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后记

爱上这两种人必将痛不欲生。

昆明宝泉寺:一滴眼泪祭白狐

我尽量地把我能处理的事情妥善处理好了,应是了无牵挂地离开。周围的人都问我,在我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何必呢?

其实,多年以前我写的那部长篇小说叫《都市童话》,当我决定让他们这么做的时候,结局是我让主角阿健遁入空门去出家了。后来写的那部长篇小说《纪忆》,连我都承受不起这样的结局。结局的时候我让纪忆去了一个听风唱尽繁华、唱尽孤独、唱尽青春消逝的地方。

想必这水是经过施法落咒的,两年前,我喝下后骗自己说,也是在白云观的这间耳房里,我把从前都忘记了。道长给我喝了一杯忘情水。

在各地飘游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接着写这本书。写得真的很痛苦。终于回到北京了。

台北一〇一:一个人天荒地老

她说:“人要有时时可死,步步求生的精神。”听了这句话,对我来说,我勇敢地走下去。这几年来的快乐也许就是听到老师讲的某句话敲到我的心里。

我说好啊,在写这个画蛇添足的后记时,我唱一个人的天荒地老。杨伯伯给我打来电话,他说我到台湾后要带我去愚人码头唱歌。

上海龙华寺:一个传说无奈何

铁了的心一次次融化又一次次凝固。心里的剑是理,行愿成就。理事圆融,我却不知道何去何从。其实写完这本书的时候,三把剑终于铸造出来了,我心里的血仍没止住。实物的剑是事,书里的剑是行。

出家与否不在形式,他说,想好了就欢喜地去做吧!发心纯正,你也是在家的另一个我,增上善缘。

黯谈了月华,驱散了流云,我们喝酒,就像造梦人一样呵护着每一个梦,秦淮河畔,她珍重每一步的行走,她对古诗词的钟情与执著,留一路诗的清芬。

于是,我去白云观找景焘道长喝茶。

我对大势至菩萨很有感情,自然对此道场萌生无限好感。

可是他两年前给我算的那一卦到现在都还没告诉我卦象结果,本想让道长再给我算一卦,也许是怕我知道了会太伤心吧。

南京夫子庙:一席酒洒秦淮河

我们在分开的时候唱着:“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感谢赖婷,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然后一直笑。这本书里的那些古诗词全是她写的。

这是个咒语。

我想离开,但是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

以前在我师父的寺院里小住,我一直没去过。我突然觉得很亲切。可就在进门的时候,晨钟偈和暮钟偈我都会加上“南无七珍山八宝界大圣大势至菩萨”。山门的牌坊写着七珍山,这座寺院建起来好几年了,大殿的门上挂着八宝世界。

她生长在西京咸阳那片皇天后土,我仿佛穿越历史的烟霭,拎着一个黑色行李箱到了南京,看到阿房宫的惊世旧影,求学于六朝古都金陵,听到宫廷里的琴瑟相和。自然而然地受到浓郁的地域文化的熏陶,看到她,见到了赖婷妹妹。

每一次在月下听着道长认真地抚着古琴,我安静地听着道长抚琴,我的心就会很空灵。

两年前,我问叶曼老师:怎样才能减少痛苦?

我早说过,我在以前完稿的小说里写的东西都一一变成现实,我有创造悲剧的能力,我是个预言家,却没有承受悲剧的勇气。那都是我在写作中杜撰的,没想到后来全都成了经历。

和马来西亚的蓝芒伯伯还有很照顾我的杨增华干妈就着荷香沏了一壶茶,茶壶上竟然有一只白狐,后来在翠湖边,水顺着白狐的眼睛流下去。

万物负阴而抱阳,就像太极八卦,所以我们总是去寻找快乐,天下没有绝对的事,而不想增加痛苦。都是阴中有阳,叶曼老师轻声叹息道:先问问自己什么才是快乐?苦和乐很难划分清楚,阳中有阴。可事实上,阴阳也不是一刀切的,无常带来的痛苦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

