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章

”,他吻了吻我的眼睛,说。“双儿,我已经等不及了:我要娶你

”,抹微笑了笑,她透明的手轻轻抚过嘉漠的额头,说。“吾儿:原谅为娘不能看着你长大成人

她知道自己作为铸梦术的守护人,活过四十岁已经是老天打盹;她一直盘算着要在死之前替我做一件事。以她的性命。,师父早就做好了赴死的打算

,那副画倏地弹出一个幽蓝色的光波来。将我们阻隔在外

可是前辈: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另有目的。”,楚殇落下一子,淡淡一笑,说?“前辈肯与我对决已经是赏了楚某一百分的面子

楚殇无奈地笑了笑,大方地松开我的手,说。“去跟他单独道个别吧,只是:别忘了我在这里等你。”,和云焱他们分别的时候,云淼并没有来送我们。夕阳将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像一个眷恋着不肯离开的执念

白山毫不迟疑地割开自己的手腕,他的鲜血混着跳跃的水波。融成一个诡异的紫色光圈。,他静静地将浮生若梦展开,那幅画此时已经幻化成为跳跃的水波

,我清晰地看到白山死前,嘴角满足的微笑,我知道他做了一个好梦,那个梦里。抹微原谅了他

按计划,他会察觉不出浮若梦里的毒药。然后疏于防备地被我们束缚住手脚。,云大哥死了,这股真火无人抑制,白山的功力自然就会大打折扣

他策马过来,一把将我拉上马背,说。“我早就想要同云淼一教高下,你若再不回来:我就找他决斗去了。”,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楚殇对上我的眼睛,淡然一笑

“云大哥:我要走了……”,我笑了笑,一如当时初见那番,我说

只是,这梦境隐藏得更为隐秘,因为施术的人订下了一个时间契约。二十年后方能开启。,我记得这枚坠子,那是我为了表示将云大哥视作自己人,强迫着嘉漠送出去的。坠子里是有梦境的,就如同云大哥给我的那颗耳钉

”,楚殇握紧我的手,淡淡地说。“双儿,云淼的计划虽然失败了,但留下你:好似是最后一套方案

或许。我们的父母尚在人世也莫可说。”,“也许会去南疆,听说,我们的家乡是那里

”,白山起了兴趣,说?“哦?我早就听说殷玉城的少城主年轻有为: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指教

,两个梦境有两个秘密。每一个都让我欷歔不已

,这其中自然包括了无暇,只是没有想到。她会是白山的女儿

,这世上,再无白山,再无抹微。也再无浮生若梦

,原以为会大获全胜。没想到却是惨淡收场

,我静静地和他一起在松树下坐了许久。直到夕阳下垂

当年,抹微离开白山——虽然起了报复的心思,但终究没有忍心下手。一半,因为她爱着白山;一半:因为她腹中的孩子。,我平静地听完故事,静待着白山的反应

,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在我收回目光的同时。他清冷如月的眸子落在了我曾经站过的地方

,抹微生前最后一丝意念凝成的梦境,居然是这样——我恨他。却也不恨他

,我被他逗笑了。眼里蛰藏已久的泪光此时都掉了下来

她不过是想亲身试试天煞的滋味,尝尝它发作的滋味,亲身感受过症状。兴许是可以猜出药物投入的分量与顺序的。,所以,她是故意被山抹微云擒住的

,我拿过坠子,递给嘉漠。让他将梦境打开来

一个关于师父。一个关于他自己。,没错,云大哥并没有死。他给了我两个梦境

,白山执子的手悬在空中。久久没有落下

请——”,白山笑了笑,道。“你战书下得如此明白清楚,我若不应战:倒也说不过去

,坠子里忽然飘出许多荧光小点,它们缓缓飘舞在空中汇成一个金色衣裙的人儿来,我知道这就是抹微。因为白山已经失了神

,一柄剑,一颗龟息丸。便骗过了所有的人

他以为自己逃不开抹微的诅咒,却不知道,诅咒他的人其实是自己——他的夜不能寐。源于心结。,而抹微早已看淡,她将一世的爱恨辗碎成为对于新生的期许。她以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嘉漠的新生。而白山,偏执了半世,全是错的

我知道你下棋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淼儿将五灵阵法布置完全:顺道将那些自称名门正派的人带入山抹微云……”,白山依旧是处变不惊,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知道运用五灵阵法,抑制敌人的长处,隐瞒自己的短处

