域文化的熏陶,看到她,拎着一个黑色行李箱到了南京,我仿佛穿越历史的烟霭,看到阿房宫的惊世旧影,见到了赖婷妹妹。

我说好啊,在写这个画蛇添足的后记时,我唱一个人的天荒地老。杨伯伯给我打来电话,他说我到台湾后要带我去愚人码头唱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王牌校草的天才宝贝王牌校草的天才宝贝芋头妹妹|青春这家伙简直就是妖孽下凡,FB学院的半个神,为何总对她纠缠不已,那邪魅半眯的深眸,那英俊帅挺的鼻子,还有那因为有着四分之一混血的妖孽外表。反抗无效,那高达的身躯渐渐压迫而来,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在米小夏的耳边响起:“告诉你,你是我的女人,休想逃!”
  • 只写给你一个人看的爱情小说只写给你一个人看的爱情小说刘按|青春一道难以解开的爱情谜题,一场没有第三者的爱情决战。包北宁,自由作者,北上游荡的时候遇见了人大校花梦阳,痞子般的随意招惹却不想换来了“公主”真正的爱情,包北宁的心被梦阳鲜活的爱唤醒。却不想此刻,另一个刻骨铭心的人再次出现——史磊回国了,那个曾经为了自己的梦想丢下包北宁的女子回来了。一样的疯狂,一样的执着,一如继往地让包北宁失控。悲怆却温暖。
  • 强扭的瓜,好甜!强扭的瓜,好甜!半月燕歌|青春这是一个由一封情书引发的被动爱情喜剧! 唐笑笑决定写情书给暗恋了六年的美少年陆金陵,可是当她情书递出去之后,一抬头却发现面前的男生不是陆金陵?不是陆金陵就算了,可他居然是那个“四大古都美男”中最不好招惹的洛阳!胆小的唐笑笑没敢说那情书不是给洛阳的,于是,只能心里流着泪目送那个帅帅的男生将她的情书放进包里带走…… 全校女生开始进行唐笑笑“批斗大会”,为了保命,最佳损友给唐笑笑出了个损招:将错就错,将洛阳追求到底!
  • 倒追贵族学长:我的痞子男友倒追贵族学长:我的痞子男友一念成痴|青春苏淡然消失了,从把她捧在手心的王子身边消失。半年后,苏淡然归来,却对王子的弟弟楚云阳告白,执着的爱上那个狂妄不羁的花花/公子。他轻佻的凑到她耳边:“公主,离我远点。否则,后果自负。”(和心阙合写)
  • 强扭的瓜,好甜!强扭的瓜,好甜!半月燕歌|青春这是一个由一封情书引发的被动爱情喜剧! 唐笑笑决定写情书给暗恋了六年的美少年陆金陵,可是当她情书递出去之后,一抬头却发现面前的男生不是陆金陵?不是陆金陵就算了,可他居然是那个“四大古都美男”中最不好招惹的洛阳!胆小的唐笑笑没敢说那情书不是给洛阳的,于是,只能心里流着泪目送那个帅帅的男生将她的情书放进包里带走…… 全校女生开始进行唐笑笑“批斗大会”,为了保命,最佳损友给唐笑笑出了个损招:将错就错,将洛阳追求到底!
  • 贵族冷杀手贵族冷杀手浅夜兮|青春“对不起,我谁也不喜欢。”一句冷淡的话,伤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心。她,回到中国这个熟悉的地方,只是为了曾经的伤害,却不想她不平凡的气质令太多优秀的男生倾倒,从没想过感情这种事的她,不知所措。谁也不知道,她进入贵族学院的那一刻,是一个阴谋的开始。
  • 唱着生活的男孩唱着生活的男孩江东璞玉|青春这本书会把你带到遥远的、美好的童年,也会让你了解那些难忘的岁月;这本书不是教材,是朋友。读《唱着生活的男孩》,《唱着生活的男孩》是一本拿起来就放不下的好书,就是和一位好朋友愉快地聊天。这本书不是牧师,一本青少年必读的当代小小说。,它不会教你怎样去做。但它会告诉你,什么不能去做
  • 花妖花妖火柴|青春花妖,花沾染了天地间的灵气而生成。修炼三百年方可成人形,气质高贵,往往化成绝世美女。百花园,是一个有很多花妖的地方。由于这个地方风水好土壤好,非常适合花妖的修炼,久而久之就成了很多花妖聚居的地方。
  • 怪玩宠物店:水边的阿多尼斯怪玩宠物店:水边的阿多尼斯兔兄|青春喵哆哆编著的《怪玩宠物店水边的阿多尼斯》是魅力优品系列之一,《怪玩宠物店水边的阿多尼斯》讲述了:能让天才美少年画家露出笑容的神秘礼物,竟然是破烂的布偶熊娃娃,外婆留下的陈旧薰衣草戒指,为什么会被古怪又神秘的宠物店老板收藏,倒霉又贫穷的柳美奈为了偿还五十万债务,惨遭传说中的神秘占卜师骗钱,又被卷入纠结的四角恋。更悲惨的是她竟然知道了一件被隐藏了十多年的豪门秘密,有可能会被狠狠地报复。天啊,难道宇宙聪明无敌、天真可爱的美少女柳美奈只能眼睁睁地等待噩运降临吗.
  • 那些我为你谱写的青春那些我为你谱写的青春冰妩夏旭|青春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阴。 高三的紧张生活让我很压抑,尤其是遇上这样阴沉沉的天气,让我更加心烦。 最近喜欢上了微信的漂流瓶,这是一种不错的宣泄感情的方式,跟陌生人谈论几句心烦的事情,然后把记录都删除,就好像一切都不曾存在一样。前几天无意间认识了一个邻城的男生,很友善,有些想法跟我挺像,所以就加了好友,也并没有聊过什么,高三的我,哪里有那么多空余的时间浪费在聊天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