没有嗔恨,我能做到的是,没有痴怨,我看着这把剑不再心伤,没有知觉,不再心动,那我就我发第一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没有贪欲,所有受过伤的有情众生都能把伤疗好!虚空有尽,不再心痛,众生有尽,当有一天,业及烦恼有尽,不再执著,我愿无穷。

而你,我告诉她我正在写的这个故事。我和她对面坐着,听完了觉得难受就换个戏看,旁边是木栅栏。听着我说的这个故事,我们喝酒的时候,赖婷从微笑到愕然到失语。故事的讲述地点,看戏的人比演戏的人幸福。如此热闹。她无语。我说,一个小方桌,我这个佛祖的信徒集了贪嗔痴于一身。

宋健强

我们在弥勒殿前约好:龙华三会愿相逢。

如果这是个咒的话,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然后我开始写这本书。

请杨伯伯写书评,请阿姨做推荐,我就已经麻烦了朝宝叔叔为这本书题字,还请了香港的王一桃老师作序。这次去,在这次去台湾前,我要当面感谢他们!

有两种人是最没心的:一种是拜金的女人,祭司说,你不要幻想得到她的真爱;一种是好赌的男人,其实你不懂,你不要奢望他会回心转意。

这一次重新全身心地投入写作,后来好多年,我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畅快,我是一个写作的人,以至于我沉浸在书里,我什么都不想再写了,不想再走出来。我这些年来的生活比我写下的任何小说都刻骨铭心,曾经,以至于再也无法提起笔来。

杨兆青伯伯、陈春香阿姨、司马中原爷爷、陈朝宝叔叔,过几天,他们说要在一〇一大厦请我喝咖啡,经香港到台北,有机会还带我去平鑫涛家去看望琼瑶阿姨。我在那里和一些台湾的老前辈见面。

正如我的人生,明明是在正精彩的时候,我开始写这部小说的时候,却突然戛然而止了。我想过了不给这部小说写结局。

崇化大师发心将这宝泉寺方圆三座山建成大势至菩萨的道场。鸡足天台终南香山衡山嵩山庐山狼山这八小名山也各为道场,峨眉五台普陀九华这四大名山各有所在,唯这七珍山无踪可寻。

我要试试究竟豆大的灯火能不能把铜剑给熔化了;一把就是这本书。哀莫大于心死,我用四十九天的时间铸造了三把剑,对我而言,我要让我的心像剑一样硬;一把是青铜铸造的剑,哀莫大于心不死,一把在我心里,我要找个地方让心沉淀……

他从美国回来了。延理,他就是出家的另一个我。我早就说过,和延理约好在少林寺见。

学着看淡,学着不强求,爱情是个咒语,学着深藏,有位东巴祭司对我说,把自己深深埋藏,对爱不要奢看太多,藏到岁月触摸不到的地方。

我说过,也不是我的世界。我无法再把阿健和纪忆放进浮华的世界里,我太残忍了,那已经不是他们的世界了,到最后都不能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

我要去纪忆去的地方,做阿健做的事。

然后回来,找个地方让心归去沉寂后重生。

宁波天福寺:一切皆是唯心见

说着一个女子的对白,她说:“一个人的时候,凄艳而落寞,我只能独自地把它当作自己,好像一切都很容易破碎逝去。静静地被凄美感动了一场,那些从唐市里苦寻来的斑斓的皮影,就成了一首诗句。演绎。”

我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抚仙湖畔的那家铸剑厂。我说我要铸造一把属于我的剑,回到玉溪,然后用一盏青灯把剑燎化。我的家。

宋健强

我16岁皈依佛门,后来很少接触其他宗教,很亲切很和蔼,但是后来有缘认识道长后,道长没比我大几岁,我才真正明白了儒释道原是一家。也很受到信徒的尊敬。

再给我喝一杯。道长听了大笑,那是杯大红袍加醋,你的水早就失效了,你把这一大包全拿走吧,可我两年后才跟道长说笑,醋超市里多的是!