解药配置出来的时候。她便早已奄奄一息了。云大哥将解药分给许多人。,如此,便能解除我的后顾之忧,让白山没了帮手。师父的确配置出了解药,可是也牺牲了她自己。是药三分毒,毒药加解药,短短三日内,师父不知道试了多少种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挑开话题,说?“云大哥,安葬了白山前辈之后:你和云焱有什么打算

生无可恋,遂选择了用毕生修为,毁去这让他执着一世的物什。也不枉他一梦一生。,他的前半生,用来爱她;他的后半生,用来恨她。如今,他的执念已然消逝

云大哥修习的武功属性恰好可以压制这股真火,而他五行生辰也是最相配的。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几年前,白山练功的时候走火入魔。每日,他都会要求云淼同他运功疗伤,压制他体内乱窜的真火

终不过日月无声。水过无痕。,然而,人生一梦,白云苍狗。错错对对,恩恩怨怨

,梦境的最后,抹微淡然一笑,她说。“我恨他,却也不恨他。”淡淡的一句话:琉璃若梦

白子严谨,黑子孤勇,初初一看。胜负难分。,两个人落子的速度都是极快,我只看得胆战心惊。高手对棋,拼的不仅仅是谋略,还有武功。棋盘上银光飞走,我知道他们在拼内力

”,他转过身来,浅浅一笑,疏离冷漠的眸子里缠上眷恋与情思,他说。“曾经一直很想问你,你在沧澜谷跟我说的‘以身相许’是不是还算数。如今,却不敢问了。”他顿了顿,说,“你和他一起:我很安心

若前辈胜了,我陪着阿双在这里;若我赢了,前辈便放我们离开,再不相扰?如何。”,“前辈好似对棋艺颇有研究,我们就下一盘棋吧

那时候,我阿爸阿娘离开沐曦灵岛刚巧一年,回来的时候便见到孤船上躺着的奄奄一息的抹微,他们可怜嘉漠,当即决定把嘉漠当做自己的孩子来抚养。我也就多了个哥哥。,她凭着一个母亲的本能,将所有的内力灌注在孩子身上,保住了嘉漠的性命,却也因为这样,死于难产

,时光仿若回到初相见的那个时刻——他依旧是那个心无旁骛的白衣公子。静静的打马走过我的窗下

他的爱,他的恨全是一场虚妄,就如飞蛾扑火一般,执着了。却也陨落了。,他以为她恨了他一世,便也用他的一世来恨她。他毁了唐家堡,毁了沐曦灵岛,毁了一切伤害她、庇佑她、与她有关的东西,甚至,毁了他自己。他以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抹微离开他,或者说,报复他自己

他与常人不同,心脏长在右边。而我刺中的是他的左胸。,第二个梦境,云大哥告诉我,在我需要他的时候,他便会出现

”,云淼取下腰间坠着的一枚吊坠,说。“这是八年前嘉漠送给我的坠子,我一直没有想过:它其实是有记忆的

他背对着我,淡淡地说。“虽抱了一丝你会来找我的希望:却没想到你真的会来。”,我找到云淼的时候,他正站在峰顶的一颗松树下。清风将他白色的袍子和发丝吹得肆意翻飞

他说。“义父,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并没有中过‘浮生若梦’:你只是逃不过自己的心结。”,忽然,石门从外面被打开。云淼一袭白衣,逆光站在门口