似乎,我说,也并没有人会去真的找我。找到我的时候,你们都不要去找我,也许我的心已经成了一颗布满沙眼却更加坚硬的石头。你们找不到的。

可我不是诗人,一半是残垣断壁,赖婷是。一半是摩天大厦,在两者的夹缝中行走,古城如今已经成为霓虹醉眼的城市,光与影倏然叠合,我们去了古鸡鸣寺后在南京夫子庙行走,突然有种诗人的情绪产生。

北京白云观:一轮明月半抚琴

我不祈求谁来原谅我,我做了一个大家都不能理解的决定,该交待的该感谢的我都做了。并且付诸实际。

好多年了,有时候真的很无奈,一直在流,一天一天,我试尽了一切我能做的方法,像书里说的那样,但是仍然止不住血流,一遍一遍,有时候还伴着泪流。如果有一片海能装我的血和泪,心里总是有一把剑在刺痛着,我想那片海始终都是不会满的。白天黑夜,我一直都能听到心在汩汩流血的声音。

北京文贤院:一位大师轻叹息

在雍和宫,我赖着也要去。借假修真,后来在北京再次见到阿亮。他笑道,他问我今生可有信心往生?我说有,果真是仓央嘉措!

到昆明宝泉寺放生。

殿外的匾联上写着:墨尽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大家看到某寺院里有一座殿宇叫做“燎剑殿”,剑钝心残恩断义绝梦方破。殿堂里凌空悬着一把上了铜绿的青铜剑,如果有一天,剑的下面有一盏豆大的灯火在昼夜燎烤着剑锋。

然后我们失去联系好几年,在玉溪灵照寺观松赏月,直到三年前他在网上搜索到我的一个文集,在抚仙湖里畅游,并给我留言。仿佛都是昨天的事。那时候,认识延理许多年了,他已经在新加坡佛学院念书了。多年前,在我决定到北京发展前,在澄江极乐寺初识,他先一步离开了玉溪去了少林寺。

那一天,我们无比敞亮地讨论佛法,我见到了这位和我年龄相当的仁波切,讨论仓央嘉措。他说,在宁波天福寺,我们都是仓央嘉措,他在藏地有着尊贵的地位,一切皆是唯心所见。我叫他阿亮。

玉溪波息湾:一把铜剑怎疗伤

嵩山少林寺:一个我另一个我

我说这些我都懂,但是我做不到。

能坚持着把最后这部俗世的小说写完,很久没有认真地笑过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着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脸上偶尔的笑容是在附和什么。

道长说,临走,你去吧!从前我没告诉你。这是你命中注定的劫!如果有一天,我用一盏青灯把一把铜剑燎烤熔化了,我对道长说,那我就解脱了。

那种空,我说不出来,写完这本书,可是心底的疼痛却还一直没有散去。感觉整个人一下子空落落的。

我说,我等不到微弱的灯火把这坚硬的剑给熔化的时候,这次见面,我想那需要千秋万世也未必能做到。豆大的灯盏毕竟不是炼狱的熔炉。我把我的决定告诉他。

2011年6月19日

可是当真的病入膏肓的时候,雪山倒影是我每次都会去看的风景。再没有什么风景可以吸引我了。以为,说也救不了谁。我常对别人说,在黑龙潭,丽江是个可以疗伤的地方。

我要活在现实里。

觉得可笑的那人却哭了,朋友们听了我铸剑的原委后一个个大呼小叫,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知道,在波息湾,我做出的决定没人能够阻止。有人吃惊,有人觉得可笑。

我相信,它也是来这里修行的。

只是我们每次见面,最后一次见是去年他匆忙从新加坡回国,感觉都一如从前,后来我们在昆明、北京见过几面,我没叫过他一声师父,之后又匆忙赶去美国。我们初识的时候,他不习惯我这么称呼他。他还是个沙弥,如今已是受了三坛大戒的比丘了。

也许我不想那么残忍。我不明白,这本书终于在我生日的那天写完了,为什么我最终还是写下了一个光明的结局。

我掐着脉搏告诉自己:现实里,也许这两个人早已经劳燕分飞了。

我在预习今后的生活。9天的时间,我在我家后面的寺院里邀约很多师兄举行了一场地藏佛七法会,我中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这七珍山上有只白狐,在宝泉寺里,来去无踪……听了这只白狐的来历,我听崇化大师说,我笑得流下一滴泪来。

我以前怕我死了心后再也没有机会,我说过,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故事就还会继续。对我而言,没有结局,却是哀莫大于心不死。可心却疼得无所适从,我早应该让心归于湮灭,哀莫大于心死,并在一点火星里开始一种重燃式的再生……

大家说,我走了以后要去哪里才能找到我?

丽江黑龙潭:一个咒语千千结

缘定九世,这不过是我自己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轮回六道,不过是我自己给自己编的一个自我安慰。

难道真的是去疗伤么?三番五次去丽江,不知道我是去那里干什么?

后来给一位编剧打电话,他说,朋友们邀我一起看电影《杜拉拉升职记》。看到结尾男女主角在泰国相遇了。这是我在现实里一直奢望的结局。我的心微微震颤了一下,这只是迎合观众的心理,离开玉溪的时候,人活着不就为了追求美好吗?

走在龙华寺里,我的脑子里还在酝酿着这本小说的后半部分。这是个传说吗?当看到龙华寺的僧人们在大殿上晚课的时候,这本书写了一半的时候,我觉得这真不是个传说。我去了上海。

你别期待着在泰国发生这样的事,我一个从泰国回来的朋友说,那边正乱着呢!我都跑回来了……

何去何从

听老师讲课,我跟着叶曼老师学习有3年多了,是我在重新搭建精神世界的时候。我的精神世界早在三年前就轰然倒塌了。从《维摩诘经》到《楞严经》,掐指一算,虽然这期间老师两度回去美国寻找陈上师的转世,从北京居士林到文贤书院,但是后来还是有缘能倾听老师的教诲。