”,我说。“我留下可以:你放过他们

,当时,我也以为他死了,在看过他的梦境之后才知道。这不过是他和师父商量的计策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绝世毒妃:逆天七小姐小琳Lady|古言【全文完】 安以若,华夏毒医世家第五代传人。一朝穿越,沦为安府废材七小姐。废材翻身,盛世风华,绝代容颜,轻功绝世,翻手飞刀,覆手银针。昔日废材,如今盛世风华,睥睨天下。 前世今朝两茫茫,记忆醒,王者归,笑江湖。三世今生天注定,爱恨缘,浮生怨,今朝醉。一袭紫衣飞扬,笑傲江湖。一袭红衣傲天,宠妻上天。 “娘子,待我平定天下,许你一世长安!” 笔墨纵横,落下三千惆怅。丹青妙手,泼墨渲染祭年。红颜劫,樱花似雪漫天扬。可曾记得奈何桥边飘逸的身影。丹青妙手在宣纸上渲染出江山,墨笔飞扬书写着纵横的牵绊,黛眉轻佻遥望着尘世的凄美,鱼台钓月回忆着以往的沧桑…… 我愿执你之手,与你共度三世风霜。
  • 枕上痴枕上痴尤阡爱|古言苏拾花自以为行侠仗义,救下一位美弱公子,哪知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阴狠狡诈,不择手段的疯子。最后居然还大言不惭地承认——“没错,我就是卑鄙,你要如何?”凤眸一挑,笑容太坏。好,她奈何不了他,那就干脆一刀两断,互不相见,可、可是……他怎么还是阴魂不散?
  • 十两银妻千金妾十两银妻千金妾伊丫|古言三年前,洞房夜,黄酒小菜几碟,她嫁与他为妻,十两银钱的彩礼,取得了她一生的爱恋… 两年后,他沉冤昭雪,一朝登天,赐封睿亲王爷,却在一月后娶回了凤彩楼头牌,赎金千两… 爱情,孰是孰非?婚姻,孰对孰错? 最看不透的,便是那个若即若离的背影… 于是,心死了,情淡了… 直到一杯毒酒置于眼前,严子诺才蓦然惊醒,他要的,不止是她正妻之位,还有她的性命! 委屈,她为自己委屈,却无奈,只能跪在祠堂,在老夫人牌前失声痛哭。 “娘!我心痛…” 伊丫开新文《平阳长公主》!亲们支持一下! “长”为尊,她是一代武帝的同胞长姐,她有叱咤风云的帝王之才,她慧眼识人,危难时扭转乾坤。 四岁时随母亲打入冷宫入住永巷,却凭“童言无忌”得以翻身。 十岁时她已是心思细密,天真笑颜间,玩弄权术,助母亲登临后位,手掌六宫。 十二岁,她巧施妙计,冷眼旁观又偶尔地推波助澜,她傲然霸气,太子之位只能由吾弟来做。 十四岁花嫁,巧笑焉兮,拜别宫闱,跟随夫号,却心有不甘。 皇宫的冷漠和残忍铸就了她的无情,而也确实是她的无情,成就了汉宫! 她一手调教了一代皇后,也彻底伤害了另一个女人。 未央宫里豪门宴,长门宫内泣无天…谁还能记得那被贬长门之人? 望见葳蕤举翠华,试开金屋扫庭花。须臾宫女传来信,言幸平阳公主家。 她是阳信公主,也是…平阳公主! 伊丫会给大家带来一个不一样的平阳公主的!与下一部(等这部连完了)写阿娇的会是一个系列的,伊丫想写汉代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一就像梓歌和严子诺一样,不同的追求,必然拥有不同的道路,希望大家喜欢!喜欢就支持伊丫吧! 友情链接! 木轻轻《未婚妈妈好抢手》 小惹《总裁的七夜新娘》 思衾《古玲精怪》 羞木人儿《情殇之卿伤》 江小骊《墨染千白》 才发现米有吧伊丫的读者群宣上来……忏悔一下…… 丫寨:63948515 想给伊丫当压寨夫人的都进来!
  • 极品农家极品农家伊灵|古言斗极品亲戚其乐无穷! 本文讲述一个穿越女逆袭斗极品的重生故事! 一个穿越女没有节操的霸道成功之路! 。。。。。。。。。。。。。。。。。。 本文根据菊花茶亲的真实故事改编。 感谢葱娘主编大人,制作的封面~~~万分的感谢!!! 本书的扣扣群,请见作者信息。
  • 最懒萧家少夫人最懒萧家少夫人我心天涯|古言知薇和萧梓辰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没培养出来,倒是孽缘路修了很长。萧梓辰这个小霸王在她手里被摧残多年。她该死的竟然还嫁到他家!他要娶温柔贤淑的大小姐啦!可是后来她要走,身边冒出一大堆的竞争者。可怜的小霸王只能将她偷着藏着,将她那惊世的才华喊着求着收起来!