这样的境界不常有。

我就在这里了,我也是来修行的。

等相忘于江湖的时候,爱情不是救赎。就像很多时候连自己都不能理解自己。一个人始终不能理解另一个人,却怀念到哭泣。我们曾经以为的相濡以沫是什么?是厌倦到终老。

叶曼老师今年96岁了,最幸福最充实的事情,是当今世界极少将儒、释、道融会贯通的国学大师之一。莫过于跟着叶曼老师学习,在北京好多年了,听叶曼老师讲人生的大智慧。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一见你就笑一见你就笑爱喝水|青春女追男,难!“哑”女追男,更难!“哑”女追男神,难上加难!患有社交障碍的冉夏凉知道,从她打定主意追求学长晏弋的那天起,便踏上了一条披荆斩棘、血泪横飞的不归路——迎战各路美女,拼不过身材脸蛋,就拼人品智商;拉拢男神伙伴,必要时还得两肋插刀;遭遇男神“反追求”,好惶恐,好无助;听说男神也曾情路坎坷,不小心还发现了男神不为人知的“大秘密”……晏弋:你知道的太多了……冉夏凉:既然这样,男神,求收留求包养!
  • 那时候有多美那时候有多美库峥 |青春全书收录了活跃在《萌芽》《少年文艺》《青年文学》《中国校园文学》等主流青春文学杂志上的人气作者最新原创中短篇小说。本文集属“九零新星书系”第一本,记录学生时代的美好时光,书写90后的校园情怀。具体内容包括中学和大学阶段的校园故事,主要讲述同学之间的关系。包括同学间的友情、爱情、学校时代的比赛活动等有趣经历或者讲述一个同学其人其事等等。“九零新星书系”是继四川文艺出版社“新概念书系”之后开发的一个同类的青春文集选题,主要收录活跃在青春文学创作领域的90后人气作者的最新原创作品,每一单本按不同的主题进行编辑,全系列属于畅销的青春文学流行读本。
  •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会有天使替我爱你明晓溪|青春小米因为死去男友的心脏移植给了另外一个男孩而转学来到了他所在的学校,这个男孩——尹堂曜同明晓溪所有小说中的男主角一样,高大英俊,家境优越,帅且酷……小米用尽一切办法去接近尹堂曜,替他写作业、跑1500米……终于,尹堂曜接受了小米并开始同她交往,但有一天,小米突然发现,他死去男友的心脏其实并没有移植到尹堂曜的身上……而尹堂曜也发现了小米接近他的真实目的……
  • 重生之小麦加油重生之小麦加油解颐017|青春生命有太多的遗憾, 我只想拥有闪光的一面. 不要那么多,只要一些些.
  • 那些我为你谱写的青春那些我为你谱写的青春冰妩夏旭|青春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阴。 高三的紧张生活让我很压抑,尤其是遇上这样阴沉沉的天气,让我更加心烦。 最近喜欢上了微信的漂流瓶,这是一种不错的宣泄感情的方式,跟陌生人谈论几句心烦的事情,然后把记录都删除,就好像一切都不曾存在一样。前几天无意间认识了一个邻城的男生,很友善,有些想法跟我挺像,所以就加了好友,也并没有聊过什么,高三的我,哪里有那么多空余的时间浪费在聊天上。 ……
  • 那些我为你谱写的青春那些我为你谱写的青春冰妩夏旭|青春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阴。 高三的紧张生活让我很压抑,尤其是遇上这样阴沉沉的天气,让我更加心烦。 最近喜欢上了微信的漂流瓶,这是一种不错的宣泄感情的方式,跟陌生人谈论几句心烦的事情,然后把记录都删除,就好像一切都不曾存在一样。前几天无意间认识了一个邻城的男生,很友善,有些想法跟我挺像,所以就加了好友,也并没有聊过什么,高三的我,哪里有那么多空余的时间浪费在聊天上。 ……
  • 梧桐树下的爱恋梧桐树下的爱恋萧沐宇|青春她,早已心死,减去动人的长发,本以为不会在爱,何人可唤醒她那本已冰冷的心?他,父母之间的裂痕,爱人的背叛,早以使他的心脆弱不堪,命运让他遇到了她,这一切是否可以改变?他,明知道她的心中本没有自己,可是依旧心存希望,一直守护着她,他是否可以梦想成真?
  • 那些我为你谱写的青春那些我为你谱写的青春冰妩夏旭|青春2011年3月20日星期日阴。 高三的紧张生活让我很压抑,尤其是遇上这样阴沉沉的天气,让我更加心烦。 最近喜欢上了微信的漂流瓶,这是一种不错的宣泄感情的方式,跟陌生人谈论几句心烦的事情,然后把记录都删除,就好像一切都不曾存在一样。前几天无意间认识了一个邻城的男生,很友善,有些想法跟我挺像,所以就加了好友,也并没有聊过什么,高三的我,哪里有那么多空余的时间浪费在聊天上。 ……
  • 2011年中国青春文学精选2011年中国青春文学精选省登宇|青春《2011年中国青春文学精选》的编辑方针是,力求选出该年度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力求选出精品和力作,力求能够反映该年度某个文体领域最主要的创作流派、题材热点、艺术形式上的微妙变化。同时,我们坚持风格、手法、形式、语言的充分多样化,注重作品的创新价值,注重满足广大读者的阅读期待,多选雅俗共赏的佳作。
  • 七秒钟的记忆七秒钟的记忆妖嫣冷|青春书皮上赫赫写着。 她死死的盯着那两个字。眼前上演着关于他和她,再也回不去的高一。 是的,再也回不去的高一,古文,那里寄存着他和她。 那里,写着他的姓名,刻着她的过往。 那里,藏着一场迟来的念念不忘。。高一四班。。。。。 突然,白小七想问自己,用了整整一个高一,记住的那个人。到底能在她的生命中,惦念多久,一年。十年。还是二十年。还是生生世世。 白小七说,对不起古文,我毁了你安稳的人生。然后背过身,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