  • 哑女皇后(完结)哑女皇后(完结)空青青|古言怎么都没有想到,为了救人竟然把命给搞丢了。还没想到的是,像穿越这样在小说里才有的情节竟然也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更没想到的是,运气竟会这么差,我的这具躯体还是个哑巴。最没想到的是,竟喜欢上了那个遭人追杀,差点去了半条命的家伙,他居然是那样的身份…… 可惜与他相遇的时候,他的眼睛看不见了,原本以为的小别变得遥遥无期…… 那是一个一如往常的中午,当忙忙碌碌的人们忙着东奔西走的时候,那条繁华的大街上发生了一起意外,一个精神恍惚的女生摇摇晃晃的走上了车水马龙的大街,眼看着就要被撞上了,一个女生突然飞跃过去抱住了她,想要把她推开,可是太迟了,两个人同时被撞飞了,在那段路上出现了大混乱,后面的车子突然失了控,往路边的行人撞了过去,一个女生躲闪不及,只是惊讶得看着其他然人惊讶的表情,然后就失去可知觉。在对面的另一条街上,一个起着脚踏车的女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连串血腥的一亩,然后整个身子就被撞飞了,他只来得及看到那个卡车司机惊慌的眼神,那一刻,她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看热闹竟然让自己把命给搞丢了。四个女生各自开始了命中注定的异时空之旅…… 注意:因为各位的支持,拙作已经上了言情小说大赛第六赛季排行榜第149名。麻烦各位投一票阿。投票时间是11月21到12月25投票方法:[1]红袖注册用户投票:每个注册用户对同一部作品每天只可投1票。[2]VIP用户投票:VIP初级会员每天对同一部作品可以投票2次,VIP高级会员每天对同一部作品可以投票3次,VIP至尊会员每天对同一部作品可以投票5次。VIP会员的投票每张票按3张计,即,VIP会员每投票1次,相当于该作品被投票3次。[3]红袖币:每20个红袖币可以投1票。VIP会员投票数用完后,如果想继续推荐,每推荐一次,将被扣除20个红袖币。ps:当初投稿的时候只是顺手点了一下,拉票只是形式一下啊,只要大家喜欢就好。希望各位继续支持哦。我会加油的。有什么意见都砸过来好了,呵呵。
  • 月斜天涯月斜天涯孟宁|古言生若为人,最悲哀之事,便是出生于帝王之家。那些帝王之家的子嗣人,当朝代更迭之时应该如何自处?她本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不了解自己的身世,身边没有任何亲人,成长的唯一意义就是被当做工具。十几年后行动开始,当执子之手只是一场阴谋的序幕,身为帝王子嗣的他,自以为行事谨慎,却在情关上折了腰,险些丢了性命……
  • 囧囧有神:衰女从天降囧囧有神:衰女从天降蝶舞蝉鸣|古言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衰神,凭借一身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衰运,得瑟的横行霸道。 一朝穿越,不但毁了某王爷的洞房花烛夜,还搞砸了他的计划,从此被某无良的王爷设计圈在王府。 笑话!她可是出了名的有仇必报,怎么可能会不报复回来? 她于人前笑得狗腿谄媚,于人后睚眦必报的整他,“赫连城,我给你炖了补汤,你要不要喝点?” “你亲手炖的?”赫连城坐在案几后面,合上正在翻阅的书,随口反问道。 直莫莫抿嘴点头,笑得意气风发,“当然!我炖的汤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喝得到的!” 赫连城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干脆利落的喝了下去…… 突然感觉鼻子一热,他伸手一摸,就见手指上染上了两行鼻血…… 他长吐了口气,才尽量心平气和的问道,“你到底用什么熬的补汤?” 直莫莫无辜又歉然的鼓了鼓脸颊,伸出手指,一样一样的慢慢数了起来,“千年人参,鹿茸,燕窝,熟地,川芎,枸杞,何首乌……” 赫连城:“……”
  • 大漠宠妃大漠宠妃南国子鸢|古言从那以后,人们似乎忘记了那些他们曾经做过的、可怕的噩梦,如今,在相隔了将近一百年后,震天的战鼓又一次地在天地间,隐隐地响了起来。渔火燃尽天边的最后一缕残阳然后高扬起漫天的星辰,子鸢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在无数从夜空里洒落下来的斑斑星光。她翻了翻身,忘记自己这是在哪里。子鸢首先的感觉是有些不舒服,然后蚀骨的冷风吹刮着她娇弱的身子,一阵又一阵。整个身子好像瘫软在木板一样的东西上,而且在随风移动着。子鸢缓缓地抬起头来,她想动动身子站起来,可是没有一丁点力气,胃里面像是翻汤蹈海,子鸢忍不住想吐出来。
  • 魂牵梦绕回大清:蝶落初尘II魂牵梦绕回大清:蝶落初尘II司徒平安|古言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当他牵起她手的那一刻,她就被他眼中的深情牢牢吸引,再也转不开视线了——这位来自现代的女孩终于在几百年前的大清找到了可以托衬终身的他。然而周围依然被众多痴心不改的男子所包围,霸道多情的蒙古王,沉静内敛的将军,残忍专制的蕃王……